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妖女榨汁】(榨精文)(12)作者:XHSQDTN
【妖女榨汁】(榨精文)(12)作者:XHSQDTN
 
 字数:160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十二章
 
  「待命中,请下达指示!」一个一套标准军装的士兵卧在低矮的树丛中拿着 望远镜看着远处黑暗的城市。
 
  「野狗小队等待老虎的信号!重复野狗小队等待老虎的信号!若是12点老 虎们还没信号就见机行事!你们的任务是采集一些样本和资料!」刚强的声音从 耳麦中传出来。
 
  「明白!野狗小队收到命令!」士兵小声的回复到,趴在地上继续观察着城 市边缘的情况,看着那些被炸断和特意毁坏的公路和桥梁略微的皱了皱眉头,还 有那些被坑坑洼洼的土地,黑夜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些黑影在快速的环绕着一 定路线巡查着。
 
  已经三个月了,无数的消息发进了城市里却没有丝毫的回复,整座城市就像 是在一夜之间被抹去了一样,首脑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暗拍一些人去勘探情况,那 些人在进入了城市后就失去了消息,专家断定这个城市里有屏蔽信号的东西,之 后首脑封锁了消息派遣的部队人员增加了数倍,但还是没有回来一人,首脑震惊 了,他们经过商议决定将隐瞒消息做到了极点,去往城市的主干道被封锁,但这 只是饮鸩止渴,遮住消息的大网已经接近崩裂,在一次会议下他们翻出了一开始 并不在意的一些东西,一些样本和照片还有开发的弹药。
 
  「哎哎,队长,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趴在队长身边的另一个士兵用 胳膊碰了碰他,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上头想让我们去看看情况,至于这个城市里发生了什 么?谁知道。」队长压低了声音道。
 
  「啧,希望不是什么坏事吧。」
 
  「希望吧。对了,几点了?」队长突然想了起来。
 
  「11点50分我们等了两个小时了,老虎怎么还没发来信号啊?」旁边的 士兵有些不耐烦。
 
  「还有十分钟,通知同志们准备好,把特殊弹药上膛。」队长观察者巡查的 黑影,默默的记下了它们搜寻的规律。
 
  时间到了。
 
  「时间已到,老虎还未发出消息,请长官下达命令!」
 
  「允许出击!记得,活着回来。」
 
  「谢长官」
 
  趴在地上的队长站起来做了个前进的手势,灌木丛中站起了九个人影,跟着 队长走树林下了小山坡。
 
  队长做了两个手势,身后的队员停了下来,匍匐在地上,缓慢的前进着。 
  突然间队长打了个寒颤,他顿了一下继续前进,来到了那些坑坑洼洼的地面 上,按着那些黑影巡逻的轨迹小队成员有惊无险的通过了防线,来到了城市的边 缘,这里是南城,曾经繁华的城市显得有些破旧,就像是末日后的世界一样。 
  小队们靠着隐秘的小道往中城走着。
 
  ……
 
  月色挥洒在这片树林中,淡白的光芒通过树叶间的间隙照射在地上,在树林 中间有一个空荡的地方。
 
  「咕噜~ 咕噜~ 」
 
  男子的嘴被一朵白色的花给堵住,香甜的蜜露不断的灌入男子的嘴中,他被 扒下扔在了一边的黑色军服上印着一个鲜明的虎头,结实的肌肉裸露在空气中, 他浑身被白色的藤蔓紧紧的捆住,一把装了消音器的微型冲锋枪掉落在一旁。 
  正对着他的是一名美丽的女性,墨绿色的长发披在她的肩后,裸露在粉色护 士服外的肌肤被一层层白色的薄丝所裹住,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正在努力挣脱 藤蔓束缚的男人。
 
  「怎么了?刚刚不是还一副死也不说的样子吗~ 现在怎么又硬起来了~ 」调 笑的声音从莫蕊的嘴里发出,眼前的男子双眼一会清醒一会迷茫,他的下身早已 肿胀起来了。
 
  莫蕊他放到了地面上,白色的藤蔓还是紧紧的缠住他的四肢,莫蕊露出了一 个残酷的笑容,她抬起自己光着的脚狠狠的踩在男人的肉棒上,轻轻的按压着。 
  「说啊~ 快说啊~ 说出其他队员的所在地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 
  男子轻蔑的看了莫蕊一眼便再次被快感所笼罩,莫蕊的眼神冷了下来,她绿 色的双眸一闪,白色的花朵从根部一鼓,然后顺着花朵的花径到达了花心,被男 子吞了下去。
 
  男子的身体一颤,双眼变得木讷,结实的小腹处闪着淡淡的微光,莫蕊冷笑 了一声,藤蔓松开了男子,男子倒在地上身体颤抖着,莫蕊将被白丝包裹的一只 脚伸出,抚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男子。
 
  男子颤抖的手捧住了小脚伸出舌头舔了起来,呆滞的眼神看着莫蕊。
 
  「哼~ 接下来有的是功夫炮制你~ 」莫蕊转身便走,男子跟了上去,两人消 失在了这片树林中。
 
  ……
 
  「你们的联络器还有信号吗?」一间昏暗的小房间里一队人聚在了一起。 
  「没有,都没有。」旁边的副队长皱着眉头回答道。
 
  「录像器还能用吗?」
 
  「可以。」
 
  「那好,准备好录像器,我们出发,凌晨五点钟休息。」队长首先检查了手 中的枪后,看着正在检查装备的队员们,待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后,队长带头走出 了小房间。
 
  小队人在街道上穿行着,他们借助夜视仪很好的观察着被夜色所笼罩着的城 市,而队长则是小心的看了热感应仪,在一片青蓝色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红 色偏白的点。
 
  「有情况。」队长压低了声音,指了指街边的一个房子,一队人靠了过去, 红色的点在视野里渐渐的放大,到达门口时,队长皱了皱眉头,视野中一男一女 正在做爱?
 
  怎么回事,城市都变成这样了还有人在这里悠闲的享受?
 
  「等等。」队长制止了刚想突入的副队长。
 
  「好像有些不对劲,再等等,你们也把热感应仪开了。」队长看着正在交合 的男女,女性的身体反应红的发白,而在下面的男性在热感应上则是有些绿色, 突然女性开始加速,男性的身体开始从绿变青然后颜色然后开始变紫。
 
  不能等了,队长做了个待命的手势,首先撞开了门,用枪指着房间里的女性。 
  「别动!」
 
  女性缓缓的回头,露出了姣好的面容,眼瞳是粉色的,小嘴正微笑着,她身 上穿了一身短小的粉白色护士服,勉强遮住她的销魂谷,两条长及膝盖的白丝套 在她的腿上。
 
  「你们是谁?」略带呻吟的娇声从她的嘴里传出,她有些惊讶的看着入侵者 们。
 
  「别管我们是谁,这座城市里发生了什么?还有你在干什么?」队长拿起枪 指着女性。
 
  「咯咯~ 这座城市发生了什么?从地狱变成了天堂哦~ 」女性咯咯的笑着, 从男性的身体上爬了起来,肿胀的肉棒被吐了出来还连着许些淫丝,她伸了伸懒 腰,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队长双手微张,灿烂的笑了起来,「至于在干什么? 当然是在进食咯!!」
 
  话未说完已经扑了上去,她弹跳的异常高,眨眼间就跳到了队长的前边,队 长惊讶了一下,只是一瞬间,他对着面前的娇躯开了一枪,子弹携带着力将女性 打的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她媚笑着刚想爬起来,但下一刻脸色就变了。
 
  「消染弹!」她惊恐的尖叫了一声,脸色痛苦的捂住伤口,腿上的白丝肉眼 可见的往下缩退。
 
  「那是什么东西?」队长拿枪指着她问道。
 
  女性抖了一会,白丝渐渐的缩小到脚上,然后她两眼一翻没了动静。
 
  「死了?」
 
  队长赶紧上前摸了摸她的心跳,没有反应,队长皱了皱眉,眼光转移到躺在 床上的男性身上,他浑身瘦弱,皮包骨头,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醒醒!同志醒醒!」队长推搡着,但男性并没有什么反应,他的心脏跳的 很慢,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怎么样了?」副队长首先问道。
 
  「女性被我击毙了,男性的身体过于虚弱,我们没办法带着他在这个还未知 危险的城市里。」队长摇了摇头。
 
  「继续吧,先去城西的中心地段看一下。」
 
  十人继续放轻步伐前进着。
 
  而刚刚的房间里,女性突然动了一下,心跳再次恢复,她双眼一翻,眼瞳中 的粉色正在消散,她缓缓的翻了个身,爬到了男性的身边,握住他依旧肿胀的肉 棒,塞进了自己的蜜穴中,颤抖着动了起来,很快男性的身体再一次的瘦了下去, 原本微弱的心跳渐渐的停止了,女性闭着的眼睛睁开,瞳孔中的粉色停止了消散, 她将身下男子的最后一滴体液吸出来后才呼出了一口气。
 
  「差点死掉,他们又做出消染弹了……得赶快去汇报。」
 
  虚弱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吐出,她站了起来,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怎……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的景物,副队长有些失神。
 
  越接近西城中心绿色的植物越是多,爬山虎,藤蔓,青苔各种各样的绿色植 被覆盖着街道和高楼,青苔上可以看见一些脚印,一些清晰的赤着脚的脚印和一 些已经模糊的穿着皮鞋的脚印。
 
  队长短暂的观察了一下就继续前进了,直到他们到达了西城的中心地段「你 确定只是三个月?而不是三十年?」他们看见了一片树林,没错,树林!
 
  「上面对我们讲的,的确是三个月,但这片树林……」队长拿出了地图看了 一下,这里原本是一个开阔的广场,旁边倒是一个巨大的生态公园,环绕着生态 公园的是三家医院。
 
  他举目四望,大部分的树木至少三米,在黑色的笼罩下,整间树林透露着诡 异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这片新生的树林像是一片古林一般,树木间略显紧凑, 中间是一条小道,赤着脚的痕迹从里面衍生出来,小道的另一头则是无限的延伸 到树林中间。
 
  队长点了点头,小队人随着脚印进入了树林,突然,在她们不注意的地方, 一棵树的树干上一条白色的藤蔓蠕动着滑到了地上。
 
  「嗯……真好呢~ 猎物一直源源不断的进来~ 现在又有人要来陪你了~ 」莫 蕊与身上的男子缠绵着,男子颤抖的抽插着莫蕊,每一次都十分的用力,莫蕊的 腰巧妙的扭动着,虽然在男子的身下,但是男子根本无法选择,只能在莫蕊的牵 引下不停的抽插着,木讷的眼瞳深处闪着被快感浇灌的目光,虽然身处黑暗中, 但莫蕊还是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吻着男子,身下不断的吸取着男性的精液, 同时激发种在他体内的种子。
 
  「嗯?这就入圈了~ 好没趣呢~ 还以为他们会再绕会儿呢~ 希望别被那些饥 饿的孩子们全部吃掉~ 」莫蕊残酷的笑着,她加快了自己的动作,很快男子的身 体就提前经受不住了,大量的精液被喷薄出来。
 
  轻轻的合上房门,那个男子已经被榨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在激发种子三到四 次就可以开花了,开花后再激发两次就可以吞食了。
 
  她看着黑暗的走廊上不停进出的各色女性,她们统一的一身护士服,腿上套 着长度不同的白丝,就像是普通的护士照料病人一样。
 
  她打了个响指,一个成熟的女性走了过来。
 
  「再催熟他十到十二次~ 一天催熟一次~ 」成熟的女性笑着点了点头往回走 去。
 
  「小美味们~ 希望你们赶快将子弹打完~ 然后姐姐就可以尽情的享受你们了 ~ 」莫蕊轻轻的念叨着,嘴角绽起莫名的笑容。
 
  「队长有些不对劲啊,刚刚你有没有被盯着的感觉?」副队长附在队长的耳 边轻声的说道。
 
  「有,但是眼下我们得找一个休息的地方,太阳快升起来了,不知道这个城 市白天了以后会有什么危险。」队长看着手臂上的表回答道。
 
  在又走了十分钟后,队长决定在旁边一个破旧的高楼里度过白天,到晚上继 续搜寻。
 
  随着进入了一间民住房后,被注视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了,众人总算是松了一 口气,在队长安排了守门人的时间后众人很快的就休息去了。
 
  黑暗的树林中突然亮起了一双粉色的大眼睛,纯净水灵的盯着民用房,那里 的香气逼人,自己又饿了。
 
  随后不到一会时间,周围又亮起了无数双贪婪的眼睛,她们盯着那间民用房, 但得知消息后没一个人想去试试那些消染弹的威力。
 
  她们在等待着时机,就像草原上的猎食者们在等待着牛群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感觉怎么样?」副队长嚼着一块压缩饼干,顺道将手里的饼干扔给了站在 窗边的队长,他正拿着望远镜看着楼下的树林。
 
  「马路被那些树木所挤坏了,树林有些静的可怕啊。」队长撕开了饼干的包 装袋。
 
  「看见那所医院了没?旁边的一些高楼都快变成生态园了,但只有那所医院 没事,没有被植物所覆盖,那里肯定有问题!我们今晚的目标就是穿过树林去那 边的医院。」
 
  「嗯,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守着。」接过队长的望远镜后,副 队长站到了床边,透过窗帘中的间隙看着周围的景色。
 
  「真是有些诡异啊……」副队长看着下面的林子,没有鸟叫,这么大的树林 居然没有鸟叫。
 
  他就着水吃下饼干后点了一根烟静静的抽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猎食者们还在耐心的等待着。
 
  入夜了。
 
  副队长将手里的烟大吸一口,陶醉的闭上眼将烟吐出,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 与其他的士兵一起整理了一下装备,继续踏着夜色出发了,树林里的无数双粉色 眼睛一双接一双的闭上了,猎食者们开始往后撤,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待小队 们彻底的进入了树林后又围了上来,将整个小队紧紧的围住。
 
  「那种感觉又来了,看来他们还没打算放过我们啊。」行军中的副队长警惕 的看着周围的树林,整个小队都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他们开始注意周围的事物, 时刻防备着未知的敌人。
 
  猎食者们不紧不慢的围绕着猎物等待着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小队不停的行走着,一些猎食者开始不耐烦,她们 的肚子开始催促她们尽快的进食。
 
  就在这个时候,小队的最后一人脚下的一条白色的藤蔓在一瞬间抬了起来, 将他绊倒,士兵扑倒在一半的时候身后的树林里又飞快的伸出了许多各色的藤蔓 将他缠住,以一个摔倒的姿势挂在了半空中,他刚想开口呼叫,藤蔓便钻进了他 的嘴中堵住了他的嘴,藤蔓紧紧的缠住他的四肢将他拉在半空中,拖入了身后的 黑暗丛林中。
 
  整个过程寂静无声,速度飞快,在两秒后倒数第二名士兵才反应了过来,他 轻喝了一声,全队的注意力瞬间掉头,「10号被抓走了!」
 
  「打开探照灯!全员紧凑!看地上的踪迹寻找十号!看见可疑的东西马上开 枪!」
 
  整个小队马上掉头,打开了探照灯往树林中跑去,整个林子的气氛瞬间活跃 了起来,猎食者们兴奋了起来,一个猎物已经到手了,下一个还会远吗?
 
  猎食者们兴奋的攒动着,但是加上消音器的枪声很快就教会了她们现在谁是 老大。
 
  一个少女中了枪后在草地上痛苦的扭动着,她才刚到小腿肚的肉丝渐渐的缩 小着,很快就死去了,林子里的动静开始平息。
 
  林子的前面响起了几声枪响,小队们赶到的时候只有几个蛋壳和一件被撕坏 的上衣,还有地上滴着的血液,小队们继续沿着血液的踪迹快步前行着。
 
  士兵用力的开了两枪,但那几个感染者媚笑着灵活的躲避枪口,几枪都打空 了,在那些女人的控制下,藤蔓开始卷住自己的手指想把握着枪的手指掰开,士 兵顽抗着,几个女性又靠了上来,她们妖娆的身姿将士兵给围住,几双柔嫩的小 手在他的身上来回的轻抚着,粘稠淫媚的粉色液体通过藤蔓不断的进入士兵的嘴 里,士兵一发力另一只手将腰间的匕首拔出挥舞了一圈,砍断了几根藤蔓,围在 身边的女性娇哼了两声,看向他的眼神更加的饥渴和贪婪。
 
  他将匕首放到身后在身上悄悄的划开了一个小口,鲜血开始滴落,藤蔓又缠 上了自己握住匕首的手,几个女性在商量了过后,一个女性先一步的爬上了自己 的腰,将肉棒从裤裆里拉出对准微张的穴口坐了下去,极其温湿舒适的感觉让士 兵一阵眩晕,女性媚笑着动了起来,其他人则是控制着藤蔓裹住他快速的在树林 间穿梭着。
 
  小队着急的行进着,一边要提防着那些奇怪的女性,一边还要时刻注意着脚 下,速度已经在努力的加快着,但是还是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路上十号掉落的 东西开始多了起来,匕首,裤子,靴子,手雷等等都开始渐渐的出现在前行的路 上,队长开始越发的着急。
 
  「队长!小心点!我感觉她们正在让我们绕圈子,消耗我们的体力。」副队 长微微的喘着气,一个小时的负重行军让所有人都渐渐的疲劳起来。
 
  队长沉默着,的确,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体力被过多的消耗到时候就完蛋了, 但是,十号。
 
  「十号的装备全被扔掉了吗?」
 
  「还有一把枪,队长!」
 
  血迹早已变得稀少起来,所有人打开了热量检测仪却发现上面什么也没有。 
  此时的十号已经无力抵抗了,身上的藤蔓也不再紧裹他,身上的女性已经换 了十几个了,结实的身体也变的干枯,眼神空洞无比,围住他的女性媚笑着,兴 奋的讨论着精液的香甜,女性丰满妖娆的臀部在他的身上挺动着,每一次的挺动 都将他一部分的生命带走,他的意识渐渐的在快感中模糊了。
 
  很快,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颗大树,大树的前面躺着赤裸的一具干尸,他赤裸 的身上全是被紧勒的痕迹,手上还握着一把冲锋枪,他咬着牙像是在坚持着什么。 
  所有人沉默了,队长走上前去,将他泛白的眼睛慢慢的抚下,死寂的气氛在 队伍中蔓延着,队长首先将帽子摘下放在胸前。
 
  所有人也将帽子摘下,微微的低下头,默哀着。
 
  十秒后,队长睁开了眼睛,将十号脖子上的军牌摘下,放在胸前的口袋里。 
  「有谁还记得回去的路吗?」
 
  无人回答,士兵们相继睁开了眼睛。
 
  队长默默的抬起头,夜空被树叶所遮蔽,看不见月亮,看不见星星,他提起 枪械,看了一下队员们来时的脚印往回走,其他的士兵们跟在他的身后,一队人 消失在了树林中。
 
  大树的后面深处了两根白色的藤蔓,将十号的尸体卷起来拉进了树林的深处, 拉到了一片空地,空地中央是一个巨大的花苞,足足两米长的花苞突兀的长在空 地上,花苞的顶上张开了一个小口,白色的藤蔓卷着十号拉进了小口,一声落水 声后,小口渐渐的闭合了。森林继续恢复了寂静。
 
  队长在前面带头行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注视感依旧没有消失,转头时还可 以隐隐约约的看见粉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光,他看着曾经的脚印,走了许久, 很快他发现,自己在兜圈子,脚印一直是绕着一个圈,他抬起头,犀利的眼光透 过眼前黑暗的树林看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那双可爱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了几下, 露出了一股笑意,眼睛的主人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脚印被擦去了,还有一些是她们穿着靴子踩出来的,现在原地休息,三个 人先休息,其他人警戒,半小时后换班。」队长命令道。
 
  「有办法出去吗?」副队长附在队长耳边问道。
 
  「暂时没有,指南针还灵吗?」
 
  「都不灵了,真是邪门,一进这林子就失灵了,磁场太大的缘故吗?」副队 长默默的抽着烟,看着看不到顶的树林叹了口气。
 
  突然林子一阵响动,所有人紧张的站了起来,拿起枪指着树林,响动很快的 就消失了,树林中传来了小女孩纯净的笑声,笑声不停的在树林里回荡着,渐渐 的笑声开始增多,很多小女孩甜甜的童音从四面八方的汇聚道一起十分的悦耳, 但听着听着就渐渐的有些犯困了。
 
  队长转头看着队友们,他们也都一副困倦的样子,不过是打起精神强撑着。 
  队长咬着牙将消音器卸下来,对着黑无边际的树林开了几枪,巨大的枪响在 树林中回荡着,将童音冲散,笑声渐渐的小了下来。
 
  「继续休息,休息时间缩短到十五分钟,半小时后我们上路,得快点离开这 林子。」队长的命令声传来。
 
  但那些笑声的主人似乎一点休息的时间也不想留给他们一样,不到三分钟后, 树林又开始响动,甜甜的童音再次响起,这次又夹杂了不少娇媚酥骨的娇喘声, 似哀似媚的声音传来,向队员们哭诉着自己的渴望,自己的寂寞,像是独守空闺 多年的新婚,直将被童音迷魂的队员们往林子里拉。
 
  队长打空了一个弹夹那些扰人的声音才渐渐的消停下来,没过多久便再次袭 来,队员们被迫起身前进。
 
  然而这片树林就像是一个昏暗的迷宫一般,将所有人困在了里面,一旦他们 停下脚步休息时总用迷魂的声音欲将他们的魂魄勾走。
 
  他们就这么提心吊胆的走了阵阵两天两夜。
 
  所有人的身上都脏兮兮的,他们的眼神困倦无比,黑色的眼袋深邃浓厚,胡 茬也长了不少。
 
  「食物还够维持两天,但是同志们的精神状态都很不好,只要一躺下就能睡 着,一旦睡着了就彻底的完了。」副队长苦笑着走在一旁抽着一根烟。
 
  队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黑色的林子,那双粉色的大眼睛还在盯着他,并 且毫无倦意,反而更加的活泼起来,眼睛中流露出怜悯,可惜,还有饥饿的神色。 
  「该死的怪物们。」队长默默的念道了一句,他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的团 队迟早被活活的拖死在这片林子里,在这两天里他们尝试过各种方法,留下的标 记都被拿走了,他们也试过朝发声源开枪和爬上树去看看,但效果甚微,七号还 差点被抓走,扔过手雷也毫无效果,她们的动作很快。
 
  队长回头看了一眼神情恍惚的队员们苦笑了声,这下可能真要栽在这里了。 
  再次行进了十分钟左右,八号颤颤巍巍的倒下了。
 
  「停止行军,原地休息,试着睡一睡吧,如果那些怪物来的话我和副队长会 将你们叫醒的。」队长有些无奈了,他提起精神将枪检查一下,看着倒成一个圈 的队员们与副队长交流了一下,两人巡视着四周。
 
  看见猎物们再次停下了脚步,猎食者们再次微笑着开始准备迷魂的歌曲,悠 扬淫荡的声音为主调开始响起,清脆动听的童声跟着笑起来,嘲笑着猎物们垂死 的挣扎。
 
  队长试图开了几枪但丝毫没反应,猎食者们加大了音量,企图将用甜蜜的声 音将他们一举攻下,两人开起枪来,机枪咆哮的声音在林中回荡着,但娇媚的笑 声丝毫没有减少,副队长一咬牙还想举枪,被队长拦住了。
 
  「子弹不多了,省点子弹吧,她们在等我们弹尽粮绝的时候,到时候我们才 是真正的猎物。」队长对着副队长使了个眼色,做了个趴下的手势,副队长微微 的点了下头,尽管那些勾人魂魄的笑声十分的让人昏昏欲睡,但是两人还是咬着 牙装作承受不住困意的渐渐倒下,笑声和娇吟声更加的深邃入骨了。
 
  无数双粉色的眼睛从四周的林子里亮起,渐渐的一具具娇美或修长或妩媚或 清纯的身躯从林子里走了出来,她们微笑着小嘴微张,那些迷魂的声音从她们嘴 里传出来,她们抚摸着自己娇柔的身躯,一步一步的向着林中已经无法支撑的食 物走去。
 
  一个心急的少女走在前面,手刚碰上队长的衣服,突然九人暴起,队长将匕 首狠狠的插进她的小腹,少女略带痛苦的后退,九人拿起枪对着周围的女性开枪, 焰火从冰冷的枪管中喷出,射在那些看似娇柔的躯体上。
 
  「开火!」
 
  怒吼的火舌疯狂倾斜着两天憋屈的感觉。
 
  很快弹匣中的子弹被尽数的射出,火焰停了下来,周围只剩四五个死去和受 伤的女性,大多数人在他们起身的那一刻就已经飞快的回到了树林中。
 
  还是劣势啊,看见寥寥死去的几人队长叹了口气,走到了一个受伤的成熟女 性跟前拿枪指着她:「说!这片树林的出处在哪里?」
 
  回应他的只是嘲笑的眼神,女性最后的狠狠看他一眼后闭上了眼睛一副认命 的样子。
 
  队长开了一枪,再继续走到其他女性身边,挨个的问着,得到的是同样的答 案。
 
  走了一圈后,队长无声的坐在地上揉着脏乱的头发。
 
  输了,最后的反扑失败了。
 
  「她们的动作真快啊。」副队长长舒了一口气,随意的坐在了队长的旁边。 
  「是啊,输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弹药也快没了,每人平均下来还剩一个弹夹。」 
  队长无言的抬起头,对上了那对粉色的大眼睛,她们还是那么忽闪忽闪的放 射着可爱的视线。
 
  突然他拿起枪对着那双眼睛射了两枪,枪声停下后,粉色的眼瞳再次亮起, 露出了嘲笑的神色。
 
  在再次休整了一段时间后,所有人再次被那些女性赶着上路了,这次,猎食 者们则大胆了许多,她们不断的出现侵扰着小队,吊在小队的后面不急不慢的刺 激着他们,就像是猫在戏弄耗子一样。
 
  「她们在把我们往一个地方赶。」副队长略带苦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我知道,但现在只能这么做了,如果停下的话她们可能就要一拥而上了。」 
  副队长叹了口气,小队就像是被牧羊犬追赶的羊群一样。
 
  渐渐的林子的前方似乎光亮了许多,其他似乎看见了曙光一样,双眼泛起了 一丝希望,只有领头的两人叹了口气。
 
  闪烁的白光对于两天没见到光亮的小队人是那么的刺眼,所有人纷纷捂住眼 睛,留着一条小缝让双眼慢慢的适应。
 
  然而当所有人全都看清后,他们的心沉到了谷底,他们的面前站着四个女性, 四个穿着淡粉色护士服的女性,领头的女性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她用动听的 声线说道:「欢迎各位敢于进入城市的勇士~ 你们已经到达了你们的终点~ 顺利 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现在请休息吧~ 」
 
  她打了一个响指,无数的各色藤蔓从小队身后的丛林里伸了出来,飞快的冲 向小队成员们,士兵们后退的同时枪火的声音开始响起,但弹幕雨很快就消散了, 一个士兵不小心的被缠上了,他着急的挥舞着匕首将缠住自己的藤蔓割断,但其 他的各色藤蔓很快就缠上了他的手,将他拖入了林子中,一个,两个,三个…… 
  渐渐的身后的队员一个个的被拖入了林子里,反抗的声音很快就消散了。 
  两人依旧拿着枪与前面的四人对峙着。
 
  「哎呀~ 好猛的气魄啊~ 」莫蕊困扰的轻点下巴,站在身后的三人站了出来。 
  队长犀利的双眼看见了一双笑着的大眼睛,眼睛的主人盯着队长的眼睛,笑 了起来,可爱的小脸上粉扑扑的满是开心的神色,淡绿色的及肩长发发扎着两个 小包子,一身缩小版的护士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十分可爱,淡绿色的丝袜裹在纤 细的双腿上,一对赤着的小脚踩在草地上,脚下的草地上许多绿色的藤蔓正在蠢 蠢欲动。
 
  「终于见面了~ 大哥哥~ 我饿了~ 」小女孩笑着,无数的绿色藤蔓朝着队长 射去,队长往旁边滚了一圈,险险的闪过,藤蔓撞在了他刚刚站的地面上,队长 半蹲着,朝着小女孩开两枪了,子弹精准的往她的头飞去。
 
  绿色的藤蔓在她的前面形成了一个护盾,子弹打进了藤蔓中,藤蔓散去,小 女孩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笑着。
 
  队长冷漠的看着小女孩,往旁边一小跳再次闪过缠过来的藤蔓,再次开枪。 
  绿色的草地上,一个身影灵活的躲避着追在后面的藤蔓,不停的点射着小女 孩,子弹全部被藤蔓所裆下,再次躲过藤蔓扣下了扳机,没有子弹射出,队长果 断的将枪支向小女孩丢去,掏出了匕首朝着小女孩奔去。
 
  副队长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妖娆的妇女,粉色的护士服穿在她们的身上显 得有些紧凑,两个凸点印在了护士服的两个红色的十字上,凹凸有致的身材配上 浑圆修长的双腿魅力十足,白皙的皮肤配上白丝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耀眼,两人 的长相十分的相似,一个看起来十分高傲的粉头发的应该是姐姐,另一个淡绿色 头发的正用柔情似水的目光看着副队长的应该是妹妹。
 
  「哎呀呀,饶了我吧。」副队长摆了摆手一脸祈求的样子。
 
  「咯咯咯~ 乖乖的被我们的藤蔓绑住~ 」在右边的熟女媚笑着先开了口。 
  「就让你爽到天堂哦~ 」左边的熟女也用销魂的声音说道。
 
  副队长笑了笑,点起了一根烟,抽了一口,抬起头对着天空吐出香烟,将烟 叼在嘴里,低下头的时候双眼爆发出了一阵兴奋的光芒:「那么,来吧!」 
  他拿出枪一瞄便开了枪,两法子弹精准的朝着两个熟妇射了出去。
 
  两个熟妇媚笑着分开了,她们开始围绕着副队长跑动,躲闪着子弹,伸出白 色的藤蔓欲将他捆住,副队长一手抽出匕首将藤蔓割断,再开了两枪,躲闪着两 人紧缩的包围。
 
  另一边,队长闪着藤蔓反握匕首向小女孩冲去,在即将接近小女孩的时候, 挡住飞来枪支的藤蔓散去,露出了小女孩似笑的粉色双眼,粉色的光芒一闪,队 长感觉有些不妙。
 
  「上钩了~ 大哥哥~ 」
 
  突然脚下绿色的草坪一脚踩空,身体整个往下掉,他回身将匕首插在土里固 定住身体,往下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
 
  一个由粉色嫩肉所组成的陷阱,透过阳光可以看见里面晶莹的粘液和正在往 外冒出的热气,嫩肉在微微的蠕动着,无数的褶皱在嫩肉的肉壁上扭动着,胶黏 的声音开始从耳边传来,最底下是一个看起来肉肉地面,地面往中央聚着,中间 露出了一个小洞。
 
  「哼哼……」
 
  小女孩轻哼着歌走到了队长的眼前,她蹲下来看着队长,可爱的粉色大眼睛 眨巴着,她突甜甜的笑了起来,她将自己的极短的护士裙掀起来,露出了正在隔 着淡绿色丝袜大张蜜穴,此时的蜜穴正在张开她巨大的嘴颤抖着,滴出了一滴蜜 露。
 
  「大哥哥~ 好看么?」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队长惊讶的问道,阅历无数的他也从来没有见过 这种奇怪的现象。
 
  「一会请大哥哥见证一下吧~ 但是在此之前~ 还是请大哥哥先将自己身上的 危险品拿出来哦~ 」小女孩可爱的小手指点着队长的鼻子,身后涌出大量藤蔓将 队长缠裹住,拉在了半空中,将衣服给拔去,将隐藏在身上的匕首武器和手榴弹 全都扔在了一边,将他赤裸的身躯松开,队长垂直着掉入了这个陷阱,陷阱的大 口开始微微的合拢,小女孩笑着坐在了边缘,两只小脚丫在空中晃着。
 
  「队长!」副队长大吼了一声,没有反应,他闪过两条藤蔓,喘着气的警惕 着两个熟妇。
 
  「这里除了你已经没有其他的人了哦~ 」熟妇舔着食指,将淫水涂满了食指。 
  「放弃吧~ 一会抓住你的时候可以让你死的舒服一点~ 」另一个熟妇也笑着。 
  副队长喘了口气,他定睛看着两个丝毫没反应的女性,苦笑了起来:「今天 真的要栽了。」
 
  他将最后一口烟吸尽,再次奔跑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只脚被白色的藤蔓绊倒了,整个身体被裹了起来,两个熟妇媚 笑着往中间靠拢,副队长挣扎了一下发现藤蔓裹得十分紧,索性放弃了。
 
  「抓住你了~ 灵活的小猴子~ 」
 
  「该怎么处置你呢~ 」
 
  「是直接吃掉呢~ 」
 
  「还是养着呢~ 」
 
  裹住他身体的藤蔓松开了,两个熟妇将自己的衣物脱下,从两边搂住他,将 他夹在中间,两人腿上的白丝开始躁动起来,她们蠕动着将三人的腰部以下全部 裹住,将两个熟妇全身裹住,白丝摊在地上就像是一朵花一样,两个熟妇开始娴 熟的亲吻气副队长的身体,刺激他的敏感点,地上的白丝开始渐渐的成型,一朵 洁白无瑕的花朵彻底的绽开,腰部以下形成了两倍大小的底盘,巨大的花瓣开始 合拢,将三人关在了一个淫乱的囚室里。
 
  一个洁白的大花苞凭空出现在了绿色的草地上。
 
  「呐呐~ 别挣扎了~ 你是爬不上来的~ 」小女孩看着在穴底挣扎着往上爬的 队长,露出了无趣的神色。
 
  这个肉穴的肉壁十分的湿滑,嫩肉之间的褶皱根本无法抓稳,而且这个肉穴 就像是一个三角形一样,宽的在下面,窄的在上面,肉壁是倾斜的。
 
  此时的队长依旧不放弃的抓着肉壁企图往上爬,没上去多久就摔了下来,摔 在娇嫩的肉底,小女孩脸色一红,继续看着队长的挣扎,粉光一闪,肉穴中开始 升温,将淫气蒸腾出来。
 
  幽香中带着许些腥臊的味道让队长的身体渐渐的有了反应,他发现自己的力 气正在缩小,反应也开始有些迟钝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幽香的淡粉色气体开 始增多,甜腻的味道充斥着队长的鼻腔和大脑,大脑渐渐的被粉色所覆盖。 
  他有些恍惚的摇了摇头。
 
  「哥哥~ 多闻闻吧~ 我的幽香哦~ 」小女孩红着脸用甜甜的声音说道,她的 双眼泛起了水汽。
 
  温度的升起和幽香的淫气让队长渐渐的失去了动作,他的身体好像被麻醉了 一样,用不上力气,他躺在柔软的嫩肉上,此时的淫肉开始往里缩,这个落穴开 始缩小。
 
  女孩舔着嘴唇哼着歌,感受到陷阱里的猎物渐渐的失去了挣扎她开心的笑着。 
  队长眼神一阵迷茫,他撑着柔软的膣肉勉强站了起来,身上早被淫液所沾湿, 他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着,他走到已经缩小一半的肉壁旁抓住蠕 动的膣肉往上爬着。
 
  「还可以动吗~ 」小女孩捂着嘴轻巧的笑着。
 
  突然膣肉开始飞快的缩小着,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夹在中间了,膣肉 在全身蠕动着,贪婪的舔舐着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将更多的粉色淫液涂抹在他的 身上,粉色的嫩肉就像一只大手一样紧握住队长,不时的缩紧一下。
 
  队长的身体就在这不停的紧缩放松中将精液射了出来。
 
  「已经出来了吗~ 真可怜呢~ 」小女孩笑着将粉色的护士服褪下,露出了光 洁水嫩的肌肤,虽然年龄还小但已经可以看出修长的身材,淡绿色的丝袜将她可 爱的娇躯裹住,她跳了下去,同时膣肉开始缩回去,队长从半空中掉了下去,掉 回了嫩肉的地面上。
 
  小女孩也坠在了一边,她蹦蹦跳跳的来到了无法挣扎的猎物身旁,此时的队 长迷茫的眼神泛起了微微的犀利,他将自己全身的力气灌注在手上,朝着小女孩 打去。
 
  小女孩嗤嗤的笑着,她张开了小手轻松的接住了他的这一拳,顺手抓住了他 的胳膊,转个面往身后的肉墙上扔去,队长被甩在了肉墙上,褶皱兴奋的将他往 里面拉,他费了巨大的力气才勉强将自己拔了出来,他瘫在肉地上喘着气,大量 粉色的淫气被他吸入身体里。
 
  「大哥哥~ 你知道我的外号叫什么吗?」小女孩饶有兴趣的点着下巴看着队 长。
 
  「……」
 
  「我的外号叫猪笼草~ 是南区的资深者之一哦~ 」小女孩笑着往他这里一步 一跳的走过来。
 
  她看着正要站起来的队长,小脚一挥将他踢了个翻面,踩在他的脸上。
 
  「香吗?我可是花了不少的能量才异化出来的哦~ 」小女孩炫耀似得轻轻的 塞在队长的嘴巴里,再将她们拿了出来。
 
  走到了队长的下身处,拉起了他两只小腿,小脚踩在了他的肉棒上。
 
  「什么军队~ 什么士兵~ 在我的身体里闻多了味道~ 都是这幅样子~ 待宰的
 羔羊~ 真无趣~ 」她笑着扭动着小脚,踩在肉棒上的小脚,五趾抓住龟头摩擦着,
 她轻轻的加快动作扭动着。
 
  龟头顶在小脚心上,柔软的触感不断的深陷着,身体一步步的被攻陷。
 
  「射吧~ 你是忍不住的~ 我的盘中餐~ 」小女孩抬起脚踩在他鼓起的输精管 上,用大拇趾与二趾夹住肉棒,上下撸动着,将管子里的东西往上撸出,龟头渗 出了液体,小女孩并不满足,她所期望的可不是这个,她加快了撸动,很快龟头 开始颤动,精液随着撸动的浮动射出。
 
  「我要更多的食物~ 」看见了精液的射出小女孩眼瞳里闪烁着饥饿的光芒。 
  她趴了下去,小嘴舔着射在外面的精液,大口的吞吃着,将精液完全的吃下 后并没有减轻饥饿的感觉,她不满足的啐着,旋吸的力道就像是钻头一样,将队 长的精关轻松的破开,直接吸出里面的精液,她的两只小手用力的捏住肉棒,精 液射出的速度更加的快,射出的力道更大,队长在奇妙的吸力下爽的直打摆子。 
  好一会她才满足的松开了小嘴,用手指擦掉嘴角的精液,放进嘴里品味着。 
  「不错的味道呢~ 中上级的好东西~ 」小女孩看着队长,被吸了不少精液的 他的脸上丝毫没出现干涸的表现。
 
  「精液意外的多嘛~ 」小女孩满意的握住肉棒,再次吮吸了起来。
 
  粉色的肉穴中传出了吞咽的声音。
 
  副队长被紧紧的裹在了中间,两具诱惑十足的身体正在自己的前后不停的耸 动着,两个熟妇不停的刺激着副队长的各个敏感点,大腿以下深深的陷入了一个 水池一样的东西,脚被藤蔓捆住了,无法拔出来,略微粘稠的液体散发着奇异的 魅香,在封闭的空间里流动着,最终钻进自己的鼻子里,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挑 逗到了极点。
 
  龟头早已受不住魅惑立了起来,两只淡绿的玉手正握在上面轻巧的在龟头上 划着,酥麻的感觉从龟头上传来。
 
  「啊……」眼前的熟妇往前的亲吻着副队长,她一只手扶着肉棒一只手揉着 自己的胸,完美的身躯前后的扭动着。
 
  身后的熟妇则是舔着自己的脖颈,抚摸着自己的后背。
 
  副队长的意识渐渐的恍惚了,在这两个榨汁机的包夹之下无法反抗,只能去 被动的接受着快感。
 
  红色头发的熟妇轻轻的挽着自己的头发,她看着已经喘着粗气,眼神迷惘的 副队长,贪婪的露出了一个饥饿的表情,媚笑着,她转过身去,弯下腰来,将那 个早已蠢蠢欲动的粉色的肉穴对着副队长,两片肥厚的阴唇正在隔着白丝忽闪忽 闪的,隐约间可以看见神秘谷的深处,淡粉色的液体正在不停的从她的肉穴里流 出,熟妇正扭动着肥臀,极其风骚的舔着嘴唇,「来……快插我……快爱我……」 
  身后的绿发熟妇将副队长的肉棒对准那个已经面门大张的肉穴,按在两片阴 唇上,娇柔的身躯往前一顶肉棒插了进去,刚插进去一点便被吸力所吸了进去, 副队长长大了嘴巴呼吸着,快感将他大脑的防线摧毁着。
 
  绿发熟妇继续将他往前推,他的上身也稍微的一倾,红发熟妇顺势拉着他的 手按在自己巨大的乳房上,扭动着肥臀,根本不给副队长反应的时间,想把他直 接溺死在快乐的沼泽中。
 
  「姐姐可别把他全部吃完了~ 」
 
  「放心……妹妹~ 会留一半的……」
 
  绿发的熟妇从后面搂住他,在他的耳边娇喘着诉说着淫荡的话语,将温柔的 吐息吹在他的耳朵上,不时的轻咬一下。
 
  副队长在两姐妹的攻势下无法把持本心,意识渐渐的被野性所覆盖,他拉住 了红发的熟妇的肥臀开始抽插,红发姐姐扭动着肥臀配合着抽插的攻势给予他相 当的快感,此时的副队长满眼粉红,脸上挂着痴笑,享受着渐渐堕入地狱的快感, 在两姐妹的攻势下不停的射精,在这温暖的花苞里,一条生命渐渐的失去了活性。 
  「啊……大哥哥~ 我还要……」小女孩的娇喘声在耳边回响着,清脆好听的 童音刺激着他的感官。
 
  此时的他正在被膣肉所包裹着,同时胸前的小女孩还在耸动着她噬魂夺命的 小腰,柔若无骨的小腰不停的以各种不可能的姿势扭动着,龟头被肉棒不断的摩 擦,吸力旋转着将自己的精液吸入子宫深处,龟头就像被无数的毛刷轻轻的刷着, 刺激的快感让队长无法停止射精,他双手被膣肉所裹住,身体的热量正在一点一 点的被眼前这个小女孩吸取着。
 
  她就像永远吃不饱一样,贪食着他的精液,无数的精液被她饮下却丝毫不满 足,队长的身体被一点点的掏空了。
 
  大量分泌的淫液将他里外都浸了个透,他的身体被吸的发白,他无神的眼睛 看着身上的小女孩。
 
  渐渐的,在小女孩无休止的的索求下队长的精液开始一点一点的稀薄起来。 
  「真是的~ 爽了以后也不给我美味的东西~ 味道越来越淡了~ 」小女孩鼓起 了嘴不开心的看着眼前的壮男。
 
  将队长的最后一口精液吞咽下,她不舍的看着眼前已经肤色苍白的男性,他 还没死,因为小女孩没有催精的功能,她略微可惜的摸着队长的脸。
 
  「很可惜~ 大哥哥~ 我还是没吃饱~ 但是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 」夹
 住队长的膣肉开始缩回,队长还深陷在膣肉中,柔软的肉底中央的小洞开始渐渐 的变大,直到变成了一个大洞,头顶阳光根本无法照到洞底,漆黑的深处冒出了 一大股樱色的温热淫气,蠕动胶黏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一样从下面传来,黑暗的 空间中无数的东西在蠕动着,她们欢迎着即将到来的美味,小女孩坐在了一块突 起的褶皱上,用小脚将队长的身体从嫩肉的包裹中剥离了出来。
 
  「再见了~ 大哥哥~ 」小女孩轻笑着一踩将队长最后一个被裹住的地方彻底 的松开,队长的身体落了下去,落进了漆黑的肉洞中,随着一阵落水声,肉底开 始慢慢的闭合,最后只留下来一个小孔,小女孩轻哼着摆着小脚,外面伸出了几 根藤蔓,在她的小臀下形成了一个小板子,将她吊了上去,下面的嫩肉落穴一点 一点的缩小着,最后随着小女孩离开了深坑而彻底的闭合,地上的草坪也凭空的 长了出来,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似得。
 
  藤蔓在草地上形成了一个秋千,小女孩将粉色的护士服穿了起来,整理了一 下头上的两个小包子,轻哼着摇着秋千,赤裸的小脚在半空中晃着。
 
  「怎么了~ 大食没有你喜欢的猎物吗?」小女孩看着坐在草地上看着书的莫 蕊。
 
  「吃完了啊~ 猪笼草~ 我并不喜欢直接进食猎物~ 我更喜欢那种浓缩的味道 ~ 」莫蕊看着摊在双腿上的书,一副恬静温柔的样子,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格外 的美丽。
 
  「姐姐大人~ 猪笼草都吃完了~ 你也快点吧~ 就最后一口了还吃这么慢~ 」
 绿发的妹妹看着正坐在一个干瘦身体上红发熟妇。
 
  「姐姐我就喜欢慢慢的品味~ 」红发的熟妇笑着加快了小腰摇动的速度。 
  绿发妹妹轻笑着低下头慈爱的盯着那双空洞的眼睛,用淡绿的小手轻轻的抚 摸着他干瘦的脸蛋和枯黄的头发,他正枕在自己丰满的双腿中央,丰满的双腿与 男性全身都浸泡在淡粉色的催淫液里,红发的女性正与干枯的手掌相对着。 
  「嗯~ 最后的射一发吧……美味的郎君~ 」奇怪的称呼从红发女性的嘴里吐 出,绿发女性则是习以为常的回之一笑,白丝从四周的花壁上伸了出来将他裹起 来,随着刺入的声音,不到一会,男性就被红发女性彻底的吸干了,尸体也被消 化成了营养液滋补两姐妹的躯体。
 
  白色的大花苞绽了开来,两具窈窕的身躯从里面冒出来,花苞渐渐的缩小着, 最后化为了白丝回到了两姐妹的腿上。
 
  「双食~ 你们好慢啊~ 食物都快消化完了~ 」小女孩坐在秋千上嘟着嘴,轻 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咯咯~ 好东西就要慢慢的品尝~ 你这种不懂得回味的小姑娘是吃不出食物 的香味的~ 」红发的姐姐一脸高傲的看着小女孩,绿发的则是报之一歉意的笑容。 
  小女孩哼的一转头。
 
  「那么~ 野餐会结束了~ 那么我也汇报一下最近会议的事吧~ 」莫蕊合上了 书,绿色的眼瞳注视着眼前的三人。
 
  加上自己就是南城的四个资深者。
 
  「嗯~ 棉袜还没培养好吗?人类的子弹还是不能完全免疫啊~ 」小女孩摇着 秋千突然问道。
 
  「棉袜的培养十分困难,我们才有不到十个棉袜感染者,整个城市才不到一 百个~ 虽然的确很好用就是了~ 」
 
  「我们正面的冲击怎么办?正常人的军队迟早会开过来~ 」红发的女性问道。 
  「这个不用担心哦~ 那批秘密异化的小家伙已经放出去了~ 」莫蕊轻笑着回 答道。
 
  「哦~ 那批小家伙啊~ 」绿发的熟妇微笑的合上了双掌。
 
  「也只有寄托在那几个小家伙的身上了~ 只要她们成功的将感染扩散~ 一切 都不是问题~ 」莫蕊望着渐渐西下的夕阳开始说起城里各势力的变化。
 
  新的时代就快来临了!
 
  「看!老罗那里有个小女孩昏倒了!」
 
  在一座城市的边缘,两个年轻人正在散着步,突然他们发现了一个倒在地上 的小女孩,她灰头土脸的穿着一身破旧的童装,赤着的小脚被石子所划破,什么 都没穿,就这么突兀的倒在了高速路的一边。
 
  「小家伙,醒醒!醒醒!」
 
  年轻人走了上去,推了推小女孩,许久,她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前 的年轻人,又闭上了眼睛。
 
  年轻人抱起了小女孩与另一人往城市里的医院跑去。
 
  颠簸中,小女孩微微的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眼瞳中粉芒一闪,嘴角露出了一 个短暂的微笑。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6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