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莲寺外传
红莲寺外传

红莲寺外传

话说赵倩在红莲寺中。得法空大师调养。身子已慢慢复原。看看离产期已过二九之期。

  体力也已恢复。一晚睡得正香。忽觉双乳发胀,奶头奇痒,就如有只蚂蚁在奶孔里钻来钻去。赵倩半梦半醒间用手摩挲。奶痒稍减,乳胀不休,放开手才睡一会。奶头又痒。赵倩从梦中醒来。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审视四周无人。遂解开衣服。用手捏住奶头,上下拉动。

  立刻不痒。放开手又痒,只好用手捏住奶头。翻身睡倒。弄得两个奶头勃起又肿又硬。

  快到天亮时,双乳已胀得厉害。只得用手捂住慢慢揉搓。如此捏住奶头捂住乳房揉到天亮,原来赵倩产后开始回奶。在红莲寺里调养期间。经常吃山鸡野兔。体力恢复。营养过剩。就自然开始发奶。赵倩本无经验。哪里知道。只觉双乳胀大。人前不雅。所以不敢起床。小沙弥送过鸡汤来。赵倩也是半躺在床上喝了。喝完鸡汤。只一刻时光。就觉双乳肿胀得更加厉害。胀得有点疼痛。

  奶头勃起,倒是不痒了,但是很硬。赵倩捂着胸。不敢仰躺,侧身睡下。悄悄的用手轻抚。只盼早点消了肿就好。此时正值白天。也不敢解开衣服偷看。

  到得中午。胀得越来越厉害。竟是不能用手碰了。身子一动牵着两乳。也是痛不堪言。

  不由得哭了起来。小沙弥送饭过来。见此情景。急报法空大师。法空大师问了一下。也是不明就里,带了那小沙弥迳自往赵倩住的偏房而来。见赵倩侧身往里躺着。双肩抽动,显是哭过。上前打了个讯“阿弥陀佛,女施主身体不适,请告老衲。”赵倩哭着只不答言。良久方才红着脸轻轻说了出来。“多谢大师。小女子只是有点胸痛。”法空大师问道“女施主可是有点胀么?”赵倩默不作声。

  只是点了点头。

  法空大师见此情景。心已明白。知道赵倩回奶。苦于婴儿夭折,奶水吸不出来。充盈在乳房里。法空大师思索半响说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女施主不妨转过身来。让老衲帮你瞧瞧。”赵倩不语。想起要解衣宽带。袒胸露乳。不由心里犯难。绯红了脸。

  法空大师吩咐沙弥关了门窗,微笑着念了句佛。说道“女施主不必犯难,尽可把老衲当成亲人。老衲曾给女施主疗伤。也不见得有事”赵倩听得,遂把个身子慢慢转了过来。双乳疼痛,不能坐起。只勉强把个身子半依在床头。红着脸不作声。竟是半天不敢解衣露乳。要知赵倩虽已是女人。却只性交过一次。还是被强奸的。哪有胆量当着两个生人的面露出双乳。眼睛盯着床头。只是流泪。法空大师又念了句佛说道“我佛云:生亦空空。

  死亦空空。无男无女。非男非女。此时施主不是女。老衲不是男。何惧之有?”遂伸过双手。上前来解赵倩身上的僧衣。赵倩因为走得慌忙。衣服又因产子而沾满血迹。早已丢了。

  平日里只得穿上宽大的僧衣。法空大师解开赵倩的衣服。露出胸前一对大奶。就见赵倩的两乳比原来大了一倍多。两乳红肿发亮,奶头高高勃起,赵倩没有挣紮。只是用手微微拥住胸乳。羞红了脸不敢擡头。法空大师用手搭上赵倩的乳房。觉得很烫。轻轻按了按。赵倩立刻痛叫一声。法空大师缩回手。退了一步。

  平静地说“女施主因为早产。这两天正是回奶的时候。施主不必多虑。老衲叫小徒吸出就可。”赵倩到此地步。也无办法。只得说道“全凭大师做主。”声音有如蚊吟。几不可闻。法空大师遂让沙弥上前吸奶。谁知沙弥害羞。不肯上前。

  只是嘻嘻而笑。远远跑开了看。法空大师无奈。说道“我佛云:我不入地狱。怎么可救众生平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女施主若不担心。由老衲来帮你如何?”赵倩露乳已久。心也平静许多。见法空大师如此说法,回道“全凭大师做主就是了”法空大师见允,就上前俯下身。

  轻轻分开赵倩衣服,赵倩依着床挺着奶,头偏到一边,先已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右奶被法空大师含住。轻轻吸吮。一股股吸力从奶头传到乳房。痒酥酥的。

  麻遍了半边身子。法空大师不蕴不火,只是轻轻吸吮。好在赵倩奶头已经变大。

  吸起来不费什么劲。赵倩只觉得右奶异常舒服。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头往后高高地仰起。双手已抚上法空大师的肩膀。吸吮良久。法空大师加大了吸力。吸了几口,吸得赵倩胸部直挺过来。双手不由地抱住法空大师的头。紧紧按在自己乳房上。再吸得几口,只听得赵倩嘤咛一声。甜甜的奶水直喷入法空大师的口里。

  法空大师不敢放开,无暇吐出口里的奶水,只得吞下肚去。不一会儿。已把右奶吸空。法空大师擡起头来。又轻轻的吸住了左奶。赵倩双手一直抱住法空大师的头。过了许久。

  法空大师又吸空了左奶。擡起头来微笑说道“阿弥陀佛,女施主已经好了”

  。赵倩双频飞霞。脸含羞涩。眼神流波。光如水融,听得法空大师说话,疾忙放开双手。扣上衣服。低声道谢。法空大师吩咐道“施主以后但凡发胀。尽可自己挤出。不碍事了。老衲告退。”

  吃过中饭。过不多时。双乳又胀。奶水自动溢出。胸前两团湿印。赵倩叹了口气,四顾无人。躲到墙角。解开衣服。自己捏住奶头一挤。只见乳汁直喷出来。赵倩营养好。奶水充足。挤了好一阵才挤空。心里非常烦闷。没有孩子却有奶水。又非常充足。不知如何是好。

  想起刚才法空大师帮吸奶的事。一股春意荡上心头。感念法空大师救命之恩。自己天天给他奶吃也是愿意。想到这里。脸上飞红。暗骂自己淫荡。赵倩在这里患得患失。自怨自艾。只觉得自己的奶白白挤了可惜。这一天下来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挤了几次奶。奶水竟是越来越多。挤得偌大个偏房湿了一地。

  话说法空大师吸奶一事。本无人知晓。怎奈那小沙弥年少不更事。回到厢房就说了出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沙弥的话就惹出一个淫僧来。这和尚法名净空。是法空大师师弟,本就偷偷念着脸庞佼好的赵倩,只是惧怕师兄。不敢胡来。听小沙弥把法空大师吸奶一事说得仔细。心道“好啊。没想到师兄竟也这般好色。倒先下手了。”心里留了念头。不动声色。

  到得晚上三更时分。净空和尚偷偷出房,见偏房窗开着。轻轻翻入。刚进房迎面扑来一股浓浓的奶腥味。夜色太黑。隐约只见一美人侧躺在床上。净空和尚蹑手蹑脚。靠近床前。并留心观察了退路。怕万一赵倩叫喊起来。亦可安然走掉。那净空和尚靠近床前,见赵倩由于天气炎热。就穿着僧袍。侧身躺着。净空和尚悄悄从背后解开了赵倩的腰带。原来那僧袍是没有扣子的。只是一条腰带束着。净空和尚解了腰带。轻轻掀开僧衣。赵倩立刻裸露了大半个身子。

  净空和尚感到血往上涌。阴茎立时变得坚硬。他知道行蛮不得。就学着法空大师慢慢靠了上去。用手轻轻一搭赵倩的香肩。只稍微用了点力。睡梦中的赵倩就翻了身。变成仰卧了。这样一来。就全身赤裸了。那僧衣是不会因为她翻身也跟着翻上来盖住的。净空和尚也不着急。慢慢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俯身上来。一只手捏住一个奶头慢慢捻揉。用口轻轻含住赵倩另一个奶头。一股甘甜的乳汁直流入口中。赵倩轻哼一声。却是没醒。赵倩此时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抱着儿子喂奶。儿子用口吸住她的奶头。麻酥酥的令她迷醉。她用手抚着儿子的头。任凭儿子的手捏住自己另一个奶头。这里净空和尚不动声色。只是轻轻吸着奶水。一只手悄悄地往下摸住了赵倩的阴户。用手掌慢慢摩挲。赵倩梦里的儿子突然变成了法空大师。见法空大师吸着自己的奶水。玩弄着奶头,一只手伸进自己的阴户。

  拨弄着阴蒂。赵倩娇羞无限,欲拒无力。只是喘着气。口里低低呻吟。享受着法空大师吸奶摸阴带给她的一阵阵快感。法空大师的手指这时探进了赵倩的阴道抠捏,赵倩感到法空大师把她送上了云端。胸部开始不停起伏,屁股一翘一翘向上迎合。只见法空大师吸完奶水,吐出奶头。翻身压了上来。分开自己的双腿。把一根粗大坚硬的阴茎慢慢刺进了自己的阴道。赵倩娇吟一声。被巨大的刺激弄醒了过来。看见一人正抓住自己的双乳。粗大阴茎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塞得阴道满满的。一股无法抗拒的快感弥漫全身,赵倩此时分不清是梦是眞。错以为是法空大师。只叫得一声“大师……”压住她的人不作声拼命地抽插。一波波快感立刻侵袭赵倩的神经。她低呼一声。双臂搂住了“法空大师”的脖子。“法空大师”也腾出手来紧紧抱住她的腰身。两人光裸的身子紧贴在一起。插了半个时辰,赵倩半闭着眼,目光迷离。口里叫着“大师……啊……啊……大师……好舒服……快……快……啊……”净空和尚来时吃了草药。阴茎历久不衰,平时修身连武。气力越来越长。赵倩没什么经验。哪经得起如此长的抽插。泄了三四次身。“法空大师”还雄风依旧。威风不减。赵倩舒服得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大师……啊……啊……不行了……你吃奶……”又过了半个时辰。“法空大师”突然发力。猛烈抽动起来。赵倩闭着眼,呻吟更急。“法空大师”见状怕人听见。急用手捂上赵倩的口。把赵倩拖到床边横着放下,把她双脚放在自己肩膀上。一手捂嘴。一手抓住一个乳房乱揉。自己站在地上拼命抽。赵倩被插得阴道水流如注。瘫软如泥。

  胸前流出一滩白色的奶水,“法空大师”再插得一阵。低吼一声。泄了出来。“爬上床来并头躺着。赵倩伸出双手把”法空大师“的头搂在胸前。用手捏着自己一个奶头送入”法空大师“的口中。此时”法空大师“疲累已极。静静地躺在赵倩怀里,拼力吸着她那甘甜的奶水。吸干一只赵倩又把另一只奶头送进”法空大师“的嘴里。直到鸡叫头次。”法空大师“才离开偏房走了。

  赵倩本不风骚淫荡,无奈从没被人如此吃过奶。今日被法空大师吃了半天。

  虽无猥亵之念,却勾起了赵倩情欲。爱潮总是不退。又没有闺中密友。到了夜里。情欲高涨,恣热如火。翻来覆去。无法安静。好容易捱到半夜,做起了风流鸳鸯梦,迷糊起来。哪能抗拒。终被净空和尚钻了空子。贪了一夜欢去。次日醒来。只觉阴户红肿。奶头隐痛。知是夜里疯狂所致。心里很是讶异。想那法空大师年已六十。竟如此强壮,必是从未碰过女人,修身养性之故。赵倩回想起”法空大师“昨夜雄风,暗笑法空大师平日持重,看似得道高僧,不曾想吃起奶来,很是贪婪。与日里全然不同。赵倩想起自己喂奶,羞涩起来。不禁脸红。不知何故,心里竟是甜丝丝的。夜里奶水被”法空大师“吃光。也是越来越多。起床不多时。奶已胀起。心想法空大师喜吃已奶。自也甘做奶娘。奶多无妨。全然没想到夜来竟是净空和尚,过了片刻。沙弥进来送早饭。又拿来几套僧衣。一个痰盂,原来法空大师知妇人挤奶。在庙里自不好看。多备几套衣服换用。奶水用痰盂盛着。夜前可倒。赵倩暗自感激接过这些东西。转身放好,又见那小沙弥盯着自己的胸部不动。立时明白胸前湿了一块。凉凉的。不由脸色绯红。知道小沙弥少不更事,没有邪念。况且自己的奶他早就见过。赵倩背过身子。却没生气。吃了早饭。看看周围无人。忙解开胸衣。把奶挤空,用痰盂盛着。换上法空大师送来的僧衣。把污了的衣服折起。傍晚可以出门洗净。到了傍晚。赵倩洗净了旧衣服。

  清了痰盂,却不挤奶。猜得法空大师夜里必来。感念他救命之恩,胜如再生父母。理应粉身以报。是以奶水流出便用衣服擦干净。却不舍得挤空。

  话说净空和尚得了便宜。白天心里忐忑。怕事败露。到了夜里。勉强躺了一会。想起赵倩娇嫩如水的身子,雪白高耸的乳房。再也按耐不住。偷偷出门。跳进了赵倩的房间。这晚赵倩还没睡。耳听得窗格作响。一人进屋。知是法空大师。心里羞涩。,心下狂跳。闭了眼睛不敢窥看。仰面躺着。听得法空大师轻轻摸上床来。也不作声。黑暗中一只手撩开自己的衣服。两奶袒露出来。一张温热的口紧紧吸住一个奶头……一手强力地抓揉自己的另一个奶。赵倩从傍晚就没挤过奶水。奶胀得很大。被净空和尚这一揉。奶水喷涌出来。喷了两个人一身一脸。

  落得满床都是。赵倩含羞叫了声大师。扭过身子。把净空和尚搂到怀里。一手抚摩着怀里的秃头,一手捧住奶往他嘴里直送。净空和尚贪婪地吃着奶水。手却摸到了赵倩下身。用一根手指探了进去。赵倩嘤咛一声。屁股扭动。把净空和尚抱得更紧。全身紧贴了上去。双腿夹在净空和尚腰上。屁股一耸一耸。因昨夜已被奸了一次,赵倩胆色已壮。纤手伸过,抓住净空和尚的大阴茎套弄。净空和尚吸空赵倩两奶。吃饱喝足。腾身翻起。挺抢大战。把个赵倩插得娇喘吁吁,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被净空和尚压在身下奸到半夜。

  将近五更。净空和尚推开赵倩回房。耳边一声”阿弥陀佛,“惊得净空和尚心胆欲裂。魂飞魄散。只见法空师兄端坐自己床上。问道”夜深人静。师弟通宵不睡。从何而归?“净空和尚惊魂不定。瞪目不答。法空大师紧问一句”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净空师弟从何而回?“净空和尚定了定心神。答道”深夜无寐,小僧山上转了一圈。劳师兄下问。不胜惶恐“法空大师知其所往,也不说破,道”既如此。师弟早睡。明天有事相烦师弟,老衲告辞“当夜无话。

  此日做完早课。法空大师来见赵倩说道”阿弥陀佛。敝寺有一清净之所。平时少有人来。闲人难到。想请女施主移居该处,不知意下如何?“赵倩见了法空大师。想起两夜缠绵。听得他如此吩咐,会错了意。以为怕事败露。选一清净之所。是长久之计。不觉脸红。低低应道”妾身为大师所救。此身可属大师,全凭大师安排。无有不从。“法空大师遂吩咐那沙弥悄悄带着赵倩离开偏房。离寺不远,有一石屋。依山临水,风景秀丽。却又砌得隐秘。由石所造,嵌入山坡。沙弥领着赵倩开门进了屋。

  唱个喏告辞回寺。赵倩身处清净之地,满心喜欢,住了下来。小沙弥每天按时送饭。法空大师又请来净空和尚道。”近日庙里香火不旺。香客稀少。老衲欲烦劳师弟下山化缘。以补寺里亏空,师弟不可推脱。即可下山。“净空和尚心里有鬼。虽然不愿。口里只得唱了个喏,应允下山。万分不甘。回忆起赵倩的妩媚娇啼,温婉可人。心中懊恼。明白师兄已经窥破自己的奸事。故意支开自己。想起赵倩甜蜜的奶水。从此就被师兄独霸。心里恶念陡生。恨道。你既不仁,休怪我无义。我不能亲近美人。

  你也别想。净空恶念既生。也不化缘。径直下山。直奔青州府而来。到夜里。摸到知府衙门。把一封告密信丢了进去。信中说起法空淫僧私藏民妇,强吃人奶。败坏佛们,亵渎神佛。天理不容。知府见信大怒。立刻调集捕快。前往红莲寺抓捕淫僧法空和淫妇。净空和尚买了几套俗家装束也偷偷潜回山上。躲到寺外。观看事色。随机应变。

  且说众捕快如狼似虎。蜂拥而来。进了庙门。也不参佛。也不拜神。凶神恶煞般到处搜寻女人。半天也是一无所获。就抓出法空大师。问他认罪。法空大师据理而争。从容应对。众捕快因为没找出女人来。佛门净地。不便用强。却想乘机勒索。发笔小财。是以虚张声势。大肆恐吓。

  做神做鬼。要砸烂神佛。法空大师是得道高僧。岂容毁坏佛像。厉声喝止。

  众和尚有懂武功的。奋起出手。将捕快痛打一顿。这些个捕快平日也就是作威作福。哪里有什么眞本事。被打得歪手拐脚。狼狈逃出。回到衙门,添油加醋。把个红莲寺说成山贼余孽。人数众多。今天幸亏跑得快。不然一个都回不来。知府大惊。因上次剿匪,匪首父子俱不见踪影,无一落网。原来藏在寺中,故此深信不疑。

  连夜发兵。直奔红莲寺而来。所谓秀才遇着兵。有理讲不清。官兵呼啸而来。把个红莲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法空大师见来了官兵。大吃一惊。

  出门迎接。领军游击见和尚出来。高呼一声杀。法空大师不及躲避。右臂被一刀砍断。昏死过去。众和尚拼力抢回。关了大门。帮法空大师止血上药。着小沙弥和一和尚背往石屋而来。净空和尚远远看见。知道往石屋而去。蹑踪前来。果然美人也在。心里大喜。见法空昏死。眼见难活。也不以为悲。几人栓上石门。

  躲在屋里不敢高声。

  (完)

  435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