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嫂嫂睡个好觉
嫂嫂睡个好觉

嫂嫂睡个好觉



我出生在一个高干家庭,自幼就娇生惯养。哥哥去年娶了梅姐为妻,梅姐今年才二十五岁。一米六四的身高,丰满的胸脯修长的双腿,火辣辣的眼神,俊俏的脸蛋。自打我第一次看到她,我就有了想干她的想法。但苦于她是我的嫂子,我不得不收俭这种想法。但我一直都把她当作我手淫的对象。平日里我对她很有礼貌,而且很会讨她的欢心。由于我家房子很大,她和我哥都住在我家。只是不是在一个屋罢了。一天我在外喝了少许酒回来,进屋后我就打开电视,恰巧我屋的电视坏了,我就到哥哥的房内去看他家的电视。只见嫂子一人在家,因为哥哥今天晚上恰巧是夜班。只见嫂子穿着睡衣在她的床上,一边织毛衣一边看电视。

愉巧电视剧中的男女主人公在床上热烈的拥抱着,亲吻着。看得我的老二不禁硬硬的支起。我偷眼望一望俊俏的嫂子,只见她脸色腓红,不过她的眼睛还是没离开电视镜头。我当时真是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窜到她的身边,把她搂住压在床上,使劲地亲吻着她。她连连说:“不要——啊——不要——我是你的-嫂——子——我们不能这个样子——”。我说:“梅姐,我爱你,我一直喜欢你,你今天就从了我吧!”我不容她辩解,开始撕开她的睡衣,抚摸她那柔嫩的身子,直到她不再使劲挣扎,而且有些就势搂着我的腰部,她的下身的淫水也被我摸得流了出来,我把赤裸的她塞进被窝,我也脱光我的衣服钻进了她的被窝,用手指抠着她那已经发河的骚穴,她被我弄得不再保持矜持了,哼哼唧唧地闭着眼睛,身子不停地动作着。我调笑说:“怎样,我亲爱的的嫂子”。她脸色通红地说:“你——你——快点进来吧——我受不了了——”我一边不停地抚摸着她,一边把老二狠狠地插入她的小穴里,我的鸡巴在嫂嫂的逼里简直是如鱼得水,我使劲的插着她,她不停地喘息着,看着她那浪劲我越操越有劲,干得她也美极了。我淫荡地说:“今晚我要操死——你这浪逼——啊——啊——”只见她被我操得浪声浪气地回答说“——啊——你好棒——嫂子我-今天——就-奉陪到底——让你操死我——我——我愿意你操我——啊——啊——啊——”经过一阵激烈的撕杀,我俩都达到了高潮,我的身子一阵抽畜,把精子都射进她那早已令我想往的小穴里。

我翻下身去问她:“梅姐,怎样-?”只见她嗔嗔地冲着我说:“你可真坏,你竟敢操你的嫂子——”我说:“我操你毕竟是肥水没流外人田,谁让我的梅姐这好看?我什也不管了,我就是想操你,我的好嫂子——”我把她再一次压地身下……那晚我俩干了好多次。我一直拥着我的嫂子。躺在本来属于哥哥的位置,在以后只要哥哥上夜班,我都会偷偷溜进嫂子的被窝,玩弄着她的身子,操着她的骚逼……她也很愿意让我操她,她对我悄声说:“你把嫂子我操得好爽,嫂子我这辈子都甘心情愿把我的身子给你,不过你今后一定要好好对我”,我笑着说:“我会的,我的好嫂子,你这个小浪逼……”每当我调笑说她时,她总会撒娇地扑向我,“你可坏死了……”然后就钻进我的怀里……自从我上了我的嫂嫂梅姐之后,我就一发而不可收,几乎一天不操她,就好象丢了魂似的。而我也尽力躲避哥哥的眼光,也知道操了自己的嫂嫂有些理亏。但是老二却不给自己作主,而且嫂嫂撩人的小俊模样,在床上让你操她时的浪劲,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有一天哥哥有些喝醉了,我就趁他睡熟之际,我就悄悄地溜进哥哥的房间,钻进嫂嫂的被窝。抱着赤身裸体的嫂子,把硬硬的鸡巴插入她的骚逼里。梅姐有些惊慌,悄声对我说:“你这个死鬼,你哥哥就躺在身边,你还敢操我,你真是活得不耐凡了。”我喘息地说:“——梅姐,我想你这个小骚逼,我再也离不开你了,我要一天不操你,比死还难受,我还再乎什呢?”我开始用力地抽射着她的淫穴,她被我整得也忘乎所以了,浑然不顾躺在身边的丈夫,开始动情地高高地搠起屁股迎合着我的大力抽射,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喘息着呻吟着:“啊——啊——啊——好弟弟——好老公——嫂子我也离不开你,我愿意你每时每刻都操我——”。我忘情地操着她的淫穴。“我的好嫂嫂,我永远也操不够你——”。在大概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后,我把精子灌满了嫂子的淫穴里,望着有些恋恋不舍的俊俏的嫂子,我悄声对她说:“梅姐,我要回我的房间去了,明天我还要你,我的好宝贝。”说着我亲吻了一下我刚刚操完的湿渌渌的骚穴,钻出嫂子的被窝,回到我的床上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