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二十七)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二十七)作者:柏西达
 
 字数:6838
 
           (二十七)群芳上阵(下)
 
  阴差阳错,我间接害小龙女惨遭尹志平奸污。她受辱之后,曾想自尽;这游 戏世界没有杨过和她相恋,自更无生趣可言……
 
  但就算跟小龙女成不了『侠侣』,我依然想她活下去!於是,之前我离开古 墓时,给她一个生存目标——
 
  「龙姑娘,你要好好养伤,好好康复活下去。你不能寻死,你还要遵守祖师 婆婆的遗命——」
 
  「你还要来杀我……我等你。」
 
  没想到,此刻我快要被霍都用金铁扇柄凿破头颅之际,小龙女突然於这英雄 大会现身,出手救我——
 
  她玉手一甩,掷出一条悠长的雪白绸带,带子前端系着一个小小金球,横空 飞来,如铃生响:「叮玲~叮玲~」
 
  金球带动绸带,认准霍都的摺扇,连绕几圈,紧紧缠住!小龙女再双手一扯, 绸带便将扇柄连同霍都的右手一并拉得向后拗曲,令他没击中我!
 
  好、好险!差点就死掉了……我惊出一身冷汗;霍都愕然回头,怒瞪小龙女: 「甚么人?」
 
  小龙女遥遥凝望我:「都敏俊,只能由我来杀。」
 
  无喜、无怒、无表情,她是把我临别的说话记在心里,当真来履行林朝英要 诛杀我的遗命?还是口里说要杀我,实则多少对我有一丁半点……感情? 
  「俊郎!」任盈盈飞步冲来,一手将我拉离霍都制肘,再拖我后退开去。 
  任大小姐长翘睫毛下的眸子,犹有余悸:「我和仪琳都打赢了,你独自惹那 番王干吗?差点就送命了!接下来的事情全部交给我。」
 
  她这么着紧我,真教人心里一甜……呃,这是她第几次『美救英雄』了?任 盈盈站在我身前掩护,遥盯小龙女:「还要提防那姓龙的,会否真的又对你出手。」
 
  任盈盈拉走了我,霍都连挥摺扇,甩开绸带,看了看身前的小龙女;又望向 重伤倒地的阿二、阿三,以及断了右臂的阿大,似是知道大势已去——
 
  霍都喝令一直在待命的达尔巴:「师兄!快使『无上大力杵法』!」
 
  在这游戏世界,霍都是货真价实的蒙古王子,跟达尔巴名曰师兄弟,实乃主 仆. 脸削身瘦的藏僧达尔巴闻言,立刻从大红袈裟下,取出一柄又粗又长的金杵:
 「是!」
 
  这『金刚降魔杵』长达四尺,杵头碗口粗细,杵身金光闪闪,似是用纯金所 铸. 达尔巴双手握住杵柄,挥舞起来,化成一道金光:「喝——」
 
  跟原着描述一样,这『无上大力杵法』无甚变化,只是横挥八招,直击八招, 一共二八一十六招。但一十六招反覆施展出来,横挥直击,杵风席卷整个大厅, 生人勿近;本领低微的与会武人,甚至被杵风吹得立足不住!
 
  达尔巴由右边突进,金光杵风开路,直跑向坐在椅上的黄蓉!由始至终无用 武之地的全真教郝大通、孙不二,顿时拔剑冲出迎战!
 
  但右路纯属声东击西,霍都迳自从左方突进,一边发声长啸,一边右扇左袖, 鼓起一阵疾风,使出『狂风迅雷功』,急奔袭向黄蓉!这傢伙定是想趁她病弱, 加以生擒,挽回败局!
 
  小龙女救了我后,站在原处,毫无追截霍都之意。毕竟她对古墓外的世事、 世人都全无感情……
 
  郭襄、程英忙抢到黄蓉前方守护,但还未及出招,便遭霍都的袖风扫开!站 得较远的白阿绣、水笙鞭长莫及,黄蓉身边,只得闵柔……
 
  「盈盈!仪琳!快救人!」我急唤两女,却见到想要行动的仪琳,竟被任盈 盈拉住?
 
  『冰雪神剑』闵柔亮出长剑,只守不攻,张开一面剑盾,力挡霍都,保护她 身后的黄蓉:「郭夫人!快走!」
 
  黄蓉身中奇毒,勉力撑着打狗棒站起身来,却气喘得弯腰连咳,脚步迈不开 去:「咳咳……」
 
  「滚开!」霍都左袖鼓劲,猛地荡得闵柔佩剑脱手;右扇镶磨金铁的锋利边 缘,挟带劲风,一并向闵柔、黄蓉劈去——
 
  「休想!」眼见两大美女人妻势危,我双腿本能狂奔,跑出有生以来最快的 纪录,险险冲到闵柔、黄蓉前方,掰尽双臂,要用鳌拜宝衣舍身护花!
 
  「鞑子!你不是说想领教『打狗棒法』?」蓦地,我右肩上方,有一根晶莹 碧绿的竹棒,从后疾刺而出!
 
  竹棒在霍都手腕一挑、一引,以巧制刚,霍都连扇带人,整个人离地飞起, 身体失衡,向左斜跌!
 
  我左侧一道绿影掠过,打狗棒挥向霍都下路,使个『绊』字诀扫荡,令这蒙 古王子狼狈得向前仆倒!而等待他的,正是没握着打狗棒的另一只玉手—— 
  「你还说过想接『降龙十八掌』?」眼前这绿裙背影,左腿微屈,右臂内弯, 右脚踏乾位。右掌划圈,向外推去,赫然是——『亢龙有悔』!
 
  「碰!」前仆的霍都,犹如将自己送到这一掌跟前,虽匆忙回扇欲挡,但降 龙掌先震碎摺扇,再重重击中他胸膛!
 
  「呜……」『亢龙有悔』何等刚猛,霍都中掌处胸肌凹陷,口鼻狂喷鲜血, 直飞退了一两丈远,才仰天摔在地上!
 
  另一边厢,只见郝大通、孙不二双剑俱被黄金杵扫断;达尔巴惊见霍都败阵, 怒极地将巨杵脱手甩出:「吼!」
 
  打狗棒使过『转』字诀,四两拨千斤,打蛇随棍上般卷住巨杵滞空;达尔巴 抡起巨拳,扑向一身绿色襦裙的女侠——
 
  「嘿!」轻哼一声,女侠将打狗棒朝天扔高,腾出双手,两掌平推,重轰黄 金杵,一招『震惊百里』反攻逼近的达尔巴!
 
  纯金巨杵本就奇重,再加降龙掌雄浑掌力,两者合一,达尔巴击出的双拳顿 被撞碎,金杵再横压上他肩胸,骨裂之声连响,人也大口吐出血来:「哇!」 
  达尔巴踉跄倒退;霍都卧地不起,此时打狗棒从空中掉落,其主人柔荑一抄, 潇洒接回:「恩师洪七公、先夫郭靖逝世,不代表降龙十八掌就此失传!」 
  挺立於我和闵柔前方,以打狗棒、降龙掌瞬间击败霍都、达尔巴的,赫然是 ——黄蓉!
 
  郭襄、程英的惊喜,显然不在我之下:「妈!」「师父!」
 
  我遥望黄蓉侧脸,花容神完气足,杏眼锐利有神,一扫打从昨天中毒起,持 续奄奄一息的颓态.
 
  瘫在地上的霍都,既惊且恨:「你、你没有被鲁有脚屍体上的剧毒毒倒?」 
  黄蓉上前用打狗棒抵住霍都喉咙,俯望冷笑:「我多次跟西毒欧阳锋周旋, 鲁有脚遗体带毒,我早在十步之外已看出来了!」
 
  我跟闵柔互望一眼,终於明白:难怪昨日我明明同时拉停黄蓉及闵柔,她俩 都还未触碰到鲁有脚的屍骸,但黄蓉『中毒』,闵柔却无恙……
 
  霍都当真气得又再吐血:「你、你假装中毒?」
 
  「不示之以弱,岂能诱你上当?」黄蓉如风运棒,连点霍都上半身多个大穴: 「襄阳大牢,恭候多时!」
 
  霍都忙向同伴大叫:「师兄!阿大!请援兵救我!」
 
  当机立断,达尔巴强挥黄金杵、阿大横削倚天剑,发难突围。邻近大厅门口 的尽是江湖喽啰,二人得以夺门逃出。
 
  「穷寇莫追!」黄蓉环顾数百宾客,微笑朗声:「今日拿下一个番王,足证 天祐我大宋!英雄大会,旗开初捷,值得庆贺!」
 
  欢呼叫好,响彻全厅:「黄帮主这一着『空城计』真高明啊!」「不愧是 『女诸葛』!」「她一定是久习降龙掌多年,深藏不露,到关键时刻才使出来呀!」
 
  任盈盈不晓得何时已来到我身畔,白我一眼:「我都拉住仪琳不让她出剑, 你就知道事有蹊跷吧!还跑过来做人肉盾牌?」
 
  「你甚么时候发现,黄帮主假装中毒的?」
 
  任盈盈一扬小手:「我刚到场时,你不是叫我替她逼毒吗?两手交握,我真 气一探,她内息毫无异样。我猜她必有后着,便没揭破。」
 
  喔!当时黄蓉说『正是如此』;任盈盈回一句『这毒我逼不出来』,因为黄 蓉根本没有中毒嘛!倒是这两人才初次见面,竟已有如此默契,不愧分别是《神 鵰》、《笑傲》中最聪明的女角。
 
  我沮丧得双手抱头:「那么到头来,我岂不是瞎紧张、白拚命一场?开嘴炮、 差点被杀,其实一点必要都没有嘛……」
 
  任盈盈掩嘴失笑:「那倒不致於毫无用处,正因为你的所作所为,霍都才深 信郭夫人她情况不妙哦。」
 
  「我晓得黄蓉准备等霍都欺近才突击,你一定没危险,我才任你跑过去。」 
  上一刻还在笑,下一刻任大小姐前看黄蓉、后瞥闵柔,久违的醋劲又来了: 「你来襄阳多久啦?跟黄蓉交情很好吗?还有那个白衫的……哼!你为她俩当肉 盾哦!小命都不要啦?」
 
  「呃……你在乱想甚么啊?她们两位都是成名侠女,连孩子都跟你差不多大 啦……」我有『蜘蛛感应』,但任盈盈的女人直觉更恐怖,一下子便察觉我对黄 蓉、闵柔有意思……
 
  还好有黄蓉来解救我——她亲热地牵着仪琳走过来:「各位,我虽略有小计, 但以一敌霍都等五人,难言稳胜。这两位强援,方是今天大捷的关键!」 
  黄蓉笑讚仪琳:「恆山派出了一位『女剑神』,『恆山三定』三位师太,想 必老怀安慰。」
 
  仪琳受宠若惊,面红摇手:「不、不敢当!黄帮主你过奖了……」
 
  黄蓉笑望任盈盈:「任大小姐,以一破二,漂亮俐落,当居此战首功!」 
  任盈盈微笑回应:「小女子岂敢妄称首功?黄帮主同样击倒了两人呢。」 
  黄蓉突然认真拱手:「英雄大会,推选盟主,任姑娘年少英雄,当之无愧。」 
  任盈盈亦庄重作揖:「晚辈才疏学浅,何德何能?黄帮主长年镇守襄阳,德 高望重,众望所归,才是盟主不二之选. 」
 
  黄蓉一望俞岱巖:「你乃张真人关门高足;又是神教千金,当能兼领黑白两 道,放下嫌隙,共讨鞑子。」
 
  任盈盈保持笑意婉拒:「我今日仅代表张真人前来;神教之事,尚有教主在 上,恕我不能僭越作主,还请黄帮主见谅。」
 
  两女笑语嫣然,又你来我往了好几个回合。任盈盈反客为主,鼓动在场武人, 公推黄蓉为正道抗元反清的盟主;黄蓉坚持要任盈盈担任副盟主,众宾客又是一 阵起哄,任大小姐终於难却盛情,愿意接下副盟主一职。
 
  生擒霍都,选出盟主,士气大盛。斗了半日,时近黄昏,正好夜宴祝捷。程 英办事俐落,早有安排,筵开数十席,款待嘉宾——
 
********************************** 
  男凭女贵,我得以位列主家席,坐在任盈盈、仪琳中间. 仪琳始终是尼姑, 不方便当众跟她互诉离情;我只得继续淡化任盈盈的思疑:「副盟主圣姑大人, 你别呷乾醋嘛!黄帮主、石夫人都能做我娘亲啦。」其实两位美少妇,顶多大我 十岁八岁,区区几年,绝对不成障碍……
 
  任盈盈似渐释然,我继续拉开话题:「其实反正都是做盟主,你怎么不当正 主儿?不是更威风吗?」
 
  她遥望正在跟宾客寒暄的黄蓉:「枪打出头鸟,当魁首者,总吃力不讨好; 
  做副手的同样掌握大权,却没有前者那么多制肘。这黄蓉不单想我上贼船, 还想硬拖神教下水,本小姐才没有那么笨啦。」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推来让去的。」
 
  任盈盈正色道:「我和不败姐姐在光明顶上听你的,救了六大派,算是让敌 人减少,有利神教,这不过是武林江湖上的小事情;但要神教举教投入,跟正道 一起反元反清?此乃家国朝堂大事,随时灭教丧身,我岂能代还在闭关的姐姐作 主。」
 
  「总之,你和黄蓉的心眼,真一样的多呀。」《神鵰》、《笑傲》两代『小 妖女』的计算交锋,我真是望尘莫及……
 
  任大小姐瞪我一眼:「是哦,我有心眼,你却……没心肝。你道我今天来, 是想当这劳什子副盟主么?也不想想,人家是为救你才出手收拾那阿三阿二。」 
  我趁机在桌底下,轻握她阔别多时的温软玉手:「我自然知道盈盈对我有心 肝呀。」
 
  「别这样……大庭广众,若给人看见,成甚么样子。」冠绝金庸诸女的羞劲 又再发作,任盈盈抽回手掌,索性离座:「这副盟主我不当也当了,就去跟这些 正道傢伙结纳一下……你别跟过来。」
 
  只是摸一下手心嘛,还奢望今晚叫她来我房间,再吹一次箫甚么的……话说 我上次发泄是何时?已经是在绿柳山庄用赵敏来足交发射了!除了小郭襄,中间 跟陆无双、白阿绣都没爽到多少,感觉欲望都快爆炸啦……
 
  身边还有仪琳,我便悄悄在台布下,牵住她柔若无骨的指掌。仪琳不像任盈 盈般害羞,乖乖地任我拖着,妙目瞧来,难掩情意。毕竟在思过崖上,我俩已有 了终身之约……
 
  还未开口谈情,忽然有一大班汉子,个个举着酒杯,前来恭喜仪琳:「女剑 神小师太,我们来敬你一杯!」
 
  仪琳忙在台布下松开我的手,连摇谢绝:「不、不行,我是出家人呢,不能 喝酒的。」
 
  「女剑神今日成了大事,何必再拘小节?」众人一味力劝,帮仪琳斟满一大 杯酒:「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在你心中嘛!」「难得高兴,小师太赏面饮几杯 吧!」
 
  仪琳为难地想我帮她解围,我反将酒杯塞到她手上:「今天你辛苦了,就放 松一下吧。」
 
  「那、那我只喝一杯……」仪琳无奈一饮而尽,应该是这一辈子喝的第一口 酒。反正,她以后终会跟我一起破色戒的,就先破酒戒当暖身好了……
 
  「仪琳小师太,我给你引见几位前辈英雄。」黄蓉走过来,请仪琳离席,引 荐给另一堆武人。落单的我,乏人问津。我好歹是任盈盈、仪琳背后的造王者, 随便来一个谁,恭维我一下嘛……
 
  不过,没人理我,也很正常。在场九成都是男人,换着是我,都只会围着任 盈盈、仪琳两大小美人打转,那会去管一个宅男……
 
  乾坐着生闷气也不是办法……咦?跟我同桌的,还有武当派的俞岱巖. 我之 前可在阿三那里,捡到了黑玉断续膏——
 
  我上前自我介绍,将药膏放进俞岱巖怀中:「俞三侠,只须找到名医,用这 『黑玉断续膏』,当可令你四肢复原若干。」但精於医术的张无忌黑化了,唯有 另找其他金庸世界的神医.
 
  武当六侠手足情深,俞岱巖没多在乎自己,只心念下落不明的同门:「听任 姑娘说,你知道我五位师兄弟远征明教后,被鞑子囚於何处。就拜託你协助她, 救出我武当派,以及五大派的同道。」
 
  通过《神鵰》这『襄阳英雄大会』的关卡后,游戏的主线剧情,又转到《倚 天》的『大都万安寺』上去?张无忌、明教既跟六大派势成水火,果然只能换上 另一『魔教』的任盈盈,来主导这劫囚大战。
 
  俞岱巖遥望正跟宾客谈笑风生的任盈盈,眼神若有所思:「当年我五弟的妻 子,也被称为『妖女』。」
 
  张翠山的老婆殷素素……他两夫妻因为俞岱巖而惨死……
 
  「我这小师妹很好。」俞岱巖别有深意地盯着我:「你别辜负了她。」 
  「我、我一定不会辜负盈盈的。」最多是花心一点,见一个便想追求一个 ……
 
  跟俞岱巖的交流到此为止,我无聊地在大厅酒席间走动,还是……没人理我。 
  别人穿越我穿越,我这主人公真是可怜窝囊……
 
  大厅一角,站着一黄一白两道倩影在对话……是郭襄和小龙女。人太多了, 我都没注意到,小龙女居然留了下来?
 
  也许是受原作里不俗的关系影响,冷冰冰的小龙女,竟任由初次见面的小郭 襄,亲暱地拉着手儿说话。她俩於小说中差了一代;但现在一个十八岁、一个十 五岁,变成同辈。我静静走到两女后方,竖耳倾听——
 
  『小东邪』自报姓名:「姐姐,我叫郭襄,你怎么称呼?」
 
  小龙女自然是一贯淡淡的语气:「……我姓龙。」
 
  「那我叫你龙姐姐好吗?不晓得为甚么,明明才第一次见面,我却觉得你感 觉很亲切呢。」
 
  「……」没回应,不愧是古墓派的无口女。
 
  「龙姐姐,你刚来的时候,为何说要杀都大哥?他是个好人哦。」
 
  小龙女一本正经:「因为都敏俊会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陷天下红颜,万 劫不复。」
 
  喂!你别把林朝英的遗刻四处乱讲,破坏我形象好吗?
 
  郭襄愣了一下,笑道:「生灵涂炭?那有可能?都大哥的武功非常差耶。」 
  呜呜,这快要成为武林公论,江湖常识啦……
 
  「陷天下红颜,万劫不复……」郭襄喃喃複述,顷刻脸蛋红了,应该是忆起 我在羊太傅庙对她上下其手……
 
  聪慧的郭家千金,复又不解地奇问小龙女:「龙姐姐,你说要杀都大哥,那 为何又出手救他?」
 
  小龙女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
 
  莫非是因为她受辱当晚,我在那片花丛不许她自尽;然后又在古墓里,拚命 阻止李莫愁伤害她,令她对我萌生了一丝好感?不,那有这么容易?原着杨过可 是跟她共度了数年光阴,好不容易,方逐渐打开她的心扉……而且我也有自知之 明的,杨过超帅;我则只是……五官齐全……
 
  我终究是无缘份跟小龙女结成『侠侣』吧,唉……我绕过郭襄和小龙女,步 出大厅门外,走到天井户外透透气。
 
  墙边角落,遭任盈盈的太极拳打得粉身碎骨的阿三、阿二,被随便地放在两 张竹蓆上。阿二身上,闪着亮光……有战利品可捡呀!
 
  阿三带着的道具是黑玉断续膏;阿二的又会是甚么?我蹲下来一望阿三,系 统文字显示『死亡』;阿二的体力值,已呈红色残血,只剩下:1……
 
  哈!阿二还未死透!他在《倚天》算是二线高手,我来给他最后一击的话, 得到的经验值一定不少,肯定可以升级!
 
  阿弥陀佛,阿二施主,不好意思,我来捡尾刀啦!我轻轻用食指,一戳阿二 
               胸口——
 
  『玩家攻击阿二,做成了1点的伤害!阿二死亡了!玩家获得1万点经验值!』 
  怎么还不显示升级的?1万点经验值啊!怎么也足够让我从等级1,升上等 级2吧?
 
  『玩家距离下一次升级,尚欠100亿点经验值。』
 
  干~~这烂游戏是谁编程的?臭电脑!闪电劈傻了你啊?升一个等级需要1 00亿经验值?杀一个阿二才得1万,要杀一百万个阿二才凑够数!所有金庸反 派加起来,经验值都没有一百万个阿二这么多吧?100亿!我敢说即使把这游 戏彻底通关,都绝对无法达标……
 
  盈盈、仪琳、各位观众!我在此隆重宣佈,我一辈子都升不上等级2的啦, 哇哈哈……呜呜呜……
 
  哼!升不了级,只好搜刮战利品来抚慰受创的弱小心灵……阿二的怀中,藏 
              着一本秘笈——
 
  中式线装书,封皮上写着三个大字——『神照经』!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一叶怀秋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