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里的大粪社团
大学里的大粪社团

大学里的大粪社团



  「野粪部的社团宗旨呢,就是『野外脱粪的极致』!不过我们也欢迎『喜欢
随地大小便的小狗』哦!」

  野粪部的森早织学姊轻松点出活动方针同时,猎鹰般锐利的眼神直盯着凉子
身旁的两名学妹。从那两人内向害羞却又兴奋不已的反应看来,所谓的「小狗」

  就是指她们吧。学姊大概也知道凉子和美柑不是那种类型,所以在讲到比较
直接、甚至有点低俗的词语时,都是紧盯那两只小狗狗。

  对凉子来说,这间小木屋只是熟悉校园的第一站,在认识更多社团以前,她
还不打算就此安定下来。美柑的想法和她相同,另外还多了个顾虑──就美化委
员的立场,野粪部这种社团到底算不算是头号观察名单呢?

  虽然心不在入社,凉子等人倒也跟着仔仔细细地听完介绍,虽然有时候思绪
会不小心从森学姊热情的讲解中飘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凉子觉得应该归咎
於这间木屋特有的木头香气,那股淡淡的清香和森学姊身上的粪臭太配了,给人
一股很想躺下来放松享受的冲动。稍微分神,心神就会被这股慵懒感支配,思绪
也从声音与字句被吸往木屋的构造和摆饰。

  啊,想必是因为森学姊并没有水夏学姊那么迷人吧。也难怪即便飘散出素有
教养的粪香,凉子却对这位学姊兴致缺缺。

  在森学姊的声音恼人地耗尽以前,凉子并没有很投入在做出反应,反正小狗
狗们的表现已经十分抢眼,基本上森学姊的眼神十之八九是盯着小狗狗们的。凉
子就一边聆听、一边仅以目光环视四周。

  或许是还没到开学的缘故,木屋内并没有多少私人物品,柜子里倒是放着好
多像是清洁用品的杂物。凉子记得学姊从柜子下层取出瓶装茶时,也有看见里面
的屯货。此外还有几件未拆封的白色与浅黄色内裤放在角落的矮桌上,给一个空
罐子压着。墙壁上除了一张以毛笔字豪迈地书写「野粪一彻!」的挂轴,就没有
其它东西了。总而言之内部十分整洁,让人很能专心享受单纯的木屋氛围。

  「──机会只有一天!今天之内报名入社的话,开学后我们会安排漂亮又温
柔的二年级社员提供一对一指导!而且看你们这么可爱,早织我特别加码!活动
消耗品全部由本社团包办!不管是替换用内裤还是清洁用品,你们不必再额外多
花一块钱!」

  招生招到热血澎湃的森学姊端出野粪部名册,大方展示一位位如珠似玉的现
役成员,小狗狗们的大眼睛简直要迸出爱心了。

  二年级社员的特别指导几乎已经掳获学妹的心,这本社员名册更是临门一脚,
让森学姊顺利招募到两位前途备受看好的学妹。相较之下,埋伏在一年级宿舍外、
拐回凉子与美柑的伊泽舞学姊,看到两人平淡的反应难免感到失落。不过她自始
至终都保持拥有包容力的大姊姊形象,等到凉子和美柑茶喝得差不多了,主动以
柔和的声音唤回两人飘荡的思绪。

  「篠原学妹和稻叶学妹,你们想不想多参观一些社团再做决定呢?姊姊我可
以带你们认识其她人哦!」

  於是凉子和美柑便步下学姊贴心准备的台阶,告别了野粪部的小木屋。在她
们离开前,另外两位同学已经完成入社手续,两人似乎都打算拜託森学姊提供一
对一指导,逗得森学姊在那儿愉快地呵呵笑。

  森学姊的笑声让凉子有点愧疚。虽然其实并不需要感到抱歉,不过她真希望
温柔的伊泽学姊也能露出同样快乐的笑容。

                 §

  「欢迎来到粪研部!我们这儿可是有前学生会干部、资深的粪研达人二宫娜
娜学姊坐镇!无论你们有任何关於粪便及相关的生理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得到答
案!来吧!现在就加入粪研部、让我们一起探索人体与排泄的奥妙!」

  粪便研究部留守学姊的热血攻势由伊泽学姊悉数为两人挡下,好让凉子和美
柑有机会在保有理性的状态下瞭解这个社团的风格与活动。当然伊泽学姊并不清
楚两人的定性有多高,只能尽她所能阻断其它社团的优惠吸引,顺便累积自己在
两人心中的好感度。顺利的话,说不定这两人绕了一圈后会回头找自己入社呢!

  「哎呀哎呀哎呀!欢迎可爱的学妹来到我们便器部!事不宜迟,立刻就来体
验一下本社团的核心活动如何?不管是便所呢还是女王大人,皆任君选择!这样
吧,我现在把本社团的精英社员们叫来,就用隔壁的厕所……」

  便器部留守学姊是位乍看之下气质绝佳的大美人,可惜一开口就逼退了对美
人没什么抵抗力的学妹们。便所担当职立刻就让凉子联想到玛丽子的食粪自慰,
但是多加一个人总感觉怪怪的。想到这儿,她就觉得光子跟由衣实在太厉害了。

  后来那位学姊祭出必杀技,打算用缤纷华丽的社团活动照扳回一城,不料那
几张照片太过刺激,反倒吓跑了虎口之羊。

  「喂,新人!总之快点离开伊泽那个变态!那傢伙可是会在院子大便的变态
露出狂啊!」

  「不要听她乱说!可恶,只不过是不让你拿去料理,就给我记恨到现在!」

  「你这个背叛友情的混蛋!粪料研的敌人啦──!」

  「怎么偏偏是三上留守……先撤退再说!」

  伊泽学姊与那位三上学姊一见如敌,凉子和美柑只好有点可惜又不太可惜的
放弃参观粪尿料理研究部。这个光是名称就足以在教养等级上压制她们俩的社团,
实际上真的会以排泄物做成料理并享用吗?真是令人好奇呢。

  她们来到封闭着的粪漫研教室门口,上头贴着一张手绘风格的逗趣海报,看
样子全体社员都在各自宿舍埋首准备春季新刊。美柑对漫画很感兴趣,却不得其
门而入,因此叹了好大一口气。伊泽学姊用尽一切温柔想趁机拉拢美柑,却比不
上凉子拍拍肩来得有效。

  「最后就剩排泄部与野尿部啦,不过那些傢伙还在集训吧。逛了一圈,你们
心里有谱了没?」

  「与其说有谱……」

  凉子一脸疑惑地看向许多间社团教室那闭紧的大门,再和美柑交换同样深感
不解的目光,带着两人分的疑问向学姊说道:

  「谢谢学姊带我们认识这些社团,可是我们好像跳过了很多间教室,我看那
些教室也都有在使用的样子,这是为什么呢?」

  「喔,那些是混血社团啦。」

  「混血社团?」

  伊泽学姊点点头,语气中隐约带有一股优越感:

  「就是指一般学校的正规社团,比方说西洋棋部、花道部、摄影部等等,这
类型社团混合我们栖华女高的特色后,就是混血社团。」

  「混合特色,也就是说……」

  「少?女?的?教?养!」

  伊泽学姊的一句话瞬间将各式各样的社团染上茶褐色彩,凉子与美柑的心也
噗咚地猛然跳了一下。她收下这个意外的礼物,笑吟吟地接着说:

  「和那些社团比起来,你们刚才见过的社团就属於纯血派。我们的社团核心
理念正是教养的延伸,在这里的大家并不需要像她们那样拐弯抹角。你们也可以
称我们为『栖华派』!」

  原来自信是从这里来的呀!从「教养」的角度来看的确很令人尊敬呢!

  凉子和美柑都很感谢伊泽学姊的帮助,不过两人实在无法立刻做出决定。

  若单纯以教养为依据,只需要考虑纯血派社团没错,可是混血派的存在却也
不容忽视。再怎么说,身为一名青春期少女,怀有多方兴趣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
事情。因此两人决定等大部分社团开始活动后再下定夺。

  眼看时间接近正午,伊泽学姊便带着她们到学校餐厅一游,继续加深自己那
温柔大方的好学姊形象。

  由於完全寄宿制的关系,虽说还没正式开学,用餐时间的餐厅依旧人满为患。
凉子在入口看到不少新生,她们身边都有和伊泽学姊一样温柔的二、三年级学姊
相伴。美柑戳了戳凉子的肩膀,两人眼光扫向门口一个很有服务台风味的摊位,
原来学生会的学姊们在这里有专门的导览活动。

  摊位后方一名绑着麻花辫马尾的高挑学姊注意到她们,扬起柔和的笑意来到
她们身边。

  「伊泽同学,午安。两位学妹是新社员吗?」

  「吉崎……」

  凉子与美柑向这位吉崎学姊问好,同时察觉到伊泽学姊脸色有异。面对那张
充满成熟魅力的笑脸,伊泽学姊不客气地盘起双臂,语气锋利地向吉崎学姊说道:

  「原来集训消息是虚晃一招,木屋也故意不开放,真是卑鄙的做法。」

  「哪儿的话!大家都是为了招生在努力嘛!两位学妹请多多指教,随时欢迎
你们来隔壁的小木屋玩!」

  「隔壁……?」

  吉崎学姊对应声的凉子点头,笑笑地说:

  「我们是野尿部,社团教室就在伊泽同学她们的社团隔壁,开学后会正式开
放!届时请务必来坐坐哦!」

  「呃,好的……」

  吉崎学姊说完就回到摊位那边去。她注意到伊泽学姊不快地望着她,依然笑
咪咪地朝这儿挥手。凉子与美柑不晓得学姊之间有何过节,只好默不作声,让伊
泽学姊自己处理好情绪。

  为了迎合「化解彆扭大作战」的心情,美柑点了分量十足的原味咖哩,凉子
则是依照本日特价菜单点了碗可乐饼盖饭。不晓得请客的是伊泽学姊的社团还是
她本人,凉子觉得还是尽量别造成别人的负担才好。

                 §

  午后,伊泽学姊继续带她们认识校园,多半是走一些「少女的庭院」里的森
林步道。由於现在是新生入学期间,每走一段路就能看见一位笑容可掬的学生会
成员。凉子不禁猜想,换做平常时候的步道,是否会瀰漫着不同於现在的气味呢?
伊泽学姊所在的野粪部,也会将这座森林划入活动范围吧?倘若再加上吉崎学姊
的野尿部,光是想像就震撼力十足。

  「──是那样没错哦!毕竟这里具备相当程度的开放感,是最适合野外排泄
的地点之一。不过呢,社团活动是在高度自律前提下进行的,各自活动后得进行
善后工作,否则会被美化委员盯上的!」

  「咦咦!原来都会自律处理吗!」

  「是啊!不然会出现很可怕的味道喔。」

  对美化委员的任务抱持诸多幻想的美柑简直深受打击,嘴里还嚷嚷着说要解
散美化小组,凉子见状只好多给她一些安慰与鼓励……

  其实仔细想想,不管学校再怎么开放,都不可能放任整个校区无时无刻笼罩
在排泄物气味中。即使是少女们享受教养的时刻,也是短暂且美好的。倘若脱离
了教养的心情却还被那股气味缠着不放,无论它曾经多么迷人,只是徒增反感罢
了。

  悠哉的校内导览在接近傍晚时落幕,伊泽学姊邀请她们晚些时候一起到餐厅
吃晚饭,凉子向伊泽学姊好好地道谢并巧妙婉拒了。所谓欠债不欠人情债,单方
面的好意膨胀下去会成为另类的压力,而且她们总该试着自己融入校园。於是两
人和伊泽学姊在一年级宿舍外分开,带着许多崭新的记忆回到寝室。

  玛丽子人跟背包都不在,由衣的床上则扔着两种不同风格的内衣裤,人也不
知跑哪儿去了,凉子和美柑面面相觑,乾笑着走向她们的床位。

  虽说和美柑认识不到一天,也还没度过今晚的大作战,或许是因为一起体验
许多令人目不暇给的全新事物,凉子有一种两人已经是同伴的雀跃感。躺在飘散
出新床垫气味的床上、听着美柑在上铺活动的声音,凉子感到十分惬意,不知不
觉就睡着了。

  在短暂的梦境里,美柑成了玛丽子录影中的主角,身体却是凉子的镜射版,
也许其实凉子是透过镜面在窥视。当熟悉的气味构筑成美柑排便中的肛门和屁股,
凉子也注意到了那其实是自己身体的模样,但有股陌生的魅力。那肛门轻轻往外
推时并未推出粪便,而是带有细微臭沫的水屁声,连续响了好几道,肛门四周因
此染上湿臭的污汁。随后,美柑就在臭屁味中拉出一条又粗又长的湿便。凉子再
也无法按捺激动的心情,打破旁观者的框架、急欲进入镜中世界──结果镜面碎
了一地,凉子清醒过来。

  「美柑……」

  交谈声与清香的气味传到凉子床边,她迷迷糊糊地起身。换了件衣服的光子
与由衣正在下铺聊天,凉子可以闻到刚吹完头发的气味。这股味道恼人地与正在
遗忘的梦境结合,加快淡忘的速度。

  「篠原同学你醒啦!稻叶同学不久前才去洗澡,你要不要也趁早洗?」

  「咦?我睡了很久吗?」

  光子看了下手錶,笑笑地说:

  「现在是七点十分喔!」

  居然睡了两个小时,真是失策。想到这么多时间本来可以和大家培养感情,
却因为一时松懈而睡掉了,凉子觉得好不甘心。而且美柑竟然是在她睡醒前不久
离开房间的,不甘心的重量又加重了。光子的声音打破谨慎失衡中的情绪,向凉
子询问:

  「话说,篠原同学……可以叫你凉子同学吗?」

  「嗯,可以啊。」

  「那个,凉子同学准备好了吗?」

  「什么?」

  话说出口,凉子登时想到光子刚刚说的「稻叶同学不久前才去洗澡」,听到
这句话的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终於将之与今晚的作战划上等号。因此当
光子拐弯抹角地给予暗示时,凉子觉得她的反应有点好笑。

  「这个嘛──我也去准备一下吧!」

  宿舍每层楼皆设有两组浴室,一组共有八间,隔间尚算宽敞,比起凉子中学
时游泳课用的小气浴室要大上一倍。一位瘦到像根竹竿的学生会成员带首次造访
的凉子进入浴室,简单介绍一番,最后叮嘱她关於排水孔的「使用方式」便回归
岗位。凉子毫不怀疑叮嘱这件事的用意,毕竟当她站在隔间前聆听学姊指导时,
身后某个隔间正飘出混杂於肥皂香气中的粪臭味。

  虽说学生会并未禁止大家在任何时候、从浴室内享受教养的乐趣,二、三年
级学姊们仍然达成设立教养管制时段的共识。凉子希望一年级也能尽快建立这类
共识,或许学生会已经在着手推动了吧。

  隔间的门大约有两米高,整面不透光,底端压得很低,几乎只看得见白色磁
砖上的水流,而上头是开放式的,所以味道容易混杂在一起。凉子注意到异味来
源有两处,这代表除了美柑以外还有别的「同伴」正在忙碌,而那两人都很小心
地不发出声音,只传出莲蓬头直沖地面的滋滋水声。

  奇妙的一体感不断怂恿着凉子胸中压抑的部分,这股冲动彷彿是刚学会以排

  便自我取悦的当初、为了满足欲望而如厕的数分钟前──即将有好事发生的强烈

  预感。凉子双眼徘徊於两扇漫出臭味的亮橙色门扉,好好地品嚐了这分愉快,
随后关上自己的门,兴奋不已地宽衣。

  有了过往经验与玛丽子的示范,凉子在半路上已拟定流程,现在只要摆好手
机、抓个距离就可以直接开始。可惜隔间虽宽敞,放东西的地方却只有高高的架
子,凉子只好把脸盆反过来放在角落地板上,上头再铺一层毛巾好安置手机。一
切就绪,心跳加速、双颊漾红的凉子便学玛丽子挡住胸口入镜。

  应该不用说什么吧……尽管脑袋如是想,凉子仍然紧张地做出笨拙的自介,
还忍不住发笑。该重来一遍吗?不,有感觉了,而且横挡在胸前的手臂不知不觉
间就放开了,好害羞。

  凉子那扁扁小小的淡褐色奶头露了出来,乳晕也小小圈,就像她的微乳一样
含蓄且稚嫩。由於这次不是无聊拍来自娱的,一想到会有四位同寝的少女看到自
己的裸体,凉子羞耻心整个爆发,曝光於镜头里的奶头悄悄地变大。她发觉自己
竟然因为害羞而杵在原地直到奶头勃起,忽然心生怯意。此时脑海闪过玛丽子放
开自我的下流演出,给了凉子相当大的勇气,促使她选择转身而非取消录影。

  凉子双腿跪在冰凉的白色磁砖上,屁股朝向镜头,两手轻扳臀肉,揭露那长
着几根害羞的肛毛、粉嫩而紧致的屁眼。紧张又亢奋的心情使她屁股表面冒出鸡
皮疙瘩,接触到空气而感到凉快的肛门轻轻地收缩。凉子含了含左食指,以湿润
的指尖按住肛门缓缓揉弄,不禁发出愉快的哼声。

  「嗯哼……!」

  一股热度游走於体内,使凉子浑身发烫,但是身体并未如生病时那么孱弱,
这阵热反而令她激动且愉悦。

  明明是照往常那般按摩,肛门却变得更敏感、更舒服了。收缩的频率越来越
快,力道也一次比一次大,手指感受到肛门往外推的运动,让凉子十分害羞。她
不敢想像镜头内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因为快乐的变化太快了,快到意识简直跟不
上;身心能够如此快速且欢愉地变化着的,还能算是正常的女孩子吗?凉子觉得
自己变成了只存在欲望的怪物,而这头怪物的屁眼即将迎来最大的收缩,由结肠
进入直肠的粪便正摩拳擦掌等候出击。

  「嗯……哈嗯!」

  噗嘶──粉色肛门微微张开,喷出一阵味道淡薄的气体,随后肛门连同内侧
的括约肌继续扩张,一条中指粗的褐色软便滑顺地排出,彷彿机器吐出的霜淇淋
般盘绕於白色磁砖上。吐出粪便的肛门刚放松,旋即又张开它沾染褐粪的嘴巴,
接连拉出了另外两条软便。

  「嗯嗯……!」

  凉子闭起眼睛专心施力,试图将残留在肛门内的一小截粪便完全排出。她那
髒兮兮的肛门用力外推了几次,飘出臭气的洞口总算是挤出了小块黏粪;然而那
块粪便并未随着肠汁滴落,它执拗地黏附在肛门下缘,逼凉子伸手将之取下。

  「呼……呼呵……」

  稍微调整过呼吸,凉子顶着红苹果般的脸蛋转身,重新回到镜头前。她左食
指上还黏着那块黏粪,左胸内侧在转身时也不慎沾上粪色,这些预料外的变数带
给她许多大胆的想法,玛丽子的影片更加助长下流的念头。凉子一时不知该如何
是好,只是呆呆地俯瞰自己的大便。

  在此之前,凉子从未把粪便抹在身上过,遑论食粪。如今她却很想这么做─
─想表现给她的同伴们欣赏。也许自己其实是下流的女孩子也说不定。做吧。做
吧。就像玛丽子所做的那样,放开矜持、更进一步地与粪便结合吧──不断自我
怂恿的凉子呼吸逐渐加快,沾了粪便的手指也慢慢接近兴奋勃起着的乳头,最后
以清楚的口水吞嚥声为信号、碰了上去。

  不可思议的是,一旦踏出第一步,接下来就顺畅多了──凉子兴奋不已地抓
起新鲜的软便,乱七八糟地涂抹於双乳,直到将白里透红的奶子全部抹成一片臭
褐色,昂然挺立的乳头更是黏了一大块粪便在上头。

  双乳涂粪的凉子半垂着眼皮,以沾满粪便、还流下粪汁的双手朝镜头比出一
对可爱的胜利手势,色气十足地轻声笑道:

  「早濑同学……水野同学、中川同学……还有,美柑……你们看到啰。嘻嘻
……」

                 §

  「没想凉子同学胸部小小的,却这么色!」

  「欸?」

  「是的,凉子同学意外地很骚包呢。」

  「欸?」

  「直到最后都没有舔一口啊……不过超骚!害我超想对你出手!」

  「欸?」

  「凉子……不是要你叫人家『小美柑』吗?」

  「欸……居然是在意这点!」

 因为不想被拿来比较而自告奋勇担任先发、却得到如此一致(除了美柑)的

  回响,这让早已脱离教养状态、回归平常心的凉子备感羞怯。幸好后面忍不
住尝试的第一次涂粪自慰没有录进去,否则现在很可能会羞耻到一命呜呼!

  「话说凉子也是涂粪派耶!还有你往胸部涂抹的动作,超级吸引人的……!」

  美柑很快就抛开对称呼的坚持,双眼闪亮地揪着凉子的手臂惊呼。凉子原本
就不太会应付激动的对象,若是激动原因来自她本身就更加不知所措了。

  「好想要凉子帮人家涂涂看喔!用你的这双手!可以吗?可以吗?」

  「美、美柑……太近了!太近了啦!」

  「叫人家小美柑啦!」

  「好好好!小美柑就小美柑!你先过去一点……!」

  因为教养相合而太过兴奋的美柑这才乖乖听话,放开几乎要被她正面压制在
床的凉子。一对没戴胸罩、只由一件薄睡衣挡住的柔软胸部自凉子胸口挪开,顿
时令凉子轻松不少。

  换个角度思考,美柑能对素未谋面的同学说出自己的教养已经勇气十足了,
要是同好就在身边,会心花怒放到这种地步在所难免。凉子自身也因为彼此都是
同伴的关系,对於周遭的警戒心相对没那么重;若对象是几乎整天走在一块的美
柑,就更没防备了。虽然说互相涂抹什么的还是太刺激了点,不过只是想像的话
倒是无所谓。

  我和美柑互相在对方身上涂上粪便吗──明明就还没看过对方的裸体,却已
经能自然想像出那幅光景呢!

  「好吧!就当凉子默认了!喔耶──!」

  「啊……默认什么?」

  「当然是少?女?的?教?养!」

  「我可没有答应啊……!」

  姑且不论凉子的反驳有没有被美柑听进去,美柑模仿起伊泽学姊的神态还挺
像的,逗得凉子在旁边哈哈大笑,不一会儿就忘光自己的主张。

  两人互相逗弄对方没多久,就被手中拿着美柑手机的玛丽子给打断。她慎重
其事地提醒她们作战还没结束,接下来上演的是美柑个人秀。

  『哈啰,凉子!』

  「噗!你干嘛把我当成预设对象呀!」

  凉子又被逗笑了,因为刚才美柑的搞笑,弄得连镜头中的美柑呼喊她的名字
都感觉好笑。无法理解笑点的三人不约而同竖起食指於唇前。

  「嘘!」

  凉子很不好意思,可是又觉得美柑很好笑,只能强忍迳自欢快起来的情绪,
脸带微笑地看着美柑的表演。

  放下头发的美柑发型就像由衣,不过左耳边的小撮金发相当显眼,而且凉子
现在觉得美柑要比由衣可爱一点。或许是灯光问题,让美柑肌肤看起来没有很白,
偏向健康中带有杂质的视觉感,但不至於坑坑巴巴。美柑的胸部大概是正常发育
再大两号上去,差不多是D罩杯,前端翘挺,乳头及乳晕是漂亮的粉红色。她的
乳头似乎在录影前便已勃起,长度可能和凉子一样,却粗上一倍,是肥短型的宽
乳头;乳晕十分匀称,直径大约是乳头宽度的三倍,绕着乳头呈现出可爱的粉红
色凸起状。

  「呜哇,好下流的奶头!」

  玛丽子打趣着说。她的声音悄悄消失在美柑调整手机角度的杂音中,其她四
人都既紧张又期待地在盯着画面。但这句话说得没错,至少凉子心里是赞同的。

  凉子本来认为巨乳的女生会有较高的宽乳晕及小奶头比例,她在猜测美柑身
体时确实也是这么搭配的,没想到却是肥短可爱的类型,乳晕甚至有凸起,且颜
色并非淡褐、而是更加可爱的粉红色。凉子一时之间也不晓得玛丽子和美柑谁的
胸部比较下流。她也变成会思考这种事情的女高中生了。

  画面中的美柑笑吟吟地培养情绪,脸慢慢转红,有时候会笑出声,但是不怎
么开口说话,或许是隔壁间有人的缘故吧。这段时间佔了快三分钟,凉子不知道
大家会不会觉得无聊,她倒是透过这三分钟仔细观察了美柑表情的变化,以及那
对胸部随着无意义的动作晃动或压扁的可爱模样。

  排粪情绪到位,美柑便转身背对镜头,就像凉子的前置动作那样扳开屁股肉,
好让肛门清楚入镜。凉子再一次感到惊奇,因为美柑的肛门也有着明显皱折──
虽然不及玛丽子那么深厚,却也十分迷人。肛门用力时,皱折随之缩放,凉子忍
不住猜想美柑探索后庭的姿态……忽然间想像终止,一阵粗俗的臭屁声噗哩哩地
响起,美柑那乾净的屁眼开始撑大。

  深咖啡色的粪便自粉红色的肛门冒出头来,美柑忍不住发出刻意压低的声音,
藉此帮助排便。尽管她的粪便不像玛丽子那么硬,仍然是缺乏水分的乾粪,粪身
可见龟裂痕迹,排出速度亦相当缓慢。

  噗呼!噗哩!清响的屁声伴随大便缓缓脱出时的滋滋声一次又一次地响起,
美柑的屁眼含着已拉出快十公分的沉重大便往外猛张,在凉子眼中既色情又惹人
爱怜,但她只能默默注视着那努力排便的肛门。

  鏖战许久,美柑总算拉出那条长达十五公分的乾硬大便,后来还接连排出两
条水分较多的金黄软便。她没有原地喘息,立刻就转过身来,顶着一头热汗对大
家微笑,接着抓起刚才折磨她的那条乾粪,炫耀般对着镜头轻晃。

  『这就是小美柑的大便,厉害吧!』

  真的很厉害呢──凉子有股想摸摸美柑的头、如此讚美她的冲动,因为画面
中的美柑确实令她感染了兴奋及愉快的情绪。不过她并没有这么做,就怕一不小
心破坏大家聚精会神的氛围。

  『再来就……嘿呀!』

  美柑自个儿的涂粪动作有时散发出小孩子玩耍的稚气,有时却很妩媚;特别
是当她在涂抹那对饱满的乳房,指间压着乳肉的滑动、手指与乳头的嬉戏都充满
了挑逗感。而且美柑并非只涂双乳,她连双手、双腿、腋窝甚至是大腿内侧都跟
着涂了,还在脸颊上各抹一块,既大胆又下流。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条大便
涂出来的感觉太乾了,另外两条软便则是分量太少,所以美柑全身涂粪后的冲击
感其实并没有凉子双乳涂满粪泥来得强烈。

  尽管有着小小的缺憾,凉子依然能享受、并彷彿真的闻到美柑全身飘出的剧
臭。如果只是在想像世界里,那么她就想脱光衣服抱住臭臭的美柑,感受着对方
身上的乾粪触感、深嗅那看起来沙沙黏黏的肌肤,或许还能在莲蓬头降下的水花
中打滚,直到遍体湿润、粪水在地面积成一片小小的褐色海洋……目光盯着美柑
那用肮髒的手指搓揉乳尖、抚摸私处的自慰姿态,凉子首度对这个女孩子产生无
比强烈的性欲。

  美柑并没有把她自慰的痴态录完,大约只持续一分钟就结束了,而那个时间
似乎正是凉子踏入浴室的时候,学生会成员的说话声也被录了一小段进来。凉子
心想,她进门前在外头大厅也没看见美柑,也许真的是那个时候才完事吧!

  大家看完美柑的自拍又是一阵消遣,美柑悉数收下大家调戏似的感想,还特
别向凉子送上右手麦克风。

  「那么凉子!你觉得人家表现怎么样!」

  凉子看了看等候答覆的大家,脖子稍微向前倾,配合右手麦克风回答:

  「很……性感……?」

  「哦哦!真的吗?凉子对我有感觉吗?」

  「真的呀,小美柑感觉就很熟练。不过说到感觉喔……」

  有是有──总不能轻易说出口吧?

  大家都在抱怨凉子四两拨千斤的答覆时,唯有美柑对她展露神秘的微笑,孤
立无援的凉子只好匆匆把那笑容当成默契,躲到美柑身后寻求庇护。

  熄灯时间到来,玛丽子关上寝室大灯,让大家改变座位方向,由她拿着光子
的手机、披上棉被,背对着门口继续播送。

  光子和由衣的两人演出似乎是突然开始的,画面最初照到光子正在脱衣,随
后由衣也跟着脱,两人几乎同步完成。光子胸部大约比凉子大一些,乳头及乳晕
皆与她十分相近,但色泽要更深一些;由衣则是比美柑小半号左右,算是隐性巨
乳,有点松垮,有着凉子想像中的宽乳晕和小乳头,颜色是正由淡转浓的咖啡色。
两人裸体入镜没几秒,由衣忽然蹲低身体、含住光子的乳头亲了起来。

  三人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凉子与美柑花了点时间习惯这两人的关系,
玛丽子却看得不太高兴,频频发出噪音。尴尬的气氛僵滞近两分钟才结束,此时
光子两颗湿答答的乳头都被由衣吸挺,而由衣的奶头则是在亲吻过程中自行勃起。

  光子按照由衣指示,两手撑在墙壁上,以趴立姿势翘高屁股。由衣一手拿着
手机、一手触碰光子那有些暗沉的肛门,手指绕着肛门随处压弄一番。光子很快
就放出一记温吞的臭屁,噗嘶嘶地直扑由衣手指。由衣则是将沾染屁味的修长食
指放到鼻孔前,在镜头拍摄下深嗅出声。

  『嘶、嘶……』

  『呜,由衣,别闻啦!很臭耶!』

  闻屁的女生不害羞,反倒是放出臭屁的女生羞得跟什么一样,真是光怪陆离
的景象。

  光子重新趴好,由衣再度摸向她的肛门,这次不再有臭屁,而是直接排出一
条健康的金黄色大便。由衣连忙用单手接住,同时光子继续排便,第二条、第三
条相继落於由衣单手掌心上,可是当第四条大便出来时已经接不稳了,它就这么
从由衣手上滚落在地。

  『光子……自己捡,然后放上来。』

  『好啦……』

  那条大便摔得有点变形,不过仍然被光子好好地放到由衣掌心上。随后两人
像是玩大头贴机那般,笑笑地把脸凑近、和那堆分量十足的金黄色大便一起入镜。

  之后她们把那堆大便小心地放在地上,换成光子掌镜、由衣脱粪,节奏忽然
变得很快。可能是因为由衣敢随意碰触光子,而光子并不敢在由衣培养情绪时戏
弄她吧。两人主从关系未免太明显了。

  由衣的大便是湿度相当充足的深咖啡色软便,湿湿亮亮地有如蛇一般落於光
子掌心间,呈现约十公分的细长状,总共有三条。她脱粪时并未奏响屁声,软便
从小而紧致的肛门窜出,感觉一点压力也没有,但肛门周围沾了满满的粪汁,使
得由衣的小屁眼收缩时非常诱人。这回她们也是一起和大便入镜,由衣还把光子
抱得紧紧的,瞧她愉快又优越的神情,两人身边似乎冒出了满满的爱心。

  她们俩没有继续玩耍,仅仅是轮番与各自拉的大便合影,便结束了录影。至
於后续是否有发生什么事,就当成是两人的秘密吧。

  「嗯!这么一来大家都是『同伴』了,今后多指教啦──」

  玛丽子仓促所下的结论并未如她所愿将今晚的活动结束掉,大家可没忘记还
有压轴好戏可看──於是,在玛丽子自个儿躲进被窝、不断哀嚎呻吟的情况下,
她那长达六分半的食粪自慰影片便在大家面前播送完毕。

  凉子并没有很用心看玛丽子的影片,虽然玛丽子的身材很吸引她、这影片还
有或许再也看不到第二遍的稀有价值,此时此刻凉子的注意力却都停驻在美柑身
上。比起光由二人组没多大变化的观影反应,美柑脸上的可爱微笑都淡化出一股
成熟的韵味,凉子直觉到美柑正处於一种敏感状态。

  如果现在把手伸过去,大概会得到默许的答覆吧?但是这就显得好像趁人之
危了。

  凉子压抑住想碰触美柑的欲望,默默品嚐她的神韵,直到玛丽子那疑似高潮
的呻吟为今晚的「化解彆扭大作战」划下句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