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满朝皆淫乱
满朝皆淫乱

满朝皆淫乱



舍车保帅诛三王,掳掠众妃回晋阳,

高欢恣意纵淫欲,三妃承欢丧天良。

高欢荒淫,其子更胜几分。弄完小离后,许下诺言。一但自己继承家主之位定娶她为妾,小离听之欣然应承。把那骚身浪骨送与高郎,高登自是将她擒住一顿舞弄!

年少出淫雄,高登堪是把胯下女人,弄的死去活来。娇喘扭腰迎欢的小离想着自己以后就要荣华富贵,而且高郎年少淫雄,床上之事令自己满足,所以更是对高登死心塌地,弄完后将头发衣裳整理好后,扭着酥软的步子回娄氏那里。

娄氏小离回来问:”高登可曾听话?“

受高登许诺的小离,自然回道:”大少爷很听夫人话,直到现在也没出书房一步!“娄氏听后很是开心,夸了几句小离办事利落后。话起妇女间的唠叨闲话来,比如你看我这钗子好看么,衣服了!

几日后高登接到高珲修书,告知淮阳王欲对己不利,还约好了几位王爷。高欢大怒娄氏正好在边上,见状上前来问高欢将书信给她,看完后娄氏不怒反乐!

高欢见夫人笑不解问道:”夫人为何发笑,难道你没看清楚么?“”丞相你难道不觉得这是好事么?“娄氏不答反问。高欢问后,看了看娄氏那高深莫测的眼神,在思考了会又对着娄氏望了一会,然后仰天大笑。

娄氏跟着笑道:”高登以十多岁了,我想此番夫君带他出历练下!“高欢心里原本也有此意,与娄氏不谋而合。

次日高欢修书一封与弟高珲,令其按兵不动,然后亲点五万大军明为讨逆,实绕道前往京都除异己。

一日风和万历,魏主与高氏,结伴游园,忽然有太监来报,说三王求见。

修正游兴正浓当即回道:”不见,有事明日早朝在来!“高氏听后连忙劝道:”陛下,三位王爷来此必有大事,您还是见见吧!“修见皇后来劝,只好对着太监说道:”传他们去议事厅那里等候,我稍会就来!“打发走后,修轻搂其腰嗅着那扑鼻香气,竟不舍离去。高氏受宠而不娇,推开魏主笑面迎道:”陛下,速去议事厅吧,三位王爷在那等候了!“见妻如此贤惠,夫复合求了,忍不住伸手摸着高绚那落肩秀发感叹道:”今日又不能陪你了,委屈皇后了!“”陛下!“修见皇后张口,知道又要劝自己。忙将手指掩住其唇道:”皇后如果我不是身在帝王家,我两该是多幸福的一对啊!说完后留下皇后在花园里,飘然而去!

看着远去的背影,想着丈夫的那句话。在看了看水谢里尽情戏耍的鸳鸯,顿时感触道那句古话,只羡鸳鸯不羡仙!

议事厅内,修正来回跺步。面色非常难看,阴郁的眼神不时的看着桌上的奏折,还有那三位站立一旁默不啃声的王爷。

南阳王忍不住这气氛先开口问道:“陛下,如今高珲已将重兵淮阳王、汝南王、东洋王等府邸重重包围。”

修对着南阳王道:“卿等手中有多少兵马,掌握多少洛阳将领的支持!”

三王答道:“洛阳五万人除高珲掌一万、我等控有二万。还有二万人观望状态!”

修道:“我众敌寡,我们何不将高珲给杀了,正式与欢宣战!”

见修准备意气用事清河王连忙劝道:“陛下不可,高欢大军已经出现在洛阳城外了!”

修闻后秃然坐了下来,喃喃道:“高欢何时来的!”南阳王道:“外面大军一到,高珲就分兵围住了三府,并且还留有三千人围住了皇宫!”

得知大军压境,修现在已是面如白纸,控制不住情绪道:“寡人为何要生在帝王家,为何要做着没落王朝的帝王。”说毕将手抓到的奏折扔于地上。

三王见了立即跪下道:“陛下请保重,现在还有退路!”

“还有什么退路,说吧!”

“观现在之局势,只好丢车保帅了。”修听后问道:“何为丢车保帅,详说来。”三王见魏主肯听,于是四人商定好了方案,于是修由南阳王口述,赵郡王起笔,魏主批示的。淮南王等三王造反之罪就定了下来!

高欢正准备大臂一挥,大军进发的时候,眼前的洛阳城门大开。里面陆续出来不少人来。远处就看见弟弟高珲,协同着魏主一同出来。后面还押解着一群人犯,高欢一看就猜到几分,心西暗道好狠的修,竟然亲自押解出来。

魏主近前,高欢也不下马行礼与马上说道:“臣身体不好,不便下马拜见。

请陛下原谅!”

魏主早已习惯了故笑道:“岳父大人身体为重那些礼节就算了!”

欢续问“到后面的犯人是?”

“全是逆贼家属,那罪首已经自杀身亡了。”欢闻后想来,人已被灭口了,自然无从说起,于是向魏主拱手告辞。于是带着人犯与大军退回晋阳。

一路上高欢命人严刑拷打,还未到晋阳就折磨死了大部分人。此间高登亲自参与了行刑,其手段之恶毒远胜常人。以至年少就另人胆寒!

一回晋阳高欢就命人将淮阳王妻严氏。汝南王妻郑大车,东洋王林氏。带到自己室内,自己喝了酒后,带着龙虎油遥遥摆摆踢门进入。

此时的三女都躺在床上,都早已剥的赤条条的。想起这些王宫贵妇以往的高傲,如今这样的显入在眼前,下身还没擦油就已经岸然驳起。

三女中严氏最为贞烈,见高欢进来,便破口大骂。林氏则闭眼不声,那郑氏倒是一副欲求的模样,含笑望着高欢。人虽半醉但也看的明白,高欢脱光衣服爬上床去,不理睬严氏唾骂,直接将其大腿分开,将眼朝那生育过的地方看去,见那里阴穴轻合。

高欢见了笑着冲郑氏笑道:“这就是节烈女子的阴户,我见与荡妇的也没什么分别么,还不是年斯模样。”说着一面抓住,乱动的大腿将身子移了过去,将鸡巴抵住严氏肉逢间。

郑氏也媚笑答到:“高爷说的是理,等您的大鸡巴插进去后,也不一样和奴家一样浪叫么。”好个郑氏,这番浪语听的高欢是心花怒放,林氏则红晕悄上面颊。

严氏身子又不能动弹,那贼的逆根就在阴户那研磨着,现又听见郑氏无耻之话,心下大恼:“你这个贱人,怎说出如此无耻之话。还有高欢畜生,老娘不怕你,要上就来~~!”这可不用她说,高欢那鸡巴扑哧一声就送了进来!

郑氏为了讨好高欢,当即调笑着:“哟~淮阳王妃,你不是很贞洁么,那你小穴里面插的是什么了!”

严氏听言,想骂两句,可高欢那斯的鸡巴下下之插花心,要是张口肯定会语不成声,定会让郑氏耻笑,于是咬牙缩腹。忍受着那单一的性侵入,不回一声。

“哎哟~高爷的鸡巴真大哟~严妃您看看,小穴都快撑破了!”高欢听郑氏说的如此下流,百忙中也朝那里看去,见自己的鸡巴抽送间,交合处确是好看。

那红肉吞吐的模样怎么以前就没想过了。

在嘿哟嘿哟的号子下,高欢狠送着鸡巴,双手也没停下在严氏双乳上乱摸,郑氏更是推波助浪,呻吟娇喘着。(没弄她了,却也如此。)这样的淫叫很快就引起共鸣,先是闭眼的林氏,面红的越加厉害,双腿乱噌着。不一会在郑氏一声,大鸡巴插爆了后,浑身蜷缩抽搐一通后,臀下的白被单被一滩水污弄脏。

没被弄的女子尚且如此,何况是正在被操的严妃了,如今已是呻吟唤唤,下身随着侵入的鸡巴摇摆不定,胸前的双乳一直被高欢折磨着,心涌起的浪潮一次次被理智压制下后,又在涌起。最终,理智败了下来,在高欢那狞笑得意的神态下,阴户里开始湿润起来。

唧唧~鸡巴抽水声,已响!郑氏听后笑的更浪,两腿用力的摩擦着。那笑声那么淫贱,林妃的气喘声也跃入耳朵里。这淫糜的气氛里,严妃渐渐放开自己,轻扭着肥臀迎了几下那逆贼的鸡巴。

高欢弄出严妃浪水后就将鸡巴拔了出来,“哦~”阴穴里空虚后,严妃轻唤一声睁看幽怨的看着高欢,那现入眼前的大鸡巴。

“严妃想要的话就开口,本相一定操的你满意。”严妃听到高欢这话,想起那鸡巴上滴趟的液体是自己阴户里流出的,暗骂着自己下贱。也就没搭理高欢。

“啊~疼啊!”不等严妃作答,高欢的鸡巴转插入林氏的小穴。

郑氏喃喃淫叫道:“恩~大鸡巴偏心~不插人家的~小穴痒死了!”听到这里高欢嘿嘿笑道:“美人别急,好戏在后面了,等会弄你个爽快。”下身也不停的狠送了起来,林氏是最年轻的王妃,听到两人对话加上鸡巴就在插要塞里面,涨的实在难受。也跟着哼哼起来。

“不嘛~人家下面好痒~高爷帮我捅下嘛。”高欢遂将手指扣入郑氏小穴,也加快了抽送,林氏天生娇小,被大鸡巴插进后,不管痛与不痛总是一副娇滴滴可怜怜的模样,没被送入一下后,总是抿嘴轻哼。

一顿猛操后,林氏叫了声:“奴家死了~!”后寂静无声了,高欢也将鸡巴拔了出来,对于忽然消失的呻吟,两女都意识到林氏泻了。想到这严妃也不争气的流出淫水来了。郑氏就不用说了,一双眉眼可急死了。

高欢这时才将郑氏抱到怀里,将鸡巴一插。感觉真他妈的好,原来郑氏的小穴收缩自如,浪水虽多仍然可以紧夹鸡巴。不等高欢行动,郑氏就开始耸动起身子,将小穴里的鸡巴吞吐着,胸前的大奶子也晃动不已。

“啊~插死了~好大的鸡巴~好粗~好会操啊~!”叫的很唤,高欢也配合的将鸡巴送进去,摸着跳动的大奶子吼着叫着!

激烈的肉搏,淫叫将严妃的思绪拉了回来,忍受不住心理的折磨偷眼看去,之见郑氏那红嫩的淫肉正吞吐着那可怕的鸡巴,由那被阴肉翻转的样子,不有的偷看了下自己的下身,那阴户里的小洞还未闭喝想来是大鸡巴造成的!

干的正欢的男女抵死缠绵着,直到严妃的声音加入后,郑氏才泻了出来,高欢托起了严妃的肥臀,望着着欲火煎熬,含春的女人将鸡巴砥柱,任她将小穴来迎。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正是这三妃的写照,丈夫尸骨未寒,就透怀送报于仇人,那冰肌玉骨送与高欢把玩淫乐!

(九)

郑氏淫荡御双枪,高欢淫完高登上,

献媚取宠烂心肠,残害婆婆任轻狂。

这一路上高欢是兴致勃勃,倒是可怜了随他出征的高登。

高登的营帐与父亲最近,高欢夜夜伐戈制造的淫浪之语,常在高登耳朵里响起,令他在床上转展反侧难以入睡只得天天以五指解决!

路到冀洲,高欢想起同姓朋友。特命兵马在冀洲不远处安营。自己则只身一人前去会友。

大白天里,高登在帐篷里呆的实在是闷,于是出帐透气。正好看见父亲帐篷能一美妇揭帘而出,走路的时候,那蛇腰下的臀位一步三摇。胸脯那对肥乳也跟着抖三抖,看的十四的小高登是猛咽口水。

女人此时也看见不远处的高登,见其穿着打扮。知他身份定不一般,扭着那蛇腰,目含春情来到高登面前!

“哟~好个英俊的后生啊,不知道小将军是?”

见这女子问着,高登清了下含唾液的喉咙沙哑道:“我乃当今丞相的大公子高登是也!”

郑氏一听伸出玉手将高登拉住,作出娇媚之态道:“是高少将军,果然英雄了得。”

听美人委婉奉承的话,别说是他了。就是其父高欢也经受不住,自然是被此女弄的淅沥哗啦,昏头转向。唯一清醒的就是胯下的鸡巴举旗致敬了!帐篷一顶高登感觉不妙,连忙手捂要地。

郑氏是何许人也,从高登那紧张的样子,加上不停的偷望着自己的胸脯,就知道高登起色心,心下碎一一声“小色鬼。”自己也好奇,故早在高登遮掩时将那顶起的部位看了够。

一望之下,郑氏大吃一惊,开始报着看小鸡鸡取闹的心情看的,可是没想到那里已竟然是个大鸡巴。芳心顿如鹿撞,干咽着唾沫,一双眉眼就那样盯着那里不放。

高登瞧见郑氏的模样,心下一喜打岔道:“夫人外面风大,若不闲弃请到帐篷里坐下。”郑氏听后满口应承!

就这样高登手掀门布,郑氏摇臀而入。

那后臀因行一抖一翘的,引的后面跟着高登连咽几下口水。

郑氏不看其他地方,直接走到高登卧榻前。竟然帮高登叠起被子来,一面将那后臀高高翘起,随着折叠被褥的动作制造股浪起来。

那两瓣臀肉的曲线,引的高登色欲焚身,双手由后面搂住郑氏丰满的小腹。

将那顶起的部位顶到股间磨蹭那骚浪之地。郑氏自看见高登那驳起之物时,就有此意,如今高登将自己抱住。忙转身将高登搂定,将那身上的肌肤与他贴个够。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搂定后就在床上滚做一堆。

两人嘴舌手脚你来我往的忙个不停,你咬我嘴我啃你唇。高登手摸其乳时,郑氏以将玉手摸到那宝贝鸡巴。

滚了几圈后,高登将郑氏压在身子下面,将眼睛仔细的望着身下的女人。

郑氏现在可是淫极了,双手在高登小腹上解着那裤腰带。口里还唤着:“少将军~~奴家想要你的大鸡巴~~”

淫浪之语听的高登很是满意,探入衣服内,摸着巨乳道:“夫人的乳房又大又圆,我是越摸越爱了!”

“乳房有何好摸了,奴家还有更好的地方了?”口里浪着,手里也不停了将高登裤子脱下后,手握阴茎上下套弄起来。

“哦~~”熟巧的动作,小高登自然爽的狼叫!浑身哆嗦。那在乳房上的手也跟着那玉手乱动。哼哼几句问道:“哦~~还有比~~摸~乳更好的事~~”

郑氏搂着高登的身子一转,换成了男在下女在上的方位。坐在高登大腿上扯开裙袱撒落在高登腿边,慢慢坐了下去!

“哦~”一个比手还舒服的东西顿时套住了高登的鸡巴。套好后郑氏就开始旋扭身子,几下工夫就爽的高登连乳房也顾不上了,绕到郑氏肥臀那里控制着,别让她太浪了!

“怎么样~这比摸奶子还爽吧!”一面上下将鸡巴套着。

高登忙答:“要好上千万倍~!”

郑氏开始运动,“那你就插死奴家吧~~哦~~~快~~~快~~啊!”

听的浪语连连,高登自是雄心大起挺着鸡巴说着:“操死你~~骚货~~操你。”

“~~快~~操死我来~~宝贝操我的小穴好痒~~大鸡巴操烂吧~~使劲操哦~~操翻小穴啊~大鸡巴英雄!”那身子套鸡巴的速度也就加特快。

如此下来,少年老妇滚做一堆。花样玩尽,白花花的身子上下折腾着。

高登弄的连出几次精后,终将郑氏给征服了!

骚浪凶悍的女人如小鸟一样伏在少年的怀里,“将军真是神人!”

“哈哈~~夫人我带你去找乐子……”

郑氏呢道:“全凭少将军做主!”

淫乐之后高登还是精神抖擞,带着郑氏一同来人犯地方。那些看高登的眼睛里都冒着火花,如果~~就死定了。(这句话被用了好多次,我也用下)跟在后面的郑氏也小心翼翼的看着左右射来的怒火。

最终人群了爆发出一声怒骂:“郑氏,你这无耻的贱人,还有脸来。”听到这话,郑氏吓的低头,从声音里她就听出那是她的婆婆。边上的高登听了眉头一皱后,吩咐士兵将那人提来。然后拉着郑氏向邢帐走去。

那被拖出来的妇人,一路上咒骂着,其他人犯大多都以同情的眼光看着她。

将汝南王母亲绊好后,高登就让他们退下。然后冲惊怕中郑氏笑道:“夫人来我跟前,你婆婆已经是阶下囚了。”郑氏想来也对来到高登身前,看着愤怒的眼神,高登将手伸入郑氏胸脯路起来。

奶子被摸,再加上一向家里高高在上的殷氏,如丧家犬样的狼狈也就不在害怕,咯咯笑着:“好痒哦!将军~~摸的人家奶子!”

殷氏见前媳妇如此无耻当自己面与人调笑。破口骂道:“畜生~~我家有你这种女人,真是苍天瞎了眼睛~~”

“啪~”的一声,郑氏上前给了殷氏一个嘴巴。然后叉腰讥笑道:“您还以为是以前的王母么,以前你总是说我这不好,那不好!”

“你~~敢……”被媳妇打了,殷氏可有点挂不住了。

“敢打你是吧!”提结巴中的殷氏说完后,又赏了她一嘴巴。

“畜生~~你会被雷劈的~~你不得好死!”被打下殷氏也豁出去了,大骂不休。

高登跟了过来,搂住郑氏的蛇腰道:“夫人想要怎么整治你婆婆了!”

郑氏反搂着高登的身子,不理睬气的快吐血的婆婆道:“将军,殷妃她老人家老说自己贞洁,奴家想让她淫荡起来。”

正骂着的殷氏听到郑氏的话,也不骂了连忙张嘴要咬舌,高登早已注意了,将手中带的专防咬舌的棉团塞入殷妃嘴里。

被堵嘴巴的殷妃看着,狞笑中的少年“呜~~”的悲鸣起来,瞳孔开始放大起来,不用她期待很久“哗啦”一声,前胸的衣服已被高登撕烂,那木瓜样的松软乳房显露出来。

冲着她惊怕的眼神,高登开始把玩手里的白乳,玩的是那么仔细认真。

“呜~~~”听到殷妃又在呜咽了,高登的手由乳房处慢慢滑到未撕烂的布条那,眼睛则没半点表情的看着殷妃。

“怎么就会这两句了!”

郑氏接话道:“将军,她那可是快乐的呻吟哦!”

“呵呵~~还是夫人你懂的女人心哦!”高登应和一声后,抓住破条的手一用力,将剩余的遮掩给撤掉了,留下光溜溜身子。

(十)

随着衣钵的撕裂声,将那冰清玉洁之身露于恶狼眼中。

屈辱的女人晃动胸前的白乳,扭动着那细细的腰身,将那手腕粗的铁链弄的晃铛作响,悲愤的眼神死盯着郑氏。

凶又能怎地郑氏根本无视她的杀人目光,依然将手在殷氏的小腹上,用指甲轻轻划着。欣赏着小腹受指尖的刺激,而泛起的千层腹波玉,指轻勾着那肚鸡眼得意笑起:“啧啧~~婆婆你保养的很好哦~~~那小腹还是那么光滑!”

“还有那圆睁的眼睛,很性感喽!”

妖艳女人微笑里透露出邪恶眼光,一寸寸的将殷氏矜持的灵魂拧碎。

色心大起的男人不甘落在淫笑女人的后面,轻拨遮掩阴户丛林,将手指头探入花间蜜地。

真实的接触,让殷氏欲喊无声,只有“呜~呜~!”声,与那叮当作响的铁链,诉说着一个女人的泪!

烈女凄厉的悲鸣,也许能感动天、感动地、却感动不了在她身边狞笑中的男女。

男人笑的那么淫猥,对于挣扎中的女人,高登抽出那致命的武器。

粗大的阴茎在殷氏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后,随着她惊恐的视线贴着她那凹凸的曲线滑到阴毛掩护的肉口边。

少年的眼神是那邪恶的望着放大眼孔的女人。眼里流露出来的色彩,多么绚丽迷人啊。包含着愤怒、恐惧、迷茫、绝望、渴望么。

不管是什么,强大的身体慢慢的迫近,那散发中的女人将头撇向一边,将那绝望的眼神留在脸郏。

绝望才是进入的最好时机,抵在阴户的鸡巴狠狠的顶了进去。

妇女痛苦的昂起头,在空中摆动几下后,乱发静静的甩至两旁。

看着绝望的女人,得意的征服者以最慢的速度慢慢侵入目的地。感受到肉穴的包容温暖后,男人的亢奋身体晃动起来了。

含着布团的女人,眼角落下了泪水,身体也随着那牛喘的男性一颤一颤。一次次的撞击,将女人的胸乳弹起拍在男性的胸膛。

身后的女人瞧的欲火顿起,将一对傲人的乳房紧贴着少年的脊背。双手托着男人的屁股,帮着用力送着。每下送去,那粗大的阴茎都会让眼前贞洁身体颤抖一下。

无论你曾经多么高高再上,现在也不过与自己一样任男人糟蹋!郑氏媚浪的眼神里诉说着,这一切。

京都洛阳,自从三王被诛以后,闹的人心惶惶。几位王爷也甚少见面!为的是以避嫌疑。

晨雾缭绕泛于江边,北魏南阳王独踏江泥。

一路上赏吸着新鲜空气,透着几日来的郁闷。看着江面上那来往不休清晨打鱼的平民,心下竟然有几分羡慕之青。

“身在帝王家,却无自由之身。哪如那鱼家女想唱就唱了!”

思绪到此南阳王长叹一声,燃起退隐之意。

正当筹措满怀时,耳边传来歌声:“天道不伦,万物皆枯。朝纲不振,民岂安身。无国即无家,小民亦讨贼。”

随着歌声望去,见一蓑衣人立于不远处对江大唱,慷慨之下竟然将手中渔具沉于江底!

此人言行举动皆吸引南阳王注意,上前两步:“这位兄台为何将生活之物弃之?”

蓑衣人问后朗朗笑道:“奸逆当道,国君蒙羞。小民怎可安于活命之乐!”

“现如今国太民安,朝廷外有大丞相,内有其女母仪天下,河乱之?”

蓑衣人听后,反身转了过来,朝南阳王走近几步,猛的将身上蓑衣斗笠掀弃一旁。

南阳王见得庐山真面目,心下大赞好个男儿,年约三十身形魁梧虎背熊腰。

光身躯就给人一种霸气天下感觉,特别是那双望着自己洞悉万物的深邃眼睛,就知道此人非同小可。

“高欢挟天子、淫二后、诛贤王、拥重兵……”

听着那人数落出高欢众多逆行后,南阳王也为之血脉沸腾。凄然感叹而语:

“我亦深恼高欢逆行,无奈其女身为魏家皇后,魏主现在已经无争霸之心了。加上高欢手握重兵,其文涛武略天下无敌啊!”

壮汉闻后大笑:“要灭高欢轻而一举!”

好个自大的蛮汉,南阳王诉道:“朋友怎可说此大话!”那人笑答:“大人我有几个问题,可否赐教?”

“经管问来!”

“天下兵多,还是高欢兵多!”

南阳王听后觉这问题很简单,想也不想回道:“自然天下兵多!”

“那天下目前是高家还是魏家了?”

这不是白痴问题么答:“自然是魏家?”

听完回答后,那人仰天长笑道:“既然天下兵多,而且天下姓魏,何不以天下之兵灭天下孽贼呢?”

那人言后笑声不断,如雷在耳。南阳王闻后茅塞顿开连忙拱手问道:“敢问朋友,姓什名什?可愿为国出力,立惩逆贼!”

狂人见南阳王行礼,连忙止住狂笑。严肃神情恭敬回道:“在下宇文泰!”

“宇文泰!你所说的确实有理,但国家大事不是纸上谈兵。”

“那是自然,在下刚才所言皆是大略,关于细节方面此地不是谈话场所!”

见其谈吐有狂有谦,南阳王更觉是个人才,连忙亲握其手同归王府!宇文泰也不推究,与王携手!

天意注定北魏要涂炭生灵,原本魏主修经高欢一吓,以失去雄心壮志,只想抱着美人过此一生,无奈天下间又出了个宇文泰,一场龙争虎斗迫在眼前!

宇文泰与南阳诸王会面后,拟订了:冷高氏、杀高党、联西大将贺拨岳的计划后,个人分头行事!

安排好京都之事后,宇文泰便拿着密旨前往西凉。

南阳王跪于地上,那受拜之人不是当今魏主,而是一纤纤女子。

女子面上梨花带雨,娇怯的拉着南阳王的手臂:“哥哥,快起来,这又是何苦呢?”

“妹妹你若不应,我决不起来!”

女子见拉不起,也劝不起,依然哭道:“哥哥你不起也罢,但这散尽人伦之事,妹是不做的?”

见妹如此决绝,南阳王心一横,牙一咬抽出腰间配剑就横在脖子上,做那自杀之态要往脖子上抹。

其妹明月见状连忙扑在南阳王身边,握住其持剑之手手道:“不要,哥哥莫做傻事。”

南阳王持剑仰声道:“妹妹你不必拦我,哥哥现在没有面目活于世间!想我身为魏氏宗亲,不能为国出力,却眼看着高贼涂炭宗室。如今还要将妹妹送于侄儿淫辱,我活着干什么拉!”痛哭陈诉完后,拉剑仰头做那自刎样子。

“哥哥,我去!”那要生要死之人听到妹妹同意后,连忙弃剑将流泪中的妹妹抱入怀里。

“妹妹,都是哥哥无能!”

应承这事后明月内心憔悴。挣脱哥哥的怀抱叹息道:“哥哥不必说了,妹妹沐浴后就去!”

为国壮士可断臂,何况是心爱的妹妹了。看着那无力远去的背影,南阳王轰然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我做的对么,哈哈哈~~~~~!”

窈窕身影,在凄厉的狂笑声慢慢消失在庭院小径!

后宫内魏主修携扶身怀八甲妻子,漫步游园。前面行几位女子,个个国色天香,修也忍不住多望两眼!

“平原公主明月、安德公主、飞舞公主见过陛下皇后。”

众女自报身份后,知是本家宗亲。皇后与修自然是热情相迎,五人一同游乐园中。

游走一会后,皇后因身体不适象各位公主告退!修本欲与其共回,因后说公主们来的少要修陪着,也就留了下来。

安德公主是清河王的姐姐,丈夫出征在外,本就寂寞难耐。经其弟谈起诱惑魏主之事,当即就欣然应允。

修虽然是没落帝王,但生的一副帝王象。身形高大,耳大脸阔加上那黄龙蟒袍,珍珠发冠。威严之态不显自威!

安德公主来就有意,加上见其威仪,心下自然欢喜。一个娇媚的人儿将风情万般现出。明月与飞舞公主来之前就知道大家的目的,此时见安德放电,正想借机告退!

安德忽然指着前方的园子:“王弟……那边的景色很好,陛下可愿赔我前去么!”另一边儿向明月二人使眼色,暗示着二人退避!

二女会意,殷殷一拜道:“陛下、我们的累了,先行告退了!”

修见二女要走,连忙拦住,道:“姑姑、姐姐莫走啊,那边水榭楼台是宫中一绝!”正说着时,手中一暖。低头一望,一只玉手伏在掌心中。

顺着玉手抬头,安德公主眼带媚笑、轻张小嘴,望着自己不时抿那樱桃小嘴儿,弄出风情笑意!这一望下魏主的骨头都酥拉。

瞧见魏主色样,安德偷象二人使个眼色,二女识趣的悄然退下。

“陛下……陛下……”几声娇滴滴的轻唤下,修才回过神来。

安德公主不给修喘气的机会,将手臂绕住修的胳膊,将那高耸的圆乳紧贴着结实的肌肉,将骚浪的体温一丝不剩的传给萌动中的男人。

魏主一贯专宠高绚,但也是血肉之躯,自从妻子有孕以来。便没行过男女之事,在加上那不时在手臂上肩靠着的玉乳,鼻息里嗅着的香味。胯下悄悄支起帐篷了。

那安德公主早以瞄见那雄赳赳的武器,将身子骨儿送的更欢了。

“陛下,我有累了哦!”

听着娇滴滴的声音,修蒙然回道:“累了?如何是好!”

“陛下,前面不远有个亭子,你抱我过去啊!”

说完之后,安德也不等修表态,就将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将脸儿贴着男人的下巴。

被这骚浪的女人这样折腾后,修猛的抱起柔软的女体。朝那假山林亭行去,一路上是枪擦丰臀,手托股沟。

来到亭阁中,修也不用在教了,将柔软的身子扶起,将那臀儿坐定在大腿之间。

此间的安德也不言语,玉手直接探入修腿间,阁着裤子揉着鸡巴。

熟练的温柔的抚摩,自然让修哆嗦着身子仰脖长嘘。看来是爽到极点,安德见了偷偷一乐,也不耽误将那阴茎掏了出来。

看着白嫩嫩的鸡巴,安德轻吟一声娇滴滴的赞道:“陛下武器好雄伟壮观,不愧是龙鸟,天下极品!”言毕伏下身子张嘴将龟头吞下。

小舌绕着龟头的舔动爽的修“嗷~嗷!”乱叫,大腿乱凳,那手儿也落在安德的后臀下,寻那软软阴户摸起。

至此正所谓高欢戏双后,满朝皆淫乱。


(九)

郑氏淫荡御双枪,高欢淫完高登上,

献媚取宠烂心肠,残害婆婆任轻狂。

这一路上高欢是兴致勃勃,倒是可怜了随他出征的高登。

高登的营帐与父亲最近,高欢夜夜伐戈制造的淫浪之语,常在高登耳朵里响起,令他在床上转展反侧难以入睡只得天天以五指解决!

路到冀洲,高欢想起同姓朋友。特命兵马在冀洲不远处安营。自己则只身一人前去会友。

大白天里,高登在帐篷里呆的实在是闷,于是出帐透气。正好看见父亲帐篷能一美妇揭帘而出,走路的时候,那蛇腰下的臀位一步三摇。胸脯那对肥乳也跟着抖三抖,看的十四的小高登是猛咽口水。

女人此时也看见不远处的高登,见其穿着打扮。知他身份定不一般,扭着那蛇腰,目含春情来到高登面前!

“哟~好个英俊的后生啊,不知道小将军是?”

见这女子问着,高登清了下含唾液的喉咙沙哑道:“我乃当今丞相的大公子高登是也!”

郑氏一听伸出玉手将高登拉住,作出娇媚之态道:“是高少将军,果然英雄了得。”

听美人委婉奉承的话,别说是他了。就是其父高欢也经受不住,自然是被此女弄的淅沥哗啦,昏头转向。唯一清醒的就是胯下的鸡巴举旗致敬了!帐篷一顶高登感觉不妙,连忙手捂要地。

郑氏是何许人也,从高登那紧张的样子,加上不停的偷望着自己的胸脯,就知道高登起色心,心下碎一一声“小色鬼。”自己也好奇,故早在高登遮掩时将那顶起的部位看了够。

一望之下,郑氏大吃一惊,开始报着看小鸡鸡取闹的心情看的,可是没想到那里已竟然是个大鸡巴。芳心顿如鹿撞,干咽着唾沫,一双眉眼就那样盯着那里不放。

高登瞧见郑氏的模样,心下一喜打岔道:“夫人外面风大,若不闲弃请到帐篷里坐下。”郑氏听后满口应承!

就这样高登手掀门布,郑氏摇臀而入。

那后臀因行一抖一翘的,引的后面跟着高登连咽几下口水。

郑氏不看其他地方,直接走到高登卧榻前。竟然帮高登叠起被子来,一面将那后臀高高翘起,随着折叠被褥的动作制造股浪起来。

那两瓣臀肉的曲线,引的高登色欲焚身,双手由后面搂住郑氏丰满的小腹。

将那顶起的部位顶到股间磨蹭那骚浪之地。郑氏自看见高登那驳起之物时,就有此意,如今高登将自己抱住。忙转身将高登搂定,将那身上的肌肤与他贴个够。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搂定后就在床上滚做一堆。

两人嘴舌手脚你来我往的忙个不停,你咬我嘴我啃你唇。高登手摸其乳时,郑氏以将玉手摸到那宝贝鸡巴。

滚了几圈后,高登将郑氏压在身子下面,将眼睛仔细的望着身下的女人。

郑氏现在可是淫极了,双手在高登小腹上解着那裤腰带。口里还唤着:“少将军~~奴家想要你的大鸡巴~~”

淫浪之语听的高登很是满意,探入衣服内,摸着巨乳道:“夫人的乳房又大又圆,我是越摸越爱了!”

“乳房有何好摸了,奴家还有更好的地方了?”口里浪着,手里也不停了将高登裤子脱下后,手握阴茎上下套弄起来。

“哦~~”熟巧的动作,小高登自然爽的狼叫!浑身哆嗦。那在乳房上的手也跟着那玉手乱动。哼哼几句问道:“哦~~还有比~~摸~乳更好的事~~”

郑氏搂着高登的身子一转,换成了男在下女在上的方位。坐在高登大腿上扯开裙袱撒落在高登腿边,慢慢坐了下去!

“哦~”一个比手还舒服的东西顿时套住了高登的鸡巴。套好后郑氏就开始旋扭身子,几下工夫就爽的高登连乳房也顾不上了,绕到郑氏肥臀那里控制着,别让她太浪了!

“怎么样~这比摸奶子还爽吧!”一面上下将鸡巴套着。

高登忙答:“要好上千万倍~!”

郑氏开始运动,“那你就插死奴家吧~~哦~~~快~~~快~~啊!”

听的浪语连连,高登自是雄心大起挺着鸡巴说着:“操死你~~骚货~~操你。”

“~~快~~操死我来~~宝贝操我的小穴好痒~~大鸡巴操烂吧~~使劲操哦~~操翻小穴啊~大鸡巴英雄!”那身子套鸡巴的速度也就加特快。

如此下来,少年老妇滚做一堆。花样玩尽,白花花的身子上下折腾着。

高登弄的连出几次精后,终将郑氏给征服了!

骚浪凶悍的女人如小鸟一样伏在少年的怀里,“将军真是神人!”

“哈哈~~夫人我带你去找乐子……”

郑氏呢道:“全凭少将军做主!”

淫乐之后高登还是精神抖擞,带着郑氏一同来人犯地方。那些看高登的眼睛里都冒着火花,如果~~就死定了。(这句话被用了好多次,我也用下)跟在后面的郑氏也小心翼翼的看着左右射来的怒火。

最终人群了爆发出一声怒骂:“郑氏,你这无耻的贱人,还有脸来。”听到这话,郑氏吓的低头,从声音里她就听出那是她的婆婆。边上的高登听了眉头一皱后,吩咐士兵将那人提来。然后拉着郑氏向邢帐走去。

那被拖出来的妇人,一路上咒骂着,其他人犯大多都以同情的眼光看着她。

将汝南王母亲绊好后,高登就让他们退下。然后冲惊怕中郑氏笑道:“夫人来我跟前,你婆婆已经是阶下囚了。”郑氏想来也对来到高登身前,看着愤怒的眼神,高登将手伸入郑氏胸脯路起来。

奶子被摸,再加上一向家里高高在上的殷氏,如丧家犬样的狼狈也就不在害怕,咯咯笑着:“好痒哦!将军~~摸的人家奶子!”

殷氏见前媳妇如此无耻当自己面与人调笑。破口骂道:“畜生~~我家有你这种女人,真是苍天瞎了眼睛~~”

“啪~”的一声,郑氏上前给了殷氏一个嘴巴。然后叉腰讥笑道:“您还以为是以前的王母么,以前你总是说我这不好,那不好!”

“你~~敢……”被媳妇打了,殷氏可有点挂不住了。

“敢打你是吧!”提结巴中的殷氏说完后,又赏了她一嘴巴。

“畜生~~你会被雷劈的~~你不得好死!”被打下殷氏也豁出去了,大骂不休。

高登跟了过来,搂住郑氏的蛇腰道:“夫人想要怎么整治你婆婆了!”

郑氏反搂着高登的身子,不理睬气的快吐血的婆婆道:“将军,殷妃她老人家老说自己贞洁,奴家想让她淫荡起来。”

正骂着的殷氏听到郑氏的话,也不骂了连忙张嘴要咬舌,高登早已注意了,将手中带的专防咬舌的棉团塞入殷妃嘴里。

被堵嘴巴的殷妃看着,狞笑中的少年“呜~~”的悲鸣起来,瞳孔开始放大起来,不用她期待很久“哗啦”一声,前胸的衣服已被高登撕烂,那木瓜样的松软乳房显露出来。

冲着她惊怕的眼神,高登开始把玩手里的白乳,玩的是那么仔细认真。

“呜~~~”听到殷妃又在呜咽了,高登的手由乳房处慢慢滑到未撕烂的布条那,眼睛则没半点表情的看着殷妃。

“怎么就会这两句了!”

郑氏接话道:“将军,她那可是快乐的呻吟哦!”

“呵呵~~还是夫人你懂的女人心哦!”高登应和一声后,抓住破条的手一用力,将剩余的遮掩给撤掉了,留下光溜溜身子。

(十)

随着衣钵的撕裂声,将那冰清玉洁之身露于恶狼眼中。

屈辱的女人晃动胸前的白乳,扭动着那细细的腰身,将那手腕粗的铁链弄的晃铛作响,悲愤的眼神死盯着郑氏。

凶又能怎地郑氏根本无视她的杀人目光,依然将手在殷氏的小腹上,用指甲轻轻划着。欣赏着小腹受指尖的刺激,而泛起的千层腹波玉,指轻勾着那肚鸡眼得意笑起:“啧啧~~婆婆你保养的很好哦~~~那小腹还是那么光滑!”

“还有那圆睁的眼睛,很性感喽!”

妖艳女人微笑里透露出邪恶眼光,一寸寸的将殷氏矜持的灵魂拧碎。

色心大起的男人不甘落在淫笑女人的后面,轻拨遮掩阴户丛林,将手指头探入花间蜜地。

真实的接触,让殷氏欲喊无声,只有“呜~呜~!”声,与那叮当作响的铁链,诉说着一个女人的泪!

烈女凄厉的悲鸣,也许能感动天、感动地、却感动不了在她身边狞笑中的男女。

男人笑的那么淫猥,对于挣扎中的女人,高登抽出那致命的武器。

粗大的阴茎在殷氏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后,随着她惊恐的视线贴着她那凹凸的曲线滑到阴毛掩护的肉口边。

少年的眼神是那邪恶的望着放大眼孔的女人。眼里流露出来的色彩,多么绚丽迷人啊。包含着愤怒、恐惧、迷茫、绝望、渴望么。

不管是什么,强大的身体慢慢的迫近,那散发中的女人将头撇向一边,将那绝望的眼神留在脸郏。

绝望才是进入的最好时机,抵在阴户的鸡巴狠狠的顶了进去。

妇女痛苦的昂起头,在空中摆动几下后,乱发静静的甩至两旁。

看着绝望的女人,得意的征服者以最慢的速度慢慢侵入目的地。感受到肉穴的包容温暖后,男人的亢奋身体晃动起来了。

含着布团的女人,眼角落下了泪水,身体也随着那牛喘的男性一颤一颤。一次次的撞击,将女人的胸乳弹起拍在男性的胸膛。

身后的女人瞧的欲火顿起,将一对傲人的乳房紧贴着少年的脊背。双手托着男人的屁股,帮着用力送着。每下送去,那粗大的阴茎都会让眼前贞洁身体颤抖一下。

无论你曾经多么高高再上,现在也不过与自己一样任男人糟蹋!郑氏媚浪的眼神里诉说着,这一切。

京都洛阳,自从三王被诛以后,闹的人心惶惶。几位王爷也甚少见面!为的是以避嫌疑。

晨雾缭绕泛于江边,北魏南阳王独踏江泥。

一路上赏吸着新鲜空气,透着几日来的郁闷。看着江面上那来往不休清晨打鱼的平民,心下竟然有几分羡慕之青。

“身在帝王家,却无自由之身。哪如那鱼家女想唱就唱了!”

思绪到此南阳王长叹一声,燃起退隐之意。

正当筹措满怀时,耳边传来歌声:“天道不伦,万物皆枯。朝纲不振,民岂安身。无国即无家,小民亦讨贼。”

随着歌声望去,见一蓑衣人立于不远处对江大唱,慷慨之下竟然将手中渔具沉于江底!

此人言行举动皆吸引南阳王注意,上前两步:“这位兄台为何将生活之物弃之?”

蓑衣人问后朗朗笑道:“奸逆当道,国君蒙羞。小民怎可安于活命之乐!”

“现如今国太民安,朝廷外有大丞相,内有其女母仪天下,河乱之?”

蓑衣人听后,反身转了过来,朝南阳王走近几步,猛的将身上蓑衣斗笠掀弃一旁。

南阳王见得庐山真面目,心下大赞好个男儿,年约三十身形魁梧虎背熊腰。

光身躯就给人一种霸气天下感觉,特别是那双望着自己洞悉万物的深邃眼睛,就知道此人非同小可。

“高欢挟天子、淫二后、诛贤王、拥重兵……”

听着那人数落出高欢众多逆行后,南阳王也为之血脉沸腾。凄然感叹而语:

“我亦深恼高欢逆行,无奈其女身为魏家皇后,魏主现在已经无争霸之心了。加上高欢手握重兵,其文涛武略天下无敌啊!”

壮汉闻后大笑:“要灭高欢轻而一举!”

好个自大的蛮汉,南阳王诉道:“朋友怎可说此大话!”那人笑答:“大人我有几个问题,可否赐教?”

“经管问来!”

“天下兵多,还是高欢兵多!”

南阳王听后觉这问题很简单,想也不想回道:“自然天下兵多!”

“那天下目前是高家还是魏家了?”

这不是白痴问题么答:“自然是魏家?”

听完回答后,那人仰天长笑道:“既然天下兵多,而且天下姓魏,何不以天下之兵灭天下孽贼呢?”

那人言后笑声不断,如雷在耳。南阳王闻后茅塞顿开连忙拱手问道:“敢问朋友,姓什名什?可愿为国出力,立惩逆贼!”

狂人见南阳王行礼,连忙止住狂笑。严肃神情恭敬回道:“在下宇文泰!”

“宇文泰!你所说的确实有理,但国家大事不是纸上谈兵。”

“那是自然,在下刚才所言皆是大略,关于细节方面此地不是谈话场所!”

见其谈吐有狂有谦,南阳王更觉是个人才,连忙亲握其手同归王府!宇文泰也不推究,与王携手!

天意注定北魏要涂炭生灵,原本魏主修经高欢一吓,以失去雄心壮志,只想抱着美人过此一生,无奈天下间又出了个宇文泰,一场龙争虎斗迫在眼前!

宇文泰与南阳诸王会面后,拟订了:冷高氏、杀高党、联西大将贺拨岳的计划后,个人分头行事!

安排好京都之事后,宇文泰便拿着密旨前往西凉。

南阳王跪于地上,那受拜之人不是当今魏主,而是一纤纤女子。

女子面上梨花带雨,娇怯的拉着南阳王的手臂:“哥哥,快起来,这又是何苦呢?”

“妹妹你若不应,我决不起来!”

女子见拉不起,也劝不起,依然哭道:“哥哥你不起也罢,但这散尽人伦之事,妹是不做的?”

见妹如此决绝,南阳王心一横,牙一咬抽出腰间配剑就横在脖子上,做那自杀之态要往脖子上抹。

其妹明月见状连忙扑在南阳王身边,握住其持剑之手手道:“不要,哥哥莫做傻事。”

南阳王持剑仰声道:“妹妹你不必拦我,哥哥现在没有面目活于世间!想我身为魏氏宗亲,不能为国出力,却眼看着高贼涂炭宗室。如今还要将妹妹送于侄儿淫辱,我活着干什么拉!”痛哭陈诉完后,拉剑仰头做那自刎样子。

“哥哥,我去!”那要生要死之人听到妹妹同意后,连忙弃剑将流泪中的妹妹抱入怀里。

“妹妹,都是哥哥无能!”

应承这事后明月内心憔悴。挣脱哥哥的怀抱叹息道:“哥哥不必说了,妹妹沐浴后就去!”

为国壮士可断臂,何况是心爱的妹妹了。看着那无力远去的背影,南阳王轰然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我做的对么,哈哈哈~~~~~!”

窈窕身影,在凄厉的狂笑声慢慢消失在庭院小径!

后宫内魏主修携扶身怀八甲妻子,漫步游园。前面行几位女子,个个国色天香,修也忍不住多望两眼!

“平原公主明月、安德公主、飞舞公主见过陛下皇后。”

众女自报身份后,知是本家宗亲。皇后与修自然是热情相迎,五人一同游乐园中。

游走一会后,皇后因身体不适象各位公主告退!修本欲与其共回,因后说公主们来的少要修陪着,也就留了下来。

安德公主是清河王的姐姐,丈夫出征在外,本就寂寞难耐。经其弟谈起诱惑魏主之事,当即就欣然应允。

修虽然是没落帝王,但生的一副帝王象。身形高大,耳大脸阔加上那黄龙蟒袍,珍珠发冠。威严之态不显自威!

安德公主来就有意,加上见其威仪,心下自然欢喜。一个娇媚的人儿将风情万般现出。明月与飞舞公主来之前就知道大家的目的,此时见安德放电,正想借机告退!

安德忽然指着前方的园子:“王弟……那边的景色很好,陛下可愿赔我前去么!”另一边儿向明月二人使眼色,暗示着二人退避!

二女会意,殷殷一拜道:“陛下、我们的累了,先行告退了!”

修见二女要走,连忙拦住,道:“姑姑、姐姐莫走啊,那边水榭楼台是宫中一绝!”正说着时,手中一暖。低头一望,一只玉手伏在掌心中。

顺着玉手抬头,安德公主眼带媚笑、轻张小嘴,望着自己不时抿那樱桃小嘴儿,弄出风情笑意!这一望下魏主的骨头都酥拉。

瞧见魏主色样,安德偷象二人使个眼色,二女识趣的悄然退下。

“陛下……陛下……”几声娇滴滴的轻唤下,修才回过神来。

安德公主不给修喘气的机会,将手臂绕住修的胳膊,将那高耸的圆乳紧贴着结实的肌肉,将骚浪的体温一丝不剩的传给萌动中的男人。

魏主一贯专宠高绚,但也是血肉之躯,自从妻子有孕以来。便没行过男女之事,在加上那不时在手臂上肩靠着的玉乳,鼻息里嗅着的香味。胯下悄悄支起帐篷了。

那安德公主早以瞄见那雄赳赳的武器,将身子骨儿送的更欢了。

“陛下,我有累了哦!”

听着娇滴滴的声音,修蒙然回道:“累了?如何是好!”

“陛下,前面不远有个亭子,你抱我过去啊!”

说完之后,安德也不等修表态,就将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将脸儿贴着男人的下巴。

被这骚浪的女人这样折腾后,修猛的抱起柔软的女体。朝那假山林亭行去,一路上是枪擦丰臀,手托股沟。

来到亭阁中,修也不用在教了,将柔软的身子扶起,将那臀儿坐定在大腿之间。

此间的安德也不言语,玉手直接探入修腿间,阁着裤子揉着鸡巴。

熟练的温柔的抚摩,自然让修哆嗦着身子仰脖长嘘。看来是爽到极点,安德见了偷偷一乐,也不耽误将那阴茎掏了出来。

看着白嫩嫩的鸡巴,安德轻吟一声娇滴滴的赞道:“陛下武器好雄伟壮观,不愧是龙鸟,天下极品!”言毕伏下身子张嘴将龟头吞下。

小舌绕着龟头的舔动爽的修“嗷~嗷!”乱叫,大腿乱凳,那手儿也落在安德的后臀下,寻那软软阴户摸起。

至此正所谓高欢戏双后,满朝皆淫乱。
【完】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加入VIP荣誉会员】【杏吧官方合作主播平台:第一坊】
回复 举报
澳门金沙2083. 澳门金沙2083. 新黄金城 首存10000送10000 威尼斯人赌场QQ签名送45元
阴道屁眼

等级:Level 1
0
主题
0
帖子
1
积分
Level 1
积分1
收听TA 发消息
7#
发表于 2014-5-6 19:19:57 | 只看该作者
写得相当的不错,看着很有感觉,欲念勃发,淫根涌动。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加入VIP荣誉会员】【杏吧官方合作主播平台:第一坊】
回复 举报

zmkk

等级:Level 3
0
主题
0
帖子
11
积分
Level 3
积分11
收听TA 发消息
8#
楼主| 发表于 2014-5-6 20:41:40 | 只看该作者
回 3楼(zmkk) 的帖子

(九)

郑氏淫荡御双枪,高欢淫完高登上,

献媚取宠烂心肠,残害婆婆任轻狂。

这一路上高欢是兴致勃勃,倒是可怜了随他出征的高登。

高登的营帐与父亲最近,高欢夜夜伐戈制造的淫浪之语,常在高登耳朵里响起,令他在床上转展反侧难以入睡只得天天以五指解决!

路到冀洲,高欢想起同姓朋友。特命兵马在冀洲不远处安营。自己则只身一人前去会友。

大白天里,高登在帐篷里呆的实在是闷,于是出帐透气。正好看见父亲帐篷能一美妇揭帘而出,走路的时候,那蛇腰下的臀位一步三摇。胸脯那对肥乳也跟着抖三抖,看的十四的小高登是猛咽口水。

女人此时也看见不远处的高登,见其穿着打扮。知他身份定不一般,扭着那蛇腰,目含春情来到高登面前!

“哟~好个英俊的后生啊,不知道小将军是?”

见这女子问着,高登清了下含唾液的喉咙沙哑道:“我乃当今丞相的大公子高登是也!”

郑氏一听伸出玉手将高登拉住,作出娇媚之态道:“是高少将军,果然英雄了得。”

听美人委婉奉承的话,别说是他了。就是其父高欢也经受不住,自然是被此女弄的淅沥哗啦,昏头转向。唯一清醒的就是胯下的鸡巴举旗致敬了!帐篷一顶高登感觉不妙,连忙手捂要地。

郑氏是何许人也,从高登那紧张的样子,加上不停的偷望着自己的胸脯,就知道高登起色心,心下碎一一声“小色鬼。”自己也好奇,故早在高登遮掩时将那顶起的部位看了够。

一望之下,郑氏大吃一惊,开始报着看小鸡鸡取闹的心情看的,可是没想到那里已竟然是个大鸡巴。芳心顿如鹿撞,干咽着唾沫,一双眉眼就那样盯着那里不放。

高登瞧见郑氏的模样,心下一喜打岔道:“夫人外面风大,若不闲弃请到帐篷里坐下。”郑氏听后满口应承!

就这样高登手掀门布,郑氏摇臀而入。

那后臀因行一抖一翘的,引的后面跟着高登连咽几下口水。

郑氏不看其他地方,直接走到高登卧榻前。竟然帮高登叠起被子来,一面将那后臀高高翘起,随着折叠被褥的动作制造股浪起来。

那两瓣臀肉的曲线,引的高登色欲焚身,双手由后面搂住郑氏丰满的小腹。

将那顶起的部位顶到股间磨蹭那骚浪之地。郑氏自看见高登那驳起之物时,就有此意,如今高登将自己抱住。忙转身将高登搂定,将那身上的肌肤与他贴个够。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搂定后就在床上滚做一堆。

两人嘴舌手脚你来我往的忙个不停,你咬我嘴我啃你唇。高登手摸其乳时,郑氏以将玉手摸到那宝贝鸡巴。

滚了几圈后,高登将郑氏压在身子下面,将眼睛仔细的望着身下的女人。

郑氏现在可是淫极了,双手在高登小腹上解着那裤腰带。口里还唤着:“少将军~~奴家想要你的大鸡巴~~”

淫浪之语听的高登很是满意,探入衣服内,摸着巨乳道:“夫人的乳房又大又圆,我是越摸越爱了!”

“乳房有何好摸了,奴家还有更好的地方了?”口里浪着,手里也不停了将高登裤子脱下后,手握阴茎上下套弄起来。

“哦~~”熟巧的动作,小高登自然爽的狼叫!浑身哆嗦。那在乳房上的手也跟着那玉手乱动。哼哼几句问道:“哦~~还有比~~摸~乳更好的事~~”

郑氏搂着高登的身子一转,换成了男在下女在上的方位。坐在高登大腿上扯开裙袱撒落在高登腿边,慢慢坐了下去!

“哦~”一个比手还舒服的东西顿时套住了高登的鸡巴。套好后郑氏就开始旋扭身子,几下工夫就爽的高登连乳房也顾不上了,绕到郑氏肥臀那里控制着,别让她太浪了!

“怎么样~这比摸奶子还爽吧!”一面上下将鸡巴套着。

高登忙答:“要好上千万倍~!”

郑氏开始运动,“那你就插死奴家吧~~哦~~~快~~~快~~啊!”

听的浪语连连,高登自是雄心大起挺着鸡巴说着:“操死你~~骚货~~操你。”

“~~快~~操死我来~~宝贝操我的小穴好痒~~大鸡巴操烂吧~~使劲操哦~~操翻小穴啊~大鸡巴英雄!”那身子套鸡巴的速度也就加特快。

如此下来,少年老妇滚做一堆。花样玩尽,白花花的身子上下折腾着。

高登弄的连出几次精后,终将郑氏给征服了!

骚浪凶悍的女人如小鸟一样伏在少年的怀里,“将军真是神人!”

“哈哈~~夫人我带你去找乐子……”

郑氏呢道:“全凭少将军做主!”

淫乐之后高登还是精神抖擞,带着郑氏一同来人犯地方。那些看高登的眼睛里都冒着火花,如果~~就死定了。(这句话被用了好多次,我也用下)跟在后面的郑氏也小心翼翼的看着左右射来的怒火。

最终人群了爆发出一声怒骂:“郑氏,你这无耻的贱人,还有脸来。”听到这话,郑氏吓的低头,从声音里她就听出那是她的婆婆。边上的高登听了眉头一皱后,吩咐士兵将那人提来。然后拉着郑氏向邢帐走去。

那被拖出来的妇人,一路上咒骂着,其他人犯大多都以同情的眼光看着她。

将汝南王母亲绊好后,高登就让他们退下。然后冲惊怕中郑氏笑道:“夫人来我跟前,你婆婆已经是阶下囚了。”郑氏想来也对来到高登身前,看着愤怒的眼神,高登将手伸入郑氏胸脯路起来。

奶子被摸,再加上一向家里高高在上的殷氏,如丧家犬样的狼狈也就不在害怕,咯咯笑着:“好痒哦!将军~~摸的人家奶子!”

殷氏见前媳妇如此无耻当自己面与人调笑。破口骂道:“畜生~~我家有你这种女人,真是苍天瞎了眼睛~~”

“啪~”的一声,郑氏上前给了殷氏一个嘴巴。然后叉腰讥笑道:“您还以为是以前的王母么,以前你总是说我这不好,那不好!”

“你~~敢……”被媳妇打了,殷氏可有点挂不住了。

“敢打你是吧!”提结巴中的殷氏说完后,又赏了她一嘴巴。

“畜生~~你会被雷劈的~~你不得好死!”被打下殷氏也豁出去了,大骂不休。

高登跟了过来,搂住郑氏的蛇腰道:“夫人想要怎么整治你婆婆了!”

郑氏反搂着高登的身子,不理睬气的快吐血的婆婆道:“将军,殷妃她老人家老说自己贞洁,奴家想让她淫荡起来。”

正骂着的殷氏听到郑氏的话,也不骂了连忙张嘴要咬舌,高登早已注意了,将手中带的专防咬舌的棉团塞入殷妃嘴里。

被堵嘴巴的殷妃看着,狞笑中的少年“呜~~”的悲鸣起来,瞳孔开始放大起来,不用她期待很久“哗啦”一声,前胸的衣服已被高登撕烂,那木瓜样的松软乳房显露出来。

冲着她惊怕的眼神,高登开始把玩手里的白乳,玩的是那么仔细认真。

“呜~~~”听到殷妃又在呜咽了,高登的手由乳房处慢慢滑到未撕烂的布条那,眼睛则没半点表情的看着殷妃。

“怎么就会这两句了!”

郑氏接话道:“将军,她那可是快乐的呻吟哦!”

“呵呵~~还是夫人你懂的女人心哦!”高登应和一声后,抓住破条的手一用力,将剩余的遮掩给撤掉了,留下光溜溜身子。

(十)

随着衣钵的撕裂声,将那冰清玉洁之身露于恶狼眼中。

屈辱的女人晃动胸前的白乳,扭动着那细细的腰身,将那手腕粗的铁链弄的晃铛作响,悲愤的眼神死盯着郑氏。

凶又能怎地郑氏根本无视她的杀人目光,依然将手在殷氏的小腹上,用指甲轻轻划着。欣赏着小腹受指尖的刺激,而泛起的千层腹波玉,指轻勾着那肚鸡眼得意笑起:“啧啧~~婆婆你保养的很好哦~~~那小腹还是那么光滑!”

“还有那圆睁的眼睛,很性感喽!”

妖艳女人微笑里透露出邪恶眼光,一寸寸的将殷氏矜持的灵魂拧碎。

色心大起的男人不甘落在淫笑女人的后面,轻拨遮掩阴户丛林,将手指头探入花间蜜地。

真实的接触,让殷氏欲喊无声,只有“呜~呜~!”声,与那叮当作响的铁链,诉说着一个女人的泪!

烈女凄厉的悲鸣,也许能感动天、感动地、却感动不了在她身边狞笑中的男女。

男人笑的那么淫猥,对于挣扎中的女人,高登抽出那致命的武器。

粗大的阴茎在殷氏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后,随着她惊恐的视线贴着她那凹凸的曲线滑到阴毛掩护的肉口边。

少年的眼神是那邪恶的望着放大眼孔的女人。眼里流露出来的色彩,多么绚丽迷人啊。包含着愤怒、恐惧、迷茫、绝望、渴望么。

不管是什么,强大的身体慢慢的迫近,那散发中的女人将头撇向一边,将那绝望的眼神留在脸郏。

绝望才是进入的最好时机,抵在阴户的鸡巴狠狠的顶了进去。

妇女痛苦的昂起头,在空中摆动几下后,乱发静静的甩至两旁。

看着绝望的女人,得意的征服者以最慢的速度慢慢侵入目的地。感受到肉穴的包容温暖后,男人的亢奋身体晃动起来了。

含着布团的女人,眼角落下了泪水,身体也随着那牛喘的男性一颤一颤。一次次的撞击,将女人的胸乳弹起拍在男性的胸膛。

身后的女人瞧的欲火顿起,将一对傲人的乳房紧贴着少年的脊背。双手托着男人的屁股,帮着用力送着。每下送去,那粗大的阴茎都会让眼前贞洁身体颤抖一下。

无论你曾经多么高高再上,现在也不过与自己一样任男人糟蹋!郑氏媚浪的眼神里诉说着,这一切。

京都洛阳,自从三王被诛以后,闹的人心惶惶。几位王爷也甚少见面!为的是以避嫌疑。

晨雾缭绕泛于江边,北魏南阳王独踏江泥。

一路上赏吸着新鲜空气,透着几日来的郁闷。看着江面上那来往不休清晨打鱼的平民,心下竟然有几分羡慕之青。

“身在帝王家,却无自由之身。哪如那鱼家女想唱就唱了!”

思绪到此南阳王长叹一声,燃起退隐之意。

正当筹措满怀时,耳边传来歌声:“天道不伦,万物皆枯。朝纲不振,民岂安身。无国即无家,小民亦讨贼。”

随着歌声望去,见一蓑衣人立于不远处对江大唱,慷慨之下竟然将手中渔具沉于江底!

此人言行举动皆吸引南阳王注意,上前两步:“这位兄台为何将生活之物弃之?”

蓑衣人问后朗朗笑道:“奸逆当道,国君蒙羞。小民怎可安于活命之乐!”

“现如今国太民安,朝廷外有大丞相,内有其女母仪天下,河乱之?”

蓑衣人听后,反身转了过来,朝南阳王走近几步,猛的将身上蓑衣斗笠掀弃一旁。

南阳王见得庐山真面目,心下大赞好个男儿,年约三十身形魁梧虎背熊腰。

光身躯就给人一种霸气天下感觉,特别是那双望着自己洞悉万物的深邃眼睛,就知道此人非同小可。

“高欢挟天子、淫二后、诛贤王、拥重兵……”

听着那人数落出高欢众多逆行后,南阳王也为之血脉沸腾。凄然感叹而语:

“我亦深恼高欢逆行,无奈其女身为魏家皇后,魏主现在已经无争霸之心了。加上高欢手握重兵,其文涛武略天下无敌啊!”

壮汉闻后大笑:“要灭高欢轻而一举!”

好个自大的蛮汉,南阳王诉道:“朋友怎可说此大话!”那人笑答:“大人我有几个问题,可否赐教?”

“经管问来!”

“天下兵多,还是高欢兵多!”

南阳王听后觉这问题很简单,想也不想回道:“自然天下兵多!”

“那天下目前是高家还是魏家了?”

这不是白痴问题么答:“自然是魏家?”

听完回答后,那人仰天长笑道:“既然天下兵多,而且天下姓魏,何不以天下之兵灭天下孽贼呢?”

那人言后笑声不断,如雷在耳。南阳王闻后茅塞顿开连忙拱手问道:“敢问朋友,姓什名什?可愿为国出力,立惩逆贼!”

狂人见南阳王行礼,连忙止住狂笑。严肃神情恭敬回道:“在下宇文泰!”

“宇文泰!你所说的确实有理,但国家大事不是纸上谈兵。”

“那是自然,在下刚才所言皆是大略,关于细节方面此地不是谈话场所!”

见其谈吐有狂有谦,南阳王更觉是个人才,连忙亲握其手同归王府!宇文泰也不推究,与王携手!

天意注定北魏要涂炭生灵,原本魏主修经高欢一吓,以失去雄心壮志,只想抱着美人过此一生,无奈天下间又出了个宇文泰,一场龙争虎斗迫在眼前!

宇文泰与南阳诸王会面后,拟订了:冷高氏、杀高党、联西大将贺拨岳的计划后,个人分头行事!

安排好京都之事后,宇文泰便拿着密旨前往西凉。

南阳王跪于地上,那受拜之人不是当今魏主,而是一纤纤女子。

女子面上梨花带雨,娇怯的拉着南阳王的手臂:“哥哥,快起来,这又是何苦呢?”

“妹妹你若不应,我决不起来!”

女子见拉不起,也劝不起,依然哭道:“哥哥你不起也罢,但这散尽人伦之事,妹是不做的?”

见妹如此决绝,南阳王心一横,牙一咬抽出腰间配剑就横在脖子上,做那自杀之态要往脖子上抹。

其妹明月见状连忙扑在南阳王身边,握住其持剑之手手道:“不要,哥哥莫做傻事。”

南阳王持剑仰声道:“妹妹你不必拦我,哥哥现在没有面目活于世间!想我身为魏氏宗亲,不能为国出力,却眼看着高贼涂炭宗室。如今还要将妹妹送于侄儿淫辱,我活着干什么拉!”痛哭陈诉完后,拉剑仰头做那自刎样子。

“哥哥,我去!”那要生要死之人听到妹妹同意后,连忙弃剑将流泪中的妹妹抱入怀里。

“妹妹,都是哥哥无能!”

应承这事后明月内心憔悴。挣脱哥哥的怀抱叹息道:“哥哥不必说了,妹妹沐浴后就去!”

为国壮士可断臂,何况是心爱的妹妹了。看着那无力远去的背影,南阳王轰然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我做的对么,哈哈哈~~~~~!”

窈窕身影,在凄厉的狂笑声慢慢消失在庭院小径!

后宫内魏主修携扶身怀八甲妻子,漫步游园。前面行几位女子,个个国色天香,修也忍不住多望两眼!

“平原公主明月、安德公主、飞舞公主见过陛下皇后。”

众女自报身份后,知是本家宗亲。皇后与修自然是热情相迎,五人一同游乐园中。

游走一会后,皇后因身体不适象各位公主告退!修本欲与其共回,因后说公主们来的少要修陪着,也就留了下来。

安德公主是清河王的姐姐,丈夫出征在外,本就寂寞难耐。经其弟谈起诱惑魏主之事,当即就欣然应允。

修虽然是没落帝王,但生的一副帝王象。身形高大,耳大脸阔加上那黄龙蟒袍,珍珠发冠。威严之态不显自威!

安德公主来就有意,加上见其威仪,心下自然欢喜。一个娇媚的人儿将风情万般现出。明月与飞舞公主来之前就知道大家的目的,此时见安德放电,正想借机告退!

安德忽然指着前方的园子:“王弟……那边的景色很好,陛下可愿赔我前去么!”另一边儿向明月二人使眼色,暗示着二人退避!

二女会意,殷殷一拜道:“陛下、我们的累了,先行告退了!”

修见二女要走,连忙拦住,道:“姑姑、姐姐莫走啊,那边水榭楼台是宫中一绝!”正说着时,手中一暖。低头一望,一只玉手伏在掌心中。

顺着玉手抬头,安德公主眼带媚笑、轻张小嘴,望着自己不时抿那樱桃小嘴儿,弄出风情笑意!这一望下魏主的骨头都酥拉。

瞧见魏主色样,安德偷象二人使个眼色,二女识趣的悄然退下。

“陛下……陛下……”几声娇滴滴的轻唤下,修才回过神来。

安德公主不给修喘气的机会,将手臂绕住修的胳膊,将那高耸的圆乳紧贴着结实的肌肉,将骚浪的体温一丝不剩的传给萌动中的男人。

魏主一贯专宠高绚,但也是血肉之躯,自从妻子有孕以来。便没行过男女之事,在加上那不时在手臂上肩靠着的玉乳,鼻息里嗅着的香味。胯下悄悄支起帐篷了。

那安德公主早以瞄见那雄赳赳的武器,将身子骨儿送的更欢了。

“陛下,我有累了哦!”

听着娇滴滴的声音,修蒙然回道:“累了?如何是好!”

“陛下,前面不远有个亭子,你抱我过去啊!”

说完之后,安德也不等修表态,就将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将脸儿贴着男人的下巴。

被这骚浪的女人这样折腾后,修猛的抱起柔软的女体。朝那假山林亭行去,一路上是枪擦丰臀,手托股沟。

来到亭阁中,修也不用在教了,将柔软的身子扶起,将那臀儿坐定在大腿之间。

此间的安德也不言语,玉手直接探入修腿间,阁着裤子揉着鸡巴。

熟练的温柔的抚摩,自然让修哆嗦着身子仰脖长嘘。看来是爽到极点,安德见了偷偷一乐,也不耽误将那阴茎掏了出来。

看着白嫩嫩的鸡巴,安德轻吟一声娇滴滴的赞道:“陛下武器好雄伟壮观,不愧是龙鸟,天下极品!”言毕伏下身子张嘴将龟头吞下。

小舌绕着龟头的舔动爽的修“嗷~嗷!”乱叫,大腿乱凳,那手儿也落在安德的后臀下,寻那软软阴户摸起。

至此正所谓高欢戏双后,满朝皆淫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