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美丽奇迹】(08)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08)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67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Act08难缠
 
  Passentlesjoursetpassentlessemaines 
  Nitempspass!
 
  Nilesamoursreviennent
 
  SouslepontMirabeaucoulelaSeine
 
  几天或者过去了几个礼拜
 
  记忆没有消逝
 
  爱情也没有重来
 
  米拉波桥下塞纳河流过
 
  《米拉波桥》读完最後的段落,齐霁身边的胡蔚醒了。
 
  齐霁捧著书,木讷的看著身边人,紧张的程度不亚於他最後一次论文答辩。 
  太多的『第一次』接踵而来让他无以承受。
 
  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第一次睡在「情人」身边,第一次睁眼看到一个 赤裸的男人……
 
  「晃眼。」胡蔚的嗓子有点儿哑,人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齐霁赶忙下床,合上了窗帘。
 
  胡蔚翻了个身,趴到了床上,一伸手摸到了一方块东西。够过来看看,半个 字儿不认识||||||||||||齐霁目瞪口呆的看著一丝不挂露著性感小屁股的男人,
 即便昨夜的肌肤之亲不是幻觉相当真实,可他还是无法面对此情此景。
 
  「这什麽书啊?」胡蔚开了空调,摸过了烟,仍旧趴著。抽了两口,又够过 了烟灰缸。
 
  「……诗……诗集。」
 
  胡蔚侧脸,看见了一身睡衣的齐霁。他就那麽逆光站著,说话一如既往的不 利索。
 
  齐霁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想组织语言说点儿什麽却半个字儿说不出来。这不 怪他,从小,他就对交流无能,以前还被怀疑过患有自闭症。但杭航否决了这一 观点,在他看来,齐霁只是找不到恰当的交流方式,还有些不自信罢了。 
  「我看不懂。」胡蔚仿佛喃喃自语。
 
  齐霁不大能找到自己的立场。
 
  昨晚,他们就是各自睡去的,谁跟谁也没说半句话。
 
  「念给我听吧,我听听看,虽然听不懂,但估计能找著点儿意境什麽的。」 
  「啊。哦。好。」齐霁走回床边,拿过书,坐下,翻开,「LaNatur eestuntempleo!devivantspiliers,Lais sentparfoissortirdeconfusesparoles; L『hommeypasse!traversdesfor!tsdesym boles,Quil』observentavecdesregardsf amiliers……」
 
  胡蔚叼著烟,听著完全听不懂的语言,第一次发现齐霁的声音是这麽好听。 虽然有些单薄,但,很清亮。
 
  细碎的阳光破碎却顽强的透过窗帘努力钻到室内,稀稀落落的投在地板上, 投在两人的身上。夏天的潮湿气息随著风随著斑驳的阳光一起灌入室内,齐霁念 著他喜欢的小诗,身边是叼著烟聆听的胡蔚。这多麽像他幻想过很多次的梦境, 早上起床,不慌不行的,另一个人在随意的做著什麽,而自己满怀幸福感的献上 一首小诗。虽然酸的掉牙,俗套的连爱情电影都不爱使了,这却是齐霁梦寐以求 的生活。即便,现在的这现实跟他所期翼的完美生活还相差久远吧。
 
  「齐霁。」
 
  当齐霁结束一首诗歌,还沈浸在某种莫须有的幸福感中的这个时刻,胡蔚开 了腔儿。
 
  「啊?」
 
  「你饿了吗?」
 
  齐霁的神游太虚彻底宣告结束。
 
  瞅著胡蔚下床,一丝不挂的往浴室走,齐霁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愤怒。他不 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跳起来就抓住了胡蔚的胳膊,「你就不想说点儿什麽嘛!」 好歹你也听了唉!
 
  「哈?」胡蔚一愣。
 
  齐霁死盯著胡蔚的眼睛,瞪了一会儿,那丁点儿勇气就没了,结果视线败北, 习惯性的低头。这一低头不要紧,胡蔚可爱的小毛象就映入了眼帘。齐霁除了闭 眼,啥办法也没有。
 
  「你……」胡蔚摸了摸齐霁的头发。他想让我说什麽?胡蔚不明所以。冥思 苦想半天,忽然有了方向──不是这麽俗吧?想听情话?这後遗症可真难办! 
  想组织语言调动嘴巴说个:我爱你。胡蔚惊觉自己竟说不出。这明明是他说 的最习以为常的一句。默了许久,胡蔚低头亲了一下齐霁的肩膀,「我去洗澡。」 
  齐霁在胡蔚走了三分锺之後还在原地立定。
 
  怎麽就不能赞美一下那麽优美的诗歌呢?
 
  胡蔚洗澡的时候有点儿苦闷──哪儿不对头。就是有哪儿不对,他能意识到 有哪儿不对,可是吧……确切是什麽他不知道。
 
  拿过牙刷刷牙,规律机械的动作让胡蔚的大脑停止思考。
 
  齐霁换了衣服拉著猛男出去遛。十点多的光景,太阳已经显示出了毒辣的本 质,猛男跑一会儿就得回来找齐霁要水瓶喝水。玩儿了半个多小时,猛男的就大 舌头耷拉著拽著齐霁往家奔了。
 
  齐霁跟烈日炎炎下思考了许久,这目前算怎麽回事儿!他跟胡蔚似乎并没有 什麽改变,仍旧是那个距离。胡蔚一如既往的不咸不淡,似乎昨儿什麽都没发生, 似乎,他对他丝毫没有化学反应。昨天於他,就是想作乐吧?呵呵。
 
  进门,猛男就冲到了柜机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吹了一会儿,掉头去喝水。 
  胡蔚跟小纯不见影儿,倒是厨房有动静。
 
  齐霁没进去,而是从壁橱里拿出了塑料充气水池。接上气泵,齐霁把水池撑 起来,又去卫生间接了进水管。十分锺,一个小型游泳池诞生了。
 
  猛男一直跟边儿上候著,这会儿水汪汪碧波荡漾,立马扑了进去。
 
  胡蔚听见一声『扑通』,从厨房探出了脑袋,小纯也颠步儿到了门口。 
  「没事儿,没事儿!」齐霁拖著墩布从卫生间出来,猛男游泳。
 
  「哦。」胡蔚点点头,「洗洗手吧,马上吃饭了。牛腩烩面。」
 
  「呃。不了,你吃吧,我马上要出门。」说完,齐霁低头擦地。
 
  胡蔚站在厨房里,瞅著齐霁,有点儿不高兴了。这还是齐霁头一次拒绝吃他 做的饭。怎麽搞的啊,刚才还揪著他想听情话,这会儿阴冷阴冷的饭都不吃! 
  胡蔚端著面出来的时候,齐霁正好开门要出去。他冲他点了点头,意思是: 我走了。
 
  下楼取车,车里热的跟蒸笼似的。反光板一点儿作用不起。发动车子,开了 空调,齐霁驶出了小区。
 
  齐霁没生气,也没闹脾气,他是今天被张树发约见了。这位张先生是齐霁博 导的朋友。齐霁念书的时候就认识他,後来留校做助教也没少跟他联系。张树发 今年五十六岁,就职於中央编译局,用齐霁老师孙海洋的话说,我们一辈子的老 朋友了。齐霁跟张树发时常要联系,比跟他前导师联系还多,因为他时常要帮他 做一些工作。而这些工作主要是分配给张树发的需要翻译的枯燥作品。
 
  车拐进胡同,绕了几个弯儿,齐霁顺利到达了中央编译局。门口门卫放行, 齐霁泊车,进楼门。
 
  张树发的办公室在七层,此时老爷子正伏案工作,见齐霁敲敲敞著的门,赶 忙站了起来,「来啦?进来进来,热吧外头。」
 
  张老爷子迎了齐霁进门,顺手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喝点儿冰水吧。」
 
  「张老师您别忙了,我不渴。」齐霁推辞。
 
  「夏天就要多喝水,预防中暑,预防脱水。」张老爷子给齐霁接了一大杯冰 水。
 
  「谢谢张老师。」
 
  「你看你净瞎客气。」张老爷子笑眯眯的坐了回去。
 
  「今天是……有什麽需要帮忙的?」
 
  「哦,不是什麽急事儿,我这儿有个西方文化方面的要交给你,到时候年底 你给我就行。」
 
  「哦。」齐霁点点头。
 
  「这个是原文的版本还有一些资料。」
 
  齐霁接过来,拆开了档案袋,像往常一样的粗略翻看。
 
  「齐霁啊……」张老爷子还是眯眯笑著,他今儿叫齐霁来可不是主要说工作 的事儿,下面这事儿才是重点:「现在有合适的女朋友嘛?」
 
  齐霁的脑子跟资料上,冷不丁被这麽一问,愣住了。
 
  「是不是还没有啊?」张老爷子看齐霁这个表情,感觉自己估计没猜错,齐 霁还没找著合适的主儿呢。
 
  「呃……这……」
 
  「别老说工作重要,你看看你,年纪轻轻,总这麽闭塞可不好。是这样,我 们单位跟我关系特别相熟的一个同事,他小闺女啊,最近刚回国。」
 
  齐霁有不详的预感。
 
  「大学就出去了,在英国又念了一个master,工作了几年这才回来。」 
  「张老师……」
 
  「你听我说完。」张老爷子一脸正色,「我也不是那爱说媒的人,主要是那 天他一跟我说他闺女,我就想到你了。他小闺女上礼拜来过,我见著了,特别文 静,人也耐看,关键是特别体贴,那天下雨,她是专门过来接她爸爸的。」 
  「……」
 
  「年纪也不大,30,比你大几个月,可是面相跟小姑娘似的……」张老爷 子滔滔不绝,齐霁这个脑袋啊,嗡嗡的。以前他导师也总惦记给他说媒,几次都 被他跑了,今儿……
 
  「总之,我意思是你们见见,我给你们约在下周末凯宾斯基了,那女孩儿就 住那边儿。」
 
  「啊?」齐霁傻眼了──什麽?都约上了??
 
  「你,不要跟我们拉锯战,老孙跟我说了,几次三番想替你解决人生大事儿, 你小子就脚底抹油。你不能这麽下去,人多大,就得干多大干的事儿。女同志也 不是那麽难相处……」
 
  後来一起用过膳,齐霁抱著资料上了车脑子还跳著疼。这张老师也忒狠了! 先斩後奏。他什麽话也插不上,就接到命令──下礼拜六傍晚,凯宾斯基大堂。 
  倒霉催的。
 
  胡蔚吃过饭收拾好屋子就跟小纯玩儿,小纯几次三番都试图用爪子抓猛男的 游泳池。这不著调,就它那个尖利指甲,划一下屋儿里就得水灾。无奈,胡蔚就 逗它,可是吧……
 
  小纯压根儿不睬那个逗猫棒!
 
  它要不玩儿,你抱来,我给你逗!
 
  你别逗了,哥哥= = 我就说我们小纯没这麽傻,盯著一摇摇晃晃的它有病啊 它!
 
  後来没办法,胡蔚就跟小纯玩儿皮耗子。那个它贼喜欢,满屋追著跑。扔出 去它就叼回来。
 
  胡蔚一直跟猫玩儿,可心思却绝大部分不在上面。他就想知道……齐霁怎麽 了。
 
  是不是就是为早上的事儿生气?
 
  早上一睁眼胡蔚就挺舒服的──有人那麽安静的躺在他身边,有人那麽饱含 激情的念诗。虽然他听不懂吧,可那也挺享受的。齐霁看著也挺开心啊,念的那 麽沈迷。就是後来……他跳下来问『你就不说点儿什麽嘛』让气氛不好了。不好 就不好吧,还拒绝吃饭。
 
  你、到、底、想、让、我、说、什、麽?
 
  难道真是非要听情话不行?
 
  虽然这不是啥419吧,虽然不是放荡的胡搞吧,可是……他是房东他是房 客,昨天做爱了,我就得……哄你?
 
  靠,我让你爽到了吧?
 
  你怎麽表现的跟受害者似的?
 
  不是你情我愿,那算干嘛呐?我摧残你?
 
  小纯玩儿累了,趴到了地板上,胡蔚也累了,一并躺到了地板上。
 
  一男的,怎麽能像他似的那麽不爽快?
 
  胡蔚有点儿懊恼,早知道是这样,不如什麽也别发生。他喜欢住在齐霁这儿, 多舒服啊,特别适合让他安静。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小纯趴在胡蔚隔壁,观察半天发现他仰躺似乎特舒服,它也学著,肚皮一翻, 仰躺。猛男泡水里,本来比他俩都舒服,可是发现俩都这麽躺,就怀疑这样会更 舒服……於是乎,这个幸福的傻子跳出了水池,也翻著肚皮躺下了。
 
  一屋儿,一人一猫一狗,三位翻著肚子,全仰天瞪著天花板= = 齐霁进门看 到的就是这麽一幕。
 
  他本来就够莫名其妙的了,这会儿家里也上演:莫名其妙!
 
  「我回来了。」齐霁啥也没说,直不愣!进了书房。
 
  胡蔚躺不住了,他感觉齐霁的愤怒似乎有升级的趋势。无奈,起来,进了厨 房。
 
  冷冻室里冻了很多冰块,主要是为喝冰镇啤酒。胡蔚一个个抠出来,放进碗 里,倒了点儿温水,打碎。又从冷藏室拿了昨儿熬的红豆,本来是想今天蒸豆包 的,便宜齐霁了──红豆沙冰。淋了点儿蜂蜜水,胡蔚觉得还是……估摸不能哄 齐霁开心。於是乎从客厅的便签儿本儿上扯了一张红纸,叠了一个桃心。这是胡 蔚以前很爱用粉红毛主席做的一个造型,英子教他的。英子是胡蔚刚到北京不久 认识的,他跟她分租过房子。好多年没有联系过,胡蔚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齐霁瞅见胡蔚端著一碗进来,碗满满当当的,冒尖的红豆。上头还插著一什 麽东西。送到他手里,瞅清楚了,一颗心。
 
  「要是没食欲,就吃点儿这个吧,败火。」胡蔚挠头。
 
  齐霁笑了,「有食欲啊,刚不是急著出门办事嘛。」
 
  「哦……」
 
  「红豆冰山啊,真不错。」齐霁挖了一勺,手指捏出了桃心,急急的拆。 
  「诶你拆它干嘛?」胡蔚疯,他叠了半天呐!
 
  「呃……我著急看看你给我写了什麽啊……」
 
  这个男的……
 
  胡蔚头一次觉得,难缠。太不好对付了= =
 
  《美丽奇迹》Act8。5小纯与猛男2
 
  这是小纯新生活开始的第一个月。小纯出生在雪天,今年两岁半。小纯的妈 妈是一只美丽的母猫,对此小纯印象颇深,虽然,它与它只相伴了三个月不到。 小纯的妈妈是突然失踪的,而小纯的父亲从未露面。
 
  小纯从打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接受了现实──它是一只需要凡事依靠自己的 野猫。
 
  小纯出生栖息的地头有三家饭店。小纯独喜欢黄记皇。因为这家店的温柔女 招待们愿意赏给她一些鱼刺啊鸡骨头之类,运气好,有鸡翅!
 
  但,小纯最喜欢的人是胡蔚。从打他第一次给它买美味的猫罐头开始,小纯 就对他萌生了好感。这辈子,头一次,有一个人为了自己买什麽。
 
  小纯是毅然决然跟著胡蔚离开自己称王称霸的地头的。别看小纯不大,可是 在那一片儿,算是半个小猫王。
 
  只可惜……胡蔚带他来的地头儿,有一只笨狗。
 
  金毛『猛男』今年五岁了,在猛男的一生中,齐霁是第二个主人。猛男说不 上自己更喜欢第几任主人,它对第一任主人的印象至今仍旧深刻,那是个斯文的 女人。它半岁的时候,齐霁将它带走了,因为美丽的女主人要结婚生宝宝了。 
  齐霁待自己不薄,猛男是心知肚明的。总有美味可口的食物,总有任意长的 放风时间,总有玩具,附带小沙发和游泳池\ (^ 0^ )/ 金毛猎犬,最苦夏,
 而苦夏唯一的缓解,就是那个不大的游泳池。
 
  猛男的生活一直很富足,很悠闲,很上流,很贵族。啧啧,是有漂亮姐姐给 它洗澡剪毛的。後来胡蔚来了也粉棒!这个哥哥很美丽,这个哥哥总给炖肉吃, 这个哥哥总喜欢给它洗白白。但!是的,有个『但』。这个哥哥不是自己来家里 的,他带了一只混蛋猫。
 
  猛男讨厌小纯,就好比小纯讨厌猛男。这份讨厌,它们不输给彼此= = 小纯 对猛男的不满,主要纠结在:一,每次胡蔚进门,这只傻狗都流著哈喇子扑上去。 喂喂,你到底搞得清搞不清你主人是谁啊?
 
  二,这只笨狗有很多玩具,各种各样的,小纯都没见过!这让它很嫉妒,很 嫉妒。虽然小纯现在大约比猛男富足了,可它仍旧有些自卑。
 
  三,这只大块头的、脑子缺根儿弦儿的笨狗,它可以外出!!这是小纯最最 生气最最嫉妒的一点。小纯喜欢现在的生活,衣食无忧,舒服满足,可,小纯也 喜欢野外,小纯很想念原来的朋友们(T。T)
 
  四,这只笨狗仗著人高马大,并仗著是这家的主人,总是跟屋儿里随处溜达, 甚至还敢挑战小纯的底线──几次将小纯私藏的食物偷吃光!你这只笨狗,你吃 饭就比我吃的多,你怎麽好意思来偷我的藏品!!
 
  五,这只笨狗仗著熟人多,很拿架子,上次家里来了两个哥哥,它那个哈人 的德行,真给动物们抹黑。在他们面前摇尾乞怜,对著我了,开始不可一世。 
  猛男对小纯的不满,主要纠结在:一,明明是一只猫,非要学狗扑人。诶, 你别欺负我没见过猫,见过很多!以前住平房,院儿里都是猫,没一只像你这麽 讨好人的。你到底有没有猫样儿啊?你是不是猫啊,甭想混进狗的队伍! 
  二,这只猫一看就出身不高贵,一身黑毛非常不吉利。而且,非常小市民! 动不动就私藏肉肉,动不动就显摆新入手的玩具。猛男愤怒了,它进门这一个月, 得到:皮耗子、麻绳耗子、磨爪板、猫罐头等等等,最可恨的是,它有了豪宅!! 
  三,这只猫粉幸福,可以随意跟家里上厕所,啧啧,卫生间有它的专用厕所 唉,想去就去,一点儿不用憋著!老子我容易嘛,想尿尿都得等齐霁忙完,上个 厕所都得看人脸色!
 
  四,小纯闯祸不挨打。无论是它偷了厨房的猪肝,还是撕咬了卫生间的纸, 亦或cei了盘儿碗儿,再或者叼了他们的内衣,等等等,都不挨打。猛男效仿 任何,绝对一顿胖揍(T。T)而且,而且……这只猫还可以睡大床,我跳上去 齐霁就殴打我……
 
  五,这只猫,这只混蛋猫,居然,居然占领了我的了望台。阳台有个宽大的 板凳,猛男最喜欢跳上去往楼下眺望,可是,那天,那只混蛋猫居然跟它说,诶, 你别看了,你近视眼,还是我看吧!靠的!!你敢说你不是近视眼?你也什麽都 看不清楚,你凭什麽占领?
 
  这里也就列举一些,其实它俩的矛盾还有很多很多,鸡毛蒜皮无穷尽。 
  这一天,小纯与猛男又开始了对峙。
 
  小纯:笨狗,你怎麽总泡水里?
 
  猛男:混蛋猫,你嫉妒我是吧?
 
  小纯:傻子才洗澡洗的这麽开心!
 
  猛男:我就说你近视眼,你看清楚了,这是洗澡嘛!
 
  小纯:我看就是!
 
  猛男:这可是清水!
 
  小纯:那你就是等著被洗呗!
 
  猛男:这叫游泳,健身又降温。
 
  小纯:切……
 
  猛男:你嫉妒我,你就没有游泳池。
 
  小纯:破烂玩意儿我才不用!
 
  猛男:别掩饰了。
 
  小纯:有什麽了不起嘛,我就是不喜欢水!
 
  猛男:你怕淹死吧?
 
  小纯:你以为老子不会游泳?
 
  猛男:我看你真就不会。
 
  小纯:老子给你表演!
 
  猛男:……混蛋猫!你跳进来干嘛?别想占著我水池子降温!
 
  小纯:傻子狗,这麽泡著多难受啊!
 
  猛男:你那姿势不对,你那麽僵硬干嘛?
 
  小纯:废话!我不把边儿我淹死了!
 
  猛男:你撒手,你撒手没事儿。
 
  小纯:你就是惦记淹死我!
 
  猛男:你这只猫……你撒手,一定没事儿,就这麽浮著!
 
  小纯:信你我也是傻子!(跳出)
 
  画外音胡蔚:小纯,小纯……洗澡了!
 
  小纯:干了,他又想洗我。
 
  猛男:你都洗过了……
 
  画外音胡蔚:小纯?
 
  胡蔚:你看见小纯了麽?
 
  齐霁:没啊……
 
  胡蔚:奇怪了……
 
  喵呜……
 
  一声猫叫,小纯顶著一身水出来了胡蔚:诶,小纯,你咋自己给自己洗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