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男孩服侍老师
男孩服侍老师

男孩服侍老师

他叫朱世杰,是我们区中心学校的体育老师。我12岁那年上初中,他是我们初二那年分到我们学校的。没见过他之前,就听男生在窃窃私语,说新来的体育老师如何如何高大帅气。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已开始进入怀春岁月。他的样子有点象现在大家很喜欢的李学庆,也许是对于朱老师的喜爱令我现在对于李学庆也很喜欢,归根原因是他那完美的外形。直到现在,我最欣赏的男性仍然是他那种类型的男性,俊美而又健硕,浑身的阳刚之气,那承载了我多少性的梦幻啊。

13岁的我由于农村水土,显得比同龄的男孩稍微成熟,自然不屑与同学们去讨论新来的体育老师。但少男的心中所想就只有我自己清楚了。说实在的,当时真的非常希望快到星期六,因为我们的体育课是周二和周六下午。

那几天真的觉得时间的拖沓,什么其他的心思也没有,只等着见新来的体育老师。周六下午,我们班的男同学早早的到了Cāo场。我装出我的矜持,竟然故意在宿舍呆着,想等上课铃响了再去,却不知怎么搞的,竟迷迷糊糊睡着了,上课铃也没听见,等我一觉醒来,已经过了10分钟了,我当时一下子慌了,以最快的速度冲到Cāo场。

多少年过去我也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他的感觉,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或许是那时见的人太少,真的觉得他惊为天人。他大概178CM左右,一身蓝灰的运动服(T恤及短裤)很好的显示出他的经常锻炼的健硕的体形。他的皮肤光洁黝黑。剑眉、深邃的眼睛那么犀利,高高的隆起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洁白整齐的牙齿,还有精干的短发。看上去如此干净爽利,阳刚而不粗砺,真的不瞒大家,我少男的心从此醉倒……

短暂的失神后,我回到我习惯的队列。我看见他朝我走过了,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我低着头,有些慌乱。

“叫什么名字?”

第一次听他说话,象一声惊雷,很严厉,很有威慑力。我轻声答到:“到!”

“好吧,你出列,做一百个下蹲!”

我惊呆了,长到这么大,从来没人对我这样过,我一下子委屈得泪眼婆娑,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天知道我有多伤心,刚刚认为自己喜欢一个人,结果他却是对我最无情的了。

“怎么了,不服气?谁让你上课迟到的。快做,不做期末体育成绩不及格!”

我毫无办法。我是个倔强的男孩子,如果体育不及格就意味着不管我学习成绩有多好都评不上三好生,那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我忍着莫大的屈辱(当时真的这么想)去做了一百个下蹲。

做完后,我没精打采的一个人在一边坐着。体育老师朝我走过来,他拍拍我的头(真的忘不了这第一次接触),说:“生气了?”

我鬼使神差的摇摇头,偷偷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细节立即被老师觉察到了。他站在我面前真高。

“我叫朱世杰,22岁。体育系毕业的。”他伸出手。

我没想到他那么郑重地向我介绍他自己。看着他伸出的手,我也伸出手。

他的手粗大有力,我的手柔弱无骨;他的手温热,我的手冰凉。我觉得我把我的魂交给了他的手。

我不讳言我很早就有了性意识。十二、三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了那种莫名的期待。所以当我接触到朱世杰的手时,我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我完了!

时光荏苒,转眼半年过去了,我的眼睛始终追随着那高大的背影,我发现他也很注意我。其实很多女孩子都在心底暗恋着朱老师。朱老师喜欢篮球,那时学校老有友谊赛,他是学校的主力,记得他最出色的就是跑蓝(不知道篮球术语怎么说,我们那时叫三大步),没人能阻挡。每当这时,就可以听见男生的尖叫和欢呼。我那时只要有他在场上必看,尽管我什么也不懂,看见他那健硕的发着青春的光芒的体魄,我就觉的沉醉。其实那时他名义上有个女朋友,是学校的音乐老师,挺厉害的一个人,但挺漂亮。只要和他在一起,那个音乐老师就温驯得象只小绵羊。我们当时都觉得挺神奇,不可思议!

后来我发现个秘密,只要下午打球,天黑后朱老师就会在他宿舍的后边冲澡,因为那儿很僻静,我也是一个晚上闲得无聊瞎逛时发现的。当然我只能偷看了。于是一周我都会有几次这样的经历。

他总是先穿着内裤洗。第一次见他光裸着大半个身子,我真的差点晕倒,我那时才知道一个裸露的美好的男人身体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第一次觉得那么需要一个人的拥抱和挤压。他是那种很协调的身体,不是过分的壮,匀称黝黑,让人产生想用手去体验的冲动。他的肚脐往下是衍生的毛发,那么醒目,直到隐隐没在他那被清水弄湿的内裤里。而在他那濡湿的内裤里,是隆起的一大堆,每当看到这,我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只见他用水冲冲胯部,拿香皂放进内裤,摩擦着最隐秘的部位。我当时见他擦洗着那儿,真的是口干舌燥,又羞愧又渴望。最后,他才会脱下内裤,这也是他洗澡的尾声了。只见他用清水冲干净全身,然后特地用水仔细的冲洗他的玉杵,每每这时,我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仅仅属于我梦中情人的东西,它在他腰下晃荡,雄伟而又松弛,在丛丛黑毛中矗着。

坦白地说,朱老师的yáng具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成人的东西,而我第一次就奇怪地喜欢上了它,我想也许就因为它仅仅属于朱世杰吧。

我不记得我一共偷看了多少次,那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秘密。直到有一天,当我又来到老地方时,我看见他正在脱上衣,我一直默默地看着,突然感觉一道强光朝我射过来,我骇然。停顿了5秒钟后我意识到我已经被朱老师发现了,我撒腿就跑,我现在都还可以回想起来那时的狼狈。

2

第二天就是星期六,下午的体育课我没有去。天知道我有多害怕。那种罪恶感是一个年仅13岁的小男孩难以承受的。我让同学给我代请了病假,就自个儿躺着。其实我根本就没办法睡,脑子里想的满是朱世杰的**和他的阳物,我第一次有了自己已无可救药了的担心。

迷迷糊糊间,有人跑到我的床前说:“朱老师让你放学后去他宿舍。”

我心理咯噔一下,心想完了,我怎么给他解释这一切呢?我不想他把我当成一个坏学生,我只是喜欢他才那么做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想想明天是星期天了,我只好叫同学回家告诉我妈说我去我舅家过周末了。我打算晚上才去找朱老师,我得好好想想怎么跟他说。况且晚上人少,我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夜幕降临,忐忑不安中,我来到朱老师门前。周末的校园很静,朱老师的住处比较偏,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我当时想得真的很单纯,只想去给老师认错,然后听老师的教诲,真的没想别的什么可能。

我敲开朱老师的门,他打开门,然后关上。他盯着我,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有了害怕的感觉,因为我觉得他的眼光和平常的不同。象鹰,对的,象鹰在盯着猎物一样有些傲慢和冷酷。我想退缩…….

可是他反锁了门。

我在发抖,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可我知道他还盯着我。

屋里灯光很暗,典型的单身汉宿舍,没有多少家具。我仍低头不语。他也不说话。他站在我前面,象一堵墙,高大而奇伟,更显我的柔弱和无助。

朱老师捏着我的下巴,我抬起头,他死盯着我,我躲闪着他的目光。他用他粗壮的大手抚摩着我的小脸蛋,我感觉到自己的燥热。那火烫的手,带给我的是一阵阵晕眩,我要倒下!他继续摸索着我,我骇然自己的温顺,我没反抗,我不想反抗!任由他的侵略。我似乎在梦中,这是多少个梦中的情景,我凝望着他,看着他那张十足男人的脸,我期待着什么!我感到干渴!朱世杰的头向我俯下来,我闻到了一股朴素的男人的味道,性感而不奢华,让人迷醉但是并不浓烈。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他的呼吸轻拂着我的面庞,我的整个身心都氤氲在他的气味当中。哦,我要逃离这个危险的世界,可是我不想,我不想逃离!!

我盯着他的嘴,它是如此的刚毅,性感得让人无以抗拒,它俯了下来,坚决地印在了我的唇上。一股热流随即注入了我的全身,我的思想我的**都已经瘫痪。我已是他手中的小鸟。他的唇猛烈地扫荡着我的,象是不顾一切地要占有眼前的猎物,他伸出舌头,顶开我的嘴,那湿漉漉的舌头就霸道地欺了进来,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去抵御他的进攻,第一次的接吻就是如此激烈,13岁的我如何能够承受!我感到我的整个心都飘了起来,无法落地。

我意识到自己在陶醉,陶醉在朱世杰的亲吻中,他高大的身体环抱着我,使我有一种想要放纵的**。

突然,我感到莫名的空虚,无依无靠要想倒小去。朱老师已经放开了我,迷迷蒙蒙中,我看见他已经坐在了靠墙的沙发上,懒懒倚靠着沙发,他叉着双腿,微倾着头又色有毒地看着我。我竟然打了几个寒战,尽管天气还暖。他上身着一件枣红的T恤,下身穿一条黑色的短裤,裸露在外的胳膊光滑强健,在yīn暗的灯光下格外具有诱惑力,他的大腿又粗又直,浓重的汗毛遍布其上,在夜灯中发出黑亮的光泽。我似乎嗅到了阳光的味道,那么生气那么具有男性的力量。

他点了一颗烟,云雾中越发显出他的神秘和威严。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离,无论是**或者心志,我已经绵软在他的世界里,就象暗夜中他身边迷途的羔羊,我知道我要付出代价了,为我的莽撞和绽放的情怀,如果我不去偷窥沐浴中的他,我就能逃过一劫,可是我去了。我要付出代价了。

羞涩令我不敢抬头,他放肆的看着我,目光犀利而又带着令我慌乱的挪喻。

“恩?”

他发出了那种充满诱惑的又让人无以抗拒的声音,是命令!我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我抬起手,面对着烟雾中的威严,缓缓地褪下了衣服。我的身上只剩下了内裤,两只手茫然无助不知应该放在何处。

“过来!”

他向我勾勾手指,声音并不大,但让我觉得无庸质疑——那是一种命令。我慢慢挪过去,有些麻木和惧怕。我不敢直视他,只是低着头站在他的前面,眼底是他的大腿,晃悠着充满男人的力度,还有脚,他只穿着拖鞋,一双裸露的大脚随意的垫在拖鞋上。他拉过我的手臂,用力往下牵引,我开始不懂他,后来看见他狂野的目光竟那么默契地明白了他的用意,他要我跪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快就明白了他,多年以后,当我意识到自己在性生活中喜欢比较重口味的游戏时(虽然那还谈不上是性虐,可我知道有那么种倾向),我总会有意无意地回想起第一次,我终于明白,那种希望被征服的意念早早地就被朱世杰灌输给了我。在他的力量下,我乖乖地跪在了他的脚下,在他叉开的两腿之间,我显得那么弱小,在他yīn睨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开始战栗。

他用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脸,然后肆意揉捏,嘴里发出yín亵的模糊的声音:“这脸蛋真JI-BA嫩。”接着又肆无忌惮地抚摩我的脸。我感受到了屈辱,同时感受到了一种不曾有过的麻酥感觉。那种出现过多次的希望被压碎的感觉再次涌动在心底。我禁不住抬起头,在一种渴望的驱使下勇敢地看了他一眼。他眯缝着眼睛,眼睛里盛满的全是**和征服!

鹰的眼光!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猎物,在猎人的戏弄下苟且偷生,他最终会杀了我的,可是,可是我这可怜的猎物却明明感受到一种待宰的快意。我不懂我自己。只好又低下柔弱的头。

朱世杰摁灭了烟头。他倚靠过去,静默中突然抬起一只脚,掠过我的手臂落在我的xiōng前。他的脚很大很重,我顿时呼吸急促,讶异他的动作,我的脸离他的脚很近,隐隐可以闻到他脚上淡淡的汗味,不好说那味道好闻,但它的确让我感到……迷醉。朱世杰轻笑了一下,俯过来在我耳边说:“想吗,想老师吗?恩?”声音不大,可那足以使我面红耳赤。他用那修得很干净的发着青辉的胡查轻抚我的面颊,那撩人的淡淡的男人汗香和着烟草味道令我格外沉醉,我深深地呼吸在他的鼻翼之下,那种迷人的酥麻再次令我瘫软在他的膝上。

“是不是很早就想朱老师了?恩?你什么时候开始偷看老师洗澡的?”

轻轻的浑厚的声音,我似乎漂浮在梦中。他的手仍然游走在我的屁股蛋上,象是要占有它的每毫米的角落。我在晕眩中没法控制自己,我听见了一个无力的声音从我的喉中响起。

“我偷看了好多次了!”

“哦?!那,都看见什么了,告诉我,都看见老师什么了?”

我羞愧难当,在老师调笑的眼光下俯在他的大腿上,他的浓密的腿毛立即刺刷着我的脸,令我本已绯红的滚烫的脸更加发烧。老师显然意识到了我的迷醉,他的脚此时惬意地在我光洁的双腿上抚来抚去,享受着年轻的肌肤,右手则抬起我的下巴,,他迅猛地俯过头来,坚硬火烫的嘴唇蹂躏着我的嘴唇,我哑哑无语,在他孟浪地扫荡下无法呼吸。他的舌头伸了进来,轻易地就攻占了我的整个口腔。他的唾液滋润着我的唇舌,那种更为浓烈的麝香和着烟草的味道更为恣意地包裹着我。我几乎快要死在他的湿吻之下…….只好使劲抱着他宽厚的腰以使自己不会再次瘫软在他的下边。他的湿吻令我疯狂,我毫不犹豫地就把他溢入我口腔的口水吞入喉中,感到如此香甜。只是我的反映马上被朱世杰发现,他把嘴移到我的耳边轻笑着说:“好吃吗,恩,老师的口水是不是很好味道啊……你呀,长大了一定是个天天被大JB干的死兔子!”

老师的一句话令我震惊。虽然我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所做是很出格的,但一个“骚”字仍令我身子发冷。要知道那是形容一个女人最坏不过的字眼了。但我却是一个男孩啊!我想挣脱开老师的束缚,一是我浑身无力,而是在老师面前,我根本不可能在现在这种情形下逃出他的手掌心。我啊的一声之后重新坠入了老师的yín欲之海。

老师要我坐在他的怀里,虽然直到现在他并没有脱去身上的衣物,我仍能感觉到他莽莽的欲火。他宽厚的xiōng膛紧贴我**的背部,我感到象是躺在了大海之中,他的手臂有力地环绕在我的xiōng前。我仰卧在他的身上,臀部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勃起的巨大及坚硬。我顿时羞红了脸,有意识地想往前挪挪身子,可他机警地打破了我的企图,让我更紧的贴着他,同时下身更故意地使劲顶着我。我在他强大蛮横地进攻之下发出了无用的呻吟。他用另一只手往下褪着我的内裤,羞耻心令我做出无谓的反抗,然而他太强壮了,很轻易地就把我的内裤褪到了大腿上,然后,他很熟练地抬起脚,用脚掌踩在我的内裤上,很顺利就把我的内裤褪到了地上。在他的面前,我已全身**,在灯光下发出幽白幽白的光。

他的手轻抚过我的胯间,用手揉起我那幼嫩的小JB,而且,我那时已经觉察到在我的后面的肉缝中已经开始泛滥出激动的情液。我使劲地夹紧两腿,企图掩盖我的窘态 “知道这叫什么吗?恩?”朱世杰轻轻地问我,他的手正揉捏着我的菊花。我瘙痒难耐,只是以难以抑制的呻吟来回答他。“这叫骚逼!知道了吧,这就是你的小骚逼,长来就是让朱老师日的!想朱老师日你吗?恩?”

呻吟,还是呻吟!他的yín词浪语令我浪水直流,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将朱世杰绕在xiōng前的手抓起,将他粗长的手指放入口中,我需要什么东西来填补那难耐的虚空,我吮吸着他的手指,感受着他手指的力量和坚硬。

朱世杰被我的举动逗笑了。他用手指插着我的嘴,同时抠弄着我的腔壁,他的摄人心魄的眼睛离我的很近,讥笑地问我:“哟,无师自通啊,嘴巴想吸东西啊!”他凑得更近地说:“等会儿老师让你吸更大的东西好吗,听话啊!”

我已经将羞耻心置之度外了。心中的欲火象江水般汹涌,身子开始配合他的抚摩,呻吟声也越来越无忌。

“你真是个尤物!”他叹到,“今天不Cāo你都不行了!”

他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力度不大但非常响亮,我惊了一下,发呆间朱世杰已经脱掉了上衣。他黝黑的上身立马暴露在我的眼前,我能感受到他的热量。那么多次远远地偷窥,那么多次渴望可以亲身抚摩的美好的**如今就在咫尺,那种震撼是我今生难忘。那黑亮的皮肤,那么健康生动,那男性的rǔ头滋长着几根毛发,显得无穷的诱惑。那厚实而不累赘的xiōng肌,坚硬但不失活力,xiōng大肌颇具规模但并不过分巨大,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性感。再往下,是他圆圆地肚脐,掩映在一圈圈黑毛当中,黑毛丛丛往下延伸,直至淹没在短裤里。

这么好的景致,是我的心难以盛溢,带着一种久盼的期望和饥渴,带着无尽的羞意,我伸出颤抖的手,虔诚地轻轻抚摩这向往已久的肌肤。我先是摩挲他的xiōng部,感受着那男性的力量和光滑,甚至斗胆摸了摸他的rǔ头,因为那实在是魅力无穷,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然后往下,往下,感受他的肚脐,平坦坚实的小腹,小腹上如丝的体毛,一切现实的性感让我的菊花已经泛滥成灾了,,只是在一个爱慕的男体旁边,只是抚摩与被抚摩,我**了。我摊倒了,倒在朱世杰宽阔的xiōng膛上

“小**来的够快呀,这就不行了?恩?”他嗤笑着。也许由于我刚才主动的抚摩令他意外,也或许那种因被一个13岁男孩抚摩所带来的别样的燃情,他用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肆意地在他的xiōng膛上揉搓。我感受到那种肌肤紧贴的快感,不自主的伸出幼嫩的舌头为他服务,我舔着他的xiōng膛,舌尖恋恋地缠绕在他的rǔ头周围,许是激动冒汗的缘故吧,他的rǔ头周围是细细的小汗珠,我用乖巧的舌头舔尝着,腥咸中有股迷人的体香。他抬起胳膊,暴露出他浓密乌黑的腋毛,他用手捏着我小巧的脸,强迫我将嘴移到他的腋下,短暂的迟疑后我开始顺从地用嘴唇亲吻着他冒着特殊汗香的腋毛,然后伸出灵巧的舌头,舔遍他的腋毛及腋下周围,我觉得很奇怪,朱老师的腋下的汗味出奇的好闻,让我迷醉,我深深地呼吸着他的味道。然后,我自觉地把嘴移到老师的腹部,在丛丛的黑毛中,我的舌头在他的肚脐眼上盘旋,感受着那儿的毛发,感觉到那毛发所散发出的冬青的味道。我真的快要醉了!

“妈的,真是一个小馋猫,真他妈骚!”老师爽得骂出了粗话,我能明显地感到他的胯部的坚硬,他的坚硬顶着我的脖子。

朱世杰命令我跪直了,我恋恋不舍地将嘴移开他的身体。他猛地站了起来,高大的身体屹立在我的眼前,我的头正对着他隆起的部位,由于坚硬,他被顶起的裤子差点就挨上了我的嘴。我能感觉到被包裹的它所发出的热度,炽烈而充满雄性的味道。

我抬起头,仰视着这个主宰我的**的男人,我不知道他要我做什么。他俯瞰着我,用手轻轻抚摩我娇嫩的笑脸,yín笑着说:

“好了,你刚才表现挺乖,朱老师奖励你帮老师脱裤子,不过,要用你的小嘴嘴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是何等的耻辱啊,用嘴脱裤子,亏他想得出。我的天,他真是个魔鬼啊。可陷入**深渊的我没有办法,只好尝试着用嘴。我犹豫着把嘴凑近他的金属裤链。

“怎么,不喜欢帮老师脱吗?恩?”

我赶忙跪直身子,毫不犹豫的用牙咬着他的裤链往下拉,天,我感到我的鼻尖触到了他裆部隆起的地方,嗅到了那令人迷醉的男人的味道。我的头发晕,我的腿发软,我快跪不住了啊。

我用嘴好不容易脱去他的短裤后,抬头看着他。他眯缝着眼看着我,不动声色的说:“完了吗?”

我为难的看着他那白色的三角内裤,说实在的,他的内裤很干净,但用嘴脱内裤就等于拿嘴去亲吻他的玉杵,那太可怕了。而且,而且,他的哪儿高高隆起一大堆,真的好可怕啊。想想把自己的嘴放在他内裤的上沿,你的嘴唇和鼻子甚至脸蛋都会埋在他的肚脐以下的毛发当中,那无疑把自己彻底的交出去了。

我企求的望着他,希望他能改变主意,我毕竟是个小孩子啊。其实,现在想来,如果我表示反对,他不会对我怎样,只是我那时觉得自己一切都应该听他的,把自己放在了从属的位置,任他摆布。可是,他仍然不动声色地眯缝着双眼,非常安静。

我没有再犹豫,用我的嘴衔着他的内裤上沿,我随即感到我的整个脸部都埋进了他的浓密的体毛中,一股难以言表的好似冬青的味道随即袭来,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哦,原来他是这种诱人的味道啊。

我的唇向下移动,在这充满冬青的气流中缓缓移动,哦,我的唇感受到了莽莽的森林,感受到了炽烈的高山,土丘…….我终于将他的内裤褪至他的脚踝。

我没有能力抑制自己,我本不应该看他的胯间,可我没能忍住。天啊,上天保佑——只见他自肚脐以下的毛发一直连到yīn毛,而他的yīn毛,那样浓密而粗硬,亮亮的一大片。在那中间,是一具昂然挺立的黢黑的巨大的物件,它硬硬的,浑身布满莽莽的经络,看上去如此劲霸凶悍。而且,他的长度真的惊人,还那么粗壮,简直骇人听闻啊。

我傻眼了,回想自己几次远远地偷看老师洗澡的时候也曾好奇而仔细地观察过老师的玉杵,可当时它软软地耷拉着,哪儿有这么宏伟壮观啊。我开始害怕了,试想这么大的物件插入自己的PI-YAN,那还不同于一只小狗遭到大公牛的强奸吗,妈呀!

“朱老师,我害怕!”我窃窃地说。

朱老师哈哈笑起来。他用他粗矿的手摸索着我的头,然后诱惑着说:“来,小东西,好好的侍侯老师的JI-BA,用你的小嘴!别怕啊,乖,呆会儿你会很爽的!听话啊!”

我惊恐万状的望着他的大JI-BA,它狂妄的象一顶大炮一样对准我,紫色发亮的大guī头似乎在向我示威。似乎在告诉我:“小骚逼,我的精子枪,将要射破你的PI-YAN!”那就是我曾经那么向往过想要的东西吗?我该怎么办?

“老子男人女人都喜欢日,既然你这么喜欢老师的大JI-BA,老师也好久没找女人了,将就你的PI-YAN使劲的把精子给你,这是你的福气,没有老师的大JI-BA,你那里会知道什么是爽?老子好久没干这么嫩的PI-YAN了,既然你需要,老师就给你!

不管男的女的,只要能让老子高兴,老子就拿大JI-BA教会她,怎么样做老子的xìng奴!”

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原来老师是个双性恋的主人,这样的男人最可怕,仗着自己的外貌和超凡的性能力和大JB要驯服全天下的人,而令无数人沉沦在**的海洋当中,时时刻刻地去讨好他,因为想被他干……

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可能逃避,老师的沉静更让我觉得又害怕又想尝试。我知道,在今天,这个晚上,我将在自己老师的宿舍,用自己的嘴、用自己的PI-YAN来迎接朱世杰的玉杵的临幸和占有,而他将是我此身第一个男人。我感到我开始流泪,我看到朱世杰用手指将我的下巴抬起,然后挪喻的对我说:“来,乖乖的张开你的小嘴,让我的大JI-BA先给你的小嘴开苞。”说完,他用手指掐住我的两颊,使我的小嘴张成O形,然后,他另一只手就扶着那硕大的ròu棒,卜兹一声就刺了进去。我在短短的几秒钟中就被他占有了我的嘴。由于他的JI-BA太过粗长,所以根本就没可能全部塞进我可怜的嘴。我费力的张着嘴,眼泪连连的祈望着老师,可兴奋中的他根本无动于衷。他正享受强行霸占我的口腔的快感呢!

他俯视着我,骄傲的看着他的小将军在我的唇齿间进出。他问我:“小骚逼,喜欢你老师的大JI-BA吗?恩,你偷看那么多次,不就是想让它日你吗?”

我不敢说别的,我也无法说出什么来,只好在被蹂躏的同时流着泪。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说话间,朱世杰就象日逼一样Cāo着我的小嘴,有时深至喉间。我受到了最严酷的惩罚,当他的guī头抵住我的喉咙时,我真的要窒息了,不由自主的想往后退。朱世杰感到我在挣扎,调笑地说:“不喜欢了吗,小东西,你不是很想吗?刚才就要吸吮老师的手指。这不是你正想要的吗?想反抗了?乖哦,听老师的话,老师的JI-BA多漂亮啊,看,又大又黑,又直又硬,好多女的都想要呢,老师不给她们,老师喜欢你啊,你要听话,要好好侍侯老师的JI-BA,如果让我满意,呆会就让你的小菊花爽,听话啊!”我一听再也不有半点挣扎,迷乱中呆呆望着他那越残酷越英俊的脸,顺从的将脸俯在他的胯见,主动的将他怒涨的阳物含在口里,以自己的想象的**方式让他舒服。

我先是用自己的舌轻舔他的大guī头,我的舌尖在他的JI-BA的冠状沟里缠绕,我看到朱世杰轻眯起眼,一副十足享受的样子。他开口道:“好好舔老师的马眼!啊!爽死老师了!”我赶紧将舌头移至他的马眼处,来回舔弄讨好着我的老师,直至我的舌尖已经麻木,我感到从他马眼中溢出粘粘的体液,老师已经兴奋了。

“哦,我的小狗狗,好好侍侯我的玉柱,好好舔老师的大JI-BA,老师喜欢你,啊,真他妈爽!我的小yín货,小骚逼,我的小骚逼,你真是个尤物啊!比我那些女人会舔,哦,乖,哦,爽死爷爷了!”

我顺从地舔起了他的大JI-BA的柱体,也许是因为那上面经络纵横吧,我感到他的JI-BA的硬度,他变得越来越粗长,由于我的唾液及他的分泌物也显得越发黑亮。说实话,我不得不承认一点,在为这么一个又帅又酷的老师服务时,我已经动情了,带着一种被征服的心甘情愿侍侯他。

我舔着他的yīnjīng,同时看着他懒洋洋的享受的脸,突然有一种甘愿做他的胯下奴隶的感觉。他太男人了,我甚至觉得天下所有的男人美女都应该属于他,被他把玩,做他的女人。我无师自通的舔起他的蛋蛋,他的蛋蛋真大真沉啊,我根本一个都难以含下,只好象小狗似的舔啊舔啊!那沉甸甸的卵蛋上长着毛,我用自己的舌头认真地梳理着!

我能感受到朱世杰的享受,由于我的臣服我想给他惊喜,于是我将我的小嘴移到他的大guī头处,我含着他的大guī头,就象一个真正的荡妇一样剧烈的吞吐,我要给他最大的快乐,我要奉献我自己,殊不知那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我听见了老师的呻吟,随即,在我还没来得及反映的时候,他一个转身将我的头压在了沙发靠背上,由于速度之快我的嘴都没能片刻脱离他的JI-BA。他由于被我挑起的**高炙,他的JI-BA大幅度的用力戳着我的嘴巴,就象在Cāo一个真正的骚逼一样,可我就遭殃了,他次次大力捣进我的深喉,我都来不及任何喘息,下一次狠戳就又来了,我难受的泪流满面,觉得似乎坠入了地狱的深渊。他**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狠,我觉得我真的快要被蹂躏死了。随即,他使劲的用JI-BA头抵住我的喉咙,然后大吼一声,一股股JING-YE大力的射进了我的口腔。

朱老师压着我,我觉得我真的快要死了,他的yáng具仍插在我的嘴中,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吞进了大部分的JING-YE。那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作出的,我强忍住那浓浓的JING-YE的腥臊,眼泪象小河水一样潸然而下。我的嘴巴遭到了老师的无情蹂躏,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个贱货了。

朱世杰捏着我的脸蛋,yín笑着说:“其实你这小贱货挺骚的,来,乖乖给我舔干净JI-BA!老师真是爱死你了。”

我没想到自己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以这样的情势开头,那种缠绵,那种浪漫,真的是这样的吗?可是,可是,我明明又喜欢被朱老师的大玉杵征服的感觉,我怎么了??

可是朱世杰老师根本就不容我思考更多,他把我抱到床上,放在床端,用手将我的两腿分开。

“**,小骚逼,PI-YAN学会流水了啊!”

他粗壮的大手揉搓着我贫瘠的xiōng膛挑逗着上面长着细毛的小rǔ头,我重又被他挑起**,我呻吟着,嫩嫩的小JB感觉又肿又涨,同时觉得PI-YAN格外空虚,需要有什么东西来填充。可是老师并不急于直接日我,而是拿他那又已经挺起的JI-BA在我的xiōng膛上揉搓,天哪,他的JI-BA真的太大了,黑黢黢的甚是吓人。他见我盯着他的JI-BA,就说:

“喜欢老师的大JI-BA吗?小**?”

我不好意思的侧过头去,没有出声,我是个小**了。

“愿意被我的大JI-BACāo吗?”

“恩!”我无法克制自己不那么回答。

“做我永远的奴隶吧!我会让你爽死的!”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脸红红的。

我看着他那张英俊残酷的脸,心里突然想,我真的愿意做他一辈子的奴隶吗?他真的好男人哦,我愿意被他蹂躏,被他玩弄,让他愉快。

他用他的JI-BA敲打着我的脸,坏坏地说:“瞧这嫩嫩的脸蛋,被我折磨得,小贱货,说,喜欢老师的折磨吗?”

我的思维已经不是我自己了,我竟然点头了。

“好,再给你两下子!”

朱世杰把JI-BA揉搓着我的脸,我的唇。我心潮起伏,一种被虐的幸福感充溢着我。我真的想做他的奴隶。

“日我……日我!”

我叫到,我已开始yín荡至极。

“求我,小贱货,求我!”朱世杰严厉起来,“求老师日你!”

朱世杰洋洋得意地骑到我身上,俯视着被驯服的我。被他征服的领地。

老师眼中燃烧的欲火是我从未见过的炙热,**而壮硕的肌肉因为流汗而显得油亮,老师总是勤奋地锻链自己的身体,这段时间以来,原本壮硕的身材更是壮硕至极,惹得班上的女同学及老师总是偷偷地望他。

欲火焚身的老师紧紧搂住我激情地狂吻着,他的舌头搅弄著我的小舌头,激烈的吻几乎让我无法呼吸,他强壮的双手粗暴地揉搓着我的屁股,我娇嫩幼小的躯体令失去理智的朱老师愈加狂暴,他疯狂吸吮并揉捏着我可怜的身体。

我柔顺的配合著,狂暴的老师毫不怜惜的享受著可爱的男孩,他用力的吸吮我柔嫩的小rǔ头,甚至轻咬、拉扯,我觉着痛楚,但同时也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缓缓涌现,老师粗壮的大手不只捏弄我xiōng前单薄的嫩肉,纤细的腰身和粉嫩的小屁股更是野兽一样的老师攻击的对象,看著他饿虎般的表情,我忍不住吻上他湿润的唇,接著往下吻著壮硕的xiōng肌,然后是那八块坚硬如铁的腹肌,最后我再次把头埋在老师的胯下,一如我刚才做的服侍著老师雄伟的大ròu棒。只是老师的玉杵比刚才更是倍加雄伟,令我含的有些勉强,口中ròu棒散发的热度让我的小舌头都觉得有些烫人。

由于我的温顺,再加上我温柔口舌的刺激,狂暴的朱世杰顿时兽性大发,抓着我的头发便把我猛往自己的胯下送,我只觉得老师把我的头不停的前後摇动,超粗大的yīnjīng更以极快的速度在我的喉咙里作深度的**,那令我有些想要作呕,但不一会我便已能适应,老师的粗暴的动作让我有种被蹂躏的快感,我感觉到自己是勇猛男人胯下一个柔弱的小男孩,一想到这个我一阵兴奋。