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眷恋紫微】5(完)
【眷恋紫微】5(完)
「皇上,是不是该走了?东西拿到手,这次任务已完成。」碌义劝道。
  「小冰还没回来,朕要等她。」石隽非常坚持,于是将令牌与画轴一并交给
碌义,「你先回湮阳国,将东西交给四大护卫。」
  「这怎么行?!小的就是死也不可能丢下您呀。」碌义淌下泪水,立刻跪下,
「如果真要等碧莲郡主,就让小的留下来。」
  「不,朕等就行了,你是要和朕留在这里一块冒险,还是为了湮阳国设想,
将东西赶紧拿回去?」石隽压低嗓音,郑重的说。
  「这……」碌义僵在原地,久久才接过令牌与画轴,「那……那小的先将东
西送回去,再折回来接您。」
  「不需要。」石隽走向他,「还记得我们上次谈的话吧?若朕……没有回去,
朕的指令就放在画轴里。」
  「您的意思是?」禄义浑身发抖,已有不好的预感。
  「就这样了,路上小心。」石隽走到门外,左右张望,「趁现在没人,快。」
  碌义轻叹一声,趁着夜晚赶紧离开。
  石隽心急的来回走动,焦虑地等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愈来愈担心历小冰会遇到危险。
  约莫半个时辰后,他听见众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敏锐地察觉有异,立即跃
上屋顶躲藏起来。
  不一会儿,果真见到一群士兵冲进别苑,大肆搜寻,将别苑搞得一团乱。
  这时,喀夙朋从外头走了进来,大声吼道:「石隽,你给我出来,别躲了!」
  然后他眼神一瞟,命令手下将别苑所有的下人捆绑起来,拿刀子抵着他们的
颈子。
  「你还不快出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让他们死在你前面了。」
  石隽倒抽一口气,眸子倏地圆瞠,震愕地看着这一切。没错,他若不理会他
们,依目前的情况,他是有机会逃离的,但是那些下人是无辜的呀!
  摸摸腰部,他还有一颗护身火石,应该可以放手一搏。
  下定决心,他提气往下一跃,在喀夙朋眼前站定。
  「放了他们。」
  「哈……没想到你当真自投罗网!」喀夙朋仰首大笑,朝手下挥挥手,「放
了这些人。」
  奇怪的是,这些下人迟迟不肯离开,朝着石隽大喊:「公子,发生什么事了?
公……」
  石隽看着他们,微微一笑,「这座别苑就送给你们,要住要卖随你们的意思,
现在为了各位的安全,先离开这里吧。」
  大伙虽觉得奇怪,但眼看这些士兵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再看看喀夙朋的可
恶嘴脸,尽管不放心,也只能爱莫能肋地一一离开。
  这时,历小冰闯了进来,震愕的看着喀夙朋,「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包
围别苑?」
  「历姑娘,谢谢妳了,若不是妳,我们怎么知道他就是湮阳国的皇上呢?」
喀夙朋仰首大笑。
  石隽闻言,浑身紧绷,额上青筋暴凸,「妳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没……我没有。」历小冰奔向他,拉住他的手臂,「我真的……」
  她说不出话了,因为她看见他眼里愤怒的红丝,他的手臂更是抖得厉害。
  「石隽……」
  他猛地抓住她的手腕,在历小冰还没弄清楚状况时,突然发出一阵轰然巨响,
接着烟火红光高扬,在这样的朦胧烟幕中,她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
  「咳……咳……」她难受地咳嗽。
  「抓好我。」石隽在她耳边说话,接着用力搂住她的身子,在茫茫烟雾中施
展轻功齐飞上天。
  「啊!」
  「嘘。」石隽用力掩住她的小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落在一处平地上,他的手离开她的嘴。
  历小冰惊愕地问:「我……我现在在哪儿?」
  他瞪了她一眼,不语。
  历小冰怔怔地看着他,「你还是认为是我泄漏你的身分?」
  走了一段路,他才将她放在地上。
  「这里应该安全了。」
  历小冰还没站稳,已被他用力推开,她跟舱几步,发现手心居然有一股湿黏
感,拿到鼻前嗅了嗅,竟然是血!
  「你受伤了?!」她心急如焚地奔到他身旁,「是不是被刚刚那个火光给伤
了?让我看看好吗?」
  「不需要。」他脸色铁青。
  历小冰吸吸鼻子,忍不住哭了,「既然认为是我做的,又为何要带我走?不
怕我又泄漏你的行踪,让你……」
  他倏地转身看着她,止住她因为生气而发泄似的胡言乱语,但她还是控制不
住地开口。
  「不被信任的感觉好痛苦,你一定不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妳一声不响的离开,不就是因为不相信我吗?」石隽的
嗓音低沉,隐含着多重痛苦。
  「我……」
  他说得没错,她是因为怀疑才选择回家询问,但这么做也不过是想让自己有
更充足的理由跟他走。她不想后悔,真的不想。
  石隽看看后面,「休息够了,赶路吧。」
  历小冰微蹙着眉跟着他走,但是她的心好疼……
  这一夜似乎过得特别慢,她漫无目的的跟在他身后往前走。
  好不容易天亮了,她定睛一看,才发现石隽的手臂还在滴血,而且伤势比她
想象的还要严重。
  「天,为什么你伤得那么严重,却一句话也不说?」她跑到他面前,才轻轻
碰他一下,他就倒了下来,「啊,你怎么了?石隽……石隽……」
  他的脸色苍白,唇办发紫,一动也不动的模样吓坏了历小冰,但她还是勉强
保持镇定,拚命想着可以救他的方法。
             *********
  睡梦中,似乎感觉到柔软的触感在他疼痛的部位揉搓着。
  徐徐张开眼,石隽看见历小冰正在替他包扎伤口。
  她见他醒了,原本紧皱的眉这才松开,并换上笑靥,「你醒了?!你终于醒
了——」
  「妳一直待在这里?」他微瞇着眸问。
  「不待在这里,难道要丢下你不管?」她抹去泪水,「饿了吧?来,吃个包
子。」
  「包子!」这不禁让他想起他们初识的那一夜,她不也是拿包子救了他?
  「来,吃一口。」她微笑的将包子递到他面前。
  「包于是哪里来的?」尽管不饿,他也勉为其难地吃了一口。
  「刚刚有位推车的大叔从外头经过,我向他买的。」历小冰笑说。
  石隽眉头微蹙,撑坐起身,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茅屋里。
  「这里又是哪里?会不会被人发现?」
  「不会吧,我刚刚扛着你走了一段路,有注意后头,并没有被人跟踪的样子。
这间茅屋也是我好不容易才发现的。」
  「妳扛着我?」石隽看看瘦弱的她,怎么可能扛得动他这个大男人?
  「你不相信?」她鼓起腮帮子,「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我也是心急,才会
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
  他不再说话,硬撑着想要站起来。
  「你别动好不好?你流了好多血,怎么还是这么固执?!」历小冰忍不住叨
念。
  「或许喀夙朋和他的士兵已快追来,我们还是赶紧走。」石隽担心在他昏迷
的这段时间,两人的行踪已经暴露。
  「那……好吧,我扶你。」怕他的伤势加重,又怕追兵赶来,历小冰只好勉
为其难地让他带着伤赶路。
  「妳别碰我。」他竟然还不肯接纳她的好意。
  历小冰愣了下:心痛地看着他冷硬的反应。
  石隽抿紧唇,用力撑起自己,抬头就看见历小冰那颦眉蹙额的忧焚与心伤表
情,但他随即别开目光,一步一步朝外走去。
  这时,他们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
  「是追兵?」历小冰惊愕地问。
  「不是,脚步沉缓,不是学武的人。」石隽判断。
  不一会儿,一对老夫妻走进茅屋,当他们看见屋里出现不速之客,一脸震惊。
  「你们是谁?」老先生惊讶地问。
  「大叔、大婶,很抱歉,我们因为赶路赶得太急,半路遇到土匪,我相公为
了保护我和土匪争斗,不慎受了伤,我见这间茅屋内没人,才擅自进入,实在…
…实在对不起……」历小冰知道乡下老人家喜欢用趾国的方言交谈,所以故意以
这种方式贴近他们,也许他们就不会赶他们走了。
  「什么?受伤了?」老太太赶紧走向石隽,查看他的伤口,又转首对老伴说:
「快,你去外头采些可以止血的莉因草。」
  「哦,我知道了。」老先生临出门前还看了历小冰一眼,笑问:「才刚新婚
吧?看样子妳很爱他,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石隽完全听不懂他们之间的谈话,微皱起眉头问她:「你们在说什么?」
  「呃……」她顿时羞红了脸,哪好意思告诉他,她说他们是夫妻呢,只好耸
耸肩,「没事了,你安心养伤吧。我……我去帮大叔采草药。」
  历小冰离开后,老太太看着石隽,「你不是我们趾国人?」
  这次她用的不是方言,石隽听懂了。
  「我不是。」他不想隐瞒老人家。
  「你的娘子很替你着急,我看得出来,由她看你的眼神就表露无遗。」老太
太一边为他擦拭伤口的血迹,一边笑说。
  「我的娘子?」
  「是她亲口说的,难道不是?」老太太皱眉,「她还说你们半路遇到土匪,
没错,这附近偶尔会有他匪出没,所以以后天色暗了,最好别出门。」
  他敛下眼,点点头,「多谢,我会注意。」
  老天,还真有他匪!石隽不禁担心地看向外头。
  「看来你流了不少血,闭眼休息一会儿,晚点上了药、吃了饭,精神就会好
些。」老太太发现他一直看着外面,忍不住取笑道:「放心,药草就种在前院,
你的娘子不会离开太久的。」
  石隽被她这么一说也忍不住笑了。
  这一幕让正好进屋的历小冰瞧见。望着他的笑容,她情不自禁地弯起唇角,
心口的大石也放了下来。
                第十章
  老太太到后头将药草捣成泥,老先生在厨房做饭,历小冰则守在石隽身旁照
顾他。
  「大叔、大婶都是好人,你放心吧。」她替他拭汗。
  石隽一把握住她的手,瞇起眸盯着她,「妳刚刚是怎么对那对老夫妻说的?」
  「我……我哪有说什么?」历小冰赶紧抽回手,「只是希望他们能相信我们
是普通百姓,别赶我们走。」
  「只是这样吗?为何那位大婶会认为我们是夫妻?」他勾起唇,凝望着她娇
羞的容颜。
  「你别误会,我若不这么说,孤男寡女待在这种地方总是会引起怀疑,你不
是说了,要小心防范?」
  他点点头,「妳做得很好。」
  这时,老太太端着药泥走出来,为石隽上了药。
  不一会儿,饭菜也好了,大伙一块用餐。
  「我们得去田里忙了,你再休息一会儿吧。」老先生说。
  「谢谢大叔、大婶。」历小冰朝他们一鞠躬,这才又看向石隽,「你……是
不是还以为是我去告密的?」
  「我没这么认为,当喀夙朋这么说时,我也没信他。」他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才怪,我不信。」历小冰很难过地说:「你一开始就对我这么凶,还不肯
让我碰你,分明就是信了他的话,不用再自圆其说了。」
  「我是气妳无缘无故逃离,气妳不肯相信我,气妳不知道当我一直等不到妳
时:心情有多么沉重与忧焚!」他脸色阴霾,少了过去的狂傲与嚣张。
  「石隽!」她展开双臂抱住他,小脸贴在他的胸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如果不是我……你也不必等在那儿,更不会受伤。」
  他深吸一口气,大掌轻抚着她的后脑勺,「明天我们就离开这儿,找个地方
住下,我已决定不再回宫了。」
  「你说什么?这样好吗?」历小冰惊讶地抬起脸。
  「放心了吗?我曾答应过妳,不再当皇上。」石隽将她紧扣在胸前,「所谓
君无戏言,我是绝不会骗妳的。」
  「不,我不能这样做,虽然我要你、我爱你,但你是属于湮阳国所有百姓的,
我又怎么可以霸占你呢?」历小冰感受到极大的压力,如果湮阳国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罪过绝不是她一个人承担得起的。
  「那妳的意思是?」他瞪大眼问。
  「我会跟着你,但不要你舍弃百姓。」她垂下脑袋,「虽然我不喜欢宫廷里
的生活,但是既然我身为官家子女,就应该要有这样的认知,不能任何事都随心
所欲。」
  「这些事妳不用烦恼,一切交给我。」石隽缓缓闭上眼,「我真的累了,想
睡了」
  「那你睡吧,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不让任何人打扰你。」她微笑地握住他
的大手掌。如果能让他的大手紧紧拥抱着,将会是一件多么安全的事啊!
  拿起他送给她的黄龙蜜蜡,她偷偷为他系上。
  「戴着吧,这样你就能平平安安,不再有危险、烦恼了。」
             *********
  翌日,石隽和历小冰向老夫妻告别,离开了茅屋。
  一路上,她始终不放心地看着他,「你真的可以吗?这一离开,可要走好远
好远的路呢。」
  「我当然可以。」他笑望着她,「只要一天的时间,我就可以自我运息补足
失去的元气。」石隽圈住她的腰,与她相依相偎地往前行。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她笑着轻吐一口气,「我们是往湮阳国
的方向走吧?」
  「当然,只有回到湮阳国才是安全的。」石隽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过他已
决定的事绝不会再更动。
  何况他爱她,就是想给她安全感,如果他还当皇上,又如何让她开心的与他
过一辈子?他不想推卸身为皇上的责任,但是这次任务也算是给了交代,希望十
一弟登基就任,会有更好的政绩。
  「那就好,你看,那棵树上有果子耶。」她俏皮地拾起一根细竹,跑到树下,
一边跳一边勾果子。
  石隽双臂抱胸看着她这副青春可人的模样,笑脸写满了对她的疼惜之情。
  好不容易勾到几颗果子,她赶紧奔到他面前。「要不要吃一点?这种果子水
分极多,香甜不腻,很解渴。」
  他撇嘴一笑,「妳吃就好。」
  「真的不吃?那你可是会后悔哦。」她对他挑衅一笑,然后将果子拨成两半,
将一半递给他,「尝尝吧。」
  石隽笑着接过手,正想吃的时候,突然眉头狠狠一皱,下一刻抱住她再次腾
空而起,并顺手将果子往身后一掷,掷中一名弓箭手。
  「到底怎么回事?」历小冰惊慌地问。
  「该死的!喀夙朋居然派弓箭手打算追杀我们,快走!」
  他紧皱的眉始终没有松开过,看在历小冰眼中,不禁也惊慌了起来。
  这时,他又发现前方似乎有另一批兵马,于是抱着历小冰停在树梢,瞧着那
随风飘动的旗帜。
  「湮阳国也派兵来了。」
  「太好了。」历小冰先看向前方,在看看下面的人马。
  「皇上,小心,我们这就来救您。」严武曲大声喊道。
  可是喀夙朋已打定主意,一定要置石隽于死地,不顾对方的攻击,仍命令弓
箭手摆阵,万箭齐射向石隽。
  「小心!」历小冰立即护住石隽。
  干钧一发之际,石隽转身护住她,却也因此和她一起摔落深谷。
  「皇上……」目睹这一切,碌义惊慌大叫。
  严武曲气急败坏,立刻率兵与喀夙朋的士兵交战。
  平地上兵荒马乱,摔落深谷的两人却下落不明。
             *********
  山洞里原本一片漆黑,却因为石头会发亮而稍稍可视物。
  石隽张开眼,瞧见自己肩上中了一箭,使劲将箭拔除后,才发现还有一支箭
本来会射穿他的心窝,却因为击中护身的蜜蜡,玉石碎裂成两半,救了他一命。
  这丫头,是什么时候将它系在他颈上的?!
  用力转过历小冰,幸而她没中箭,不过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肯定不好受。
  扶她坐正,石隽为她运气疗伤,过了好一会儿,她冰冷的身躯终于有了温度,
呼吸也平稳了。
  他让她躺下,忧急地望着她。为何身子暖了、呼吸匀了,她还不醒来呢?
  半个时辰后,他难过的轻拂她的发,眼角溢出泪水。
  「快醒来呀,小冰……碧莲……醒来后,我要妳告诉我,妳喜欢我怎么喊妳?」
  「我还是希望你……喊我小冰。」她缓缓张开眼,气若游丝地回答他的问题。
  「小冰!」石隽深吐一口气,将她紧紧锁在怀中。
  「你……你没事吧?」她伸手轻触他的脸。
  「没事,虽然肩膀中了一箭,幸好没有毒,也没伤及要害。」见她醒来与他
说话,石隽暗暗向老天爷道谢。
  「那你一定还没有止血,我……我来帮你……」她知道他为了救她,一定无
暇顾及自己。
  「别慌,我自己来。」他拉起下襬,撕下一块布,将肩上的伤口牢牢捆住,
「这下妳应该放心了吧?」
  「那我们回去吧,湮阳国的士兵一定在四处找你。」她抬头张望,「咦?这
里又是哪儿?好奇特的地方,石头还会发光呢。」
  「我想不论这里是哪儿,都是个不错的地方,如果在这里长住,也不至于让
人生厌。」这里除了有发光的石头外,还有一些没见过的花草、飞禽,看来是一
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既然大伙看见咱们跌落深谷,就让他们误以为我死了吧。」
或许这也是老天的安排。
  「你真的不愿意回去?」她心悸地问。
  他笑望着她那水汪汪的双眸,「应该是我问妳,妳愿不愿意和我一块生活,
从此粗茶淡饭、布衣韦带?」
  她毫不考虑的点头,激动地搂住他,「我愿意,我当然愿意。」
  他释怀的笑了,还故意逗弄她,「这才对,我可不希望妳一天到晚赶我回宫,
别忘了,一进宫可是三天两头有人送女人给我,妳真受得了?」
  「我怎么会受不了?大不了你别理她们嘛。」历小冰忍不住噘起小嘴。
  「那可不行,虽然我不必接受每个进贡的女人,但有时为了维护邦交,我还
是得装装样子假装宠幸她们,连夜里召唤进宫都还得轮着来呢。」他俯下身,瞅
着她那张明明生气却又要装得无所谓的小脸。
  历小冰睨着他,「那……那很好呀!左拥右抱,哪个君主不爱呢!你就去做
你的皇上,我回去做我的历小冰,咱们回到最初,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喂,还说不生气,现在这模样倒像是吃味呢。」他抬起她的脸,用力覆上
她那两片微翘的红唇,好半晌才离开。
  「石隽……说真的,你拥有这么多女人,为何会喜欢上我这个平凡的女人?」
  「谁说妳平凡?!在我眼底,妳一点也不平凡。」他瞇起眸,轻触她的脸颊,
「当我得知妳和妳娘发生意外时,我难过伤心了好久,当时也曾去妳们出意外的
地方寻找近一个月,直到死心。」
  「真对不住。」她难过地抱紧他,「我居然不太记得这一切,甚至遗忘了你。」
  「那时妳才几岁呀,不记得是正常的。」他撇嘴一笑。
  她这才露出笑容,环顾四周,「我们下半辈子真要住在这里呀?那吃什么呢?」
  「逗妳的,我们又不做隐世高人,干嘛藏在这里!等我的伤痊愈后,应该可
以运气离开这个地方。」石隽抿唇一笑,仰首瞧了瞧崖壁的高度。
  「来,我帮你看看伤口。」她赶紧解下他随意扎上的布条,用手绢为他擦拭
血迹与秽物,还一边吹气好减缓他的疼痛。
  石隽看着她温柔的举止,深情满载。
             *********
  石隽伤势痊愈后,运用内力带着历小冰离开深谷,来到一处偏僻的小镇,一
晃眼三个月过去了。
  他们渐渐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通常石隽会到山上打猎,将猎
物拿到镇上市集换些粮食与肉,历小冰则在后院种菜、种水果,生活虽然忙碌,
却非常充实。
  这天,历小冰刚回到前院,正好瞧见石隽回来,她开心的奔进他怀里。
  「隽,你回来了?累了吧?我煮了绿豆汤,快回屋里喝一碗。」
  他笑着在她额头印下一吻,「就知道妳会煮绿豆汤,刚刚在路上就一直想着
它。」
  「哦,那不想我呀?!」她对他吐吐舌尖。
  「哇,没想到妳还会吃绿豆汤的醋。」他绝魅一笑,拧了拧她的鼻尖。
  「会痛耶。」她立刻抓下他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掌心全是硬茧,「天,你的
手变粗了。」
  「哈……我是男人,手粗一点是应该的。」他揉揉她的小脑袋。
  「可是你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呀。」历小冰咬咬唇,虽然他能陪伴着她,让
她觉得好幸福,可是一想起他本是富贵命,却为了她得做这些这辈子从未做过的
粗活,她怎么能不自责、不难受?
  「不过这种生活,哪有绿豆汤可以喝呢?」石隽当然知道她在烦恼什么,于
是将她拉进怀里,盯着她的双眸。「我今天在镇上听闻一个消息,宫中已立十一
弟为皇上,我真的松了一口气。」
  「这真是你的真心话?从此你没了富与贵,还要在这种地方辛苦生活,我…
…」
  历小冰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大手便捣住她的唇。
  「虽然有富有贵,却少了妳,这样的人生对我而言一点乐趣都没有,懂吗?」
他拉着她步进屋里,将门关上,「把眼睛闭上。」
  「做什么?」她眨着大眼。
  「眼睛闭上就是。」石隽故作神秘地说。
  「闭上就闭上。」历小冰微笑地闭上眼,不一会儿她可以感觉到有一样东西
套在她的颈上,张开眼一瞧,原来就是那半块蜜蜡玉石。
  「黄龙蜜蜡上回因为被箭射中一分为二,既然妳老喜欢将它还我,倒不如将
它磨成两块玉,所以前一阵子我到镇上金子店请老板封边、穿孔,做成两块一模
一样的玉石坠子。」他指着自己的颈子,「瞧,我也有一条。」
  「我喜欢这个礼物,我真的喜欢,因为它救了你。」历小冰紧握着蜜蜡玉石,
贴在自己的心口。
  看着她这副因为有他而快乐的表情,石隽的胸口为之一热,随即将她推向房
里唯一的一张床,禁锢她娇小的身子,吻住她的小嘴,双手隔着衣服抚触她的身
体曲线。
  「隽……」
  不一会儿,她身上的衣衫尽褪,裸露的胴体宛如勾慑人心的粉玫瑰,正等着
他采撷品尝。
  「你永远都这么美。」
  他的热唇从她的红唇绵延而下,轻啄她的颈窝、粉肩,嗅闻着她身上自然散
发的体香。
  「你也是,永远都这么刚猛。」她羞怯地笑说。
  「那我们生个孩子吧?」石隽喜欢孩子,当然仅限历小冰为他生的娃儿。
  「那你会更辛苦,要养两个人哦。」
  「妳尽管生,再多我都养得起。」
  他弯起唇角,大手已迫不及待来到她两腿之间,找到那最美、最柔软的地带。
  她难耐地呻吟出声,身子也渐渐热了起来。
  底下的湿潮已染遍石隽整只手,让他知道她早已为他准备好了。
  「我爱妳,小冰。」
  他褪下自己的衣裤,勃起的亢奋勇猛的挺进她的湿穴。
  历小冰双腿一缩,紧紧夹住他,当看见他眼底的急促时,她才媚笑地松开双
腿,让他更狂肆的挺进。
  「我也爱你,隽。」她一双玉腿紧紧地圈住他的腰,这句示爱之语清楚表达
了她的心嗯。
  石隽勾唇一笑,「放心吧,我绝对会如妳所愿。」
  他抓住她的大腿,用力往外一掰,热柱往那细致的狭缝内再次用力挺进,直
达花心深处。
  持续的猛力进出,他亲眼目睹那红润的花心胀红、充血,耳闻她细哑的嘤咛,
更助长他进攻的火力。
  前方攻势不够,他又将她翻转过身,让她趴在他面前,由后头刺进她的柔径
中,双手握住她的丰满,直到天荒地老都不愿放开她。
  历小冰忘情的呻吟,满足于他接近暴力与霸气的攻势,那股激狂让她的下处
抽搐不已,也同时满足了他的需索,激发出他最骛猛的力量……
  激情过后,他紧搂着历小冰。
  「每次要妳总是觉得不够,一定累坏了妳。」
  历小冰羞红了脸,羞窘得说不出话。
  「想不想到京都游玩?」他突然问道。
  「京都?!难道你要回宫?」历小冰仰起脸问道。
  「不,我怎么可能回去?!但是我想偷偷送份礼过去。」
  「也是,让碌义知道你还好好活着,我想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可是大礼要怎
么送呢?」历小冰问。
  「我在宫里住了这么多年,比谁都熟悉,要偷偷放一样东西并不困难。」
  「嗯,那就这么决定,我们去京都看看,说真的,我老早就想去了。」历小
冰好开心。
  「成亲至今还没带妳去哪儿走走,这次我一定要让妳满意。」说着,他又蠢
蠢欲动了。
  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的眸,他再次深深吻住她。
             *********
  当时,石隽与历小冰跌落深谷后,趾国与湮阳国两方兵马经过三天三夜的缠
斗,湮阳国终于击退对方,进而一步步攻向趾国京城,将卡斯姜拿下。
  另一方面,范陀罗、夕红鸾与邑破军也分批进攻车湏、暹罗两国,一举攻占
了它们的领土。
  因此,湮阳国已成为天下第一大国,虽然新皇已经登基,但是四大护卫与碌
义仍对石隽念念不忘。
  「就不知道旧皇……是生是死!」禄义喃喃。
  范陀罗喝了口茶,「当时我们派了不少士兵搜寻他们,却毫无消息,或许他
们就跟碧莲郡主当初的遭遇一样,被救了或是离开了。」
  「我也这么认为,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早就发现尸首了。」夕红鸾附和。
  「如果他们还活着,应该给我们一个消息,或是回来见我们一面,这样闷不
吭声的,真是急死人了。」碌义向来对旧皇除了君臣之礼外,尚有亲人般的情谊,
感触自然多了些。
  「可能是因为新皇登基,他再回宫,会显得尴尬吧。」邑破军上前拍拍碌义
的肩,要他放宽心。
  「没错,一定是这样,旧皇的功夫不在我们之下,他绝对不会有事的。」严
武曲看看窗外,「瞧,天气多好,碌义,你就别想太多了。」
  「唉,我也希望如此,但……但是龙凤帖的事到底过关没有,谁又知道呢!」
碌义还担心着这件事。
  突然,从外头射进一支飞镖,站在窗边的严武曲反应极快的接住。
  「谁?宫内有刺客吗?」
  「老天,还不快追!」禄义紧张地说。
  「等等,这上头有字条。」严武曲立刻解下字条,「这……这是旧皇的字迹,
他要我们开门受礼。」
  碌义从他手中抢过字条,颤抖地说:「没错,是……是旧皇的字迹……」
  说着,他冲到门口,一打开门就看见外头有一只箱子。
  邑破军上前打开一看,里头居然是他们四人的龙凤帖合联。
  当他拉开联子,找到石隽的名字,发现他的名字旁边写着薛碧莲。
  「碧莲……那不是小冰吗?旧皇真的没事,太好了。」禄义喜极而泣。
  四大护卫也相视一笑,笑容里满含对石隽的祝福。
             *********
  宫外,历小冰拉着石隽的袖子追问:「你到底送什么东西给他们呀?那么神
秘,都不肯让我看一眼。」
  「只是一份龙凤帖。」他回头对她一笑。
  「龙凤帖?那是什么?」
  石隽并没告诉她有关龙凤帖与梦境的事,为的就是不希望她担心,如今期限
已过,他也真正安心了。
  「只是一张帖子,让他们安心的帖子。」
  石隽亲热地勾住她的手臂,笑看着历小冰。
  「还想去哪儿看看、玩玩?我的命定佳人。」
  「嗯……就去……只要有你陪伴,去哪里都可以。」历小冰柔婉地对他一笑,
紧紧依偎着他。
  两人轻松惬意地往前走,走上爱的阳光大道——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