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王占有奸尸
王占有奸尸

王占有奸尸

在都市边缘无边无际的原野深处,在一座可怕的院落中央十分剌眼地呆立着一根耸入云天的、怪物般的大烟囱,烟囱的最顶端好似一个黑乎乎的大肛门不停地喷吐着浓烈的、剌鼻的烟气,那是曾经活力四射的、不知疲倦的、忙忙碌碌的、野心勃勃的我们的同类最后的、最为无奈的表现形式,一切从此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大烟囱的下面是一座巨大的有着四个入口的焚尸炉,这里便是那个吐着烟气的怪物的大嘴巴,猪肉拌般的尸首横陈在闪着幽暗的油渍光亮的铁床上,穿着一身裹尸布般服装的火化工仿佛是地狱里的小鬼般地面无表情的触动着铁床顶部的绿色按钮。“轰隆”

  一声,焚尸炉的大铁门突然咧开红红通的大嘴巴,里面的烈焰散发着灼人的热浪仿佛即将从大嘴巴里喷涌而出,还没容人回过神来,挂满油渍的铁床以惊人的速度不可阻挡地滑向怪物贪婪地嘴巴里,娇嫩的血肉之躯顿时被熊熊的烈焰所吞没,痛苦地抽动着。“咣当”

  一声,怪物心满意足地闭上红血的大嘴巴,发出幸福的轰鸣声,一边嚼着嘴巴里面的美味佳肴一边轻声地哼唱着。

  十余分钟之后,地狱里的小鬼之一、一个普通的火化工、幽灵般的王占有拎着一根乌黑的大铁棍悠然自得地伸进怪物的嘴巴里狠狠地捅扎着那具早已面目全非的尸体,帮助怪物把食物搅开、捅烂以便于尽快将其吸收、消化。当确认尸体已被彻底搅烂之后,小鬼王占有抽出大铁棍“叭”

  地一声丢在墙角里,然后操起双膊兴灾乐祸地望着怪物继续吞食着尸体。约莫三十多分钟之后,小鬼王占有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只铁蓝子塞到怪物的下巴底下,然后再次启动一个按钮,饱餐一顿的怪物渐渐安静下来,吧嗒着厚重的嘴唇品味着尸体的余香。小鬼王占有不再理睬怪物,拎着冒着青烟、盛满碳灰的铁蓝子信步走出门外,他冷漠地低头瞅了瞅手中的一张小纸条,然后抬起头来望着焚尸炉门外的众人冷冰冰地吼叫道:“13号、13号!”

  “孩子他爸!”

  一位披头散发、双目红肿的中年女人闻言不顾一切地挣脱开众人的搀扶一头扑向灼手可热的铁蓝子:“孩子他爸,你死得好惨啊!”

  王占有将铁蓝子往他人手中一塞头也不回地溜进焚化间。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从焚化间仅仅一墙之隔的告别大厅里传来一阵女童嘶心裂肺的哭号声,王占有若无其事地推开隔断间的大门,只见大厅的中央放置着一口刚刚送进来的木棺材,里面盛放着一具僵挺的尸体,一个痛苦不堪的男人抱着号哭不止的女童附在木棺材盖上久久不肯离去,女童张着小手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妈妈,而男人则声音低沉地、语无伦次地、极其单调地重复着一个字:“琴儿,琴儿,琴儿,……”

  王占有默默地走到木棺材前漫不经心地瞅了一眼里面的尸体,突然,王占有那永远都是冷漠的眼睛里仿佛中了魔法般地一眨不眨地呆呆地傻瞪着:木棺材里的女尸生着一副旷世的美丽容颜,厚重的、乌黑的、秀长的美发缓缓地舒展在短窄的双肩上,惨白的脸颊上一双曾经无比俏丽的美目微微地闭合着,腻嫩的脸蛋上抹着淡粉色的、香气喷发的胭脂,女尸的上身裹着一件贵重的蓝呢色外衣,最令王占有垂涎的是在女尸的左手腕上戴着一块名贵的、闪闪发光的上海表。

  “同志!同志!同志!”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手里捏着一张纸条颤颤微微地走到王占有的身旁:“同志!”

  王占有终于在老人频繁的呼唤声中苏醒过来,他没好气地接过老人递过来的死亡证明,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表格里缭草地填写着:肖琴,女,27周岁,××××年×月××日死于煤气中毒。

  唉,好漂亮的少妇啊,年纪轻轻地就这么死掉了真是太白瞎啦!王占有一边看着死亡证明心里一边暗暗地嘀咕着并且不时地偷偷地飘一眼木棺材中的女尸:真美啊,简直馋死我啦!

  “同志,我儿媳妇的尸体什么时候才能火化啊!”

  老者怯声声询问道。

  “嗯”

  王占有把死亡证明送还到老人的手里再次贪婪地斜视一眼美丽的女尸,一种不可告人的歹念立刻涌上心头,他沉吟了一会慢声细语地说道:“这个,这个吗!看来今天是够呛啦!”

  “哎唷,同志!”

  老人诚恳地说道:“同志,照顾照顾我们吧,请你们尽快把尸体火化掉算啦,要不,你看看!”

  老人擦了一把满脸纵横的泪水指了指拽着棺材久久不肯离去的那对可怜的父女两:“把尸体烧掉了,他们爷俩也就算彻底地死了心啦,否则,他总是恍恍惚惚的,以为人还没死呢,总是抱着孩子没完没了地哭哇、哭哇!唉,人业已死啦,怎么哭也不能哭活了啊,如果总是这么哭下去,把几岁的孩子哭坏了那就更惨啦,这可真是卖一个搭一个啊!同志,求求你啦,请尽快把尸体火化掉吧!”

  “哼”

  王占有从鼻孔里哼哼一声:“你这个老同志啊,真是站着说话不知道腰痛,你看看吧!”

  王占有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告别大厅里面横七竖八地摆放着的一排又一排的尸体:“同志,现在武斗正打得热火朝天的、难解难分的,每天都有许多革命烈士送到这里来火化,他们应该优先,这可是单位领导的命令啊!”

  “同志,请照顾照顾我们家的特殊情况吧!”

  “嗨,你啊”

  王占有不耐烦地说道:“干什么事情都得有个先来后到哇!”

  “同志,照顾照顾我们吧!”

  老人几乎是以哀求的口吻乞求着:“同志,我儿子上夜班,晚上只有媳妇一个人在家,昨天晚上,嗨,昨天晚上她下了班迷迷糊糊地烧了一壶热水,自己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就睡着啦,结果,结果,水很快便烧开啦,扑出来的水喷灭了燃烧着的煤气,结果,结果啊,唉,她被不断喷射出来的煤气给,给,给薰死啦,……唉,好在我的孙女那天没在家,在我那里,否则,那就更惨啦,……”

  铁石心肠的王占有无动于衷听着老人的唠叨:“不行,必须按规定办事,排号,老同志,你要理解我们的工作啊,一具尸体至少得需要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火化完,现在是非常时期,火化场的职工都上街游行去啦,只留下我们这几个人,既要抓革命,还要促生产,整天屁股朝天地忙活着,炉子坏了也找不到维修工,现在只有一台炉子能够勉勉强强地工作。老同志,你算算看,这一天八个小时工作的时间最多也就能烧完七八具尸首吧!请你理解我们的难处!”

  说完,王占有再也不理睬可怜的、唠唠叨叨的老人皱着眉头冲着身旁的一个年青工人吩咐道:“小李,快把这具尸体推到停尸间去!”

  “是!”

  年轻的、刚刚走马上任的火化工爽快地答应一声便与另外一个从农村招聘来的临时工推搡开痛不欲生的父女俩以及送葬来的亲属们毫不客气把那具漂亮的女尸推进大厅右侧的停尸间里,众人蜂拥着尾随在两个无情的火化工的身后,只听停尸间的大门“咣当”

  一声紧紧地关闭上,任凭人们如何拼命地敲打,厚重的铁皮门纹丝不动。

  黑沉沉的夜幕缓缓地笼罩在郊外火化场的上空,几位劳累了一天的火化工迈着疲惫的脚步,带着一身剌鼻的烟油味登上驶向市内的最后一趟班车,轰轰隆隆地饱餐了一白天的魔鬼哼哼叽叽地喘息了片刻便吧嗒着挂满油渍的大嘴进入了妙不可言的、只有魔鬼才有的梦境里,空旷的火化场顿时可怕地沉寂下来。

  突然,一道幽暗如豆的昏光在火化室的门口忽闪忽闪地摇晃着,一条狭长的、歪歪邪邪的鬼影像个可怖的幽灵般地从虚掩着的门缝里飘进了停尸间。

  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停尸间里骤然间涌进来一道暗弱的、时闪时现的、在数十具死魂僵挺的尸身上不停地移动着的鬼光。一张张令人毛骨怵然的、奇形怪状的死人脸在这股鬼火的照射下纷纷曝光:跳楼自杀者摔得面目全非的、血肉模糊的脑袋、卧轨者被火车巨轮碾压得粉碎的头部、武斗者被机关枪掀掉大半部的头颅、不慎被人从脑后遭到闷棍一计重重的猛击、呈现着烙饼状的、残缺的头部、一刀被砍下鼻子两只血淋淋的鼻孔明晃晃地冲着天花板,因极度痛苦而咧开到极限的嘴巴、一枪给击穿右脸,整个眼珠翻滚出来搭拉在右耳上!……“他妈的,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可真恶心人啊!”

  握着手电筒的幽灵恶声恶气地谩骂着:“这个完蛋的、什么事情也做不好的小李子,他把我的美人放到哪里去啦!真他妈的让我好找哇!”

  幽灵握着手电筒的手微微颤抖着急不可耐地直射到对面惨白的墙壁上,透过反射回来的那点可怜的余光,我们终于隐约看清了王占有那野兽般的面容:猪腰子般肿胀的肥脸上极不协调地悬挂着一对行将滚落下来的、玲铛般的牛眼珠在黑暗的停尸间里闪着可怕的白光。厚厚的、向外翻卷着的两片大嘴唇不停地抽搐着,带动着脸上死人般的肌肉微微的扭动着。

  “啊”

  黑暗之中,幽灵王占有无意之间触碰到一具无主的、氓流的尸身:“啊,这是什么,吓死我啦!”

  嘿嘿,幽灵也有恐惧的时候,那具四仰八岔地瞪着一双绿眼的、断了一支左膊的尸体的确把幽灵王占有吓出一身冷汗,他下意识地擦了擦涌出来的汗水继续缓缓地向前移动着:“哦”

  王占有刚才惊惧的眼睛突然一亮:“哈哈哈,这里还有一个小嫩瓜呢!”

  王占有伸出粗硬的大手一把按在一具女童的尸身上:“啊,我想起来啦,这个小女孩是今天上午拉来的,据她的父亲讲这个短命的小家伙十分意外地死于心脏病!”

  说完,王占有将手电筒放置在女童的尸体旁腾出两支手来疾速地解开女童的裤带:“唉,真他妈的不好弄哇,这个小家伙死得太突然,胳膊腿一点也没放平,东伸一下胳膊西踹一脚的,来,我给你按平,否则明天可怎么往炉子里塞啊!”

  王占有一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一边拼命地按压着女童僵硬的、但却是极其稚嫩的尸身:“嗨,不好办呢,太硬啦!”

  王占有绝望地擦了擦额头不断渗出的汗水,一只手已经滑到女童的下体:“啊,好凉啊,不过倒挺滑溜的,来”

  王占有再次操起手电筒向着女童的下体照射过去:“嘿嘿,好嫩的小屄啊,又白又细,摸一把光溜溜的,好爽,来,让我亲一亲吧,我的小乖乖!”

  说完,王占有俯下身去,厚厚的大嘴唇紧紧地贴靠在女童那冰冷的小阴部大口大口地吸吮起来:“嗯,不错,还是嫩瓜香啊!真好吃!”

  王占有咬紧牙关,脸上的横肉可怕地扭曲着,一根手指恶狠狠地捅进女童娇嫩的阴户里长长的手指甲放肆地抠挖着女童狭窄的阴道:“他妈的,咋这么紧啊,嗯,使劲、使劲,操的,今天我非把你的小屄捅烂不可!”

  咕叽、咕叽、咕叽,王占有的手指在女童的阴道里不停地搅动着,一股股腥红的血水从女童微微洞开的阴门里缓缓流淌出来,顺着冰手的小白臀漫浸到惨白的尸布上,王占有伸出暗红色的大舌头贪婪地吸吮着女童的分泌物:“好吃,味道真纯啊,哈哈哈,还没到十岁的小女孩让我给开苞啦!”

  王占有正得意忘形地吸食着女童的处女血,突然之间他想起了什么:哎呀,光顾他妈的高兴啦,正经事差点没忘掉啊,我的美人呢,对啊,我得抓紧时间去找我的美人啊,她还有一块名贵的、需要凭票供应的上海表呢!想到此,王占有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来:“对,赶紧找我的美人去吧!……小朋友,再见!”

  说完,王占有抓过一块白布将被他肆意蹂躏一番的女童紧紧地盖裹住然后操起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停尸间的最为阴暗的地方摸索而去!

  “啊”

  当王占有再次掀起一块白布时,他的眼前顿时一亮:只见白天送来的那具因煤气中毒而意外死亡的妙龄女郎正平静地仰躺在冰冷的铁床上,那迷人的娇艳之色哪里像是一个死人啊,这分明是一个正在作着好梦的睡美人吗?

  王占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顾一切地扑向女尸:“啊,我的美人,我的美人,你让我找得好苦哇!”

  说完,幽灵王占有张开大嘴巴压在女尸秀美的脸颊上胡乱地亲吻起来,女尸原本洁白的脸蛋立刻挂满女童腥骚的处子血。王占有兴奋异常,叼住女尸两片珠唇忘情地狂咬着,厚厚的嘴唇以及血红的大舌头上很快粘满女尸的口红,混合着刚才吸吮女童的处女血一同吞咽到肮脏的肚子里。

  “啊,真美啊!”

  王占有发自内心地、由衷地赞叹着,同时他丝毫也没有忘记打掠我们可怜的死者,他伸出一支手非常轻松地将女尸左腕上那块闪闪发光的上海撸下来套在自己粗黑的手腕上:“啊,我的美人,这块上海表就当是你送给我的见面礼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谢谢啦,谢谢啦!”

  说完王占有开始扒女尸的蓝呢子大衣:“唉,我的美人啊,这么贵重的衣服烧掉太可惜啦,还是送给我吧!我整理整理把它送给单位里新来的,那个坐办公室的小骚屄,保准能让她喜得心花怒放,然后么,然后么,嘿嘿,……”

  王占有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很快便把美丽的女尸扒剥得一丝不挂,精赤条条地横陈地尸床上,王占有手中的电筒缓缓地在女尸的身上游走着,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女尸,仿佛是一位痴迷的艺术家以极其在行的目光欣赏着一件稀世的珍品。

  女尸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十左右,丰硕饱满,一对圆浑的大乳房像两个小山丘似地耸立着,我们的幽灵王占有伸出微微颤抖着的手掌嘴角里流淌着大滴大滴的口水,死死地掐捏着两只娇嫩的小山丘,肮脏的、粘满女童尸体血污的大舌头缓缓地吸吮着女尸异常艳美的小乳头,然后,幽灵王占有的那只粗手顺着舒缓的山坡一路直下,很快便来到一片茂密的大森林:“嘿嘿,好浓密的阴毛啊,毛管又粗又亮,真是绝世的珍品啊!”

  女尸腻白的阴阜上生长着一片标准的、呈倒三角形的阴毛,王占有津津有味的抓挠着,并且将遗落下来的几根毛发塞进脏乎乎的大嘴巴里:“啊,哇,好光滑的阴毛啊,弯弯曲曲的,真是柔软无比,如果能放点豆油、加点精盐、撒些味素扔在油锅里煸炒上一会那味道一定会更美的!”

  “嗯”

  王占有的手不知什么时候移动到女尸修长的大腿上,白嫩的皮肤在幽暗的电光下透射着诱人的柔光,发散着令王占有着魔的体香,王占有已经不能自己,不得不低下头去疯狂地啃咬着女尸丰满无比的大腿:“唉,这么美丽的大腿我活了四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过呢!”

  随着不停地啃咬和不断地抚摸,王占有胯下那个不知搞过多少具女尸的阳具此刻已经是忍无可忍、蠢蠢欲动,他站起身来,解开裤带掏出坚挺异常发着暗光的大阴茎:“美人,我来啦!”

  说完,王占有纵身跳上尸床上,分开女尸那两条壮硕的肥腿,一个盖世无双的大阴部呈现在幽灵王占有的眼前:浓密的阴毛下两片秀美的大阴唇若隐若现,肥壮的阴蒂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闪耀着诱眼的光芒,挑衅似地微微抖动着,王占有伸出一支手拽开两片湿乎乎的大阴唇,那深不可测的、红通通的大阴道顿时洞口大开,放射着令人着魔的腥骚气味。王占有心里乐开了花,紧紧地握着火星四射的大阴茎“扑哧”

  一声插进女尸的阴道里,随即便狂放地抽送起来。冰冷的女尸遭受到王占有猛烈的撞击不停地前后移动着,王占有的大阴茎频繁地进出于女尸的阴道,手指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女尸肥美的大阴唇:“嘿嘿,他妈的,死了这么长时间啦,还有热乎气呢,特别是小骚屄里面,还是那么软嫩,光滑!好,看来我这个人还真挺有艳福的呢!”

  咕叽、咕叽,王占有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大阴茎狠狠地撞击着女尸秀艳的阴部,发出清脆的咕叽声,回荡地阴森可怖的停尸间的上空。

  王占有越干越兴奋,越干越过瘾,越干越忘乎所以,因过于激动,王占有渐渐忘记了眼前与之交合的乃是一具没有任何生机的僵尸,而是一个活着的绝色美人:“美人,我的美人,快啊,快动啊,我要射啦,快,快动啊,我要射啦!”

  王占有兴奋到了极点,死死地抱住女尸香气四溢的脑袋疯狂地亲吻着,厚重的大嘴唇生硬地拱开女尸香艳的珠唇,长长的大舌头伸出女尸余热尚存的口腔里肆意吸吮着,女尸赤裸的、尚未完全僵硬的身体微微地抖动着,长长的秀发不停地摇晃着,在停尸间白森森的墙壁上映射着一个活着的男人与一个死去的女尸疯狂交配的、严重变形、扭曲的超现代派夸张画。

  “哧!”

  由于幽灵王占有动作太大,一股腥臭的气体从女尸的肛门口喷泄而出,一时间呛得王占有晕头转向,不得不屏住呼吸。

  “嗯”

  还没容王占有回过神来,正被他胡乱狂吻不止的女尸突然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便咧开嘴巴一脸痛苦地呻吟起来:“嗯,嗯,嗯!”

  “啊,这?”

  王占有见状顿然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放开女尸的脑袋,淫液淋漓的大阴茎鬼使神差般地停止了插送,两只肆无岂惮的粗手也停止了抠摸抓弄,一对牛眼珠呆呆地望着微微扭动着腰身的女尸。

  “嗯,!”

  女尸继续缓展着赤裸的尸身,并且将两只手放置在胸前:“唉,好痛啊,好痛啊!”

  “啊”

  王占有惊叫一声,一头从尸床上栽倒在坚挺的水泥地板上:“啊,不好啦,诈尸啦,死人被我操活啦!”

  尸床上的手电筒受到振动缓缓地滑落下来,不偏不倚,正正好好扣砸在王占有肥大的、酱块般的脑袋上:“啊,饶了我,饶了我,饶了吧!”

  王占有捂着脑袋厥着屁股拼命地乞求着,一股股腥骚浑浊的尿液不可遏制地从龟头处流淌出来,顺着裤角滴哒滴哒地滴落到水泥地板上,结满污垢的地板上很快便形成一片亮晶晶的小水洼。

  “嗯”

  女尸继续痛苦地呻吟着,慢慢地翻身坐起,瞪着惊异的目光望着尸床下面的王占有:“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女尸低头看了看自己赤裸着的身体,又环顾一下漆黑的四周:“嗯?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啊?”

  “姑奶奶,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女尸发觉自己的下身有些湿滑,伸手一摸,顿时明白了一切,不觉秀颜大怒纵身跳下尸床:“流氓,坏蛋!”

  女尸怒不可遏地拣起地板上的手电筒冲着王占有的脑袋狠狠地猛砸过去。

  “咔嚓”

  一声,手电筒重重的击打在幽灵王占有的酱块脑袋上,“哗啦”

  一声,手电筒的玻璃镜面化为粉沫。

  “啊”

  王占有惨叫一声,随即便昏死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在哪啊!”

  女尸在漆黑的停尸间里徘徊着,很快便将自己的衣服一一找寻回来胡乱地套裹在赤裸裸的、没有一丝暖意的身体上:“唉,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啦,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女尸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拣起被摔碎了镜片的手电筒开始寻找逃出去的路径:“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厨房里面还烧着水呢,唉,恐怕早就烧干锅啦!我的赶紧回家”

  复活的女尸活像一只没有脑袋的苍蝇般地在赅人的停尸间里四处乱串,最后终于推开停尸间沉重的大铁门头也不回地一路狂奔而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