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家的混蛋事儿
武家的混蛋事儿

武家的混蛋事儿

小武虽然命令刘进宝打断了同父异母的哥哥武元庆的腿,也在云烨的帮助下 解决了贺兰午多的麻烦,但毕竟母亲还是在国公府内,还有自己的姐姐武顺虽然 被两个哥哥嫁给了贺兰家一个不成器的浪荡子,但还是经常回门看望母亲。过得 几年,小武也就经常回去与姐姐和母亲相聚,姐姐武顺姿色上佳,身段柔美至极, 也是一个人间绝色,小武常常为姐姐不值,总认为她应该嫁给师傅,姐姐性子温 顺,几乎不会拒绝,现在嫁给这个浪荡子也从不说什么,只是神色总是有些抑郁, 问她却总也不说什么。

这一日,小武从书院直接去了武家,向往常一样去了母亲的住处和母亲说话, 过了一阵,小武问到姐姐是否回来了,母亲说昨日就已经回来了,今早还来自己 这里说话,然后就出去了,可能去府内花园了。小武思念姐姐,就去寻找,在花 园内却没有见到姐姐,于是在府内四处寻找,问仆役,却道好像去了大少爷的院 子了,小武听了就去寻找,准备和姐姐一起上街去买些水粉胭脂。

刚进武元庆的小院,却发现前院空无一人,想往后院去找,却被仆役拦住, 说是少爷吩咐不得让人进入。小武心思一动,对仆役说道:「本就是哥哥让我来 这里说事,事情机密所以不能让人进入,却不是不让我进去的,再说了,你们少 爷何时敢拦我了,不怕腿再被打断吗?」仆役一听,心里一惊,想到果然如此, 少爷本就害怕这个妹妹,断然是有事商量的,于是便放了小武进入,还主动提醒 少爷们都在后院密室。

武元庆的院子后院也有三进,密室就在中进,小武穿过三个月亮门也就到了 密室的附近,刚进密室,却发现密室也空无一人,小武刚想出去却发现房门无法 打开,原来密室的房门是有机关控制的,开门的方法不对就会锁死而不得出去。 小武正苦恼之间,却隐约听见说话的声音,循着声音寻找,发现声音来自密室书 柜的后面,小武尝试着推了推书柜,却发现很容易就推动了,小武轻轻的推开了 书柜,书柜后面现出了一个乡下的台阶,小武略作犹豫,向下查看。

台阶向下走了大约两丈就有一个转角,声音也变得十分的清晰,乃是他那几 个哥哥的声音,间或还有女子的呜呜声。小武慢慢的挪动身体,看向了下面,却 见到下面密室开凿的很大,大约五丈方圆,地面铺满青石,青石上还有很多地方 铺上了皮裘。密室周围有很多的小几,小几上摆满了酒食,小几后或坐或躺了一 些人,正是自己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武元庆、武元爽,自己的三个堂哥武怀亮、 武惟良、武怀运,还有贺兰午多及两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几人均是衣衫不整,小武看了暗暗脸红,却以为几个人在这里喝酒胡闹,正 要悄悄的退出去,在上面弄出声响让他们知道好出来开门让自己出去之时,却听 见女子唱歌的声音,寻着歌声看去,身体一阵颤抖,慢慢软倒在台阶上。发出歌 声的正是自己寻找的姐姐,只见她梳着妇人的坠马髻,脸上略施粉黛,上身穿着 一件艳红的肚兜,肚兜很小,根本无法完全遮住她的酥胸,露出大部分的胸乳和 些许的乳晕,随着姐姐的走动,已经挺翘的乳头偶尔都会暴露出来,右手腕上带 着一串晶莹的玉珠首饰。下身则穿着完全透明的纱裙,裙子下口较大,喇叭一样 刚好拖到脚踝,那纤细的腰上却围了一圈精致额银铃铛,随着武顺的走动发出细 小的叮当声,脚下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包住了武顺秀气的美足。

纱裙几乎无法遮挡什么,密室内十几根儿臂粗的蜡烛,将室内照耀的白昼一 般,透过纱裙可以看见武顺的下体那一抹淡淡的黑色,仔细看,武顺的身后还拖 着一个尾巴,那是一条真正的狐狸的尾巴,却不知是如何固定在姐姐的身后的。

武顺一边唱着歌,一边款款的扭动着身躯,随着歌声的加快,身形也扭动的 越发激烈,肚兜已几乎完全没有作用了,双乳时不时的完全挣脱出来,在胸前激 烈的弹跳着。武顺的两个乳房十分的丰满白皙,充满了弹性,看上去一手无法掌 握,奶头大约花生大小,由于充血的原因变得和乳晕一样的鲜红色,乳房上还可 以清晰的看见几个牙印和精液凝固后的印记。武顺的小脸由于羞涩变得越来越红, 仿佛要滴血一般,肚兜开始歪斜,松弛,变得好像夹在双乳之间,两个乳房也彻 底的暴露了出来,随着身形上下抖动着,充满了淫靡的诱惑。随着武顺的舞动, 纱裙上显出了越来越大的湿痕,不时的从下体的秘处滴下白色粘稠的精液,有些 落到地上,有些则流在了武顺充满诱惑的大腿上。绣花鞋里也被挤出一圈白色的 泡沫,想来武顺就是穿了灌满精液的鞋子跳舞的。武顺的舞蹈越来越充满诱惑, 不时的抬起大腿将秘处暴露在众人面前,或躺在皮裘上扭动着暴露自己纱裙下的 春光。小武这才看见原来狐狸尾巴的根部是木头做的,约一寸粗细,此时正插在 姐姐的后庭里面,木棍的周围也有一圈白色的泡沫。

武顺跳了一会之后,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了。只见贺兰午多这个猥琐的中年胖 子在武顺舞到自己旁边时一把将武顺拉入自己的怀里,惹得武顺一声尖叫和其它 几人的哄笑之声。「贺兰兄,你今日已在我大妹身上射了两次了吧,怎么又忍耐 不住了啊?莫非我大妹的逼里有宝贝不成?」武怀亮调笑道。

贺兰午多一边揉捏着武顺丰满的乳房,一边将武顺的头向自己的胯下按去, 武顺只轻轻的挣扎了两下便顺从的伏在贺兰午多的胯下舔弄起来。贺兰午多一边 享受的眯上眼睛,一边说道:「众位有所不知啊,这个武顺虽然被我们奸淫了多 次,但无论什么时候操她,她始终都是一脸羞涩的感觉,不是外面那些浪货可以 比拟的,而且众位可曾发现,无论我们怎么弄,武顺的前后小逼始终紧致无比啊!」

「确实如此啊,这个小娘们自从被我兄弟破瓜至今也有数年的时间,几乎日 日被我等奸淫,去年又嫁给了这位贺兰兄弟,之后我们也经常一起干她,但直到 今日,还不是和刚破瓜一样。」武元庆回道。

武顺一听众人谈话,身体轻颤,腰上的银铃发出悦耳的叮当声,又惹得众人 狂笑不已。

武惟良这时站起身来,却见他外袍之下一丝不挂,直接挺立着充血阳具来到 了武顺的身后,随手一把扯下纱裙,武顺急忙想用手护住,却被武惟良一手打开。 武惟良双手掰开武顺的翘臀,露出武顺光滑的阴户和插着尾巴的菊花,之间阴户 上方整齐长着一片黑亮的阴毛,仿佛刻意修剪一样,成倒三角分布着。大小阴唇 都充血肿胀着,显示着不久之前这里曾经有过激烈的战况,甚至左边阴唇上还有 一个轻轻的牙印。阴唇紧闭,但还是有丝丝的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流出。武惟良 用鸡巴在武顺的阴户上摩擦了两下,肉棍上已沾满液体,腰一用力,龟头便滑入 了武顺的阴道里抽插起来,武顺经此刺激不由的张口抬头轻呼,却被贺兰午多又 把头按了下来,把硬起的阳具深深的插入口中,惹得武顺一阵干呕,却又不敢抗 拒,只能死命的抱着贺兰午多的屁股。

武惟良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扶着胯下美人的玉臀,一边饮酒一边快速的抽动 着,随着他的抽动,武顺的阴户也变得更加的湿润起来,不断流出的淫水混合着 之前的精液又开始流了出来,嘴里也开始发出啊啊的声音。贺兰午多双手一手一 个的抓着武顺的乳房,肆意的揉捏,白皙的乳肉被弄得通红一片。揉弄了一会又 从身旁拿起两个物事,却是两个带着银铃的夹子,拿起一个,捻了一下武顺的挺 翘的乳头夹了上去,武顺吃痛之下,全身抖动起来,却爽的背后干着自己的武惟 良爽快不已,肿胀的阳具又增大几分,狠狠的插着身下的武顺。而随着身体的抖 动,插在武顺屁眼里的狐狸尾巴也摇晃起来,仿佛是在讨好主人一般。

贺兰午多哈哈大笑,又将另一个乳夹夹在了武顺的乳头上,这样,随着武惟 良的抽动武顺的两个通红的奶头带动着银铃叮叮当当响成一片。武顺的眼里含满 了泪水,口水也顺着嘴角慢慢的滴下,两眼无神的含弄着贺兰午多的阳具。一旁 的武元庆也看的兴起,走到武顺的身旁,一把抓起插在菊花的尾巴抽动起来,一 时间武顺的三个洞洞里都活动起来,武顺在这样的刺激下很快的达到了高潮,两 腿使劲的并拢,不停的抖动着。随着一声闷哼,武顺的逼里流出了大量的液体, 透过阴户与武惟良阳具之间细小的缝隙冲了出来,溅的到处都是,最远的都溅到 了旁边的小几上。武惟良和贺兰午多也在此刺激下,将滚烫的精液灌进了武顺的 阴道和嘴里。高潮过后,武顺慢慢的软倒在地,哭泣着吞咽着嘴里的精液。贺兰 午多还将阳具在武顺的小脸上擦拭干净。

武元庆没有就此放过武顺,一把拔出狐狸尾巴,龟头在武顺阴户上摩擦几下 就猛的插入了武顺的菊花里操弄起来,两手将武顺的双臀使劲的掰开,看着自己 黑褐色的阳具不断的带起武顺肛门周围粉红的嫩肉。武顺在他的身下无力的挣扎 着,哭泣着,却更加激发了周围这些男人的兽性。武怀亮和武怀运兄弟一人抓起 武顺的一只乳房,不断的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两个坚挺的奶子也被打的左 右摇晃,弄得铃铛有事响声一片,乳房也变得肿胀起来,上面的血管都变得清晰 可见。武元爽也在底下抠弄着武顺的嫩逼,两片阴唇被大大的分开,绿豆大小的 阴蒂被暴露出来,他一边用手指轻弹,一边调笑说:「武顺小浪货,跟哥哥们玩 的舒服吗?」

武顺早已被弄的神志不清了,口中吚吚呜呜的哀鸣着,身体只会抖动。一股 一股的淫液随着小逼的张合不断的流下,弄得武元爽满手都是。武元爽将手抽出, 将满手的淫液抹在了武顺的脸上。「你看你是多么的淫荡啊,比春华楼的婊子都 要骚个三分!」武元爽继续侮辱着武顺,一边将三个手指插入了武顺的阴道之中。 在几人的疯狂蹂躏下,武顺两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小武在楼梯上看见姐姐受到如此的侮辱,心中气愤万分,一不留神之下碰倒 了墙上挂着的油灯,发出清脆的声响。小武心知不妙,转身就向上走,却不料脚 下一滑,被自己的裙子绊了一跤,额头重重的撞在台阶上,瞬时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小武悠悠的醒来,却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一个铁床之上,铁床 的构造比较新奇,每个部分都可以活动和组合,几个包着兽皮的铁箍将自己的双 手和双脚固定了起来。自己的外袍也被脱了去,现在全身只穿着单薄的亵衣,这 似乎不是自己刚下来的那个密室,这里明显小了很多只有两丈方圆,但周围的蜡 烛还是很多,显得光线都有些刺眼,小武用力的试了试挣脱,却发现铁箍十分坚 固,根本无法挣脱。

正在思索间,密室的小门被打开了,之间自己的姐姐被武元爽抱在怀里一路 不断的奸淫着来到自己的身边。只见姐姐披散着头发,依稀可见头发上还有些凝 固的精液,武顺的头靠在武元爽的肩膀上,双臂紧紧的搂着武元爽的脖子,两个 硕大坚挺的美乳被挤压在两人之间,武元爽双手抱着武顺的屁股,一只手的两个 手指还插在武顺的小菊花里不停的抠弄,前面的黝黑的鸡巴正在武顺粉红的阴户 里奋力的抽查,不时的带起一股股武顺的淫液慢慢流淌下来顺着臀瓣滴到地上。

武元爽来床边,将武顺放在小武身旁说道:「小妮子,你终于醒过来了啊, 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哥哥们都担心死了啊,怎么样啦?」小武还没有回答武顺 却发现自己躺在妹妹的身边,尖叫一声,开始不停的挣扎起来,却忘记了武元爽 的阳具还插在自己的体内,一番挣扎之下,弄痛了武元爽。武元爽吃痛之下狠狠 的打了武顺一个耳光,将武顺打的安静了下来,缩在床下呜呜的哭泣着。

小武见状立刻娇呼:「姐姐,你怎么样了!」说完对着武元爽说:「你这个 禽兽,快将我放开,你这样做就不怕我师傅杀了你们吗!」

武元爽一听,笑了起来:「二妹啊,你是看不清现在的状况啊,你现在在我 们的手里,你师傅又怎么会知道呢,云烨又不是神仙,难道掐指一算就能知道所 有的事情吗?你现在不是考虑云烨会不会杀了我们,而是要考虑如何让你这些哥 哥们乐呵乐呵,哈哈哈哈!」

小武一听,心下慌张起来,哀求道:「二哥,求你放了我们姐妹,我们虽非 一母所生,但我们是一家人啊。」武元爽看着眼前绝色的美人,心下性欲难挡, 想不到几年前青涩的小丫头,在云烨那里几年就出落的这般美丽,看上去妖娆无 比。嘴上也就说道:「二妹,哥哥也是最心疼你的啊,今天哥哥就来看看我的小 妹妹发育的怎么样了,如果发育的不好,哥哥也好想办法帮帮你啊,你看你姐姐 现在长的多好,一对奶子多大啊!」说着,就开始下手抚摸起小武来,小武吓的 花容失色,一边大叫,一边疯狂的挣扎起来,怎奈何铁床坚固无比,小武使尽了 力气也无法撼动分毫。

「姐姐,救命啊!」小武大喊到。在床下哭泣的武顺听见小武的喊叫,也奋 力的站了起来,用力的推开武元爽,却被武元爽一把抓住头发,按在床边,拿起 床边的另一副镣铐将武顺也锁在了床上,好在铁床够大,并排躺着两人也不显拥 挤。「二哥,求求你放过小妹吧,我会尽心服侍好你的,你想让我怎样都行,小 妹还没有嫁人,又拜在高人门下,以后可以光宗耀祖的啊,求求你们不要毁了她 啊。」武顺不断的哀求着武元爽。

武元爽现在精虫上脑,哪里还能听见这些哀求之词,顺手拿起一团布撕成凉 快,堵住了姐妹二人的嘴巴。两女无法讲话,只能不停的呜呜叫着。武元爽看向 小武,白色的亵衣包裹着小武玲珑有致的身材,小武的皮肤是健康的白色,泛着 象牙的颜色,由于惊慌身体有些泛红,却越发显得娇嫩无比。慢慢拉开亵衣的衣 襟,精致的锁骨显露了出来,武元爽不禁凑上去轻轻的舔了起来,小武受此刺激, 皮肤立刻收缩起来,身体也越发的颤抖的厉害。

武元爽的嘴唇继续向下,双手也将小武的亵衣彻底的撕开,露出了小武的肚 兜,小武的肚兜是浅绿色的,上面绣着淡红的牡丹。武元爽并没有直接撕开肚兜, 而是将肚兜的绳子解开,摘了下来并随手放入了自己的怀中。小武的酥胸彻底的 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只见小武的乳房是完美的半圆形,指甲盖大小的乳晕是浅浅 的粉红,乳头却是凹陷了进去,两个乳房比武顺的还要巨大,与小武精致的身形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武元爽喉咙里咕隆一声,两眼冒火的扑了上去,两手抓住小武的乳房揉弄起 来。腥臭的嘴巴也轮流的含住小武粉红的乳晕舔弄起来,不一会两个凹陷的乳头 就被挑动的立了起来,新剥鸡头一般,黄豆大小。刺激的武元爽又是一阵啃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