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特种战役
特种战役

特种战役


张洋带了一队特种部队,没有跟保士打招呼,只带了保士手下最得力的神枪手陈仁,就趁着黑夜直扑韵文兵站。他吩咐手下包围营房,没有命令不许暴露。自己就直冲向浴室。里面有水声,他从窗口偷偷往里面看,发现一个少女正在淋浴。他在外面是黑乎乎的,里面亮着灯,看得一清二楚。这个少女身材不算苗条,但是比较高大健壮,披肩长发,双乳倒碗形鼓鼓的,乳头粉红色,乳晕还不是很大,看上去不到20岁,最多19,她有一双长长的洁白的大腿,阴毛浓浓的,遮住了下面。张洋看够了,觉得不是太值得在这个胖胖的女兵身上浪费精液,于是,从另外的门悄悄进去。

陈晓燕淋在水雾中看不清楚,听见有人进来,就问:「谁呀?今晚的水好像挺热的!」

忽然喉头一紧,就被一只健壮的手臂勒住了喉咙,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军刺就已经从她左乳房下缘刺了进去,立即就刺穿了姑娘的心脏。她只「呃!」了一声,双腿就开始蹬踢着,尿也泄出来了,进入临死的痉挛之中。张洋把水龙头关了,把已经软绵绵的少女放下来,分开她的双腿,又是一刺,捅穿了陈晓燕的阴道一直捅到子宫,一拔出来,血从阴道口和泄尿的尿道口都喷了出来,干脆利落。
这时,门外有少女的笑声。张洋马上关了他这个隔间的灯。进来的是莉仪和诗华。莉仪说:「晓燕不知道还在里面不?」

诗华说:「这傻妹肯定躲了起来想吓唬咱们,没看见那边的灯没亮吗?我们偏不去那边洗,哼!」

一边说,她一边脱了短裙,又脱了运动衣。里面是一件少女用的吊带式乳罩,和蓝色的短裤。她反手解开乳罩,然后再脱去短裤,姑娘的双乳圆圆地隆起,不是太高,乳头小小的两粒,阴毛还不是太密,都遮不住阴部。莉仪也开始脱衣服。她的臀部不如诗华翘得那么高,但是她的双乳鼓起得比诗华高,硬硬地呈圆锥形耸起。她的阴毛也不是太多,还没形成倒三角。她们说笑着,开了水龙调水温。裸体的少女当然是最好的靶子啦!张洋悄悄拔出无声手枪,「噗!噗!」两朵红花就爆开在两个少女鼓鼓的右乳上面了。「哎唷!哎呀!」两个女孩子同时捂住了右乳,摇晃了两下,就喘着气,慢慢地顺着墙,坐倒在地上了。张洋上前,先分开了莉仪的双腿,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朝着她双腿中间那姑娘隐秘的部位噗噗两枪,正好就把她的阴蒂和尿道口打掉了,一阵痛苦的快美,让她尖叫了一声「哎哟!」然后就双腿乱蹬乱蹬挣扎了。诗华吓坏了,哭着哀求,「不要啊,不要杀我……」张洋直接把枪口就往姑娘双腿之间一捅,没捅进去,他不知道,女孩子坐着的时候,是没法捅进她的阴道的。张洋其实是顶住诗华的阴蒂了。诗华又羞又恼,又全身发软,无法挣扎,只能吐着血,哭着哀求不要杀她。张洋一扣扳机,诗华顿时就体会了妙龄少女阴蒂中弹的极为快美的高潮!「哎呀为什么要打人家下面啊!」诗华绝望地惨叫。她在最销魂的快美浪潮中抽搐着,挣扎着,大口喘气,全身快美颤抖着乱蹬。在舒服中,突然听见了莉仪先发出了断气的声音,诗华听见莉仪发出那么性感的声音,又是一阵快美,在舒服的浪潮中,她乱蹬几下,于是这个漂亮的小女兵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黄莺莺夹着衣服来到浴室,觉得脚下有点粘粘的,低头一看,是血。她大吃一惊,立即往回跑,跑到惠萍的房间就喊:「不好啦!有人偷袭,在浴室杀了人啦!」

惠萍立即集合,发现少了陈晓燕,邱莉仪和梁诗华。她马上叫大家带好武器。她带着淑萍和婉兰从营房左路搜索,李维英带着莺莺和丽仪从右路搜索。

惠萍她们下了楼,向浴室慢慢移动。婉兰说:「怎么没有动静的?」淑萍就说:「大概对方来的人不多,不敢大举进攻。」

「嘘!」惠萍发现有个黑影埋伏在对面门旁,她和婉兰一左一右突然冲上去,两支枪抵住,「不许动!」淑萍用手电一照,原来是晓燕赤裸的尸体!

「啊?」几个女兵吓了一跳。婉兰胆大,用手电照了照晓燕的尸体,「用军刺刺的,一刀刺在左胸。」

淑萍发现晓燕双腿之间有血流出,「好像下身也被刺了一刀,好惨……」她的脸腾地红了。

惠萍说:「不知道他们来了多少人,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不能这样搜过去。我们往回走!」

她们刚转身,突然从浴室跳出一条黑影,「小心!」婉兰死命把惠萍一推,惠萍跟淑萍撞倒在地,婉兰朝着黑影就是一梭子。那黑影应声而倒。婉兰冲上前去,刚走近那个人,突然地上那个人手一扬,「啪啪!」两条火光钻进了姑娘紧紧的西装短裤的阴部下方,一股血尿飞溅而出。

「哎呀死啦!打人家那里!」婉兰羞疼地尖叫了一声,一手捂住。可是,又响了几枪,她青春饱满的乳部震了几下,又迸出几股鲜血,姑娘立即吐血了。婉兰虽然强壮,但那女性快感马上击倒了她,他抽搐着,踉跄着,全身发软,胖胖的身体无力地挣扎着,栽倒了。惠萍从地上爬起来,想去救婉兰,突然发现对方有好几条人影朝自己扑过来,她一拉淑萍,两个人同时端起枪就朝那几个黑影开火!可是,在她们开枪的同时,迎面就是一阵红光,然后就是「啪啪啪啪!」一阵消声器低沉的枪声!

「哎呀妈呀!」惠萍漂亮的脸扭曲了,绝望地惨叫了一声。子弹射透了她鼓鼓的双乳,伴着少女特有的羞臊快感狂喷而出。她扔了枪,双手乱舞着,美丽苗条的身体抽搐着,全身紧张地痉挛一阵,双手交叉,捂着高耸的地方汨汨流出的鲜血,弯曲洁白的双腿,缓缓地裂开嘴,闭上眼,栽倒在地上了。

「姐姐!」16岁的淑萍眼看姐姐中弹,分了一下心,结果,噗!一枪正中她刚刚隆起不久的右乳。「哎唷!」淑萍全身一震,后退两步,左手扔了枪,捂住了右乳。鲜血汩汩地从她纤细的指缝流了出来。地上那个黑影哪会错过这个机会?他一滚过来,掀开了淑萍的超短裙,朝里面就是两枪!「噗噗!」

「哎呀打人那里!」淑萍羞臊地大叫,双手一下就捂着阴部,臀部拱动着抽搐挣扎。她毕竟是个妙龄的16岁少女,只见她摇晃着支持了一下,终于慢慢倒下。她的双腿蹬踢着,直到蹬直,开始断气。

张洋把温惠萍摆到浴室旁边的按摩床上。苗条的姑娘硬硬地俯卧着,全身因为极度兴奋的紧张而汗湿,修长的双腿浸在血泊中。她的小嘴微微张开,秀眉紧蹙,长睫毛的双眼无神地张着,几丝头发贴在她汗湿的前额。解开她的军装,胸罩被染得红红的一片。一按后面的搭扣,就显出了19岁少女的乳峰,洁白浑圆地隆突,乳晕还是浅红色的,乳头小巧,两个红色的弹孔出现在她的左乳头下面和右乳头上,还在冒血沫。解开少女腰伴的扣子,拉下她的牛仔短裙,扯下她的长丝袜,修长的玉腿就显示出来了,这是个好会保养的小女兵。他把惠萍的白色少女三角裤脱了下来,姑娘的阴毛不是太密,小阴唇还是浅红色的,阴蒂突了一点点出来。阴道口有一点爱液,大概是双乳中弹太舒服的刺激,让她的爱液都泄了出来。分开她的双腿,姑娘的处女膜没有了,大概有过性生活了。但是,这个少女实在太美,张洋忍不住了,举起她洁白的美腿,钢枪一下就捅到底,爽!原来里面已经灌满了爱液!他兴奋地抽插着,一边吻着少女的樱唇,虽然少女曾经有过性生活,但是毕竟还是个妙龄少女,她的男朋友大概没上过她几次,阴道里面还是紧紧的。张洋换了两个姿势,最后用一个甜甜的吻封住姑娘的嘴唇,全身一震,就抽搐着开始射精了,把一大股一大股浓浓的精液灌满了惠萍的阴道。
张洋轻轻转出门,一眼就看见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在灯柱旁边,苗条娇小的身形特别动人,她就是丽仪了。这个美丽的18岁小女兵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瓜子脸下巴上有颗动人的小痣。张洋悄悄扔了一块石头在她附近,她一惊,马上闪进黑影,过了一阵,没有动静,就骂了句:「神经病……」双手握紧了枪,向张洋这边搜索过来。等她靠近,张洋一钩她的脖子,就用塞嘴毛巾捂着她的嘴,把她拖入了刚才享受惠萍的房间,把她推倒在床上。丽仪拼命挣扎,张洋紧紧压着她,一手却在她身上乱摸。丽仪虽然勇烈,但她毕竟是18岁的大姑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全身摸过,很快就乏力了,胸脯起伏着喘气。张洋几下就撕开了她的军衣,丽仪又挣扎,张洋只好一拳把她打晕。很快解开了她的乳罩。丽仪鼓鼓的双乳成优美的碗状隆起,乳晕还是很浅的红色,乳头小小的粉红色。解开牛仔短裙,把丝袜撕开,再把她的丝质内裤拉下来,显出她修长洁白光滑的双腿,短短的阴毛微微盖住阴部,阴蒂隐蔽在阴唇里面,阴唇修长的,有点像在乐城山享受过的丽华,处女膜是双孔的。这个美丽的少女阴部保养得很好,全身粉白,跟玉雕一样美。张洋解开衣服,缠着她的双腿,摩擦着,虽然刚刚才射过精,但是在这么美的少女身体上一摩擦,钢枪又硬了起来,顺着丽仪光洁的美腿滑行,轻轻把钢枪插进了丽仪的阴唇之间,然后分开她双腿,向前一挺,就插穿了姑娘的处女膜,进入了这个18岁美丽的小妹妹的处女阴道。丽仪只觉得下身一痛,醒了过来,发现已经被插入了,她哭了,想挣扎,但是被张洋压着,很快地插入抽搐冲刺,「射给你!射给你!」张洋把钢枪捅到最深。丽仪的阴道不是太长,钢枪没法全部插入,不过,已经捅在子宫颈口了,又是一阵极其快美的抽搐,张洋开始射精,再次把精液灌满了一个妙龄少女的阴道。丽仪被奸呆了,张洋趴在她身上享受完以后,把已经软化的钢枪抽出来,丽仪还仍然呈大字形躺在那里。张洋顺手朝着她的阴蒂就是一枪。「嗯!呀!」丽仪双脚缩了起来,然后拼命挣扎,在另外一次强迫的高潮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这个美丽的小美眉就在失身之后被枪杀了。

李维英和黄莺莺在另外一边搜了一通,回来找丽仪,没找到,就一前一后朝自己的房间走过去。莺莺先跑上楼梯,看见房间没开灯,就问:「维英,你看到丽仪没有?」

维英说:「没有啊,刚才她在后面掩护,为什么没有回来呢?」

莺莺忽然感觉好像楼梯下面有动静,她往下一看,只见几朵红花开放,然后是低沉的噗噗几声!「哎哟唷!为什么打人家这里!」她的西装短裤裆部开了好几个洞,血尿顺着她修长洁白的美腿流了下来,她的纤腰一扭,那只有大姑娘才能体会的少女特有的快美立即让她羞疼万分。她红了脸,快感汹涌,全身发软,痉挛着,挣扎着,慢慢栽倒在楼梯上,然后就滚了下楼梯。

李维英很机警,听见黄莺莺的叫声,就知道她遭到毒手了,马上不上楼梯了。她跑到楼外,攀上外墙的脚手架,上到二楼,轻轻把窗门一推,就跳进去。谁知道,她在窗台上刚要往下跳,一支枪的一个长点射,不偏不倚从她牛仔短裙的丝袜中间那鼓鼓的地方下一点射了进去,血尿立即狂喷而出。苹果脸的姑娘李维英羞臊地尖叫一声:「哎呀唷!为什么打那里啊!」她又羞又痒,扔了枪,双手捂住阴部,血尿立即从指缝渗出,她踉跄了两步,一脚踏空,倒下了。她只是蹬踢抽搐了几下,就在一个只有妙龄女生才能体会到的高潮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张洋开了灯,才有点后悔,因为李维英和黄莺莺都是美女,身材茁壮修长,双腿光滑,有点后悔射烂了她们的阴部,应该留下至少一个,让他再射一次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