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诛仙同人】(1~4章) 作者:念无离
【诛仙同人】(1~4章) 作者:念无离
 
 字数:8789
 

                                         第一章                                                    
 


    距离青云山的旷世一战已有一月有余。
   一个月前,青云掌门道玄真人,集结了天音寺,焚香谷等所有正道高手,于 青云山上,与十万兽妖一绝死战,结果,道玄与兽神拼了个两败俱伤,兽神重伤 败走,十二大妖王被尽数斩杀,残余的少部分妖兽,逃回了南疆。
 
  如今,越来越多的正道弟子来到南疆,斩草除根,一路扫灭兽妖的残余部队, 青云门经此一战,名声大振,盖过了天音寺与焚香谷,号称天下第一正道派阀。 自然派来的年轻一代弟子无数,但其中最优秀的几人却没能前来,除了少数几个 已经在门派中担当重任的如齐昊等人物,萧逸才也因为近日道玄真人少于理事, 通天峰上事务繁杂,多由他打理而无法脱身;至于林惊羽,此番却是他坚持守在 祖师祠堂之中,据说是为了某位对他有极深恩情的青云前辈守灵,无法前来。 
  而剩下的数人之中,便以小竹峰陆雪琪为首,起初陆雪琪似乎并不愿意前往, 想当日她在青云门通天峰玉清殿上,当众坚拒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为其得意弟子李 洵的求婚,大伤云易岚与道玄真人面子,自然是不愿再和焚香谷的人来往。 
  不过曾书书与文敏几番商量之后,还是由文敏劝说陆雪琪,终究还是要过来 做个样子的,否则将来师长面前不好看。陆雪琪犹豫再三,也只能答应。 
  焚香谷地处南疆十万大山的入口处,离青云山数千公里,陆雪琪虽然御剑而 行,但是一路还是花去了数天的时间,这一天傍晚,终于赶到距离焚香谷两百里 外的一做破旧寺庙歇脚。
 
  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因为陆雪琪当日曾与张小凡在此见面,张小凡提出让陆 雪琪跟他一起远走高飞,但是她没有答应,毕竟自己的师门对她恩重如山,又岂 能说断就断,但话虽如此,陆雪琪心中对于张小凡的思念却越发浓烈,尤其青云 后山一战,张小凡劈断诛仙剑,被青云门多位高手所伤,至今生死不明。 
  如今故地重游,陆雪琪心中不免惆怅,破旧的庙里一片漆黑,月光能够照到 的地方便有些许明亮,而阴影处则是黑漆漆的一片。由于地处南疆,这里的寺庙 所供奉的和中原大陆并不相同,中原大陆内的寺庙大多供奉的是佛,道二教的神 明,而南疆这里则信奉苗族的巫神,昏暗的殿内,随地散落着一些破损的石像, 都是些半人半怪的样子,从小在青云门长大的陆雪琪对此并不了解,只是微微的 皱了皱眉头,显然这做破庙已经很久没有人光顾了。
 
  陆雪琪在大殿之内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角落,便盘坐下来,默默运行内息太 极玄清道法。准备等天明之后再登山拜访焚香谷主云易岚。太极玄清道作为青云 门的无上心法,是每一个弟子都会勤加练习的。
 
  陆雪琪刚把太极玄清道运行了一个周天,就听到庙外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了两 声破空之响,一前一后,显然是有人御剑而来,声音越来越大,很快就落在了这 座破庙里。
 
  陆雪琪心中暗暗疑惑,这么晚了,又是这荒郊野外,竟然会有修道者深夜来 此?所来何人?她并没有着急出去,而是默默的收敛声息,躲在黑暗的大殿里面, 偷偷的探听着院内的动静。
 
  落在破庙内的两个人,都是一袭黑衣,其中一个年轻男子,看上去也就不到 30岁的样子,一头长发,面带微笑,眉宇间却透出一股阴冷之气,后面的那个人,
 则看不清面目,整个人裹在黑色长袍下,面带一个黑色面具。陆雪琪透过大殿的 缝隙,往外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那个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万毒门的 毒公子—秦无炎!万毒门与鬼王宗,长生堂,合欢派一起并称于魔教,历来是青 云门的死敌。当日魔教联合青云门龙首峰首座苍松一起袭击青云的时候,陆雪琪 也在场,虽然后来被道玄真人祭出诛仙剑,将他们杀退,但是青云门也是死伤惨 重。
 
  这几年秦无炎名声大噪,与鬼王宗张小凡,合欢派的金瓶儿并称为未来魔教 的接班人。正道各派早就将他们视为了死敌。想不到今日竟然再此相见。势必是 要商量什么要事,如今自己在暗,对方在明。如果贸然出去说不定会有所吃亏, 不如先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些什么。陆雪琪想到这里,更是提高了警觉,暗暗的听 着院内二人的动静。
 
  秦无炎在院内,对着旁边的黑衣人微微一笑:「鬼先生,深夜约小弟来此, 不知是不是宗主那边,有什么吩咐呢?」
 
  黑衣人沉默了片刻,默默出声道:「不错,正是鬼王宗主有一个口信,要我 传达给你。」
 
  秦无炎没有说话,那黑衣男子停顿了片刻,又说「宗主吩咐你,这次毒公子 来南疆,除了原先追查兽神洞穴的任务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关键时刻,以此任 务为重。
 
  「哦?不知宗主有何吩咐?
 
  「就是设法找到南疆巫族的还魂之术!」
 
  秦无炎一听,微微一愣,然后默默的笑道「想不到宗主事到如今,还是不肯 放弃碧瑶小姐的救治方法,这还魂之术,虚无缥缈,南疆长年战乱,要想找到当 年古巫族的传人,更是难上加难了,不过既然宗主吩咐下来了,秦无炎自当尽力 去办就是。不过在此之前,我心中有一个小小的疑惑,想要请问鬼先生。」 
  那被称为鬼先生的黑衣人默默的问道「不知毒公子有何疑问?」
 
  秦无炎微微一笑,「只是不知,宗主他老人家,为何不把这任务,交由鬼厉 来做!?」
 
  鬼先生听完,没有回答,只是站立在原地,黑色面具下,不知道是怎样的表 情,秦无炎也没有说话,一时间,整个破庙的院内一片安静,两个人影就那么默 默的对视着。气氛有那么一丝诡异。过了片刻,鬼先生转过身,背对着秦无炎慢 慢说道「宗主的吩咐,自然有他的道理,至于原因为何,我不清楚。」
 
  「既然如此,我们做属下的,就只有尽力去办了!鬼先生返回鬼王宗后,还 麻烦帮我转告宗主,就说他的吩咐,秦无炎一定尽力办到!」
 
  鬼先生听完,背对着秦无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直接祭出法器,破空而去, 只留下秦无炎自己一人,默默的站在庙内……
 
                                        第二章  
   
 

    陆雪琪躲在大殿之后,将他们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虽然话语不多,但 是由如千钧重担一般惊得她心中砰砰直跳。饶是她淡漠如水的性子,此番也不由 得头脑发懵,因为二人短暂的对话里面所蕴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秦无炎原是万毒门的人,据信报,魔教不久前已经被兽妖夷为平地了,派内 高手也基本上全军覆没,而秦无炎,为何安然无恙,还和鬼王宗扯上了关系,听 他的口气,貌似万毒门覆灭之后,投靠了鬼王宗主,而鬼王宗在南疆还有打算? 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也是想要探查兽神的妖洞?一个月前,兽神虽然在青云山 上败走,但是并没有死,如今人们都推测他逃回了十万大山的深处,那么鬼王宗 探查这个干什么?还有秦无炎提到了鬼厉……不知如今张小凡人又身在何处?是 不是也来到了南疆?
 
  心中虽然波澜不定,但是陆雪琪还是暗暗压下这份吃惊,默默的看着还独自 站在庙内的秦无炎。由于秦无炎背对着大殿的方向,陆雪琪一时也看不到他的表 情,不知道他一人独自默默的站在庙内思索什么。
 
  秦无炎独自站了一会,看着远处鬼先生离去的方向,等确定人已经走远了, 突然间转过身来,对着大殿的方向,微微一笑,说道「眼下只有咱们两个人了, 阁下还藏着不敢出来么!!!」
 
  陆雪琪大吃一惊!不好,对方怎么已经发现自己了?难不成刚才秦无炎就知 道自己躲在庙内?他是怎么发现的,为什么又要等另外一人走了之后才把自己暴 露出来?此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心中虽惊,但是陆雪琪临危不乱,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在藏着也没有什么意 思,索性出去看看他有什么花招,于是紧握天邪剑,迈步走出了大殿,来到庙内, 与秦无炎对立而视。
 
  秦无炎一看所来之人,白衣如雪,美艳绝伦,眉宇间带着一丝冷冷的傲意。 认识,正是青云门小竹峰陆雪琪!不由得哈哈大笑,非但没有一点惊慌,反而有 一丝隐隐的兴奋,微微笑道:「想不到,竟然在此和陆仙子偶遇,真是想不到啊, 小生秦无炎,于陆仙子有礼了」
 
  秦无炎微微抱拳向前倾了倾身,突然间!陆雪琪天邪出鞘!猛然一道爆裂的 剑芒,如狂龙出海般向着秦无炎劈来,剑芒威力之大让破庙的地板与墙壁都隐约 发出了破裂声。秦无炎没想到陆雪琪一言不发直接动手,但是他虽惊不乱,右手 轻轻一挥,一道黑色的弧光隐约闪过,整个人纹丝未动,只听嘡!!的一声巨响, 二人所处的地面周围几米内的青砖尽数迸裂,陆雪琪与天邪剑原地退了几步,持 剑而立。而秦无炎站在一片碎石砖瓦之中,整个人一动没动,右手中多了一把细 长的黑色弯刃,隐隐散发出黑色的光,正是万毒门的第一神兵!——斩相思! 
  陆雪琪方才一下交手,心中微微吃惊,秦无炎的内力功法仿佛深不可测,自 己突然间的一击,竟然被他轻描淡写的挡了下来,看来今晚势必是一场恶战。 
  秦无炎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笑了下,对陆雪琪说:陆仙子,你不要 急嘛,话都不说就这么突然间拔剑砍过来,万一不小心砍死了小弟,我死在陆仙 子剑下倒是无所谓,只不过你就不好奇,想问我点什么嘛?
 
  陆雪琪冷冷的看了看他,「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魔教余孽,今天就是你的 死期!」
 
  秦无炎微微摇了摇头,哎呀哎呀陆仙子,动不动就把魔教魔教的挂在嘴边, 真是你们所谓的正道中人的一个毛病。这可不行,好在回头入了我圣教,这些毛 病都能改过来。
 
  「胡言乱语!」陆雪琪冷冷的看着他。
 
  「陆仙子,上一次兽妖入侵圣坛,让我圣教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其中也 多是拜你们所赐啊,不过现在,我万毒门即将东山再起,正好缺一个护教圣女, 这个位置我可是特意为你留的,不想你今天自己送上门了,哈哈这可真是天意啊, 好极好极!」
 
  说话间,秦无炎整个人身上泛出一层黑芒,隐隐闪烁,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 来,陆雪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隐约感觉到对方越发危险起来,而且 还让她有所不解的是,对方一直说什么让她加入魔教之类的奇怪言语,更令她有 一丝隐隐的不安。
 
  「秦无炎,你在说什么疯话?」
 
  「嘿嘿,没有必要解释了,你很快,就将成为我魔教最为忠诚的奴仆,而我, 则是你唯一的主人!!」
 
  话刚说完,秦无炎整个人猛然爆发出强烈的魔气!整个人瞬间化为一道利影, 向陆雪琪扑来。
 
  陆雪琪手中紧紧握住了天邪剑,心想今日必是要拼个死活了!耀眼的蓝色剑 芒,迸发而出,整个人更是腾空而起,与黑色魔影,轰然相撞在半空!
 
  一声巨响,在南疆深山的夜空中,深深回荡……
 
                                        第三章
   
 



    两个月后……
 
  云易岚心中的不安不是没由来的……
 
  自从上次兽神败走青云山后,越来越多的门派弟子来到南疆一带,使得南疆 一代的形式越发为妙起来。
 
  焚香谷原本作为南疆第一门派,镇守十万大山。许多年来,少有兽妖从山中 跑出来害人,即便是有小股妖兽,也很快会被焚香谷弟子斩杀。
 
  但是几个月前,十万大山之中出了一位绝世人物!——兽神!他在很短的时 间内一统十万大山,收服了12妖王,之后杀出了群山,一路上披荆斩棘,摧毁了 无数中原门派与市镇,而焚香谷以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抵挡,最后云易岚率领门 下弟子,远走青云山,靠着青云门掌教道玄的诛仙神剑,这才击败了兽神。 
  但是这样一来,焚香谷原有的正道三大门派之一的地位,已经彻底被青云盖 了下去。尤其是如今苗疆一代,越来越多的修道者与百姓,背地里议论焚香谷, 说他们出了事情,就会躲到青云的背后,不管当地百姓的死活。
 
  再加上这几个月来,无数的中原门派派人来到苗疆,搜寻兽神的老巢,斩草 除根,焚香谷在南疆一向说一不二的王者地位,越来越有动摇之势。
 
  更加上不久之前,还出了一件事情,让云易岚非常困惑,据青云门传来的消 息称,他们小竹峰的陆雪琪,两个月前由青云门出发前往焚香谷,之后就再没有 了联系。可是陆雪琪一直也没有到焚香谷来过,不知现在她人在何处,虽然以陆 雪琪的修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但是还是让云易岚心中疑惑不解。
 
  但是今天早些时候,云易岚突然接到了一份信报,约他晚上一人在焚香谷后 山鑫云峰见面,要他独自前去,落款是——陆雪琪。
 
  眼下,二更天左右,云易岚独自一人站在焚香谷后山,听着苗疆深夜的山风, 陷入沉思。陆雪琪已经失踪了两个月,突然间传消息给他,约他深夜相见,不知 所为何事,此事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突然间,传来山石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响,一个人影缓缓走了出来,云易岚瞧 见所来之人,不由得吃了一惊!
 
  「是你?!!」
 
  云易岚之所以吃惊非浅,是因为眼前出现的这个人,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 
  万毒门的毒神的关门弟子——秦无炎!
 
  秦无炎与鬼厉,金瓶儿一起,被称为魔教三公子,是近年来新近崛起的年轻 一辈巅峰强者,日后成长起来,必定是魔教的骨干力量,一直以来,也被视为正 道门派的隐患,但是据原先的信报,秦无炎所在的万毒门,与合欢派一起,已经 被妖兽的部队彻底扫平了,在那之后秦无炎的死活,就成了未知,万没想到今日, 会在焚香谷的后山,见到此人。
 
  秦无炎微微一笑,拱手施礼道「晚辈秦无炎,见过云掌门。」
 
  「呵呵,毒公子出身魔教,我焚香谷则为正道门派,云某人可不是你的什么 前辈!」
 
  「云前辈怎么说也是与家师毒神,同一辈份的人,秦无炎自然要称一声前辈 了,不然的话,若是家师泉下有知,也要责怪晚辈不懂礼数了。」
 
  「秦无炎,我且问你,今日,你假借陆雪琪之名,约老夫来此,所为何事? 若是不说出一个满意的答复,毒公子,我这焚香谷,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 能走的。
 
  话闭,云易岚双目一瞪,整个人瞬间被一股磅礴的气势所笼罩起来。
 
  秦无炎并没有一丝的慌张,反而是呵呵笑了一声,「云前辈,晚辈深夜冒险 约您来此,目的只为一个,就是与你结盟!!」
 
  「结盟?」云易岚听了稍稍一愣,哈哈大笑:「秦无炎啊,你葫芦里卖的到 底什么药,莫非在戏谑老夫不成?我堂堂焚香谷主,你一个魔教晚辈前来说要与 我结盟?我奉劝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赶快把你的来意,说个明白!」 
  秦无炎一直微笑着,听完云易岚的打断,然后微微说了一句:云前辈,这青 云山的诛仙剑,断了!您可知道?「
 
  「你说什么?!!!!」云易岚瞬间睁大了眼睛,饶是他一派掌门,此刻也 不由得有些震惊,青云山的诛仙剑断了?这消息简直就好比一道惊雷,半天云易 岚才回过神来。脑中不由得飞速旋转,半晌,对秦无言说:这消息你是从何而知,?
 
  「正是鬼厉,把诛仙剑劈断的。」
 
  「鬼厉?不可能!诛仙剑是先天至宝,凡间绝无仅有,鬼厉如何能弄断它?, 再说,即便这是真的,你把此事告诉老夫,又是为何?」
 
  云易岚毕竟是一派之主,稍稍表示出吃惊之后,瞬间又恢复了平静,马上开 始认真起来,双目如光电雷一般,直视秦无炎。
 
  秦无炎淡淡的说道:云前辈,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消息,目的,自然是为了 向你示好,你我打开天窗说亮话,诛仙剑一直是青云门凌驾于正道三大门派之主 的最强王牌,道玄真人更是凭借此物击败了兽神,如今天下门派,以青云为尊, 一向与青云并称的焚香谷和天音寺,被完全盖了下去,焚香谷竟此一劫,声势更 是跌落谷底,这一切,云前辈应该心如明镜吧。
 
  秦无炎一番话正中云易岚的下怀,但是他依然一言不发,继续凌视着秦无炎, 仿佛根本不为所动。
 
  秦无炎继续说下去:「此刻,诛仙剑断,青云也是遭到重创,魔教几乎覆灭, 兽神生死不明,风云变幻之势将起,晚辈此刻特意前来,就是希望能够在关键时 候祝云前辈一臂之力,让焚香谷,成为天下第一正道派阀!」
 
  「哦?那这样一来,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云易岚轻描淡写道,根本没有对 秦无炎的话表示任何的兴趣。
 
  「很简单,因为我也需要云前辈祝晚辈一臂之力,重建万毒门!」
 
  「什么?重建万毒门?呵呵,不可能,万毒门百年基业已毁,岂是你说重建 就能重建了的?更何况,我云易岚身为正道门派领袖之一的焚香谷主,怎么可能 去帮你重建一个魔教?」
 
  「云前辈,俗话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事实上,如果有 我重建万毒门,日后一统魔教,对于您,也是非常有利的。」
 
  「哦?那你倒要好好说给老夫听一听了,帮你重建魔教,对我有什么好处?」 
  秦无炎微微一笑,「云前辈,这世上门派,何分正邪?有正,才有邪,没有 邪,又何谈正。正邪两方争斗千年,一直分不出个胜负,正是因人分善恶,事分 对错,不一定我魔教凡事都为错,你们所谓的正道,凡事都为对!这点,云前辈 心知肚明吧。」
 
  「哼,」云易岚微微哼了一声,「那又如何?」
 
  「如果秦无炎他日一统魔教,而云前辈他日一统中原正派,那么这世间门派, 正邪皆在你我二人之手,黑白联手,世上无敌了。您可以通过我,了解魔教动向, 我可以通过您,知道正派的信息。如此一来,何愁大事不成?
 
  「哈哈,秦无炎,你想的是不是太简单了?更何况,你怎么知道老夫,会答 应你提议?」
 
  秦无炎没有说话,与云易岚对视了片刻,默默的说道:「因为我知道,云前 辈与那青云门道玄,天音寺普泓上人,并不是一类人。我们,才是一类人。」一 时间,悄声无息,两人彼此对视,谁都没有说话,只有南疆深夜的山风呼啸的声 音……
 
  过了一会,云易岚默默的说道,秦无炎,老夫且不说是否同意你的说法,我 只想问你,你凭什么认为自己有与我结盟的实力呢??
 
  场面瞬间恢复了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诡异,秦无炎淡淡的看着云易岚,说 道:有没有实力,晚辈这就给您证明一下!您来看看,她是谁?
 
  话音刚落,秦无炎拿出一个半月的人骨号角,放在嘴边微微一吹。
 
  吱!!一股奇怪的尖利号声,顺着夜色与山风,瞬间传出去很远。不一会, 山石后面传来一阵响声,很快一个人影,翩然而落,来到秦无炎与云易岚面前。 
  云易岚一看所来之人,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如果说刚开始见到秦无炎出现是 让他有些震惊的话,那么眼前所来之人,就是让他难以置信了!
 
  所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两个多月的青云门——陆雪琪!!
 
                                        第四章
   
 



    云易岚见到陆雪琪的瞬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一脉掌门,就这 么呆住了。
 
  不只是因为陆雪琪的身份,更是因为此刻陆雪琪的装扮。
 
  恐怕不只是云易岚,换做任何人,看到陆雪琪这身装扮都会目瞪口呆的傻掉。 
  原本一席如雪的白色云袍,此刻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陆雪琪全身大片的肌 肤赤裸着,两条光滑雪白
 
  的修长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胯下也不是什么都没穿,只穿了一条类似于 黑色丝绳制成的丁字形内裤
 
  ,还是半透明的,完全起不到任何遮掩的作用。耻部的黑色阴毛都从绳裤两 边露了出来,中间粉红的肉
 
  缝在半透明的布料后面若隐若现。再看上身,完全不着寸缕,只有一个类似 于渔网一样的黑色网兜内衣
 
  ,两颗挺立的提子就那么高傲的在网眼间暴露着。雪白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红 色的皮圈,中间拴着一个金
 
  色的铜铃。连青楼最下贱的妓女都不会穿着的一身打扮,此刻就这么出现在 陆雪琪的身上,陆雪琪光着
 
  的身子在夜色的月光下发出闪耀的白光,让人看一眼就不禁血脉喷张。 
  「这!陆师侄,你怎么会,这…这是……?」
 
  堂堂焚香谷的谷主此刻竟然成了结巴,他脑子还没从刚才的吃惊中回过神来。 原本想说:你怎么会在
 
  这里,话到嘴边,又变成你怎么会这幅打扮?一瞬间竟然口吃起来。
 
  毕竟是云易岚,稳了稳心神,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陆雪琪暴露的下身和光滑的 双腿上扯了回来,对陆雪
 
  琪说:「陆师侄,你怎么会在这?这身打扮有是……?」
 
  旁边的秦无炎哈哈笑了笑:「云前辈,现在站在你眼前的已经不是青云门小 竹峰的陆雪琪了,而是我
 
  万毒门的新晋护教魔女,妖奴雪琪!哈哈哈「
 
  「什么?」云易岚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无炎,又转过头,对着几乎赤裸的陆雪 琪问道「陆师侄,这究竟
 
  是怎么一回事?「
 
  陆雪琪就这么光着身子伫立在山间月色下,任由冷风吹拂在他赤裸的身躯上, 并没有回答云易岚的话
 
  ,就那么呆呆站着。
 
  这时候,云易岚才发现了陆雪琪的奇怪之处。刚开始,他的注意力全被陆雪 琪的装扮吸引了过去,而
 
  此刻他注意到,陆雪琪的脸,依然是那样的美丽不可方物,但是却有别于平 时。平日里的陆雪琪,喜怒
 
  不形于色,双眉冷目,让人有一种可远观不可近赏的凌人傲气。而此时,依 然美丽的脸上,一对美目却
 
  木然呆滞,双眼没有焦距的游离于夜空,双唇紧抿,面无表情。虽然看上去 也是冷如冰霜,但却感觉是
 
  一具傀儡而不是活人。
 
  「不用问了,此刻她神识全无,意识尽毁,无安全处以我的操控之中。没有 我的指令是不会对外界的
 
  刺激有任何反应的。来,妖奴雪琪,跟云谷主汇报下你现在的身份。「 
  随着秦无炎的话语,原本呆滞而立的陆雪琪有了动作,她先是微微劈开双腿, 弯腰半蹲,原本就无甚
 
  遮掩的下身更是完全暴露在二人面前,然后自己的一只玉手伸到自己的下身 前,开始缓缓地搓揉自己最
 
  为隐私的玉唇来,另一只手抓住自己赤裸丰满的娇乳,一边揉捏,一边缓缓 的说道:「陆雪琪是秦无炎
 
  主任最为忠诚的妖奴,妖奴存在的意义就是服从于主人,妖奴的任务是—— 啊……毁灭青云!「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陆雪琪全身微微的发颤,仿佛有一阵高潮略过,让 她原本呆滞的双目更是蒙
 
  上了一层迷离。
 
  淫邪的动作,淫荡的话语,如果不是云易岚亲眼所见,恐怕打死他也不会相 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陆
 
  雪琪的性格,云易岚多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当日她在通天峰上,当着青云 门所有长辈的面,拒绝了云
 
  易岚为其爱徒李询的求亲,大伤了云易岚和道玄真人的面子,害得她被水月 大师罚闭门思过三个月,想
 
  不到短短几个月之后,再见到她时,竟然变成了这幅样子。
 
  云易岚稳了稳心神,无视自渎的陆雪琪,转过来对秦无炎问道:「秦无炎, 老夫真实想不到,你究竟
 
  用了和等手段,竟把堂堂青云门的陆仙子,变成了这幅样子?「
 
  秦无炎微微一笑:「云前辈,晚辈既然是来与您结盟,自然就不会对您有所 隐瞒了。不知道您可曾听
 
  说过,我魔教的噬心控魂丹?「
 
  云易岚听罢,猛然一惊,原来如此!!!
 
  噬心控魂丹,原是六百年前,魔教的一个分支炼魂殿的偶然产物。据说炼魂 殿的一个长老,偶然间在
 
  极北大沼泽里发现了一种奇特的魔物,似蛇非蛇,似蛙非蛙,它的毒液可以 让人丧失神智,在中毒期间
 
  任人摆布。原本江湖中这类的迷魂之药也是很多,但那都是对于普通人而言 的。对于道行高深的修炼者
 
  完全不起作用。但是这种魔物的毒液,不分道行高低,只要中了,都会起作 用。那位长老经过自己的改进,将自身血液溶于这毒液里,制成了噬心控魂丹, 凡是服用此药物的人都会受控于丹药的炼制者,也就是血液的提供者。而其他人 则完全无法控制受术者。
 
  那位长老原本想要把这丹药用在自己掌门的身上,伺机夺权,掌控魔教。不 想事情败露,那位长老被万蝎蚀骨而死,这丹药的配方也就遗失了。后来,那种 奇怪的生物由于环境的变迁,逐渐灭绝,这种丹药也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世间。 
  云易岚原本不相信此类神乎其神的传说,但此刻眼见陆雪琪的样子,又让他 不得不信。想不到这秦无炎竟有如此本事,怪不得他敢来这与自己谈结盟。 
  云易岚深深的看了看秦无炎,缓缓说道:「毒公子,想不到啊,想不到,老 夫先前还真是小看你了,噬心控魂丹这种东西,连毒神那老家伙都搞不到,竟然 被你弄到手了。」此刻,云易岚才感觉到,秦无炎是有资本与他谈结盟之事的。 
                                           

            
 
                          
 
[ 本帖最后由 baoweiyo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shibingbo金币 +8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