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玉足采精女贼】(01-02)作者:CloudLin
【玉足采精女贼】(01-02)作者:CloudLin
 
 字数:88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这天下午,李住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公寓,掏出钥匙链,准备打开自己的 家门。可这次,他的眼神却被对门口整齐摆放的一双粉白色运动鞋给吸引住了。 
  那双运动鞋非常娇小,只有李住一个半巴掌左右那么大,看来鞋子的主人年 纪应该不大。鞋子非常干净,使粉白色的鞋面显得更加可爱。
 
  李住发现自己的双眼已经难以从这双可爱的运动鞋上移开了。李住虽然好色, 平时也看过岛国足交的AV,但他自认为自己没有太严重的恋足情节。可这双可 爱的运动鞋却使得他莫名地血气上涌,心也砰砰跳个不停。
 
  李住僵硬地回过头去,用颤抖的双手握好钥匙打开了自家大门,可又鬼使神 差地回过头来,捧起其中一只运动鞋放在鼻下闻了闻。鞋子透出一股令人迷醉的 少女清香,瞬间就让李住的心跳疯狂加速,下体的阳物也涨了起来。
 
  李住恍然间甚至忘了自己还身处公寓的走廊上,那股香味如同上佳的催情剂 一般,在李住脑袋里萦绕不散………
 
  突然旁边的楼道里传来一阵响动,受了惊吓的李住立马放下鞋子,用自己生 平最轻飘飘的脚步闪进了自己的住所,并关好了门。
 
  草草地吃完饭,可那股醉人的少女足香却依旧在李住的脑海里久而不散,搞 得李住浑身燥热,根本安静不下来。李住又忍不住打开家门想寻来那对可爱的运 动鞋,可那对运动鞋已经不在原处了。
 
  被欲望折腾得无法专心的李住,飞奔回去打开电脑,从硬盘中找了半天才找 到一部足交的片子。李住看着AV中火爆的足交场面,一边心中幻想着那双鞋子 的主人正用娇小可爱的玉足玩弄自己的下体,一边狠狠地撸动自己的命根子,连 自己总共泄了几次都记不清了……
 
  周末的几天,李住一直处在一种极度的烦躁与矛盾之中。那双令他魂牵梦绕 的粉白色运动鞋始终没有出现,当他欲火焚身时,只能靠自己解决。
 
  另一方面,他清醒时又不愿意放下心中的矜持,虽然自己的身体早已背叛了 他,可他的心底依旧无法接受自己要像一个奴隶一样,软倒在一个小娘们的脚下, 他甚至连鞋子主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啊。
 
  整个周末没有出门,李住却在这种心火的煎熬下憔悴了不少。频繁的手淫, 然后纠结,最后欲火又淹没了理智。李住开始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把那双可爱的 鞋子带过来好好地爽一爽。
 
  星期一的下午,李住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入公寓的电梯。正当他要关上电梯门 时,他听见外面响起清脆的少女声音:「等等!」
 
  李住下意识地按下电梯的开门键,只见外面一名穿着雪白运动衣的娇小少女 小跑进来。少女显然是刚运动回来,脸上还挂着几颗香汗,衣服也带着几分湿意。 
  少女的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左右,配上那精致的五官,平添了几分玲珑可爱。 她抬起头来抿嘴向李住微笑地点点头,感谢李住帮她摁住电梯门。
 
  当李住打量到她的脚上时,脑海瞬间一片空白。少女脚下踏着的,不正是折 腾得他几天不得安生的那双粉白色运动鞋吗?
 
  心跳加速带来的血液快速布满全身,李住胯下的小弟弟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可李住毕竟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主,他表面上维持着正人君子的模样,用公文包 死死地遮住自己下身的小帐篷,不让旁边的少女看见。
 
  电梯门开了,李住故意拖慢脚步,让少女走在前面,自己则在后面悄悄地欣 赏少女的俏足。只见少女走到门前,扶住门框将被白袜包裹的莲足缓缓地从褪出 ……
 
  李住不敢逗留太久,以免少女生疑。他用最快的速度进入家中关上门,从猫 眼观察外面的情况。可惜的是,少女已经进门了,李住已经错过了那最动人心魄 的场景。不过令他安慰的是,那双可爱的运动鞋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对门口! 
  李住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他如恶狼扑食一般,打开门,将那对运动鞋 揣在身上,一个箭步冲进了自己家,然后咔嚓一声锁上了门,抹了一把冷汗。 
  只是他并不知道,对门的猫眼后,一位俏皮的少女正看着他之前一切的所作 所为,嘴角泛起一抹专属于少女的顽皮笑容:「上好的食物呢。」她轻声喃喃道。 
  而李住并不知道这些。他喘着粗气,将那对可爱运动鞋放在茶几上,然后把 整个脸都埋了进去,享受那迷人的足香。鞋子的味道很重,但并不臭,反而剧烈 地刺激了李住的雄性荷尔蒙,他的下体已经如铁棍一般高高翘起。
 
  在足香的刺激下,李住的理智被淹没地一干二净。他学着从小电影里得来的 方法,脸埋在其中一只鞋上,而阳具却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另一只鞋的粉白色销魂 圣地。
 
  因为少女刚穿着这双鞋运动完,所以鞋子里有很多汗,一片冰凉感从下身传 来,刺激着李住的神经。阳具在少女香汗的刺激下,个头竟是前所未有地膨胀, 龟头直接顶上了鞋子的顶端。
 
  脚趾处是最容易出汗的地方,也是少女气息最浓重的一处。当李住最敏感的 龟头被玉趾上的香汗包围时,其中的快感可想而知。运动鞋的布料在命根上摩擦, 冰凉的香汗成了最好的润滑剂,更兼鼻孔中四溢的足香,让李住欲仙欲死……… 
  李住嘶吼一声,浓浓的阳精倾泻而出,竟是和几天前,那撸管过度的废男判 若两人。回味着和这双运动鞋做爱带来的快感,李住感觉自己以前对着岛国片打 飞机简直就是浪费精气。不知不觉中,李住已经被少女的玉足给征服得死死贴贴。 
  呼,呼……「公寓的一间普通房屋中传出男子的粗重喘息声。近来,李住对 少女运动鞋的痴迷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每天李住只要一回到家,想要 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积存了一整天的精华全部如数上交给那 双运动鞋,每天至少要大泄两三次阳精才肯罢休。
 
  此时的少女,正手捧着一个茶杯,身上披着宽松的白色浴袍,裸足下踩着一 对粉红色的棉拖鞋,她用俏皮的眼神看着对门的方向,纤细嫩滑的小腿在空气中 摆动,显得十分可爱。
 
  茶几的另一边,却坐着一名全身被宽松的黑袍包裹着的神秘人物。他大大咧 咧地翘着二郎腿,大斗篷下露出的双眼正饶有深意地注视着少女。
 
  「师妹,师姐就问你一件事,那男人的精元,你现在榨出多少来了呢?」黑 袍下传出妖娆的声音,甚至还有一些勾人心魄的味道。如果这声音让男人听到, 想必一定会欲火难耐,甚至一柱擎天吧。
 
  少女微笑着抬起头来:「他身上的精华,敏儿现在已经盗走了八九成吧,就 差收网了。」说着她晃了晃脚上的粉红色拖鞋,俏脸上竟泛起一丝冷意。
 
  「可要姐姐帮你收尾么?第一次收尾的心理压力可不小,姐姐倒是可以帮你 分担分担。」「好呀,那敏儿就多谢师姐了。」少女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一下子就扑在黑袍身影上撒娇,而黑袍下女人的火爆身材,也因此被完美勾勒了 出来……
 
  少女之前说得没错,李住确实在纵欲中已经接近阳痿了。她的鞋袜上早就喷 洒了特殊的药物,虽然无色无味,但入鼻后却可以使人不知不觉间欲望高涨。 
  可色迷心窍的李住却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他依旧每天都要大泄几次元阳才肯 罢休。而沉迷于虚无缥缈的幻想中的他,却丝毫不知自己的男性生活就要结束了 ……
 
  少女本来就是一名隐世门派的弟子,门派内基本都是女性,最擅长的就是采 阴补阳之术。而其中最为特殊的,就是这种女子靠足部,与他人进行交欢,从而 盗取他人精气的这么一种方式。
 
  传统的采补,是靠正常的性交进行。而靠足交采补,却有另一种独特的优势。 传统采补术限制较大,难以盗取同性不说,如果遇到高手甚至会被反采补。 
  而靠足部则完全不同。足部不必担心会泄漏精华,只要能压制住对方,就可 以肆意玩弄对方的命根,甚至可以直接盗走比自身层次高很多的高手的功力。 
  而这种可怕的采补技巧,也只有少女的门派仅此一家拥有。不过其中还有着 更深层次的原因,就不再赘述。
 
  言归正传。李住这天又如往常一样,去拿那双粉红色的运动鞋。而这次他却 发现了意外惊喜,粉红的内衬中,竟然各自塞了一只雪白的棉袜!
 
  李住两眼瞪得老大,当场脑海就幸福得一片空白。他想也没想,就把一只白 袜子拿出来,迫不及待地拉开裤链,把袜子套在自己的宝贝上。
 
  袜子上面湿漉漉的,但却依旧绵软,让李住体会到一种全新的快感。他当场 没忍住,精液差一点就直接滑了出来。因为李住所在的楼层人很少,加上李住已 经是第无数次做这种事了,所以显得很大胆。他当场就没忍住,打算先在走廊上 爽一下再说。
 
  谁知,这么一下就让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李住早就被那双白棉袜刺激得毫 无理性思考能力,直接在走廊上上演起发泄大战。
 
  好在,走廊很安静,也一直没有人经过。只是他这次射精的时间却比他意想 中要长得多。胯下精华一泄如柱。他只感觉眼前一花,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正 当他四肢绵软地在地上起不来时,门却开了。一名穿着热辣黑色皮背心,身材凸 翘有致的妖娆女人出现在他面前。她性感的肉丝脚上踏着一对黑色的鱼嘴高跟, 像女王一样高高在上的站在依然坐在地上的李住面前。
 
  妖娆女王看着趴在地上的李住,轻蔑地笑了笑。她一脚踢开那只留在李住下 体的白棉袜,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左右拨弄着李住那几乎泄尽浑身精华后如死蛇一 般的下体。「乖乖做姐姐的食物吧。」她妖媚地舔了舔舌头竟然直接将李住那根 绵软无力的阳具从鱼嘴口塞入,夹在丝袜脚和鞋底中间。
 
  李住只感觉夹住自己命根的肉丝脚不断滑动,短短几秒时间,就让李住的下 体又立了起来。这种而高跟内空间毕竟有限,使李住不断膨胀的阳具处处受制。 这种极为特殊的快感,竟然使李住忘记了自己当前的处境。
 
  妖媚女子把另一只脚的脚背伸到李住两颗蛋蛋的下面,开始轻轻地摩擦。而 李住感觉自己的睾丸却被刺激得又痒又麻,而夹在他命根上的丝袜脚,却似乎产 生出一股诡异的吸力……
 
  只是李住早就失去了判断能力。十来分钟之后,李住就缴械投降了。而这次 射精的时间却比上次更长,随着每一次的抽搐,李住都感觉自己全身的骨髓好像 被抽出来一样,透过自己的阳物,喷洒在妖娆女人的玉足上,最后竟然渗出血来。 只是此时李住早已昏厥,没能看到这一景象。
 
  「嘻嘻,漂亮!」李住昏倒后,一名披着白色浴袍的少女从门后闪了出来, 小巧圆润的赤脚上还蹬着一对棉拖鞋。「他已经被师姐我用最新的技巧吸干了, 以后他那地方恐怕是废了。」
 
  妖媚女子不屑地踢了踢瘫软在地如同死狗一般的李住。
 
  「消除他的记忆,扔楼道里去吧。这事应该不用师姐我亲自来做吧?」妖媚 女子说完,头也没回就扭着婀娜的背影离开了。
 
  只是她没有看到,身后的少女却在她离开的一瞬间,嘴角撇起一丝阴谋得逞 的坏笑………
 
                第二章
 
  张强,是Z省省长的独子。他从小就在奢侈的生活环境中长大,更是从来没 有体会过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感觉。小时候欺负别的小孩,四处捣蛋不说, 长大更是整天干一些欺男霸女的事情。平时流连于风月之所也就罢了,甚至把手 伸到良家女子身上。只要看上了哪家姑娘,就想方设法骗到手,骗不了就拐,拐 不了直接改明抢。
 
  而被掠走的姑娘显然也不好命,被玩腻后直接被淡忘,甚至遭到各种迫害, 连整家人也受到性命胁迫,只有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长期以来,被糟蹋的姑娘早已不计其数。然而老天有眼,作恶多端的人最终 以一种诡异得近乎屈辱的方式横死。而报应的开始,源自于那个看似平淡的夜晚 ……夜店里闲逛,早已成了张强的日常。泡泡舞女,诱骗失足少女,越是淫靡的 场面,越为张强所喜爱。此刻,张强的目光正被一名穿着打扮与夜店格格不入的 女郎吸引住了。「嘿嘿,今天咱可以尝尝极品美女的滋味了。」张强淫笑着挫手, 和他两个狗腿子说道。两个狗腿子跟班自然也是全力支持。
 
  毕竟等他们主子玩腻以后,还可以轮到他们捡剩的爽一把。总之,这主仆三 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淫魔。「看这小娘皮的身材,就知道插起来一定很爽!」说话 的是张阳,原来只是个市井混混,由于天生力大,寻常几个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 因此被张强看重,并成为了他的狗腿子之一。「小妹妹,看你是第一次来这儿吧? 要不要哥哥带你认识几个朋友?」
 
  张强的另一个跟班张恭上前搭讪。不得不说,这三人组倒是极有默契,分工 明确,还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交流 .「好呀!一个人无聊死了。」这声音绵软柔和, 如轻絮在耳边拂动,直通心田。她抬起头,展现出绝美的容颜,近乎完美的脸上 没有经过额外的粉饰,却显得比寻常的胭脂俗粉更为动人,她向张恭展颜一笑, 脸颊的梨窝浅现,张恭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不止是张恭,躲在后面的张强张阳二人也是口水直流。这简直就是仙女啊, 而且更重要的是,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不可侵犯气息,这更使得这三条狼兴奋不 已。一番简单的寒暄过后,张强三人也对名叫芷芸的美女有了大概的认识。她是 Z省重点大学艺术系的学生,小时候家里管得严,所以很少有机会放松。而如今 上了大学,自然也就想方设法要多玩玩了。
 
  上回说到,张阳在酒吧中邂逅了这位绝世美女后,一对色迷迷的贼眼就再也 没有从芷芸那饱满的双峰上移开过。张阳的遗传基因还算不错,天生就有着一副 好皮囊。再加上家里有权有势,勾搭女人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按照张阳往常的 经验,这种初入社会的小女孩虽然嘴巴上可能比较骚气,但多少都有些矫情害羞。 
  因此张阳和他的跟班开始机智地只是拉拉家常,并没有把话题带得太过淫靡。 毕竟纵横花丛多年,张阳靠着他丰富的经验,依然感觉到女孩已经对他有了好感。 眼前女生的活泼,却是让张强有些始料未及的。
 
  随着话题的深入,张强渐渐发现这姑娘比他想象中还要开放。「像你这么美 的女孩,这么晚回去很危险的哦。」张强开始出言试探。「嘻嘻,要不然哥哥你 保护我呗~~」芷芸突然两手撑着下巴架在桌子上,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张强三人嘴里攒着的哈喇子差点就给溢出来了。
 
  张强悄悄地咽了一口唾沫:「既然这样,那么我们现在就走吧。时间也不早 了……」张强从腰间掏出一块「宝驴」牌汽车的钥匙,招呼芷芸离开。「不嘛,」 芷芸发起嗲来,「人家还没好好感谢你呢。」
 
  张强突然感觉下体隔着裤子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轻点着,一股温热透着裤子 传到张强的命根子上,刺激得他打了一个哆嗦,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 
  张强两腿一软,刚刚半立的身子也坠了下来,重新坐回椅子上。芷芸不知道 什么时候已经脱了一只鞋子,用包裹着肉色丝袜的脚调皮地刺激着张强的下体。 脚掌不算大,但却因为偏细而显得修长,贝甲整齐地排列在脚上,在丝袜朦胧的 遮掩下更添几分性感。
 
  张强看得痴了,底下的阳根也渐渐膨胀起来。桌对面的芷芸吃吃地笑着: 「嘻嘻,看来你还挺喜欢人家的脚呢。」说着加大了刺激的力度。张强也算是阅 女无数,可在这种带着几分羞辱感的挑逗下,竟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 
  美女的脚香从桌底下传出丝丝,飘到张强的鼻内。这种混杂着美女淡淡香汗 的气味,像春药一般,使得张强的下体前所未有地充血。不知何时,张强的裤链 已经被那只秀美的纤足拉开,张强的命根子和芷芸的玉足仅仅隔着一层薄得可怜 的内裤布料。张强的命根子被芷芸脚上的体温包裹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由下 体冲入大脑。
 
  在那双温暖丝足的摩擦下,张强早已迷醉在这种快感中。他再也闭不住自己 的精关,也来不及顾住还穿在身上的内裤,一股浓白的液体就这么涌了出来,把 内裤渗湿了一大片。张强喘着粗气仰靠在椅背上,刚刚大泄精元的他精神依旧处 于恍惚的状态。「爽吗?哥哥。」柔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张强下意识地点了点 头,样子有些呆滞。「这样湿漉漉地回家,会很不舒服的哦~」
 
  张强发现,那只早已经收回的丝袜脚,再次架回在了张强的命根上。只是这 次不同的是,张强内裤上那一大片深色的湿渍,在这静谧的一角显得十分显眼。 「让人家来帮你擦一擦嘛~」说着开始轻柔地磨擦起来。这次的力道比之前小了 很多,但那柔和而又朦胧的接触,还是让张强胯下的阳物高高矗立了起来。一旁 的芷芸只是掩嘴轻笑,脚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又过了一阵,张强忍不住开口了:「请…请加大点刺激力度吧……」张强只 感觉自己被她的玉足轻飘飘地撩拨着,可丝足传来的刺激,却无论如何也满足不 了自己的欲望,一时间心痒如麻。「好了哦~都帮你擦干啦。」玉足突然收回, 在张强恋恋不舍的目光中,褪回那双性感的白色鱼嘴高跟。张强一时性欲难耐, 低下头却发现,自己内裤上的湿渍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丝污渍也没有留下。 
  「小女子先告辞了。」芷芸丝毫没有在意张强的惊讶,以及被她激起而又来 不及发泄的欲火,优雅地起身迈着步子离开了,只留下一串嗒嗒的脚步声萦绕在 张强耳边……自从上次张强被那女子用玉莲榨出精华后,就隔三岔五地精神恍惚。 平时有事没事就发呆充愣,甚至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毫无反应,仿佛失了魂一样。 得靠张恭张阳在一旁照应着才能回过神来。
 
  有一次和狐朋狗友飚车,半路上一愣神,差点开着价值不菲的跑车,从山腰 公路边滑下去,好在一旁的张阳情急之下,及时拉住手刹打回方向盘才避免了意 外发生。两个礼拜过去,张强这病不仅不见好,反而越发严重了。
 
  就连张强的老爹Z省省长也察觉到了宝贝儿子不对劲,开始是叫家医来,后 来找来省内几个专家会诊也没能查出什么结果。所谓病急乱投医,省长大老爷一 着急,就发动家里能干事的仆人执事,四处寻访有没有什么土方子或名医,能医 好儿子的重重有赏。
 
  张恭张阳自然也在此列,也当然也只有这两人才能猜到自己主子是怎么回事 了。二人接得大老板任务之后出门,张恭对张阳合计道:「依我看,强哥这是犯 相思病啦。心病还需心药医。咱们啊,要么找到那芷芸姑娘,如果找不到,不如 找个心理医生来兴许会有作用。」
 
  二人想尽办法找了许久,总算找到了一个叫文医师的人。据说是心理方面的 神医,可以包治各种心理方面的问题,口碑也似乎还算不错。对于这种江湖杂医, 张恭心里自然是不敢完全相信的。但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还是顺着地址,找了上 去。
 
  只是,令二人有些诧异的是,这位文医师,竟然只是一位看上去还未成年的 可爱小萝莉。虽然张恭是个萝莉控,口水早就悄悄地在嘴里咽了两轮,不过想到 公务在身,还是先谈正经事的好。「看你才这么点大,书读完了么?」
 
  张恭有些调侃地问道。「你试试不就知道咯~?」萝莉摆出一副娇憨的表情 回应。「不知怎么个试法」张恭搓着手嘿嘿地问。「跟我来哦~」萝莉起身,带 着张恭走向她身后的一个房间,张恭则趁机跟在后面用眼神狠狠地剐着萝莉的两 条纤细圆润的玉腿。
 
  房间内的布置十分简洁,一桌一椅一床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此外,张恭 还闻到了一股草莓味的清香,料想是香水或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呵呵,到底 还是个小姑娘,喜欢在房间里喷香水之类的。」张恭环视着四周,默默地想。 
  「呐,坐到那边的床上去吧~」文医师绵软的声音打断了张恭的思考。张恭 依言坐了上去,随即文医师便拿来了一些心理测试题之类的东西过来。张恭随意 地翻看了几眼,嘟囔道:「不过是骗小孩的玩意嘛,你这水平能治好我家公子的 心病?」
 
  眼前的萝莉虽然漂亮,但张恭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精虫上脑就会忘了正经事 的人。「那么~这样呢?」张恭的下体感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快感,低下头一看, 文医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鞋子,一只雪白的棉袜脚调皮地拨弄着张恭的 裆部。
 
  一股电流般的诱惑传进了张恭的脑海中。萝莉的双脚乘胜追击,隔着裤子夹 住张恭的裆下套弄起来。还不到几秒,张恭的命根就在妹子白袜脚的夹弄下乖乖 立正了。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张恭暂时丧失了思考能力,也没有心思虑其中的不对劲。 小萝莉见状,嘴角掀起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她可不会给张恭恢复神智的机会。 「乖乖被人家的脚丫奴役吧~」小姑娘轻声呢喃着,一只脚的袜根隔着裤子顶住 张恭坚硬的阳物,顺势一拖,把洁白柔软的棉袜蹭了下来。
 
  她粉嫩的脚趾夹住裆部的拉链头,另一只棉袜脚则伸进了内裤里,把张恭膨 胀的阳物勾了出来。和毛茸茸的柔软白袜脚零距离接触,张恭被刺激得一哆嗦。 「舒服么?」萝莉把连凑近张恭面前,看着他的眼睛,玩味地问道。被欲火操纵 的张恭已是眼神涣散,麻木地不住点头。
 
  萝莉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另一只裸足也搭上了张恭的命根。浑身的欲火在 冰凉的裸足上仿佛找到了宣泄点,张恭不自觉地抓住双足在阳物上做起了活塞运 动。棉袜柔软,裸足冰凉滑腻,双重的刺激下,张恭很快就被送上了高潮。 
  不过张恭显然还舍不得这么快就射出来,两手抓着死撑住享受快感。「嘻嘻, 你的子孙逃不出我脚掌心的。」
 
  萝莉仿佛看穿了张恭的心事,裸足的脚趾夹住敏感的龟头一撮弄,张恭的精 关就再也锁不住,汹涌地喷发出来。而萝莉的双足则顺着张恭阳精喷发的方向, 继续抚慰着。这一喷,张恭觉得自己好像把全身的力量都交代了出去,而自己只 想安逸地倒在这双玉足给他带来的温柔乡中,沉沉地睡去。朦胧中,他觉得自己 口中好像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当然事后他也不会记得这种事情了。
 
  话说回来,在门外等了三个来小时的张阳总算把张恭给等了出来。「那医生 怎么样?」张阳问道。「放心吧!肯定没问题,我这老江湖你还信不过么?」张 恭拍着胸脯回答道。「那咱们先回去请示主子吧。」张阳带头走向那台自家公子 专属的「宝驴」牌豪华汽车。
 
  而张恭脑子里依旧回想着之前的销魂经历,以及自己醒后跪在萝莉脚下认主 舔脚的场景,下体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浑身的欲火在冰凉的裸足上仿佛找到了 宣泄点,张恭不自觉地抓住双足在阳物上做起了活塞运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