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奴隶调教计划】(21)作者:nihyou2014
【奴隶调教计划】(21)作者:nihyou2014
 
 字数:5425
 

         第二十一节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中)
 
  我们常常会为一句简单的话语而感动。
 
  我们常常为一件小事而争吵大怒甚至兵刃相见。
 
  简单其实不简单。
 
  「抱紧我」
 
  三个字,如此简单,又如此的让人精神一振。
 
  陆贞脱口而出,眼神迷蒙,陌生的面孔好像变得熟悉起来的错觉。
 
  「沈丘?」
 
  「不对,他不是沈丘。」
 
  药性发作了,陆贞恍然未知,明明思维异常清晰,也知道眼前的陌生人不是 她的老公。
 
  可为什么?
 
  为什么就那么的想,想把他当成自己的老公呢。
 
  想让他操自己的小穴呢。
 
  『操』,这个字好像凭空出现在她的脑海里,陆贞脸更红了。
 
  「喔~」
 
  陆贞呻吟着,身躯无形的抖动起来,她推开马六,身躯匍匐跪了下来,口里 嘟嚷着……
 
  「又来了,又来了……」
 
  陆贞,如狗一样趴在地上,臀部撅起,不时扭动着,让马六、老五不住地吞 着口水。
 
  「什么来了。」马六嘴角露出一丝揶揄。
 
  「喔,鱼蛇怪来了……」
 
  翻江倒海,乘风破浪,陆贞如小舟在风浪中飘荡,鱼蛇怪乘风而来。
 
  愈来愈近!
 
  晃脑~ 摆尾!
 
  陆贞摇头,仿佛要摆脱这种无休止的…幻境。
 
  「假的,都是假的…」
 
  思维愈加清晰,神智清醒,陆贞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可内心止不住的泛滥。 
  她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
 
  礼义廉耻、道德素质,她分的清清楚楚。
 
  「喔……」
 
  高昂、如啼鹃鸟的鸣叫,在陆贞口中发出。
 
  陆贞感觉浑身上下每一处肌肤,每一寸血肉都充满亢奋。
 
  不管了,不管了……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
 
  她开始撕扯身上的衣服,开始脱下自己的内衣,内裤,陆贞自己很清楚,自 己在做什么。
 
  面对面前的两个陌生人,她有羞涩,也有亢奋。
 
  脸庞娇颜带着一丝腼腆。
 
  硕大无比的乳房,丰满圆润。
 
  平摊的小腹下,耻毛半掩着裂开缝隙的耻丘,露出粉红的唇肉。
 
  丰胸、肥臀、雪白的大腿。
 
  陆贞浑身散发出熟女才具有的致命诱惑。她扑倒马六的怀里,开始拉扯马六 的衣服。
 
  「你干什么?」
 
  马六眼里带着淫欲,不过嘴里依然是装作一副不解的样子~「我要…我要… ……」
 
  「你要什么?」
 
  「我要你插……我。」
 
  陆贞神智很清楚,可就是止不住,仿佛自己的行动完全不经过大脑指挥。 
  而她好像一个局外人,又不是。因为她能感受到,这就是她想要的~「插你 什么?」马六继续装糊涂。
 
  「插……我…小…穴。」
 
  「啊,小穴是什么?」
 
  「唔,就是这里了。」
 
  陆贞把马六的手拉到自己的私密处,放在在耻丘上。
 
  「喔,好舒服。」陆贞娇鸣。
 
  一刹那的舒爽,让她自己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我这是怎么了?
 
  小穴、这种话是我说的吗,我怎么这么不要脸,太丢人了,可是真的好舒服 啊。
 
  「喔……」
 
  马六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液体瞬间沾满手指。
 
  「这是什么?」
 
  马六举着手,拇指与食指分开,粘稠的液体拉成丝线问。
 
  「这是……我的淫液。」
 
  陆贞一边回答,她的身躯不断的扭动着,马六的衣服早已被她扯下来。 
  她的小手一把握住那火热,勃起的玉柱,有些迫切的想往自己的小穴里塞去。 
  「你干嘛~」
 
  马六故意阻挡,不让陆贞得逞。
 
  「给我,给我……」
 
  这一刻,陆贞完全放荡形骸,硕大柔嫩的乳房不断的摩擦马六的胸脯,一副 狐媚的淫态展露。
 
  马六忍不住差点就从了陆贞,不过他想起老板交代的任务,最终咬着牙死撑 着。
 
  老五早已经忍耐不住,他脸红脖子粗,好像跟人打架一般,心里早已骂开了。 
  妈的,该死的马六,把老子忘了,操!
 
  真他妈的受罪,感情没我的事、孰可忍孰不可忍。
 
  同是天涯沦落人,为什么差距就那么大呢。
 
  老五跃跃欲试,就要冲了上来。
 
  脸红脖粗!
 
  杀气腾腾!
 
  马六赶紧眼神阻止他,他一直阻扰陆贞,这让他更加难受,玉柱被陆贞弄的 要爆了的感觉。
 
  这真是一种煎熬啊。
 
  「我要,我要……快给我,给我……呃。」
 
  「这个……不能给。『」马六口气强硬的开口。
 
  「求你,给我吧,我要…」
 
  陆贞近乎乞求,她的脸蛋绯红,甚至开始朝着脖颈蔓延,无名的液体开始浸 細,可见药性十分厉害。
 
  液体肆意在她体内挥发,刺激她的每一寸肌肤,激发她的对性的渴求。 
  而,依然……
 
  依然保留陆贞的道德理念,保留她神智清晰,羞耻之心。
 
  可,明明知道是错了,却好像自己愿意继续错下去。
 
  她如扑上火的飞蛾,明知道是死,也甘之若饴。
 
  悬崖纵身跳。
 
  「求你,给…我吧,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陆贞完全堕落,这些话让她感到很羞涩,又感到似乎理所应当,合情合理。 
  「真的什么都答应吗?」马六依然一副调侃的语气。
 
  「嗯嘛~」娇柔嗲声嗲气。
 
  「我的玉柱是留给我的老婆的,不能给你的。」很荒妙,带着大人哄小孩的 话语从马六口中吐出。
 
  玉柱?
 
  好奇怪的名字啊,不过好像在哪里听过?
 
  哦,想起来了!
 
  陆贞思维很清晰,她的脑海想起…她偷听到张彩霞说的话语。
 
  「里面是…双头玉柱…」
 
  男人的那个叫玉柱吗?那双头玉柱又是什么呢?
 
  「呕~」
 
  旁边,瞪着眼珠的老五做出一副呕吐状,这种话都是哄傻子的,谁信? 
  老五很是鄙视,不过接下来听到的话语,让他使劲的揉着耳朵,怀疑是不是 听错了?
 
  「我…愿意…当…你…老婆啊,可是…我有…沈丘。」
 
  沈丘?
 
  陆贞的丈夫,她的…老公。
 
  陆贞脑海中闪现丈夫沈丘的身影,她的身躯颤抖起来,绯红的面容一片羞愧 及内疚之色。
 
  「嘤咛…」
 
  马六的手揉在那柔软的乳房上,食指弹着她的乳尖,带给她一波波的冲击。 
  乳头慢慢的充血,变得僵硬,晶莹散出光晕,看似要溢出乳汁。
 
  陆贞刚泛起的纠结愧疚瞬间被马六挑逗的,烟消云散。
 
  「沈丘是谁?」
 
  「沈丘?他…是…我的老公…」
 
  「呃,那我也可以当你老公的。」马六依然在挑逗她那柔软雪白的乳房,一 本正经的说道。
 
  「不…可以的,喔…好舒服…」
 
  陆贞手里握着马六的玉柱,神情一片糜烂娇声回答。
 
  「那你是不愿意做我老婆喽。」
 
  「我…愿意。呃,可…,我有老…公的。」
 
  「只要你愿意,在这里,女人是可以选择多个老公的。」
 
  马六一本正经的回答。
 
  「呸,我操。」
 
  正揉着耳朵的老五吐出口水来,他感觉马六犹如,怪叔叔抱着小女孩哄着说。 
  「乖,听话,叔叔买糖给你吃。」
 
  这种幼稚的话语,谁信呢?
 
  不,有人信。譬如、此时的陆贞。
 
  「真的嘛~ 」
 
  陆贞犹如撒娇的孩子,手里握着棒棒糖,不…,是玉柱,她揉揉捏捏的问。 
  「嗯,我从不骗人,更不会骗我未来的老婆。」马六义正言辞的回答。 
  「唔…喔…那我……愿意。」
 
  陆贞此时满脸的红晕蔓延到整个脖颈,液体的药效足以证明,十分强大。 
  它能激发女人最原始的欲望。
 
  「真的愿意吗?」马六不依不饶。
 
  「嗯…呃…愿……意。」
 
  陆贞内心十分挣扎,感觉很荒谬,很幼稚,却好像又很正常,感觉很羞耻, 很纠结,很淫荡,又……甘心情愿!
 
  「既然愿意,那你该叫我什么呢?」
 
  「唔,老…公。」
 
  陆贞带着娇羞喊出…
 
  她的神情再次复杂难明…
 
  她甚至想起,曾经沈丘央求过她,让她叫老公,她都害羞的没叫。
 
  这是她第一次喊出『老公』这个称呼吧?
 
  唉,她仿佛看到。
 
  公园里正在旁若无人、激情搂抱的情侣,路过的老人摇头感叹!
 
  「世风日下,太不要脸了。」
 
  「喔…」
 
  陆贞感觉愈加的亢奋,液体持续的药性,让她迫切想把手中握着的玉柱塞到 小穴里。
 
  「老…公,我想要,小穴要…」
 
  药性持续,她的话语越粗鲁,越开始淫荡…
 
  偏偏她依然保持着理智。
 
  难以置信!
 
  「是这里想要吗?」马六故意摸着陆贞的肥臀,两片蓬松的臀瓣被他的手扒 拉开。
 
  马六的中指『噗嗤』一声钻进她的菊花中,经过液体灌输的肛门之地异常润 滑。
 
  「呼呼呼…」
 
  老五喘着粗气,他恶狠狠的瞪着马六,似乎有要扑上来蛢命的样子。
 
  「喔…要…要……」
 
  陆贞娇嗫,手指插在肛门里,让她有种说不出的美妙,她的臀部迎合马六的 手指。
 
  她下意识的拉着马六的手往自己的肛门里抽插,口中发出。
 
  「再深点,再深点,喔,好舒服。」
 
  「那你是想让老公插你哪里呢,」马六倏然伸出插在陆贞肛门里的手指说道。 
  「喔,不要离开…,小穴要…肛门也要…」
 
  「都想要吗?」
 
  「嗯嗯。」
 
  陆贞眼波流转,一脸风骚,肥美的乳房贴着马六的胸脯不断地摩擦。
 
  肥臀不停的扭动,时刻挑动马六的神经,他被陆贞弄得欲火焚身,不能自拔。 
  「噗嗤…」
 
  喔…………好舒服。
 
  一声娇呼,陆贞趁马六精神恍惚,粗长的玉柱被她塞进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 里。
 
  白花花的肥臀蠕动起来,陆贞吐着粉舌回味,二人面对面站着交媾,很是诱 惑。
 
  她的动作很生疏,这样的姿态对她来说是第一次。
 
  陆贞心情很复杂,纠结说走就走,说来就来!
 
  她是一个道德观念很强的人。
 
  她也是一个坚持底线,守旧保守,如一的女人。
 
  感受着玉柱在小穴里,那种发自身心的酥爽,她的观念开始倒塌…
 
  马六楞然,玉柱被陆贞的小穴紧紧的,里面充满肉感的柔润,让他淫欲无限 延伸…
 
  马六揽着陆贞的腰肢,他的嘴亲吻着那香艳的红唇,舌头抵开陆贞的贝齿。 
  香滑、又带着一丝粗涩。马六的舌头贪婪的吸吮着,搅拌、惊愕、好奇、纠 结、腼腆、
 
  陆贞带着对新的事物求知欲,粉舌从僵硬生涩慢慢的变得灵活起来。
 
  「呃,咳咳…咳。」
 
  第一次激吻,让她有窒息的感觉,她摇头摆脱马六,咳嗽连连。
 
  马六拥抱着陆贞,玉柱插在她的小穴里,他的手清抚陆贞卷发,目光相对凝 视,话语带着深情款款。
 
  「你我终于合为一体,喜欢吗?」
 
  陆贞表情为之愕然,好陌生的声音,好陌生的容貌…
 
  这……他是谁?
 
  她甚至不知道马六的名字,却喊他『老公』陆贞心里波澜起伏,
 
          ***************
 
  是谁让你心里泛起波浪…
 
  是谁把你拥抱入怀…
 
  是谁盘起你的长发…
 
  是谁带来深情的呼唤……
 
  为什么?
 
  却如此的眷恋,甘心情愿!
 
  波涛汹涌,让我心潮澎湃!
 
  难道说……
 
  这就是爱?!
 
        ******************
 
  以上,是我乱加上去的歌词,幻想一下,如果此时有音乐配音的话,此情此 景,颇为适合吧?
 
  还有配音加上低沉、深情凝视,以及若有所失,复杂的低音曲调,我想各位 自己想象吧!
 
       *********************
 
  注;以上文字不喜可略过,文章继续~ 陆贞心里波澜起伏,心情如潮起潮落, 跌宕起伏…
 
  『合为一体』四个字,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脑海中。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痛,陌生又是如此的眷恋。
 
  身体各种感官无时无刻处于亢奋之中,小穴插着玉柱带给她如水交融,源于 身心的愉悦。
 
  陆贞想挣脱,因为理智告诉她,这样的事情超出她的道德底线。
 
  马六挺身刺去…
 
  陆贞娇呼连连,挣扎的身躯酥软无力…
 
  一半抗拒,道德伦常左右着她的思维。
 
  一半眷恋,激情淫欲激荡着她的身心。
 
  「喔…喔…不……不要…好…舒服…不…放开我。」
 
  陆贞话语十分矛盾,想挣脱…又舍不得,她的脸上眼眶润满水汽。
 
  滴滴晶莹,悄然滚落。
 
  欲拒还迎,欲迎还拒。
 
  梨花带雨,却盛还羞。
 
  什么时候女人最能惹起男性的冲动,欲血膨胀?
 
  此时,此刻,陆贞最吸引人。
 
  马六只觉得下身玉柱又膨胀几分。
 
  老五最煎熬,手里端着尖枪,只可惜,不能刺,也不能射,他口中发出野兽 的嘶吼…
 
  「麻痹的,马六,操你大爷,老子不管了,要上了。」
 
  「嘘,再忍耐一会,马上就让你上,老板的…」
 
  马六眼神阻止,轻语说道。
 
  「操,又是老板。」
 
  老五垂头丧气,焉了。
 
  「喜欢小穴插着玉柱吗?」马六挺动身躯问。
 
  「喔…嗯…喜欢。」
 
  「啪…」
 
  马六一巴掌拍在她的肥臀上,激起臀肉疯狂乱颤。
 
  「要说喜欢,老公。」马六纠正道。
 
  「唔,喜欢,老…公。」
 
  手托着陆贞的臀瓣,不停地揉搓肥软的臀肉,犹如浪花翻滚,涟漪扎起… 
  臀瓣如桃,粉里透着白嫩,散发着沁人的香气。
 
  正所谓;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臀瓣在马六双手中扳开,一朵浅红色的菊花展露……
 
  豆芽似的花瓣紧紧簇拥在一起,远远望去,既像一个小绒球,又像一个大家 族围坐在一起商议什么事情。
 
  辜负却桃娇柳嫩三春景,捱尽了菊老荷枯几度秋。
 
  菊花,『肛门』…花中隐士也。
 
  手指点触陆贞臀瓣肛门,菊花犹自要盛开一般,一开一合,似在绽放,又似 鱼吐珠……
 
  陆贞的肛门流出一股半透明液体,被马六撩拨的她,止不住的颤抖着。 
  「告诉老公,这里叫什么?」
 
  马六即使玉柱插在她的小穴里,依然不放过任何可以击溃,或者说让陆贞思 想沦落的机会。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用在那里都有一定的含义。
 
  陆贞很清楚马六话语中说的那里是指什么,感觉手指点击她臀瓣的肛门,她 娇羞的开口。
 
  「呃,这…里…这里是……我的…肛门。」
 
  「那告诉老公,这里是做什么用的。」
 
  「呃…唔唔…喔喔…喔…是……用…来…拉大…便…喔喔…」
 
  如此下流的话语,如此荒唐的对话…
 
  陆贞本能的难以启齿,马六的手插进她的肛门,她脱口而出。
 
  「喔喔…呜呜…」
 
  陆贞哭了,想起刚刚说的话,她很纠结,心态很复杂,又很矛盾。
 
  「是不是很舒服?」马六问。
 
  「唔…不…喔…呜呜…不……别…拿…出来…喔…」
 
  马六手指脱离她的肛门,让陆贞患得患失,不依起来。
 
  「这里想插着玉柱吗?」马六一如往常点击她的肛门,意有所指的问。 
  「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