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妻子死后占有妈妈
妻子死后占有妈妈

妻子死后占有妈妈

『病人:李月儿性别:女性年龄:二十三岁入院时间: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六时许病因:车祸导至头部受到猛烈撞击症状:脑内有积血、引发创伤性失忆』子宁看着仍在昏睡在床的妈妈,心中激动不已,妈妈很快就会成为自己的妻子,他将会合法地拥有她的人,甚至是心。 . . . . .这个想法也令他的下体也即时胀痛起来!他突然发现妈妈的左手无名指上竟然套了一只很眼熟的戒指——-那是妈妈配戴了廿多年的结婚戒指!他立刻知道这是计划上的一个大破绽,他定心下来细想:妈妈人还没有完全清醒,该没有仔细察看过手上的戒指!他立刻小心奕奕把她的戒指脱掉收回口袋中,他终于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过了差不多一小时,妈妈慢慢的清醒过来,子宁很自然地握着妈妈的手,说:「月儿,你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吗?」「头很重、有点晕……」妈妈微微张开眼睛。「嗯,你是谁?」「我是子宁,你的丈夫。」子宁很温柔的说。

  妈妈皱起了眉头,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很眼熟、很有亲切感。 . .名字也不陌生,该是和自己很熟悉的人,但偏偏不记得对方是谁!丈夫?她有丈夫吗?

  脸前的男人是自己的丈夫?

  子宁慢慢地扶起妈妈的身体,垫了枕头让她半卧在病床上。

  「来喝点水!」子宁把水樽放在妈妈的唇边,她很自然地接受了。

  「来看看照片,这是我们的结婚照喔!」子宁把照片递到妈妈的眼前,这照片本来就放在月儿的手提包内,照片中的月儿和子宁正好穿着结婚礼服站在教堂前留影。

  「这是……我们的照片……」妈妈眯着眼看着照片的女人。

  「你试试看看镜子吧!」子宁同时把一面梳妆镜交到妈妈的手上。

  妈妈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再比对照片上的新娘——-两个女人都有相同的样貌!那新娘该是她来的。 . . .但为什么她对自己的婚礼没有什么印象的呢?

  「月儿因为失忆忘记了自己很多事,不过慢慢就可以恢复的,不用担心!」子宁轻轻的拥抱着妈妈,温柔地轻抚着她的头发。「你只需要记住自己和我的名字就够了——-你叫李月儿,我是你的丈夫宋子宁。现在再休息多一会,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嗯!」妈妈微微的点头,那个男人的怀抱很温暖、也很熟悉,她开始相信对方的说话——-原来她叫李月儿,眼前温柔的男人是她的丈夫。最初醒来时,她什么都记不起,陌生的环境让她感到很无助,现在总算有个可以依赖的人了,她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很快的,她又堕进了梦乡。 . . .

  子宁很庆幸妈妈好像不记得自己手上的结婚戒指了,总算让他松了一口气。

  三天后,子宁终于取回月儿的骨灰,他匆匆赶回到自己的城市去办理『宁丽娥』的身后事————他把月儿的骨灰放进了爸爸的墓地里,在墓碑爸爸的名字旁边加上妈妈的名字,让其他朋友不会有半点的怀疑;妈妈所有的遗产(包括了屋子)也通过律师转到自己的名下。

  为了迎接妈妈回家居住,他把屋内所有关于爸爸的东西和有可能引导妈妈记忆的物品都收藏起来,再把月儿和自己合照、证件等物品放入妈妈原先居住的主卧室内,不过因为妈妈和月儿在身材尺码上仍有些差异,所以他把月儿的衣物和化妆品等私人物件都全部扔掉,反而留下了妈妈衣柜内的衣物和内衣,而妈妈惯用的护肤化妆品、首饰等私人物件也保留下来。 . . . . .

  用了差不多一星期,他才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他再次回到小镇替妈妈办理出院手续,分开了一个星期,妈妈好像特别黏他,对他见面时的亲密接触也没有畏缩,这可能是他对妈妈有一种无形的亲切感和安全感吧!

  「月儿,我们回家了。」子宁轻轻扶着妈妈的腰,把她带进车内,再替她扣上安全带。

  「嗯!」妈妈点头回应着。

  当子宁带着妈妈回到家里后,屋子那种熟悉环境的感觉令她感到很放心,她肯定这里是她住了很久的家。

  「月儿,这是我们的房间,觉得熟悉吗?」子宁把妈妈带到主卧室里去。

  「嗯!」妈妈很自然地坐在大床上。「很熟悉……」「那就好了!」子宁打开旁边的衣柜,取了一件妈妈以前常常穿的睡衣。

  「你仍需要多卧床休息,到晚饭时间才叫你起床,好吗?」「好!」妈妈脸红红地接过子宁递过来的睡衣。

  子宁轻吻了妈妈的脸颊后便离开了房间,妈妈红着脸把睡衣换上,跟着环顾房间周围的环境,她稍微翻了翻衣柜和梳妆台上的物品——-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家具、熟悉的衣服、熟悉的化妆品香味,这一切都令她很有熟悉感。旁边的墙上挂满了她和子宁的照片,很多都是极为亲密的合照,照片中的主角明明就是她,但总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 . .

  她打开了梳妆台底下的抽屉,她找到属于她和子宁的东西,当中有她的美国出世纸和护照、大学毕业证书,还有她们两个人的结婚证书和婚礼相册,最后她还找到一只在内环里刻着子宁(Tom)和她(Eva)名字的戒指,这戒指很熟悉,心中涌起了爱意。 . . . . .她肯定这就是她的结婚戒指;她查看自己的手指,发现了在无名指上有配戴戒指的痕迹,尝试比对面前那只戒指,她肯定了这只戒指是她长时间配戴过的,这也证明了她和子宁是真正的夫妻!现在的一切、一切都是真实的,她感到无比的轻松和喜悦,对自己的身份不再有怀疑:她叫李月儿、子宁是自己的丈夫。 . . . . .她躺在床上,想着、笑着就睡着了。

  子宁望着妈妈带笑的脸容和散乱的文件,就知道自己第一步总算过关了;不过现在对妈妈肉体的渴望仍未到舒解的时候,做事不能操之过急,他的目标是让妈妈永远成为自己的妻子,为了防止妈妈的记忆突然回复,进一步的记忆灌输是必须的,这部份的计划还要尽快的执行。

  「月儿要起床啦!」子宁轻轻把妈妈摇醒。

  「嗯……」妈妈醒眼惺忪的张开了眼睛,一副想睡又不敢睡的可爱样子。

  子宁偷轻吻了妈妈的小嘴一下,妈妈刹那间睁开着大眼睛,脸红红的用手掩着小嘴儿,她突然想到他们是夫妻,这动作很正常,自动放下掩口的小手傻笑起来。

  「晚餐已弄好了,月儿吃完洗澡后再睡吧!」子宁也笑容满面地揉揉妈妈的长发。

  「嗯!」妈妈点点头。

  「在找些什么呢?」子宁刻意望向梳妆台上的文件。「你的身份证和金融卡在我那里,一会儿给你。」「哦……我只是随便看看。」妈妈不好意思地说。「我在看我们的婚礼相册呢,不过也没有什么印象……」「你慢慢就会想起了,不用心急的。」子宁拿起梳妆台上的戒指。「这是你的结婚戒指,一直都配戴在你的手上,不过在车祸急救时给脱掉了,张医生后来让我带回来。」「噢!怪不得我总觉得手上少了一些东西……」「既然是我们的结婚戒指,就让我替你套回吧!」子宁托起妈妈的左手,把戒指套回在无名指上,他感到很喜悦,有点亲手为妻子套上婚戒的感觉。「虽然我因为手术关系,比较少配戴戒指,不过月儿也替我重新套上婚戒好了,就像当初我们在婚礼中一样。」这只戒指是子宁用妈妈原来那只婚戒重新改造的,所以尺寸和款式完全没有改变,唯一改动的就在戒指内圈上刻上他们的名字:TomLoveEva。子宁还专登造了一只相同款式的??婚戒给自己配戴,内圈上刻上:EvaLoveTom。

  「谢谢你。」婚戒重新回到自己手上,也替丈夫套上婚戒,这好像夫妻的名份也重新订立下来,妈妈心中也有种踏实的感觉。

  经过了几天的休息,妈妈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她慢慢地主动做一些轻度的家务和厨房准备工作,这一切都是她觉得轻而易举的事,看到子宁开开心心的吃下自己煮的晚餐,她就觉得很喜悦和满足,这感觉很熟悉和自然,这些家事该是她失忆前常常做的。子宁早上离家工作时的告别吻和临睡前的晚安吻仍然让她感到害羞,不过她已慢慢地懂得回应了;子宁还坚持夫妻必须同床共枕,还有抱着一起睡的习惯也令她感到有点不自在,幸好她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夫妻间的亲密接触,再没有感到不好意思了。

  「月儿,我和美国的医生商量过,你脑内的瘀血可以通过药物来治疗,只要瘀血溶解了,你的失忆情况就可以得到改善,你愿意进行治疗吗?」「好的。」妈妈知道子宁是一个很出色的医生,现在已拥有了自己的医务所和手术室,他的专业意见对她一定会有所帮助,所以就答应了。

  「不用担心,这些治疗很简单,虽然时间比较长,不过没有危险,也会对你的病情有所帮助的,相信我。」「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最亲近的人,我当然相信你!」「谢谢你!」子宁再次吻上妈妈的嘴唇,今次不再是蜻蜓点水式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深吻。 . . .子宁第一次如愿以偿地用丈夫的身份吻上妈妈的樱唇,他的舌头闯过牙齿的阻碍,再纠缠着她的香舌,妈妈只经过轻微的挣扎后便自动投入了这个吻——-唇贴唇、舌卷舌,一丝丝的情欲浸入了他们的体内。 . . .…… 当他们的嘴唇分开时,一条银线仍连接着他们的咀儿,妈妈害羞得满脸通红,把头埋在子宁的肩膀上,子宁的心跳动得很快,这一吻意义极为重大,『寝取妈妈』终于踏出了重要的一步!

  「月儿,这是美国脑科医生处方的药物,你每晚临睡前都要吃上一颗,你的记忆很快就会恢复了。」子宁取出了药物和一杯水。

  「有点苦……」妈妈毫不犹疑地把药吞了。

  「现在是月儿上床睡觉的时间。」子宁在衣柜中取了一件睡衣。「今晚就穿这件粉红色的。」妈妈脸红红的转过身儿,迅速的把身上的裙子脱掉,只脱剩内衣后就穿上了子宁选定的睡衣。

  为了打破妈妈的心理障碍,子宁坚持要妈妈在自己脸前更衣,用夫妻间不需要避忌作为借口,妈妈终于答应了,不过这也换来子宁不强迫自己做爱的承诺…… . . .忸忸怩怩经过大半个月,妈妈在子宁脸前暴露自己的身体已没有起初的尴尬,同样地,她对子宁的裸睡也不会再躲开,双方开始互相适应对方的身体。

  子宁充满占有欲地把妈妈半抱在怀里,熟悉的男子气息充满了安全感,妈妈很快就进入了半睡眠的状态,这正是药物的功用。

  药物不是用来溶解脑内的瘀血,反而是催眠治疗师用来催眠病人专用的药物,它可以令病人的精神快速进入放松的状态,同时让病者的潜意识更容易接受催眠治疗师的指令,这可是子宁在美国黑市中用极高价买回来的药物!子宁为妈妈带上耳筒,接下随身听的开关,一些重覆的讯息不断地传进入妈妈的耳里。 . . .……『我叫李月儿、英文名叫Eva,一九八七年三月八日在美国华盛顿州出生,一直在美国长大和接受教育。 . . .十八岁时,父母因意外去世……在大学时,我爱上了一个医科的留学生,他的名字叫宋子宁,我廿三岁大学毕业后,便和子宁在美国注册结婚,并跟随他回国生活。 . . . . .』子宁把属于李月儿的身份和经历灌进妈妈的脑里,只有通过长时间的催眠,慢慢就会让妈妈完全接受李月儿的身份记忆,原本属于『宁丽娥』的记忆就会在潜意识中逐渐取代和淡忘,纵使有一天妈妈脑里的瘀血散了,那份旧记忆也不容易恢复过来!

  连续一个月的催眠治疗,无数关于月儿的资料——-包括了月儿作为女孩和少女时的照片、生活和婚礼的视讯、还有无数李月儿日记中的成长经历、私隐和内心感受等等,都一一输入了妈妈的潜意识当中。 . . . . .子宁终于都看到成效了。

  「子宁,我的记忆好像恢复了不少,治疗看来很有效。」妈妈半躺在子宁的怀中说。

  「那就好了!」子宁轻吻着妈妈的脸颊。「你记起了什么呢?」「虽然那些记忆都很琐碎,不过我总算记起很多自己的往事,特别是和你认识后这几年的事就更清楚了。」「那我考考你吧!」「嗯!」「你的生日是在那时?」

  「这也太容易了……我的生日是一九八七年三月八日。」妈妈侧着头说。

  「下个月就是我二十四岁的生日了,我要礼物……」「不会欠你的……」子宁轻抚着妈妈的头发。「你的身高、三围是多少?」「唏……没正经!」妈妈白了子宁一眼。「我身高五尺七寸,三围是三十八D、二十六、三十六……对吗?」「哈、哈、哈!让我量度一下就知道对不对!」子宁大笑着,伸手按压在妈妈的大胸脯上。「问一条难些的:你的初潮是在几多岁来的?」「噢……这也太难一点吧!让我想想……好像在我十二岁那年……我记得是我刚上中学时的事,突如其来的月经令我不知所措,幸好有老师史密斯太太的帮忙,我才没有出丑呢……」妈妈想了一会儿才说。

  这些隐密的资料本来就是记载在月儿的日记上,妈妈现在都把它当成自己的经历了。

  「噢!计计日子,我的月经该在这两天会来!」妈妈突然屈指在打数。「子宁……我昨天才买的Tampax棉条放了在那里呢?」「咳!我那里知道?!」子宁突然咳嗽起来。

  「呵呵……我记得我把棉条放了在衣柜左边向下数的第三个抽屉里看来我的记性比你更好!还要考我吗?」妈妈皱皱小鼻子,掩口笑着说。

  「月儿,你真是愈来愈调皮了!」子宁按了按妈妈的鼻子。「最后一条问题啦。你的初夜给了谁?」「耶……你欺负我,只会问人家这些羞人的事!」妈妈捶了子宁的大腿一下。

  「当然是你……我由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男友嘛!你是我在十九岁时在大学认识的,不到三个月就给你骗了!」这段记忆的虚假的,李月儿真正的第一次是在十五岁,她认识后上床的男人不算少,不过她认识子宁后便没有那样滥交了,因为性欲强的子宁可以完全满足她的欲望!子宁也不希望妈妈的心中有月儿这些不好的回忆,所以把月儿这段经历更改了,让妈妈以为自己是她的初恋男友,同时也是她初夜的对象。

  妈妈终于把李月儿大部份的生活记忆都吸收了,当中有真也有假——-她叫李月儿,今年二十三岁,在美国长大,子宁是她的初恋男友,也是她第一个和唯一一个有过性关系男人。她在大学里念的是服装设计,不过她毕业后便直接嫁了给子宁,所以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现在是全职家庭主妇,最擅长是烹饪。她最大的兴趣是妆扮得漂漂亮亮后和丈夫亲热……当她记起自己这个兴趣时,真是羞死人的心也有了,不过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她对子宁的亲密行为完全没有抗拒能力!

  子宁很高兴第二部份的计划完全成功,妈妈已正式成为自己的妻子。她虽然拥有李月儿的身份记忆,不过在性格上却和原本的月儿完全不同,她仍然保持着作为『宁丽娥』时的生活习惯——-例如她喜欢打扫和烹饪、端庄雅洁的穿衣习惯、对性事害羞保守等。 . .子宁本来就喜欢妈妈淡静恋家的性格和高雅的妆扮,所以不打算完全改变她的性格,只是他却希望妈妈可以增加一些性感的魅力,如果能配合他恋物爱好就更好、他还希望妈妈在性生活上可以变得更为主动和开放。

  所以他开始进行第三步的计划。

  接着的一个月内,子宁把催眠的方向更改了:

  首先,他把一些性感的内衣展、名牌高跟鞋展和大量的美容化妆资讯不断地洗刷着妈妈的潜意识,让她的衣着品味慢慢地改变——-虽然她平日仍是习惯穿名牌套装和晚礼服,不过她在套装和礼服底下却喜欢配上性感而且暴露的亵衣!

  无论她穿短窄裙还是长裙,在裙底下都会配上闪亮的丝袜和超高跟的鞋子。

  一套又一套半透明的性感亵衣、丁字裤、丝袜和高跟鞋等衣饰不断占据她衣柜内的空间。另外,妈妈每天都会保持艳丽精致的妆容,而梳妆台上的护肤化妆品也变得更多样化!这些改变都是不自觉的,妈妈一直以为她最爱穿的就是这些性感的亵衣、丝袜和高跟鞋,而化妆更是她从小到大的爱好。 . . . . .当然,如果丈夫也喜欢的话就更好了!

  其次灌输到妈妈潜意识内的资讯是子宁和月儿性爱录影视频,因为他们两个都是经验丰富的性爱高手,所以作爱的花式激烈和多样化,而且他们都喜欢把作爱过程录影下来慢慢欣赏。这些视频不断在妈妈的深层记忆内反覆播放,一天又一天的春梦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每朝起床时,她的内裤都是完全湿透的,这令她尴尬不已!不过经过潜移默化,她终于接受了视频内的女主角就是自己,而她作爱时就会变得很淫荡,这才是真正的自己!她也全盘吸收了女主角在视频中的所有性爱花式和叫床技巧!每天当她醒来看到裸睡的丈夫时,他那阴茎一柱擎天的形象,都会让她的心儿蹦蹦地跳、满脸红霞,蜜穴内爱液奔腾,小手不其然地想抚弄丈夫的『凶器』。 .

  妈妈继承了李月儿的记忆和身份后,对丈夫多了一些亲近和好感,不过在潜意识中仍是母亲对儿子的爱居多,男女间的爱并不浓烈。 . . . . .子宁却希望妈妈除了当一个千依百顺的妻子外,还会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所以增强妈妈对自己的爱意和服从性是必须的!子宁把自己温柔俊俏的样子,通过声音和影像不断地灌输到妈妈的潜意识当中,让她的心里不停重覆一个信念——-子宁是自已一生中最爱的男人、也是自己唯一的丈夫和主人!她愿意为他献出一切:她的心、她的身体和生命都只会属于这个男人!作为他的妻子或女奴,她都会全心全意地爱他、信任他、侍奉他、服从他、满足他一切的要求。他就是自己的一切。

  在车祸发生第三个月后的某个清晨,躺在大床上的妈妈在春梦中婉转呻吟,黑色透明的仿纱睡衣差不多完全敞开,内里露出了全黑色的厘士半透明亵衣和丁字裤,汗水不断的从扭动的肌肤表面渗出来,爱液沾湿整条丁字裤,黑色的芳草地隐约可见,子宁觉得时机成熟了,终于采取了主动。

  子宁轻轻地用嘴唇吸吮着妈妈的樱桃小嘴,用舌头把唾液涂满妈妈的每一只牙齿,子宁的舌头轻松地顶开妈妈的牙关,进入了她的口腔内,疯狂地吸吮着内里的小香舌,唾液不断地流进对方的口腔里,仍在半睡半醒的妈妈很自然地咽下子宁所有的口液,妈妈终于从春梦中苏醒过来了,不过立刻就迷失在子宁的深吻之中,激烈地作出回吻,两片嘴唇和舌头互相纠缠着。子宁用双手轻易地解开了妈妈的仿纱睡衣和胸衣,把妈妈那对三十??八D的豪乳完全释放出来,子宁双手也无法完全掌握妈妈胸前的『大玉兔』,在他的刻意的揉弄下,乳房幻化成不同的形状,那种销魂的感觉令妈妈不其然地扭动着身子,当子宁的手指轻轻拨弄着乳尖那两颗小红豆时,欲拒还迎的心态让她闭上了眼睛。

  「别这样啊,我害怕。」妈妈的声音带了点颤抖。

  「不用怕。我们是夫妻,这是很正常的事!」子宁轻柔地在妈妈的耳边说。

  「月儿,我爱你,让你的身体自然地接受我。就像在你的记忆中一样,我们的身体是最契合的。」子宁终于把妈妈身上的丁字裤褪掉,全裸的妈妈放弃了所有的抗拒,她放松了紧张的身体,放空了复杂的想法,让身体按着记忆行事,对于丈夫的爱抚,慢慢地作出回应,双手也开始抚摸着丈夫的结实的背肌和臀肌,一只小手还进一步抚弄着丈夫下体的阴茎,两片樱唇印在丈夫的胸膛上,小香舌轻舐着丈夫的胸肌和乳头,就像春梦中的女主角那样的做。

  子宁不是第一次看到妈妈的裸体,但却是第一次近距离和在妈妈完全清醒下看到妈妈的肉体——-那白嫩的肌肤、丰满巨大的乳房、半凸起的耻丘、浑圆充满弹性的臀部,还有那在黑色芳草下隐约可见的阴唇。 . . . . .子宁的阴茎迅速地变大,超过八寸了,妈妈的小手根本难以覆盖整条阴茎!子宁耐心地挑逗妈妈身上所有可能的性敏感带,无论是耳垂、粉颈、腋下、肚脐和??菊穴等地方都一一舐过,最后连指尖和玉足也不曾放过!尝试过身体不同的部位后,子宁终于发现妈妈除了乳房和阴户外,耳垂和足底都是重要的性敏感点!跟着子宁用手指和舌头主力攻向妈妈耻丘下的阴唇、阴核和阴道内壁。 . . . . .

  妈妈完全软倒在子宁的怀里,双眼微张,蜷曲的长睫毛在颤动,小嘴里微微喘息着,口吐兰香的轻轻哼道:「嗯……不要嘛……老公。不要再弄了……身体好痒……好热……好湿……」子宁再也忍不住下体空前的压力,终于把妈妈的双腿分开成M型,阴茎对准妈妈已湿透的阴道口,一挺而进,在那一瞬间,子宁只感到一阵子窒息的快感,还有一股感动后的极度迷乱,他终于都来到自己出生的地方了。 . . . . .他的阴茎开始不受控地来回抽插,速度和频率愈来愈快。

  「噢呀!」妈妈在子宁突入自己的身体时,小嘴不禁大叫起来!那不是痛楚的叫声——-自己又不是处女,而且阴道内已极为润滑,完全可以接纳丈夫粗大的阴茎,只是那叫声是身体在突然胀满下的自然反应,她感到阴茎在来回磨擦着自己的阴道内壁,一下又一下的顶向花心,一波又一波的性兴奋刺激感完全掩满了她的神经,她的嘴里只能吐出魅惑的呻吟声,嫣红的指甲在子宁的背上抓出了一条又一条的血痕。 . . . . .

  「噢呀……好刺激……啊哦……好舒服……不要停……老公……你好利害……啊呀!」子宁的腰不断地做出前挺的动作,阴茎拼命的抽插着,汗水不断滴在妈妈的脸上和胸前,和妈妈身上的香汗混在一起,散发出一种暧昧气味。

  「老公……好利害……老公……我爱你……月儿……好爱你喔……啊嗯……快丢了……快泄了……啊!」妈妈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后,阴道猛烈地抽搐和收缩起来,子宁感到阴茎突然受到阴道强力的挤压,龟头在一阵子炙热后,高潮在一刹那间出??现,精液一点不剩的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两个人都同时感到一种难以言语的快感直冲脑际,子宁软倒的身躯伏在妈妈的身上喘息,不过很快就可以翻身躺在妈妈的身旁…… . . .他看到妈妈仍是软弱地躺着发呆,脸上媚态横生,樱桃小嘴微张,乳蒂仍是硬硬的,两腿无力地张开,阴道口一张一合的,正吐出混在一起的爱液和精液,沾满在阴唇周围和那片芳草地上,靡烂魅惑的境象惹人遐思。

  「月儿……」子宁一阵子的碎吻落在妈妈的脸颊和嘴唇上。「我们在发生意外后第一次做爱,你的感觉如何?」「老公……我像飞了上天一样……潮吹了……好满足……好开心……快乐是老公给我的……我爱你……月儿好爱你……」妈妈娇声地说,桃红的指甲在子宁的胸膛上打圈,语气和动作与李月儿极为相似!这就是潜意识的影响——-妈妈原本保守内敛的性格只有在性行为中才会变成淫荡和豪放的李月儿。 . .唯一不同的是:原本的李月儿对子宁只有情欲而没有爱,现在的『月儿』对子宁,爱比情欲更多。

  「我也爱你!」子宁很感动,他轻吻着妈妈的粉额,他知道自己对妈妈的爱(男女间的爱),绝对比十个李月儿加起来还多。

  「那我们再来一次……」子宁的手再次揉向妈妈胸前的丰盈。「不过今次要由你主动……」妈妈在春梦的记忆中常常听听到丈夫说这句说话,这代表了一种暗号!其实,有没有暗号都不重要,绝对服从和侍奉丈夫是她在心中唯一的信念。 . .

  妈妈慢慢地爬起身来,把小嘴儿凑向子宁的下体处,精液的味道充斥着她的鼻子里去,但她一点都不觉得呕心,反而有一种祟拜的冲动,她在梦中做过千百次。 . . . . .她伸出小香舌把仍然坚挺的阴茎舐弄干净后,再张开樱唇把阴茎半含入口中——-只是阴茎太粗大了,妈妈的樱桃小嘴也不可能完全容纳!妈妈的小嘴儿努力地上下吞吐着,龟头和阴茎在香舌拨弄下再次暴涨起来,妈妈的小嘴儿已无法吞下了,张开的樱唇动也不能动,她只好把阴茎吐了出来,改为用手套弄着阴茎。 . . . . .妈妈分开双腿跨蹲在子宁的腰际上面,用手把子宁的阴茎对准自己早已扩张了的阴道口,慢慢的蹲坐下去。 . . . . .阴茎慢慢进入和填满了她的阴道,虽然阴道内已极为润滑,但如此粗大的阴茎仍是很难才到达阴道的深处,当三份二的阴茎进入后,阴道的尽头已到了,子宫口的阻力令阴茎很难再进一步。

  「老公……到顶了……无法再进了……」阴道内的胀满和充实感触动着妈妈每一条神经,老公的阴茎每进一寸,下体传来的快感就会增加一分,妈妈身子上下起伏,让阴茎尝试进入更深的深处,来回不断的磨擦令妈妈香汗淋漓,有点喘不过气来,幸好阴道扩张得愈来愈大,蜜液也渗得愈来愈多,差不多四份三的阴茎都进入了,两个人的兴奋程度加剧,呼吸也愈来愈急速。

  「月儿,你可以的。让老公的宝贝进入你的子宫!」子宁轻声地鼓励着妈妈,双手不停地搓弄着妈妈正在抛动着的豪乳。

  「嗯!」妈妈微微皱起了眉头,上下运动的速度和深度都增加了,阴道内的阴茎一下又一下的猛顶向花心,不断的冲击让子宁和妈妈都感到极为刺激和兴奋,妈妈的动作开始疯狂,口中吐出高亢但没有意义的呻吟声,子宁的龟头完全充血后变得更为坚硬,妈妈的阴道开始了强烈的抽搐,子宫口也慢慢地打开了,龟头终于突破子宫口而挺入了子宫内,子宫颈的入口就像一条橡皮圈,紧紧的束着子宁的龟头,强力的压迫让它再次作出剧烈的喷射,所有的精液都灌进在子宫内,一点也没有流出来,连妈妈小腹的位置也微微地鼓胀起来。 . .

  两次的高潮泄身令妈妈筋疲力尽,动也不想动,子宁只好抱起妈妈走进浴室内,当他在浴缸中替妈妈清理身体之余,子宁的阴茎竟然再次坚挺起来,他只好在妈妈半睡眠的状态下,在水中把阴茎第三次挺进她的身体,再来一次活塞运动!

  对于丈夫旺盛的性欲,妈妈无力也无意反抗,自己的一切都属于老公,他喜欢自己的身体就任他玩弄好了!她在睡梦中又不知出现了多少次的高潮,不过她知道在沉睡中,她的嘴角仍带着满足的笑容。 . .

  子宁终于得偿所愿,妈妈的身体为他而盛放,在她端庄的名牌套装底下,穿的却是极为暴露的亵衣,而在短裙下永远都是闪亮的丝袜和起码四寸高的高跟鞋!

  妈妈在社交场合中,尽显了高贵的气质和超性感的魅力。还有,每晚在床上迎接自己的都是穿着性感亵衣、丁字裤和吊带丝袜的妻子.或者女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